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极品古瓷/张家口.冰煌雪舞

时间:2014-06-27 18:58:26 点击:

  核心提示:一个偶然的机会,游手好闲的大明在自家挖地窖的时候,挖出一件古董——青花瓷,此事在村里引起不小的轰动。拿去鉴定,价值不菲,居然卖了好几万,这对于祖祖辈辈在土里刨食的大明一家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从此,大明变得忙碌起来。一天到晚扛着䦆头骑着摩托车东挖西挖,还别说,真让他挖出几件,虽然卖价不高,但得来容易...

   一个偶然的机会,游手好闲的大明在自家挖地窖的时候,挖出一件古董——青花瓷,此事在村里引起不小的轰动。拿去鉴定,价值不菲,居然卖了好几万,这对于祖祖辈辈在土里刨食的大明一家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从此,大明变得忙碌起来。一天到晚扛着䦆头骑着摩托车东挖西挖,还别说,真让他挖出几件,虽然卖价不高,但得来容易,也不用费多少苦力。大明得惯了这个利儿,啥也不做,专心挖起宝来。久而久之,村人就给他起了个绰号“揭墓贼”。

  几年过去了,大明挖宝不再有起色,但贼心不改。家里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再后来,老婆带着十岁的儿子走了。作为他的邻居,我劝过他多次,让他找点正经事做,把老婆孩子找回来好好过日子,但他总不以为然,总说自己总有一天会遇到一个大宝贝,会发大财。还说他老婆不会享福。

 有天,大明兴致勃勃提了瓶酒,来我家闲扯。酒过三巡,大明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你……你猜,那天我挖……挖出了个啥样宝……宝贝……”

“什么东西?”我别过脸去,避开了他满嘴的酒气。

“你猜猜……”大明卖着关子。

“猜不着。”我说。以前大明也让我猜过几次,但每次都不是什么正经东西。是呀,天下哪有那么多好事去等着你呢?

“嘿嘿……谅你也猜不着。”大明干笑着,“亏你还是个文……文化人儿呢。”

我无语。

 “告……告诉你吧,”大明见我不言语,仍不死心。那张臭嘴一凑过来,我就恶心得要命。我低下脑袋,屏住呼吸,端起茶杯灌了一口。

“是把剑!一把你不会想到也没看到过的剑——越王勾‘剑’……”

“噗”的一声,茶水被我内心强大的冲力喷出来,弄得大明满脸都是。

“什么?”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世上有这样的一把剑么?越王勾践?

但大明越说越兴奋,更不会计较我弄了他一脸的茶水,他将他的大手用力张开,再一次凑到我跟前张开臭嘴说,“应该值这个数还多……”

以近几年大明一贯卖宝寻宝的失败经历,我确信与他无话可说,但又不死心,又问:“你怎么确定那是把……那样的……呃,剑?”

“这还用说,凭我的经验,还能看不出这个?”大明又变得异常神秘,还很自豪,“那剑柄上有个“月”字,剑身是弯刀状,又像钩子,不是‘月王勾剑’又是什么?”

我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不几天,大明又来了,这一次,他小心翼翼地提来一个泥疙瘩。

“别小看这个泥坨坨,里面有宝。”大明肯定地说。

“这次真的是个好东西,凭我的经验,一定是个古瓷,而且还是极品。”大明见我没反应,将那个泥疙瘩提起又小心地倒过来,让我看那个泥疙瘩的底部——泥糊糊中依稀可见有一个字,但又无从识别。

“是个‘孟’字。”大明异常肯定,说,“你知道孟尝君是哪个朝代的吗?孟子也行!”

我摇摇头,忍不住刺他一句:“别是把夜壶,哈哈……”

大明有点生气,但很快就忙开了去。他从我家院子里找来一个大盆,放满了水,将那个泥坨坨小心地浸泡了进去,一边仔细地清理上面的污垢,一边跟我说发现这个宝贝的经过——

“我总觉得那地儿有东西,每次从那路过都心神不宁,好像有东西拽我一把,今天我下定决心去挖开来看看。这一挖不要紧,三䦆头下去,我感觉眼前好像有道光晃了一下,竟然得了这个宝贝……”

他说得唾沫横飞,两眼放光。

好半天,大明终于把那个泥坨坨清洗出来了。但是大明却生了气,“哐当”一声就把那“宝贝”扔到了院墙外,我顺着那个方向出门去看了看,原来是只废旧的痰盂。

作者:冰煌雪舞 录入:冰煌雪舞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