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辑 >> 2010-2016作品特辑 >> 内容

瀚源茶基地采风作品特辑

时间:2014-04-01 10:17:53 点击:

  核心提示:茶山与竹海(散文)杨雪纳溪白节镇是一片福地。古镇所在地是一片开阔的坝子,白节河穿镇而过,使古镇有了灵气。四围环山,秀木灵韵,地热丰盈,使在建中的国际云溪温泉让人有了期待。在快生活的节奏下,工作和生活的...

茶山与竹海(散文)

杨雪

 

纳溪白节镇是一片福地。古镇所在地是一片开阔的坝子,白节河穿镇而过,使古镇有了灵气。四围环山,秀木灵韵,地热丰盈,使在建中的国际云溪温泉让人有了期待。在快生活的节奏下,工作和生活的压力显而易见,届时能在宁静闲适的古镇度周末休闲,泡泡温泉解乏放松也不失为人生一大快事。

但是,仅有温泉是不够的,未免太单一。好就好在白节还有茶山和竹海,当你在白节因温泉浴养精蓄锐后,理应去感受大自然的馈赠和人文的关怀。出古镇往右,行二十华里山路,便到了银顶山,上万亩茶山,像大海的波浪连绵起伏、错落有致,又像西式油画,碧绿养眼,怡人心境。这是四川瀚源有机茶叶基地。上千米高山,空气清新,林木葱茏,白云蓝天,正是茶树生存的最佳环境。当然,纳溪本身的种茶历史颇为悠久,早在唐宋时期,就有纳溪梅岭茶为贡茶的史料记载。皆因纳溪的地理环境和气候土壤有关。茶山的主人,瀚源有机茶公司董事长李爱民先生早在十多年前创业于此,经历了千般困苦、万般磨难,在各级党委、政府的支持下,终有如此规模和成功,实属不易。如今,瀚源有机茶的品牌声誉早已响遍全国。我站在银顶山的莲心亭里,极目远眺,眼下众山皆小,星罗棋布的村庄和田野,多像美丽的山水画一一呈现于眼前,我忽然明白,任何一件事情的成功,都不会一帆风顺,凡事必须百折不挠,须有极大的耐力和韧劲,须有极大的智慧和胸怀。如此,我们才能看到风景中的风景,享受到快乐中的快乐。当然,在茶山的走走看看中,别忘了喝一杯新茶,听听禹王宫的传说、三元古寨的故事,也许就此你就忘不了银顶山的茶和事。

在茶山之外,白节的大旺竹海同样令人向往和留恋。

成片成片的楠竹密布于连绵的群山,不知哪是尽头,用“竹海”一词形容,实不为过。

故乡有如此令人陶醉的美景,活到如此年龄,方才知晓。我真真感到悲哀。从白节镇往左过大旺乡场,便进入茫茫竹海,一路往前,可直通贵州。在满眼的翠竹中,清新湿润的空气仿佛迎着澄澈的绿进入我们的腹腔,让我们神清气爽,好生精神自在。除了成千上万的竹、自由生长的竹、笔挺向上的竹、谈笑风生的竹之外,在竹海还有许多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值得我们欣赏和玩味。

比如说碧水深潭,就坐落在竹海深处。我一直以为,水是万物之源,没有水,就没有一切,反过来,有了水,一切都会复活。比如竹海,如果没有水,很可能荒山野岭、死寂一片。正因为水的滋养,万山翠竹才生机盎然。这竹海环抱的潭水,又因竹的保护,清澈得来化不开,静洁得让我们的心温润感动,此时说一个赞美的字都显多余。事物总是这样,相辅相存,共同守望,才会有如此美好的景致。

在竹海的一条路边,有一道人文景观不得不说。当地人叫作活观音。其实,那是一株上百年的樟树,曾遭雷击,当初被拦腰击断,下半节也被烟熏火燎,看似死亡,熟料第二年春天时节,竟重新开枝散叶,茁壮成长。被当地人看着是神树,更以为活观音降世,故把这株被雷电劈击过的樟树叫着“活观音”。并建屋筑台,焚香保护。久而久之,这竟成了一道风景。当地人朴素的心理和善良的愿望让我们大为感叹。当我在这株“神树”前闭眼祈祷时,我内心的宁静如此深邃,仿佛飞到了星星闪烁的夜空,与神明对话,让我有限的生命,明白了恒久的意义,当思想飞升起来,个体的肉身消失也就毫不足惜,那种淡定谦和一如微风拂过。苦难算不了什么,遭此厄运后,能否重新绽放生命绚烂的光辉,并把这种光辉普惠到众界身上,这才是最根本的。如此,生命的意义契合了飞升的境界。对“神树”的敬重,是因为当地人固执地认为,连雷电都劈不死的生命,会帮助他们实现生命的愿望。其实,这个世界有无神明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通过对生命和世界的认知,你该怎么做?

隐在竹海中的大旺场,是白节镇的一个街村,古老的乡场民风纯朴。以竹为生的人家有的在制作竹器,小的如筷子、筲箕······,大的如桌子、凳子······,更多的只是粗加工,等待外运。我在青石板街上行走,有种穿越时光隧道回到遥远年代的感觉。听说很久以前从纳溪去贵州,便要翻山越岭走羊肠小道,那时断没公路更没有高速路可走,走得疲乏了,正好天擦黑到得大旺场,这叫做“三十里路来三十里场,哥哥想妹哩来想断肠”。寂寞难耐的夜和长长的旅途让多少异乡人勾起了对故乡、亲情、爱情的无限向往和深深眷恋。可见,那时的先辈们外出谋生和行旅的艰辛、不易。好在云贵川结合部一代,最多三十里路,便有一个像大旺乡场这样可供旅客打尖住店歇脚的地方,免除了忍饥挨饿、担惊受怕的困境。

巫姓在大旺乡场是大姓,也是望族,在清初“湖广填川”时入川,几经周折,定居于大旺。其先祖,应追溯于商朝的巫咸,作为中国早先的政治家、军事家、天文学家、医学家,巫咸在中国的故事和传说影响广泛。大旺乡场的巫姓后人在乡场建有巫氏祠堂,将巫咸列入宗室之首,也可以看出巫姓后人的进取心和敬重心。随着时间的流逝,很多巫姓子弟走出了大旺,散落在全国各地,大多成为各行业的精英,为大旺巫姓的先祖争得了荣誉。

古色古香的大旺场与自然的大旺竹海浑为一体,隐秘在大山深处,在它的时间长河中,究竟有多少让我们感叹的人事传说、故事深情,只有历史知道,只有往昔的风和雨知道,只有泥土深处的树根知道。

今天,在白节,一页新的历史已经翻开,作为国际云溪温泉的延伸旅游节点,银顶山的万亩有机茶和大旺乡场的连绵竹海,将为白节展示其丰厚的人文内涵和自然意蕴,让游人找到内心的共鸣和弦,与思想契合的火花,与休闲合拍的步伐。如此,白节古镇,真乃福地也。

 

银顶岩观景品茶(散文)

刘盛源

看惯了城市的秋月春风,阳春三月来到远离市区的银顶山上,人,突然觉得清朗起来,好像心身都成了另一个人,被污染的肺被洗得干干净净,一切纷繁俗事烟消云散。

站在银顶岩上,鸟瞰山脚,交错的梯田如镶嵌的碎片明镜,毫无规律地在泥丸般的山峦中泛着白光,无规律竟然也是一种天然美。偶有丝丝云气在岩下轻轻飘浮,更有一种“山在虚无缥缈间”的感觉。

近处的猫猫关雄踞银顶山上,巡视四周似乎可以看到纳溪区小半个区域,这里就是位于纳溪中部的白节所属三大景点之一(温泉、大旺竹海、三华山银顶岩)。

为什么这里叫三华山,一问才明白,就在几公里的地方,有三个并排的清晰的山峰,大小几乎相等,靠得很近,显得异常亲密,说它像文人的笔架,不错;说它像桃园三结义,也像,总之可以让你展开想象的翅膀,诞生无穷的诗意。

这里的山岩袒露出赤红的土地,然而植被非常不错,山里生长着各种翠竹,什么慈竹、黄竹、斑竹、西凤竹、楠竹······难以尽数。尤其是在这风和日丽的三月间,那竹子清秀得让人不忍离去,它们聚族而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团结向上,蓬勃峥嵘,虚心有节。

 

我以一种疏懒的姿势靠在一把椅子上,一块写有“四川省现代农业万亩示范区”的巨大标语牌如屏风般地在我身后。

这里就是瀚源有机茶生产基地,整个斜面山坡全是茶树,这些茶树长得十分整齐,大约一米左右,每行都十分清晰,行距之间刚好能容纳下一个采茶的人。

谈到采茶那可是一种具有诗情画意般的高雅劳作。离我不远处的茶林里就有许多当地和外地的茶农在采茶,除个别是男性外,几乎全是妇女,她们腰间挂一个很有特色的竹簚编织的正方形的茶篓,头上戴着头巾或者遮阳帽,胸前拴着川南特色的围腰,在茶林里小心地采择刚冒出尖的最新一片茶叶。我突然想起了五十年前重庆诗人梁上泉写的那首十分优美的歌词《茶山新歌》:

茶叶清哟,水也清,

清水烧茶献给边防军,

亲人您上岗停一停

喝口新茶表表我的心

······

茶林里有没有您心爱的大姐?

大姐里有没有您心爱的人

······

这是一首茶山姑娘向边防军表白爱情的歌曲,这里不是边防,眼前的采茶女都是徐娘半老,年轻的大姐小妹都到外地打工去了,她们自然不会唱这首歌曲,但是她们熟练的动作,专注的眼神,对未来的憧憬,全都幻化着青春的活力。

我还看见在茶场旁边,在几个人正在整理树苗,一问,是海棠花、樱花。

有机茶的老总李爱民告诉我,共有6000多株,现在正在栽种,明年来看,这些海棠和樱花拌着茶林,那将是一种何等的格调和情趣啊!

我在这里品着刚炼制成的早春茶,沐浴着暖暖的春光,舌尖上的快感与眼球的快感融合在一起了。

银顶岩上有个观景亭,但三年了没有一幅楹联,喝了这里的茶,观了这里的景后,不由得心血来潮:试着撰上一联:

怡情励志闲玩银顶景

说古观今细品瀚源茶

 

                                茶的香味

                                              公明

 

  在我的记忆里,家中总是充满着茶的香味。

  那时我才七八岁,正处于“文革”时期,父亲被剥夺了教书的权利,下放到一家街道企业负责财务工作,大家都叫他“会计”。虽然当“会计”出乎父亲的意料,但父亲工作之余,却爱上了喝茶。每当父亲揭开水瓶,在一片氤氲中,我就听见热水注入茶杯发出淅沥的响声。一会儿,雪白的小瓷杯中盛满了淡黄色的茶水。顿时,一股淡淡的茶香就飘满屋子。 

  父亲不仅自己爱喝茶的,家里有客人来时,他也会给客人泡茶。在阵阵的清香里,父亲与客人一边谈天说地,一边品着茶,兴致高了便能聊到半夜。后来我工作进了城市,感觉邻里间不如儿时那样热络了,家中更是极少来客人品茗聊天待到深夜了。现在聚在一起,不是打麻将、跑得快,便是练歌房吼几嗓子。我知道,那些自然淳朴的生活在渐渐离我们远去,以我的力量是无法挽留的。记忆中的老屋子在慢慢地被林立的高楼所替代,只留下一点小小的残影,唯有茶的香还不时飘来。

  我曾到过许多城市,当然少不了品品当地的名茶。坐在大理洱海的游船里,在观看精彩的舞蹈表演中品味著名的白族三道茶,好似品着人生,苦苦甜甜涌上心头;坐在青城山的玉虚观中,在满目的青山绿草中品味醇香的青城清茶,仿佛看破红尘,成败得失也是过眼烟云。印象最深的还是不久前几个作家朋友相约到纳溪瀚源有机茶基地采风,面对万亩茶场,一边品尝今年新采制的清香四溢的特早茶,一边观看采茶女采撷明前茶的忙碌身影,一边感叹中华茶文化底蕴的丰厚,领略千百年的禅茶一味的神韵,真的是品茗临风,不亦乐乎。

  著名作家冰心有一首诗叫《浓的酒不如淡的茶》,强调的是“君子之交淡如水”,品其诗犹如品出上等茗茶一样的清心、隽永来。散文家林清玄在其著作《平常茶非常道》中这样描述:“茶是可人儿,万灵丹,\寒冷若你,茶将为之温暖,\激愤若你,茶将为之安定,\沮丧若你,茶将为之开怀,\疲惫若你,茶将为之抚慰。”作家李幼谦在其著作《君子如茶》中则说:“茶像青衣白面书生,越是好茶,越是淡雅,如同你的良师益友好医生,能为你消除心火,缓冲紧张。感情再浓烈,味道再苦涩,仍旧是透明的茶色,回味还是香甜的。”

  “莫道醉人唯美酒,茶香人心亦醉人”。 生命沉苦时要加一点清凉的菊花,激越时要加一点内蕴的普洱;在苦中犹有向上飞扬的心,在乐里不失去敏锐深刻的态度。这样,生命的茶才能越陈越醇,越泡越香。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何时爱上茶的,也许是受父亲的影响吧?反正,我就是喜欢茶的清香,而且一旦爱上,就相伴永远、不离不弃。工作之余,我喜欢把自己关在家里,泡一杯清茶,静静地阅读书籍,或坐在电脑前码一点文字,虽谈不上超然物外,但自我感觉活得充实、恬淡、自然,犹如茶之淡淡的香味。其实,我们每天的生活就像一杯茶,大部分人的茶叶和茶具都很相近,然而善泡者泡出来更清香的滋味,善饮者饮到更细腻的消息;人生需要准备的,不是昂贵的茶,而是喝茶的心情。

 

 

春天在银顶山发芽

·冰春

 

冬天蹒跚而去的时候

银顶山  春天已经发芽

 

八百米高度不算高

但足可以一览众山

  足可以招云揽雾

  足可以摒弃城市的喧嚣

让纠结缠绵的心灵

在阳光中涤荡  升华

 

在万顷碧波之中

层层叠叠的茶林

生发出春天的希望

那些采摘春天的茶姑

让世间,飘荡清香

 

在银顶山  品品瀚源有机茶

心中的块垒  霎时冲化

孤寂的灵魂  充溢芬芳

哦哦,瀚源有机

      春光无限

我采摘一片春天的芽儿

让春天在灵魂开放

 

 

你从远方跋涉而来

                                                                                                ——写给李爱民

                                                                                                   王应槐

 

你从遥远的它乡跋涉而来

带着你年轻而美丽的梦想

在纳溪白节的银顶山上

默默地,开始你的春天之旅

 

你把青春植根在山路泥泞

你把爱情献给绿油油的茶树

生命从此在这里灿烂前行

事业从此在这里快乐地放飞

 

十四年的岁月哦十四年的脚步

银顶山的每一片茶叶都熟悉你的身影

银顶山的每一条小路都想念你的足音

它们已成为你生命中的最爱

 

有多少不眠之夜就有多少春天的微笑

有多少山重水复就有多少明媚的阳光

你收获的不仅是满山的茶叶

还有人生的辉煌,大爱予人的理想

 

(李爱民:四川瀚源有机茶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银顶山的信念

·聂勋伟·

 

海拔八百八十米

北纬二十八度再向北一点

东经一百零五度再往东一点

这地方叫做银顶山

是长江之南

一座远离尘嚣的山峰

是我所知道的

采摘期最早的

特早茶产地

 

立春刚刚过去

银顶山的茶垄里

就开始奏响

迎春的集结号

嫩芽儿迫不及待地窜出母体

在晨光中畅饮初春的甘露

饮得芽儿壮

饮得叶儿肥

饮得整个儿的银顶山

芳香四溢

 

银顶山的主人们

精心地呵护着这一片净土

所有现代化的化肥  农药

与他们无关

自然  原生态是他们的神祗

他们恒久地坚守着自己

绿色有机的家园

 

早春明媚的阳光下

冲开一杯银顶山的特早有机茶

在洁净透明的茶杯中

叶儿一片片沉下去  沉下去

但沉入杯底的叶片

都直冲冲地站立着

像是在等待

四海宾朋的检阅

更像是在宣誓

一种执著的操守

一种坚定的信念

 

 

作者:泸州作家网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