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辑 >> 2010-2016作品特辑 >> 内容

打工诗歌特辑

时间:2014-06-23 9:10:42 点击:

  核心提示:张新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星星》诗刊主编,出版有诗集《男中音和少女的吉他》、《人生在世》、《鸟落民间》等。诗集曾获四川省文学奖、首届鲁迅文学奖。小芳外传(外二首) 张新泉小芳进城后把又粗又黑的辫子...

   张新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星星》诗刊主编, 出版有诗集《男中音和少女的吉他》、《人生在世》、《鸟落民间》等。诗集曾获四川省文学奖、首届鲁迅文学奖。

 

小芳外传(外二首)

张新泉

 

                                                     小芳进城后

把又粗又黑的辫子

盘成一朵黑蘑菇

小芳在车场洗车

小芳在餐厅打工

小芳踩着自己的影子

回到出租屋

 

小芳露过歌厅

听见男人们在唱她

唱得铭心刻骨

小芳就苦笑

笑那段背时的爱情

居然还有人照瓢画葫芦

 

小芳曾悄悄打听过

那批返城的男人

据说在“青春无悔”之后

纷纷做了别人的丈夫

小芳从此不思婚嫁

任皱纹疯长,白发疯长

小芳老去时,那支歌依旧

依旧在红灯绿酒中朝秦暮楚-------

 

有消息透露,近五年

小芳在一家豪宅当保姆

学会了使用电脑

敲出来一部厚厚的小说

消息称,小芳明日将在滨河路

签名售书

她们集体在窗外叽喳

操着各地的土语方言

这是小区院内一个普通的上午

黄叶窸窣,摇下薄薄的秋寒

我无须探身去看她们

就像窗外南风喧哗时

我不会去注意摇动的麦穗

她们原本是我乡间的姐妹

穿着城市过期的时装

握着奶瓶或几张尿布

衷心地为她们高兴吧

这短暂的聚会而童车上

孩子正静静酣眠

 

也许有两位在交头接耳

把各自主人的隐秘交换

谁的乳房爬过抓挠的感觉

———一朵近得很远的小嘴

一双热汗涔涔的男人的大手

弄湿了她们中谁的双眼------

 

正在叽叽喳喳的保姆们哪

乡愁是不是你们共同的故里?

月末或月初到手的几张纸币

是不是你们寄出的唯一信函?

 

不家长里短又能怎样呢

黄叶飘飞,共同的职业如一袭大氅

你们挤靠其中用闲话取暖

直到一个孩子突然大哭

你们才斩钉截铁般沉默下来

-------秋就更深了,都市的天空中

神也不扔给你们

一只掉队的大雁

 

李三秋

三秋在殡仪馆工作

不是当馆长、书记

也不售祭幛、卖花圈

总之他上班的地方

除了自己醒着,其他的人

都睡得很甜

工作不累,也不算忙

人运来了,对照、登记

然后送进一格大抽屉

一律在当事人的脚拇趾上

挂一个标笺

 

都要去悼念堂开会

(开最后一个会)

开会前,在这里等待

三秋不等谁,也没人等他

这样的日子已过了二十年

屋子很静,连好奇也不来

日光灯长年亮着

三秋常常忘了季节

忘了是午夜还是白天

 

逢到值夜,又不想睡

三秋就拉二胡

就和一把二胡对话

《病中吟》《江河水》-----

在弦上碰出忧郁的波澜

我去陪他,背对那排大抽屉

一根接一根烟

 

 

 

                                          在铁厂打工

                                                    周崇贤

 

周崇贤,泸州人,中国作协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我流浪,因为我悲伤》、《盲流部落》、《都市盲流》、《南国迷情》等11部,中短篇小说集5部,中篇小说《那雪·那窗·那女孩》获1994年广东省第九届新人新作奖,作品多次入选《作品与争鸣》、《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等权威选刊。被评论界誉为“打工文学”代表作家之一。

 

 

我的铁

 

冰冷的铁

孤独的铁

沉默的铁

卑微的铁

 

我的锈迹斑斑的铁呵

 

把这些冰冷和孤独

这些沉默与卑微  统统

投进炉火

燃烧的铁 号叫的铁

将我生锈的梦想烤得

通体透亮

 

我的铁

 

刀子一样锋利的铁

泪水一样坚硬的铁

 

机器

郑小琼

 

郑小琼,女,中国作协会员,著名打工作家。作品多次入选年度最佳等选本,曾2005年度华语传媒文学最具潜力新人的提名、诗选刊2006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人民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等多项大奖与韩寒、邢荣勤、春树等一同入选中国80后作家实力榜

 

 

那台饥饿的机器,在每天吃下铁,图纸

星辰,露珠,咸味的汗水,它反复的剔牙

吐出利润,钞票,酒巴……它看见断残的手指

欠薪,阴影的职业病,记忆如此苦涩

黑夜如此辽阔,有多少在铁片生存的人

欠着贫穷的债务,站在这潮湿而清凉的铁上

凄苦地走动着,有多少爱在铁间平衡

尘世的心肠像铁一样坚硬,清洌而微苦的打工生活

她不知道,这些星光,黑暗,这些有着阴影的事物

要多久才能脱落,才能呈现出那颗敏感而柔弱的心

拖在背后的巨大的机台,沉郁而隐秘的轰鸣

像爱,像恨,像疼,像隐秘的月光在钢铁间

长出生命的线索,它嘶嘶着,衰老着

它老化的血管浸泡着岁月的锈

命运像那双弱小而柔软的手  在坚硬机台上

安静的生活  它蓝色的火焰照耀你疲惫的脸庞

 

十七年的乡愁 

 

 徐非,泸州人,四川省作协会员。已在《诗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四川文学》、《星星诗刊》、《作品》等全国数十家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近200万字。分别获得国家及省市20余个奖项,作品收入多种选本。系大型民间诗报《打工诗人》发起、创办人之一,著有《心灵之约》《穿越南方的苍茫》等多部作品集。

一只蜗牛  蜗行在南方以南

十七年的旅程   究竟走了多少路

十七年的漂泊   究竟流了多少汗

从中山到惠州   从惠州到台山

从台山到佛山   蜗行一州三山

背负沉重的乡愁 

十七年的足迹   遍布珠江三角洲

十七年的血汗   画成一道生命的弧线

 

当年   乡愁是一枚邮票

今天   乡愁是一张车票

十七年我坐过N次汽车

十七年我坐了N次火车

我曾想用 一根黑发做成枕木

我曾想用 一百根白发架成空中大桥

而我渴望的动车 

已在现实的运行中出轨

惟一一张打折机票

又在虚幻的梦境遭遇空难

……

 

风雨漂泊的十七年

脚步沉重的十七年

多少次回乡的渴望被车轮辗碎

我把十七年的沧桑写成一首诗

我把十七年的憧憬谱成一支歌

而成吨成吨的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