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辑 >> 2010-2016作品特辑 >> 内容

打工诗歌特辑

时间:2014-06-23 9:10:42 点击:

  核心提示:张新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星星》诗刊主编,出版有诗集《男中音和少女的吉他》、《人生在世》、《鸟落民间》等。诗集曾获四川省文学奖、首届鲁迅文学奖。小芳外传(外二首) 张新泉小芳进城后把又粗又黑的辫子...

   张新泉,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原《星星》诗刊主编, 出版有诗集《男中音和少女的吉他》、《人生在世》、《鸟落民间》等。诗集曾获四川省文学奖、首届鲁迅文学奖。

 

小芳外传(外二首)

张新泉

 

                                                     小芳进城后

把又粗又黑的辫子

盘成一朵黑蘑菇

小芳在车场洗车

小芳在餐厅打工

小芳踩着自己的影子

回到出租屋

 

小芳露过歌厅

听见男人们在唱她

唱得铭心刻骨

小芳就苦笑

笑那段背时的爱情

居然还有人照瓢画葫芦

 

小芳曾悄悄打听过

那批返城的男人

据说在“青春无悔”之后

纷纷做了别人的丈夫

小芳从此不思婚嫁

任皱纹疯长,白发疯长

小芳老去时,那支歌依旧

依旧在红灯绿酒中朝秦暮楚-------

 

有消息透露,近五年

小芳在一家豪宅当保姆

学会了使用电脑

敲出来一部厚厚的小说

消息称,小芳明日将在滨河路

签名售书

她们集体在窗外叽喳

操着各地的土语方言

这是小区院内一个普通的上午

黄叶窸窣,摇下薄薄的秋寒

我无须探身去看她们

就像窗外南风喧哗时

我不会去注意摇动的麦穗

她们原本是我乡间的姐妹

穿着城市过期的时装

握着奶瓶或几张尿布

衷心地为她们高兴吧

这短暂的聚会而童车上

孩子正静静酣眠

 

也许有两位在交头接耳

把各自主人的隐秘交换

谁的乳房爬过抓挠的感觉

———一朵近得很远的小嘴

一双热汗涔涔的男人的大手

弄湿了她们中谁的双眼------

 

正在叽叽喳喳的保姆们哪

乡愁是不是你们共同的故里?

月末或月初到手的几张纸币

是不是你们寄出的唯一信函?

 

不家长里短又能怎样呢

黄叶飘飞,共同的职业如一袭大氅

你们挤靠其中用闲话取暖

直到一个孩子突然大哭

你们才斩钉截铁般沉默下来

-------秋就更深了,都市的天空中

神也不扔给你们

一只掉队的大雁

 

李三秋

三秋在殡仪馆工作

不是当馆长、书记

也不售祭幛、卖花圈

总之他上班的地方

除了自己醒着,其他的人

都睡得很甜

工作不累,也不算忙

人运来了,对照、登记

然后送进一格大抽屉

一律在当事人的脚拇趾上

挂一个标笺

 

都要去悼念堂开会

(开最后一个会)

开会前,在这里等待

三秋不等谁,也没人等他

这样的日子已过了二十年

屋子很静,连好奇也不来

日光灯长年亮着

三秋常常忘了季节

忘了是午夜还是白天

 

逢到值夜,又不想睡

三秋就拉二胡

就和一把二胡对话

《病中吟》《江河水》-----

在弦上碰出忧郁的波澜

我去陪他,背对那排大抽屉

一根接一根烟

 

 

 

                                          在铁厂打工

                                                    周崇贤

 

周崇贤,泸州人,中国作协会员。著有长篇小说《我流浪,因为我悲伤》、《盲流部落》、《都市盲流》、《南国迷情》等11部,中短篇小说集5部,中篇小说《那雪·那窗·那女孩》获1994年广东省第九届新人新作奖,作品多次入选《作品与争鸣》、《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等权威选刊。被评论界誉为“打工文学”代表作家之一。

 

 

我的铁

 

冰冷的铁

孤独的铁

沉默的铁

卑微的铁

 

我的锈迹斑斑的铁呵

 

把这些冰冷和孤独

这些沉默与卑微  统统

投进炉火

燃烧的铁 号叫的铁

将我生锈的梦想烤得

通体透亮

 

我的铁

 

刀子一样锋利的铁

泪水一样坚硬的铁

 

机器

郑小琼

 

郑小琼,女,中国作协会员,著名打工作家。作品多次入选年度最佳等选本,曾2005年度华语传媒文学最具潜力新人的提名、诗选刊2006中国年度先锋诗歌奖、人民文学奖、庄重文文学奖等多项大奖与韩寒、邢荣勤、春树等一同入选中国80后作家实力榜

 

 

那台饥饿的机器,在每天吃下铁,图纸

星辰,露珠,咸味的汗水,它反复的剔牙

吐出利润,钞票,酒巴……它看见断残的手指

欠薪,阴影的职业病,记忆如此苦涩

黑夜如此辽阔,有多少在铁片生存的人

欠着贫穷的债务,站在这潮湿而清凉的铁上

凄苦地走动着,有多少爱在铁间平衡

尘世的心肠像铁一样坚硬,清洌而微苦的打工生活

她不知道,这些星光,黑暗,这些有着阴影的事物

要多久才能脱落,才能呈现出那颗敏感而柔弱的心

拖在背后的巨大的机台,沉郁而隐秘的轰鸣

像爱,像恨,像疼,像隐秘的月光在钢铁间

长出生命的线索,它嘶嘶着,衰老着

它老化的血管浸泡着岁月的锈

命运像那双弱小而柔软的手  在坚硬机台上

安静的生活  它蓝色的火焰照耀你疲惫的脸庞

 

十七年的乡愁 

 

 徐非,泸州人,四川省作协会员。已在《诗刊》、《中国作家》、《北京文学》、《四川文学》、《星星诗刊》、《作品》等全国数十家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近200万字。分别获得国家及省市20余个奖项,作品收入多种选本。系大型民间诗报《打工诗人》发起、创办人之一,著有《心灵之约》《穿越南方的苍茫》等多部作品集。

一只蜗牛  蜗行在南方以南

十七年的旅程   究竟走了多少路

十七年的漂泊   究竟流了多少汗

从中山到惠州   从惠州到台山

从台山到佛山   蜗行一州三山

背负沉重的乡愁 

十七年的足迹   遍布珠江三角洲

十七年的血汗   画成一道生命的弧线

 

当年   乡愁是一枚邮票

今天   乡愁是一张车票

十七年我坐过N次汽车

十七年我坐了N次火车

我曾想用 一根黑发做成枕木

我曾想用 一百根白发架成空中大桥

而我渴望的动车 

已在现实的运行中出轨

惟一一张打折机票

又在虚幻的梦境遭遇空难

……

 

风雨漂泊的十七年

脚步沉重的十七年

多少次回乡的渴望被车轮辗碎

我把十七年的沧桑写成一首诗

我把十七年的憧憬谱成一支歌

而成吨成吨的汗水

被时间发酵

一半是血   一半是泪

一半汇入珠江   一半回流长江

 

                                在生活的低处

 

                                         罗德远

     罗德远,泸州人。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著名诗刊《打工诗人》发起、创办者之一,当代打工文学代表人物之一。在《文学报》、《诗刊》、《工人日报》、《作品》、《北京文学》、《南方日报》等近百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100余万字。曾获《北京文学》奖等多个奖项,作品入选多种选本。

 

                            脚印纤细  一路寻觅

                           一只黑蚂蚁   一千万只黑蚂蚁

                           搬运粮食与光阴  

                            笨拙坚韧。

                         我泥土下躁动的蚯蚓兄弟

                           锲而不舍  为梦想打洞

                            浑身浊泥

                           可是撞击命运迸溅的泪滴

 

                          在生活的低处

                        一群鲜花远离课堂

                        一位初出家门乡村女孩的惊慌和未来

                         被广州火车站窥见

                         在生活的低处

                         到处是努力向上的姿势:

                        一缕乡村的炊烟   钻出泥土的小草

                         城市奔走的少年   悬在大厦半空的“蜘蛛”

                        在生活的低处

                        大片卑微的青春赤足在泥泞的大地

                         成群结队的根坚持自己的歌唱呐喊

 

                        而高处是一些人的天堂和街道

                         整洁明亮  霓虹灼艳

                        偶尔俯首

                       拣垃圾汉子弯曲的身躯

                       城市下水道深处的暗影

                        更低的低处是压低的目光里

                       闪光的春天

 

                

                               老板老汪

                                     鄢文江

 

 鄢文江,泸州人,广东、四川省作协会员。出版著作多部,有作品被杂文选刊、青年文摘、小说选刊等刊物选载;评论专著《触摸泣血的灵魂》,荣获广东省政府最高文艺奖——第八届广东省鲁迅文学艺术奖。曾任江门文艺杂志社副社长。 

 

                                  谁都以为你是周扒皮

                                   半夜起床学鸡叫

                                  榨压员工剩余价值

                               谁知你凌晨两三点都还没睡下

                                   天天都在劳碌,思考

                                  原料在飞涨,成本在增加

                                    产品滞销还不算

                                 前年那笔货款,催了几十回

                                    时间拖延了两年半

                                 可能就要黄了。这可怎么办

                                近千名员工福利工资不能不按时发放

                                   近万平房租水电保险税费

                                       又不可能不缴纳

                                      女儿昂贵的学杂费再不交

                                      很快就会被赶出校门

                                     说好给老婆买条纯金项链

                                       弥补结婚时贫穷的遗憾

                                     看来也要泡汤。说来都没人相信

                                         亿万身家的老板

                                         却还坐着大众

                                          奔驰在讨薪路上

                                                  (为员工讨薪,为房东讨薪)

                                    几十年来,三角恋爱没遇到

                                      却落下了满身的三角债

                                           大半生光阴

                                         难知道为谁奔忙

                                    头发全白了,皱纹如沟壑

                                    可你的年龄还未过半百

                                       如此的煎熬为哪般

                                       老汪:您该歇歇了

                                         没认识你之前

                                     觉得你的心肠比墨还黑

                                       现在,知道你后

                                     终于理解了你的酸楚

                                      其实你的心,就像你的头发

                                          洁白得发光

 

           

打 工(外一首)

 

 秋 川

 

打工的梦

和黎明一道起床

每天都被闹钟吵醒

早晚都在黑黑的楼道穿行

仿佛它能滋生出快乐一样

 

打工的路

崎岖而潮湿

且又瘦又长

瘦的有点像女人的手布满皱纹

长的有点像母亲的目光望断了天涯

 

打工的日子

有时像一枚青色的橄榄

又像初夏一串紫色的葡萄

挂在细细的藤上沉甸甸地

任凭风雨飘摇

 

打工的四季

常常容易得风寒

发烧的太阳总是把人烤的很古代

雨水总是洗不净一身劳顿与尘埃

 

打工的希望

是在公车上挤出来的

那颗飘浮的心落在夕阳下也很温暖

当微笑在回家的餐桌上盛开时

却忘了擦拭额头上流下的汗滴

 

 为他们而歌

 

 “下岗” 人

像母腹未足月的婴儿

从失业的词意中流产

他们向往阳光和雨露

他们面朝黎明背朝月

从容走进“打工簇”

 

他们走进装满橄榄汁的城市

普遍用高度近视

有色的眼镜打量他们

他们来自牛奶中的草

以芳草的心态迎接朝阳

 

他们的名字听起来很草根

“打工仔”

却能长出水果一般的价值

他们用手托起城市美丽的高度

他们怀揣着家的温暖与重任

他们脚尖上的尘埃落满了艰辛

他们烟头上吸满了思念和寂寞

他们用“我”字垒起他人的幸福

 

                                            制衣工雨昊

 

                                                                            姜维彬

 

                                                 一个人在云汉村

                                            一个人在通伟制衣厂,一做

                                          就是十一年,一个人,留在他乡

                                             一个人的心里,装着春天

                                               一个人的愿望,草色一样

                                               经过了霜,制衣工雨昊

                                              她是一朵乡下的野菊花

                                                   开在故乡的风

                                                  吹不到的地方

 

                                               一个人在城里很忙

                                             一个人为生活步履匆匆

                                            制衣工雨昊,她嘴角的微笑

                                           与她慢慢长大的女儿一模一样

                                                制衣工雨昊,她说

                                                                  “过年了,没有什么奢求

                                          只要像鸟儿一样平平安安的归巢

                                               嗯,就已经足够了

 

                           

    与儿书

                                                 商希恒

 

                                 儿子,请原谅我

                            你刚越过十五岁的山岗,我就任由你

                                丢掉背上的书包,梦想,和未来

                              在工地上,成了一个吭哧吭哧卖力的机器

                                   瞧着你全身落满水泥的狼狈

                                因马虎而被老板骂得抬不起头的尴尬

                              我心的工棚,就挤满了那么多疼痛和后悔

                                   儿子,请原谅我

                             生活这辆重型卡车,那么多年了,一直

                                  压在我的腿上,让我无法动弹

                              我多么渴望你能帮我抬起它,让我

                                      从它的身下钻出来

                                    儿子,请原谅我

                              是的,我变得多么自私、卑鄙

                                    呵,这是一种多么深的罪孽啊

                               自责的风,吹折了内心田野的稻禾、高粱、麦子

                                  我知道,原来的我,多像一株慈祥得

                                令人忍不住仰望的树,已在风中

                                        无奈倒下了......

 

                

                               写一个春天给自己
                                                                       
贾录会
 
 
                                                                             (一)
                                一身陈旧的工作服,汗渍斑斑
                              南腔北调的方言,吟诵着熟悉的诗歌
                                 橘红色的安全帽,像朝阳一样鲜艳
                              铁锹扛在肩上,将沉重的钢筋水泥
                                      举过高高的头顶 
                               一卷布满灰尘的行李,竖起人生的旗帜
                                步履匆忙,描绘出一栋栋绚丽画卷
                                      屹立成城市的座标

                                             (二) 
                                           脚手架上的我
                                        想着故乡的月光  
                                         油菜地里的父亲
                                   用瓦刀和水平尺直面人生价值时
                                      也想探索和寻觅更多的知识  
                                      涂料桶里装着春天与温饱 
                                        还有远方妈妈的咳嗽 
                                       多想张开飞翔的翅膀   伸手
                                   撕碎夜晚,撕碎黑暗  撕碎这些烦恼

                                                                                         (三)
                                                                                   写一个春天给自己
                                           化作麦粒,回到父亲的粮仓
                                               等待冬季里又一次沉睡 
                                        其实,我们也想抢先一步拦住时间
                                            不让心灵的库存燃放一空
                                        我们也晓得知识是双明亮的眼睛
                                              翻画报,找趣闻 ...... 
                                            仔细端详上面的村庄和故乡
                                                看《读者》,阅晚报 ...... 
                                             遐想生我养我的麦田里
                                                泥土香甜的味道  

                                                         (四)
                                             为了儿孙不重走我的老路
                                           也为了不让今天的咏叹,成为
                                                 明天别人的笑谈
                                              抛开心田,植一季念想 
                                             沉湎着岁月,衰老着消沉 
                                              把苦涩和艰辛藏在心底
                                          住工棚,床板咯吱出生活的味道 
                                                 月光下  粗鲁的呼噜声
                                        梦呓声、叹息的回声一遍遍拍打天空
                                       竭斯底里的天问 成为夜晚遐想的交响曲

 

 

 

 

 

 

 

 

 

 

 

 

 

 

 

 

 

 

 

 

 

 

作者:泸州作家网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