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评论 >> 内容

在现实冲突中展现人性美/泸州·邓立中

时间:2014-05-19 17:20:49 点击:

  核心提示:在现实冲突中展现人性美 ——读孙光荣川剧《深山情缘》 邓立中孙光荣先生是我县知名的业余剧作家,他早些年的小品《借爹》以荒诞手法辛辣讽刺社会上庸俗的“请客敛财”风,我看后觉得他不盲目搞笑,有内涵,水平不低。他同时又能够自编自导自演,就更令人称道。后来他的小品《考老婆》,取材廉政,又以新颖的内容和形式,...

         在现实冲突中展现人性美

                               ——读孙光荣川剧《深山情缘》

        孙光荣先生是我县知名的业余剧作家,他早些年的小品《借爹》以荒诞手法辛辣讽刺社会上庸俗的“请客敛财”风,我看后觉得他不盲目搞笑,有内涵,水平不低。他同时又能够自编自导自演,就更令人称道。后来他的小品《考老婆》,取材廉政,又以新颖的内容和形式,被中纪委选中参加北戴河汇演,为他赢得了声誉。他的其他一些小品,在艺术上也各有千秋。一般人都熟知他的小品,其实他还涉足过大型舞台剧的创作,初涉锋芒即取得成功。他的7场川剧《深山情缘》在2009年重庆市舞台艺术作品征集活动中,从全国181部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获得三等奖,跻身与7部获奖作品间,更为他带来了丰硕的收获。

最近,孙光荣先生送给我一本当时的获奖作品集,我自然开卷就先读《深山情缘》。这部川剧剧情并不十分复杂,它通过中年农村光棍汉憨哥与被身为副乡长的梁星勾结人贩子拐卖的妻子兰花,从相遇的恨与爱纠葛到最终结合的故事,反映了现代农村普通人物身上的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人性美。全剧结构完整,剧情跌宕起伏,人物形象生动,对白唱词朴实优美,确实是一部难得的佳作。

由于爱好文学,我曾经读过不少剧本,诸如莎士比亚、果戈里、易卜生、关汉卿、王实甫、郭沫若、老舍、曹禺、田汉,夏衍等等,以及川剧名作家魏明伦、李明璋的剧作。正如老舍所说:“写戏先须是找矛盾与冲突,矛盾越尖锐才越会有戏。”(《一点小体会》)我从阅读实践中感觉也是如此。虽然布莱希特提出过戏剧的“弱冲突”创作,我国有些作家如已移居海外的高行健也创作过一些具有现代手法,弱化冲突的剧本,但我本人还是十分看好具有激烈矛盾冲突的剧本。可以说,冲突是构成戏剧最基本的元素。好的剧本一开始就要做到迅速把矛盾冲突揭示出来。俄罗斯作家霍罗多夫说:“第一幕不仅要有事件的破题,而且要有性格的破题》”(《论第一幕》)《深山情缘》在这一点上就处理得好。他借洞房花烛夜,憨哥欲火中烧正要与兰花成天作之合时,突然得知兰花是人贩子拐来的副乡长梁星的老婆。兰花坚决不从,而憨哥又花了借来的几千块钱,眼看鸡飞蛋打,他心有不甘,一下把矛盾冲突凸显了出来。随着剧情的发展,在兰花的跪求哭诉中,憨哥渐生同情,后来又多方筹资让兰花回家。兰花回到家中,发现原来是自己的丈夫另有新欢,勾结情人把她拐卖,并借此同她离婚。她在公安民警的帮助下,让梁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后来兰花从活生生事实中,体会到憨哥的诚恳、热忱、善良、宽厚,渐渐对他生了真情,终与憨哥喜结良缘,憨哥也对兰花一往情深,并把她的婆母孩子一齐接来共同生活。剧中自然而然地表现了憨哥淳朴善良的性格特点,让人感觉到一种不可多得的可爱“憨”劲;同时,也表现出兰花的坚韧、多情、感恩。全剧矛盾冲突的发展过程,也就是一曲新农村普通人物人性美的柔婉赞歌。

按一般的处理,当憨哥和兰花通过众多曲折,终于结为秦晋之好后,也就“大团圆”了,观众也该站起来了。然而,光荣先生在这里突然笔锋一转,让梁星从刑满释放后,无意中闯入憨哥和兰花的生活领域,使剧情又顿生波澜。尽管梁星悔愧难当,无地自容,不知路在何方,兰花和憨哥却以德报怨,同意接纳梁星在本村落户,梁星也转忧为喜,决定回家变卖家产,投资村里的畜牧业,开始新的生活……这不禁又使我想起霍罗多夫的话:“最后一幕剧不仅结束了剧中的事件,而且还仿佛托出了剧中人物在戏结束以后的生活。就这一点来说,最后一幕戏应该包含了一种特殊的‘伸向未来’的成分。”(《论最后一幕》)由此可见,光荣先生如此设计也是别出心裁,是成功的。

戏剧艺术是靠人物对白、行为动作在情节发展中完成典型形象的塑造的,川剧除对白还有唱词。《深山情缘》人物的对白唱词都十分生活化,既具有人物性格、心理特点,又反映了时代特征和地域特色,体现了川剧语言特有的幽默,可以说雅俗共赏,文采斐然。如在第二场“幽幽河边情”中,有这样一段:

〔幕启。观众可以听见憨哥、兰花在幕后的对话:

〔憨哥:兰花,你在河边等到,我先过来,再转来牵你。

〔兰花:不要来牵,我过得来!

〔憨哥挑一副卖完菜的空竹篮,作过河状上场。

憨哥 (走至台中,回头对幕后)唉呀,你怎么这么犟嘛,这跳礅河水大,不好走。站到那里,我来牵你,听话嘛!

〔憨哥快步到树下,放下菜篮,转身向幕后走去。

憨哥 (边走边说)嘿,我来牵你!

〔憨哥搀扶兰花,作过河状上。

兰花 (羞涩地)人家不是小娃儿,看你照顾得好仔细啊!

憨哥 嘿,我是怕你踩到水,打湿鞋儿。来,把我抓紧点,眼睛不要看水,对,慢点……

看看,这一串对白是这样充满生活气息而又川味十足,把人物的多侧面性格心理也自然地

表现了出来。再举一段憨哥的唱词。在第一场中,憨哥得知兰花是被拐卖的有夫之妇,深感自己上当受骗,将人财两空时,这样唱道:

五年前忍痛借钱四千整,

买了个女人进家门。

洞房夜依然是此情此景,

断肠泪浸软我恻隐之心。

我只好强忍寂寞睡孤枕,

放走囚笼鸟儿回山林。

为此事父亲气得丧了命,

丢下我孤身一人度光阴。

冷暖饱饿无人问,

朝朝暮暮想女人。

唉,只说是今夜花烛映双影,

你却是水中月儿画中人。

罢罢罢,光棍命运天注定,

(帮腔)又何必痴痴迷迷恋女人!

这可以看出作者在设计唱词时,既顾及人物的身份、性格,又传达了他的悲伤与无奈。其中用语的俗和雅,应是颇费推敲的。其他还有不少精彩的对白、唱词,就不一一举例了。

用光荣先生的话说,在那次7位获奖者中,只有他是“草根”。我以为,他的获奖凭的是自己的创作实力。如果川剧不像现在这样不景气,许多剧团不会被解散,他到一些专业剧团去,也会成为一个好编剧。当然,这绝不是说《深山情缘》就如何十分完美,世界上不存在百分之百完美的东西,尽善尽美只是人们的追求和愿望。正如上海著名剧评家毛时安所说:“我这样说并不意味着这些作品已经完美无缺。相反,他们各自依然存在着加工的巨大空间……”(《是艺术就要发现》)我不想对此发表更多的意见,但我要说,光荣先生能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虽然我是事隔约5年后才读到这部作品,仍感其鲜活,魅力不减。

 

 

作者:邓立中 录入:邓立中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