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辑 >> 2010-2016作品特辑 >> 内容

杨雪作品特辑

时间:2014-12-23 7:32:13 点击:

  核心提示:生命中的小人(随笔) ·杨雪·何为小人?诗词家苏金华先生告诉我:在狼面前是羊,在羊面前是狼。有人说,灵魂肮脏的人就是小人。现代汉语词典给出的定义是:性格卑鄙的人。可见小人是让人厌恶和痛恨的,而生活和工...

(文/杨雪)

 

赤水千载思悠悠

 

全长约500公里的赤水河,发轫于鸡鸣三省的云贵川结合部,流经三省十多个县区后,经四川合江注入长江。赤水河的源头,一是云贵结合的渭河,一是川滇融汇的依尔果河,两条河流交汇之时,赤水河名便是诞生之日。赤即红,夏秋水红,曰赤水河,只有冬春,水清澄碧,你才能看到赤水河的深邃和美丽。迄今为止,在这颗蔚蓝色的星球上,这是一条未被污染的极少数河流之一。

千百年来,关于赤水河并与之相关连的故事和传奇浩如星海,而我将要讲到的,正是这星海之中的点滴。

赤水河上有两个地名叫赤水的,一个是位于赤水河下游的贵州省赤水市(县级市),一个则是本文所要写的,位于赤水河上游的四川省叙永县的赤水镇。

远在封建王朝时期,作为中央集权通向西南边陲的口岸要冲,其军事、政治、交通、商旅的重要自不待言。相关资料显示,唐天宝中平南诏乱,东路进军既从永宁(今叙永)走赤水始。明代军功累累的颍川侯傅友德将军平定边疆之乱,也是从赤水调军走向远方的疆场。

可见,当年的古驿赤水镇,远非一般军事上的边关要塞,而是关系到国家生死存亡的桥头堡,因此,历朝对赤水镇的重视,从未松懈。至少在明代建立之初,赤水镇便开始设立县丞,相当于现在的一个副县级机构,县丞又分文县丞和武县丞。文武官员,既协作又各司其职,倒也其乐融融。我曾在赤水街头行走,依山脚而建的古镇,错落有致。在镇政府的一个屋基上,我找到了一块文县丞的石碑,有人告诉我当年文县丞府衙就在这里,而我要寻找的武县丞衙门却不知所在。这令我多少有点遗憾。之所以对赤水镇如此念念不忘,是因为下面我要写到的人和事,让我感慨万千、顿生敬意。

明代中叶,一个祖籍陕西名叫李刚玉的人,因科考武举而任赤水卫,掌印守备,在位时,亲民爱民、敬业守边,深得百姓喜欢,与酱染腐朽的官场格格不入,致退休后两袖清风,无盘缠归籍,当地百姓念他的好,合伙在镇西山头的老鸦箐为他搭建了屋子,才有了安身立命之所,寿至一百二十岁。此事在《叙永厅县合志·艺文志》里有简略的记载。故事并没到此完结,晚年的李刚玉安定下来后,常常想,好男儿当志在四方,年轻时能为国守边是光荣,年老了还能为国屯边是自豪。既然乡亲们对他好,他也要回报百姓乡亲。陈价曾经说过:国家社稷,百姓生活无小事。陈价何许人?明初官至都御使,相当于现在的最高检察长。他为官清廉,谦谨和易,仕论高之,其诗文流典雅,被遐迩推重。因出重拳治腐败之风,亦得罪了不少人,后以边事议谪居永宁赤水。其人其事对李刚玉影响至深,是李刚玉一生最敬重的人物之一。还在守备任上时,李刚玉就跑遍了赤水的山山水水,对彝寨、苗寨等少数民族的生活生产了如指掌。赤水河岸从山脚到山坡,因为气候和土壤等原因,少数民族喜种李子,而山岭坡头野生的李子树亦不少,李刚玉就在自家屋外将弃地耕耘出来,选择较好的野生李子树,或向少数民族同胞讨要,栽种于自家土地里,年复一年,他将挂果汁多、甜甘、饱满、色泽均匀的李子树扩大栽种,其余品质差的果树淘汰掉,几年下来,果树成林、郁郁葱葱,他告诉乡亲们,这些果树,我是为乡亲们栽的,赤水这片地方,最适宜种植李子树,不要辜负了上苍的恩赐。

如今,赤水镇的李子名闻遐迩。这不能不说与李刚玉当年的种植、传授、推广有关,不能不说与当地百姓种植传承有关。凤凰李、黑袍李、冰脆李等优良品种早远销全国各地,上万亩的种植不仅富了边地的父老乡亲,春天满坡满山连绵的李子花海让人沉醉而流连忘返。我曾在李子成熟的季节走遍了赤水镇的村寨,到处是采摘果实的笑声,路边屋下是收购李子和出售李子快乐的讨价还价,每颗李子的甜蜜沁入品尝者的心灵,原来幸福如此真实,就在自己的身边和手上。我忍不住问路边那个售李子的小姑娘:知道李刚玉不?姑娘羞怯地摇摇头。不知者不为过,毕竟几百年过去了,不要说李刚玉是谁,就连老鸦箐具体在赤水镇的什么地方,知道的人也太少了,我问了不少当地原著民,没一人知道。

我有点失望地在古镇上徘徊。我想历史是不应该被忘记的。我给当地领导提了一个建议,我说赤水镇至少应该塑两个雕像,一是奢香、二是李刚玉。前者为了民族大义和中华民族的大融合大发展,说服了部落同仁,忍辱负重,抛弃个人恩怨,历经数载,开通龙场九驿,使边地落后的生产方式融入中原先进的生产方式中,从滇黔边陲通往中原大地的第一站,就是从赤水镇开始的。这是一件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大事,作为一名女性和少数民族首领的奢香,其政治抱负和魄力、其政治眼光和才能,远非常人能及。而赤水镇若为奢香塑像是最为贴切不过了。李刚玉虽然在历史上名不见经传,但他在赤水一生为官廉洁、为民造福的义举,亦让苍天感动、后世敬仰。这样的塑像会让我们知晓正义的力量和社会的清明。

 思念如赤水河水,静静流淌,这样想的时候,我心情就会轻松些、爽快些。我从当地有关领导处获知,根据赤水镇的具体镇情,赤水镇已经被上级部门规划为有机水果种植带和乡村旅游示范带,在不久的将来,旧貌换新颜的赤水古镇,一定会用生机勃发的容貌,为当地百姓再造福音,为广大游客带来惊喜。果如此,我们对先贤们的思念和追寻,以及先贤们曾经的努力、求索,便获得了应该有的价值和意义。

 

生命中的贵人

 

现代汉语词典对贵人的解释是:尊贵的人。贵的反面是贱。我的理解,尊贵的人,必定博学、智慧、儒雅(或优雅),内心宽广、识才爱才、善恶分明、乐于助人。有远大的理想抱负,有高尚的道德节操。官大官小不重要,地位高下不足论,最重要的是否具有悲悯情怀。

按照如此标准,我生命中遇到的贵人可谓不少,我没少得到他们的帮助和恩泽,或精神上的,或思想意识上的,或物质上的,或人生智慧的,或方向知识的;总之,我受惠于贵人们的指点和抬爱,才使我的人生在曲折中不至迷失和沉沦,这种受益终生的记忆真是刻骨铭心。

1990年,我在《诗刊》、《人民文学》、《上海文学》、《星星》、《红岩》、《春风》等同时发表一批诗歌作品,刊发我作品的《上海文学》杂志编辑刘原先生致信予我,说读到我的作品,听闻我搞的活动,真是自愧弗如。身为一个大刊编辑,与我素昧平生,如此自谦又如此敬重远在西南一隅小城的我,着实令我感动。在当年的文学热潮里,一年中能两上《上海文学》,实非易事,我坚持认为,如果不是遇上了像刘原先生这样暗中助我的贵人,恐怕我从事文学创作的自信就要大打折扣。迄今,我未与刘原先生见过面。今年春天,著名作家叶辛先生应邀来泸州采风,我曾向他打听过,他说刘原先生已离开上海作协,转行了。也许,这就是人生。

当青春风华时,我曾在雪山草地漂泊,在那里,我结识了一位兄长,为了文学和人生,我们聊创作、聊理想、聊历史、谈未来,共同的爱好和相同的情趣,拉近了我们的距离,使我们亲如兄弟,其时他正在州政府做秘书,我正积极争取调回故乡。我曾在另一篇文章里写到:我不喜欢大山的阻隔和压抑,我喜欢宽广的大海和草原。当时我工作和居住的环境处于四围群山的包围中,我再不离开,那种压抑感将会使我疯掉。我那位仁兄听了我的诉说,沉默许久后点点头说道:我理解。经他协调,我才得以返回故乡,从事我喜欢的事业和工作。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节点。如果不是他的帮助,我生命走向的结局如何,不得而知。公元2008512日的汶川大地震,震中起爆点正是我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假如我当时不曾离开,命运又会怎样?但人生没有假如,也许,这就是人生。要告诉读者的是,我那位仁兄,后来做到了州级领导,因在大地震中抗灾救灾出色的工作表现,后调到了省级部门做领导,这样的人生也算功德圆满了吧!

直到已过天命之年,回首来时走过的路,生命岁月里遇到的贵人还很多,下面写到的这位人物,我宁愿称他为兄长,因为几个月前,他已经告别了我们,去到了天堂。这令我一段时间来,总是处于对他的念想之中。他出生于农村,靠着自己的打拼和智慧,从一般干部做到了厅级领导,还在县区做领导时,就很喜欢读我的作品,不曾想到市里做领导时,成了我的顶头上司。有一天他请我到他的办公室去,相谈甚欢,谈工作、谈创作、谈上下级之间的关系······,开诚布公、坦诚相待,气氛非常和谐、融洽。我组织策划的每一次文学活动,只要允许,他每请必到。有次会后工作餐,菜品不够吃,有人责怪我是怎么搞的,他马上加以制止,并给我解围:杨雪搞这样的活动不容易。这样的高级领导能这样体谅下属,让我感动不已。有次他让一位管我的领导找我谈话,说是希望我转为公务员,组织上另有任用,可能这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婉拒了。在当下,七品芝麻官多如牛毛,究竟能用多大作为,很不好说。而我一生从事的专业:文学创作和文学组织工作,虽然艰辛、清贫,但也坚实、自在、淡然。最少可以守住良知和真话,以及内心的思想和自由。这件事虽未如他的愿,但他内心对我真诚地看重,让我对他刮目相看,有点引为知己的想法。可惜上天不假以他时日,以至我们的友谊成为我一个人的回忆,也许,这就是人生。

上面三则故事仅是我人生旅途中偶遇的三朵美好的浪花,像这种让我深埋记忆的故事还很多,我得到过许许多多人的帮助,并且学会了感恩和敬畏,在我的有生之年,我也会帮助别人,以前帮过、今后也会继续去做。我并不奢求做别人生命中的贵人,只要我能带给他们欢乐、幸福、美丽和良善,以及他们在困难时能走出困境,在黑暗的盲点时能得到光明。

 

 

生命中的小人(随笔)

·杨雪·

 

何为小人?诗词家苏金华先生告诉我:在狼面前是羊,在羊面前是狼。有人说,灵魂肮脏的人就是小人。现代汉语词典给出的定义是:性格卑鄙的人。可见小人是让人厌恶和痛恨的,而生活和工作中这类人虽然是少数甚至是个别的,如果遭遇这样的人,却是让人不快甚至不幸。

多年前,一个贫困县的文学青年因为在乡下教书,条件甚差,环境甚苦,实在熬不下去,大老远跑来找我,说是想让我帮忙,能否调进城去。我念及他有一定写作才华和进取心,适逢县里某个部门又缺这方面的人手,故经我推荐,他的命运得到了根本转变,从此仕途颇为顺畅。实在说,如果不是那个部门的领导识才爱才,我的推荐也会白搭。不料,这事被另一个文学青年知道了,也跑来找我,终因条件不具备,我未予帮忙。这件事让他大为不悦,一段时间里,经常七七八八的放出些牢骚话,我闻之,也只好淡然一笑。正所谓“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一个曾经在县里工作的人,求我为他出的书开个讨论会,我想基层工作的同志也不容易,就算为了鼓励创作精神也不算为过,遂了却了他的心愿。熟料此事不久,因为他的所谓写作才华被调到了市里,却又因不便说的原因被降级使用,及至后来我发现他的人品太差而后悔不已。这类人,自视才高八斗,在单位上几乎与每个职工都过不去,常常莫名其妙地怒发冲冠、与人吵闹,而他那点才情又可怜得狗屁不如,实在是悲哀。

二十多年前遭遇的一件事还让人记忆犹新。那天我出差回到单位去邮局取稿费,邮电所的工作员告诉我昨天取了六十张汇单,今天又取,看来我已成富豪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我顿时感到情况不对,看了工作员手里汇兑的存根,才发现事态的严重性。因当时单位委托我办了全国性的诗歌函授培训班,被取的汇款是全国各地寄来的报名费,我急忙将情况向领导作了汇报,一查,是本单位有人故意冒领干的,这人平时看着老实,还常常与我面带微笑交流,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不料背后却干出这样偷鸡摸狗的事。

当面说人话,背后说鬼话。这是对小人最形象最深刻的揭示。一段时间里,我曾被身边的小人包围、攻击,有时弄得领导都信以为真。我除了泰然处之以外,全部精力投入到工作中,因为活动风生水起、成绩硕果累累,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和品行。及至那位领导不幸逝世前,还说:还是杨雪好。真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我信奉道不同,不相为谋的处世哲学,工作以外的八小时,所结交的朋友,断不能有小人,一旦走眼,要果断纠正,敬而远之,何必在短暂的生命中,徒增苦恼和心烦。

敬畏

 

迄今为止,在茫茫宇宙里,以人类的智慧和有限的认知,还未发现其他星体上有智慧生命。换句话说,我们赖以生存和发展的这颗蔚蓝色的星球,在广袤的太空中,注定是孤独的,孤独成一个小小的地球村。

人类又是万幸的,因为必然诞生的地球,诸多偶然因素的形成和莅临,比如阳光、空气(含大气层)、水、土壤、植物等等。使智慧生命(人类)和其他生命在这里得以生存繁衍,并且创造了许多令人难以想象的奇迹,智慧生命的进化发展因此更加美丽向前。自然界的优越和人居环境的不断改善,使我们认识到,在这颗唯一宜居的星球上,人类要想更好地长期发展,就必须与自然和其他生命和谐相处,相互尊重和彼此敬畏。

在长期的社会生活实践中,人类经过艰辛的劳作、思索、探寻,认识到自然更替对人类生活的影响,直接关系到生存的质量。顺乎自然者,则兴盛;逆乎自然者,则衰亡。根据上千年来的经验,总结出了一年四季二十四节气的名称和由此的关联、气候变化,以此指导和推动人类的生产、生活,特别是对农业生产的重要作用。听听这些富含诗意的节气称谓,我们就会怦然心动:春分、谷雨、芒种、夏至、白露、秋分、冬至······。是的,当我写这篇文字的时候,冬至离我们已经不远。我知道,这是一年之中,北半球偏离至太阳轨道运行的最远点,意味着昼短夜长、寒冷加剧。“三九四九、冻死猪狗”;“小雪大雪,烧锅不歇”······。这些流行久远的谚语,从记忆深处,一下跳至眼前,令我们想到母亲热气腾腾的厨房,想到家的温暖和美好,想到亲情友情爱情的珍贵幸福。

季节的分明有序,让生命更加茁壮,让大地更加坚实;季节的灿烂和充盈,让生活更加美满,让岁月更加浪漫。由此,对自然的敬畏,源于内心的虔诚和流露。在大西南江边的一座城市,临窗而坐的我,祈望一场大雪,那雪,可以给孩子们带来游戏的乐趣,带来一生快乐的记忆,而我坚信,雪兆丰年,梦想终会成真。

 

新街子记事(散文)

杨雪

 

在城市化进程迅猛发展的今天,新街子依旧保持了那种古朴和简约,我步行其间,恍若时光倒流,儿时的种种记忆,邻里乡亲的音容笑貌,凡人间悲欢离合的故事······,一一呈现于脑中,让人感喟万千,那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发生的事情。我知道,城市化的步伐不可阻挡,总有一天,这些连片的木质结构的房子和着古旧的秦砖汉瓦搭建的建筑,终将会被拆掉,随之而起的将是钢筋水泥构筑的高楼大厦。那种冰冷的老死不相往来的独门独户,很难再享受到乡情的温暖和亲和力,我曾在这条街的某扇门里,与家人和邻居们生活了十年,那种刻骨铭心的记忆恐怕今生再也无人能拿走。虽然我离开这座城市的这条街道已有四十余年,那些熟悉的面容和乡音在这条街道上此时再难觅踪影、令人黯然神伤,但昔年岁月的人与事,总是如影随行,挥之不去。比如现在,当我重新走在这条街上,那些熟稔的门牌木窗,那些光滑平整的石梯青苔,以及偶尔存在的过时的标语口号······,都会令我想起他们。

一、余雷

如果这篇文字稍有不敬,请余雷哥哥的在天之灵原谅我的冒失。

余家是我家左边的第三户邻居。余雷生性好动、机灵聪慧,但就是不好读书。他爹是一位老学究,家有很多藏书,甚至还有《三国演义》和《水浒传》之类的小人书。他爹不借书给外人,余雷就装着要读书的样子,悄悄将那些小人书拿给我们,就此,我们对余雷哥就有了好感。我们常朝余家跑,还因为他家大厅房梁上有一窝燕巢。春夏之交,燕子飞来哺育下一代,唧唧喳喳甚是欢乐。那种自然界里生命的单纯和迅速的成长、蓬勃,让我们年少的内心感受到了生命的美好和快乐。“燕子来筑巢,家兴人丁旺。”这些晓畅易懂的谚语,往往体现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道理,有着本真的吉祥和祝福。不喜欢读书的余雷哥,未必懂得这些。有一次,正在吃饭的余雷哥,被外出觅食的母燕飞回巢喂乳燕时,不小心将衔着的一条昆虫松嘴落下,正好砸在他的肩臂上,第二天引发了红肿炎症,他一怒之下,用竹竿将梁上的燕窝捣毁,至此后,恋上他家十几年的燕子,再也未飞回来过。这件事,将他父亲当场气病。自知有错的余雷,为了表示对父亲的悔意,特地跑到长江里去抓鱼。那时正值夏天暴雨过后,长江水位猛涨,水流湍急,从上游漂流来的鱼,大大小小不计其数,凭着上好的游泳绝技,余雷三下五除二游到江心,抓住一条大鱼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游回岸边。让岸上的人叹为观止。他为父亲熬鱼汤,以尽儿子之孝。父亲原谅了他,只是叹息:无知是人生最大的敌人。文化大革命那年,红卫兵喊着“破四旧、立四新”的口号,冲进他家查抄书籍,将那些珍贵的古版图书运到货场坝集中销毁。是夜,应我们这些小弟弟的请求,余雷哥趁着夜色潜进货场坝,为我们拿回了一些图书,这是余雷哥在我心灵上占有英雄位置的一件事。是年冬天,寒冷无比,他父亲经受不住接二连三的打击,行将离世。行事粗枝大叶的余雷还以为父亲怕冷要烤火,遂到货场坝去偷煤,回家途中掉进深沟,摔断了三匹肋巴骨。

再次遭到打击的父亲,终于未能承受生命之重,含恨去了天堂。

伤愈后的余雷哥,很悲伤很迷茫。此时,继文攻武卫后,武斗的枪声持续响起,整个社会进入了无序而混乱的状态,年轻气盛的余雷哥搭车去隆昌观武斗,不幸被流弹击中,当场殒命,时年二十岁。那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的事情。

二、大毛

大毛姓王,叫王大毛。我认识他时,那张俊秀的脸庞和一双忧郁澄黑的眼睛留给我极为深刻的印象。自从我家从大叶坝搬到新街子后,在我新结识的娃娃伙伴中,大毛是我最有好感的一个。

 在任何时候,他的谈吐中,没有一个脏字。虽然平时他话不多,但说话行事颇为得体,这给他极严的家教有关。印象中,我从未见过他父亲,只见过他母亲,邻居们都叫他王妈,我也不例外。王妈高挑的身材五官端正,气质不错,精明能干。只是由于营养不良,王妈脸庞发白。他不许儿子与其他孩子往来,唯独与我交往,是个特例。

王妈家里常年养兔,慢慢的王妈将大毛培养成了养兔能手。记得是一个春暖花开的季节,大毛要到城郊去割兔子草,王妈应大毛的央求,同意我随行。那时的天,蔚蓝蔚蓝,空气湿润清爽,碧草遍地,花开满坡。记得我们走到燕子岩时,一种叫牛黄草的植物长得满山满坡,其场景和气势颇为壮观。这种植物茎杆细长,呈紫酱色,叶小嫩绿,开一种淡黄色的小花,茎杆内浆汁多,呈乳白色,味微苦,本地话又叫野苦敏,是兔子非常喜欢吃的一种植物。那天,我们采摘了满满一背,突然,我听见大毛不无失落地长叹一声:“要是父亲在就好了!”说完,大毛的双眼里,噙着晶莹的泪。

回到大毛的家里,王妈不在,我大起胆子冒昧问大毛:“你爸呢?”大毛并不介意我的唐突,回答道:“我也不知道,反正从我记事起,我就没见过我爸,我妈也从不告诉我爸的事。”说完,那双忧郁的眼睛更加忧郁。

后来,就听有人在背后议论,说王妈的男人解放初被抓壮丁,跟蒋介石跑到台湾去了。有人就悄悄骂这对孤儿寡母是狗特务的老婆和儿子。我父母听着这些闲言碎语,却并不阻拦我与大毛的往来,我相信父母的直觉,王家不是坏人。

我对王吗唯一的看法,就是没有送大毛去学校读书。以大毛的聪慧沉静,我料他是读书的好坯子。但是,我们都背着书包上学去了,在朗朗书声中度过自己美好的童年和少年,而大毛呢,却只在山坡溪涧中采割兔草,或在家中的兔栏边流走自己最为美好的时光。我曾不止一次看见大毛很孤独地对着他养的兔子说着深情的悄悄话,把他对父亲的无尽思念,把他自己的梦想和年少的心思,说给兔子听。而兔子能不能听懂,我们并不知道。

最后的结局是,被养大的兔子,王妈必须要卖掉。这令大毛非常伤心,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听见大毛向他妈妈求情:“妈,能不能不卖!”我看见王妈双眼盈泪,最后还是断然道:“不行!”我知道,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中后期,处于精神生活和物质生活双重饥饿的年代,卖兔换来的钱,是王家唯一的经济收入,也是王家母子唯一生存的本钱。

后来,王妈病了,是患上了一种当时说来非常恐怖的病:肺结核。至此,我父母就不允许我再到王家,说那病是要严重传染的。不久,因父母工作的厂子建了宿舍楼,我家便搬走了。后来听说,王妈在弥留之际,还想见我一面,而大毛在母亲离世后也投了远方的亲戚,至此,我与大毛,应该有四十多年未曾见面,也未曾有点滴音讯往来。

三、简三

邻居简三,因父母与我双亲同在一个厂子,遂与我成了好朋友。胖嘟嘟的脸庞,结实的身子,天真无限的眼睛,一个少年应有的优点,在简三身上体现得较为充分。

有一个词,叫秀外慧中,这用来形容简三,一点都不为过。少时,家贫,那是一个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极度匮乏的时代。学校放假时,我们相约一起到厂子里的锅炉房去拾煤炭花(未完全燃烧过的煤渣),以弥补家里的柴火短缺。天未完全放亮,他就已经到了厂里的锅炉房,并为我排好了。那时去拾煤炭花队的家属子弟不在少数,每天总有二三十人之众。烧锅炉的师傅,名叫九哥,与我家还有点远亲关系。简三冲我与九哥的这层关系,就主动替九哥运煤、上煤、烧煤、下煤,使锅炉的火保持均匀,烧出的热水始终在九十度以上,工厂用热水得以保障。轮到我们从下煤处拾煤花时,九哥就故意将刚送进炉里烧的煤下出,这样我们就捡到了滚刀煤花,这种煤花经燃耐烧。有时我们背着煤花回家,已是夕阳西沉、月亮升起的时候,简三就和我唱起了民谣:月亮月亮抬起了头,爸爸妈妈愁白了头,愁白了头哎,儿媳妇还未娶到手。回到家时,我的两条腿都已经有点不听使唤了,看到母亲端上桌的热气腾腾的饭菜,一阵温热慢慢涌遍了我全身。

简三的记忆极好,在拾煤花排队等候的空闲时间,简三有时给拾煤花的同伴讲故事,远非《熊家婆的故事》、《公鸡打鸣》等小儿科,而是《薛仁贵征东》、《穆桂英挂帅》,以及《一双绣花鞋》、《三国演义》、《水浒传》等片段,常常让小伙伴们听得津津有味,至此,简三的威信在小伙伴中大为提升。尽管我知道,简三讲的这些故事,大多是头天晚上,那个常常在街坊讲故事的说书人讲的,但简三能融汇成自己的语言向小伙伴精彩地复述,还是让我感到惊讶和高兴。

有年夏天,天格外热,正值暑假。我家隔壁突然开了间中草药收购店。店主姓李,人称李老板,这李老板头发花白,说话有点阴阴的,大约五十开外,打下手的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模样尚可。李老板的话,她言听计从,除此外便不多言语。有人说,那女的是李老板的相好,有人说,那女的是李老板从乡下勾引来的,总之,两个人在一起是老不正经:鬼混。但不知怎么的,他们开的这个草药收购店,生意特好,每天收购的草药,种类多、量大,一到下午五点,便有人开车来运走。到了晚上,有时李老板还要喝两口,哼几句川剧。

简三和我商量,说我们也去乡下采草药,卖草药得来的钱,可以交给父母补贴家用。他这个建议深得我心。第二天,我们一起到李老板的草药店,弄清了当归、蒲公英、车前子、黄芪······等等草药的价格,便各自准备好行头,向乡下出发了。记得父母工作的厂子旁边,有一座山,名叫猫猫山,因山形状如猫,故名。这山上多产野生当归,我们便直奔猫猫山。那天,气候炎热,太阳骄横,我们连续采掘了两个小时,虽已满头大汗,却也采满了背篼,气喘吁吁来到草药店,李老板却大不以然,说这个品种他店里收得太多,原先讲好的三角钱一斤,现在收购价一角钱一斤。听得这话,我当时脑子就晕了,只见简三涨红着脸,乌紫的嘴唇哆嗦着说:你、你不诚信。李老板毫不介意,说道:要卖就卖,不卖就拉倒。

这事后,我对简三说,明天就不去采了,免得受那个李流氓的气。简三坚持要去,说假期作业已经做完了,反正闲着,能挣几个算几个。第二天我到底没去,手臂、额头上火辣辣的,肯定是昨天采草药被太阳灼伤了皮肤,否则没有这么疼痛。到了中午,天气更加燥热,太阳更加毒辣,有好事者拿了温度计去太阳坝下测量气温,报温直达41°,恰在这时,传来一个坏消息,说简三采草药中暑了,现停在厂里的澡堂内。我顾不得许多,庚即就往厂里跑,到得澡堂,看见一块木板上,简三直挺挺地睡在上面,已经没有呼吸,他母亲呼天抢地嚎啕大哭,众人将她死死抱住不断地劝慰。我看见他右手紧紧攥住,他父亲边呢喃边慢慢扳平他的五指,于是那手心里露出一坨钱,很皱很汗渍斑斑的钱,多是一角一角的人民币,我知道,这正是简三卖草药的钱。看见这一幕,我眼泪就忽然流出来了,父亲赶紧将我抱住,抱起我往家走,那一夜,我无法入睡,再加之皮肤被太阳灼伤。几十年过去了,今夜,当我写完这篇文字,我的泪仍在眼眶打转。

 

四、小十

 

至我认识小十起,我就看不出小十坏到什么地方。面善,胖墩墩的身子,一双黑黑的眼睛,贼亮贼亮。机灵、狡黠是小十最大的特点。

民间有种说法,叫:好可以变坏;坏可以变好。

但是,这种转换是有条件的。

那时,我们生活处于物质饥饿和精神饥饿的双重年代,我认为,小十从好变坏的过程,皆因从贫困开始。

小十住家隔壁是糖食铺,每天面对的,是花花绿绿糖果纸包装的糖果,那种甜蜜滋润的诱惑在饥寒交迫的年代是致命的。小十的父亲常年在外做泥工,因嗜赌,寄回家养家糊口的钱少之又少,常常见他母亲拾破烂和菜帮子,他母亲是个倔强而性情较粗暴的人,小十正值年少又是吃长饭的人,常因吃不饱流露不满而让母亲训斥,甚至有时还挨打,长此以往,让小十产生了逆反心理而产生了铤而走险的念头。

是七月一个酷热的中午,街上几无行人,糖食铺的店员也处于昏昏欲睡中,小十麻起胆子轻手轻脚走近糖食铺的柜台边,趁店员不注意,迅速地揭开盛糖的玻璃罐的盖子,抓起一把糖而离去,速度之快,仅是一眨眼功夫。

我不知道第一次得手之后的小十的心情,是得意畅快还是悔意由生?反正这事之后,小十又去如法炮制,终于再去行窃时,被人逮了个正着。店家要小十的母亲赔钱并希望严加管教,小十的母亲气得来咆哮跺脚,把小十打得来鬼哭狼嚎。一个月后,小十伤愈。伤心至极的小十,学校不去了,书也不念了。是在一个依旧酷热的中午,趁母亲不备,离家出走。

儿子出走,做母亲的,自是伤心不已。吃什么?住哪里?风吹雨淋日晒,饥饿冷暖疾病,只有做母亲的深知。那种备尝艰辛和痛苦,只有做母亲的能理解。最最关键的是,他会跟哪些人在一起,如果跟上了坏人,那将会是一种什么结果?

无论母亲怎样期盼儿子的回归,无论母亲伤心到什么程度,离去的儿子终未见身影。三个月后,当地派出所来人通知,说小十因多次盗窃,被抓进了管教所,让家长去探望。也就是说,此时的小十,已经变坏了,成了惯偷和强盗。这是他母亲和街坊邻居最不愿看到的结果。

这次事件后,他母亲常常闭门不出。时间一久,小十的身影和小十的故事,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和心灵。

但是,三年后,小十的事再起波澜。大约是一个秋天的下午,已经长得颇为壮实彪悍的小十穿金戴银地突然出现在他家门口,他母亲见之,差点认不出来。毕竟母子团聚,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当夜,小十匆匆离开家又去了远方。走之前,小十和他母亲都说了些什么,我们无从得知,听人说,小十给他母亲留下了一大笔钱什么的,让他母亲好好养老。

第二天一早,当地公安机关又来人询问他的母亲小十的去向,结果仍然是不得而知。

多年以后,人们得知,小十及其同伙因贩卖毒品,在云南被公安部门抓获,后被处以极刑。随后小十母亲家迁离新街子,不知去向。这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后期至八十年代中期之间所发生的事情。

 

                              2015、28午后  伴月居

 

 

 

作者:杨雪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