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清明上河图

时间:2015-04-14 10:18:04 点击:

  核心提示:(文/肖涌)读初中学历史的时候,知道了《清明上河图》,记住了张择端这个名字。张择端,因为他画的《清明上河图》而名垂青史。但有关他的身世,史上有据可查的只有现存于故宫的《清明上河图》“石渠宝笈三编本”后...

(文/肖涌)

 

读初中学历史的时候,知道了《清明上河图》,记住了张择端这个名字。

张择端,因为他画的《清明上河图》而名垂青史。但有关他的身世,史上有据可查的只有现存于故宫的《清明上河图》“石渠宝笈三编本”后面的题跋者,金国人张著留下的71个字:“翰林张择端,字正道,东武人也。幼读书,游学于京师,后习绘事。本工其界画,尤嗜于舟车、市桥郭径,别成家数也。按向氏《评论图画记》云:“《西湖争标图》、《清明上河图》选入神品,藏者宜宝之。”

一幅《清明上河图》,是一幅绘画巨作,一种文化的积淀,更是一幅时代风俗的写实、一段真实历史的再现。

远去的大宋,有过金戈铁马的边塞风烟、热血澎湃的爱国激情,也诞生过宋词这样的文化瑰宝,人们却难以想像它的繁华盛景,它的璀灿夺目,但是因为张择端,因为《清明上河图》,我们知道大宋也曾辉煌过,也曾浸淫过车马熙熙物流繁忙的商业气息,也有让人感叹的民俗风情。

2.52米宽、5.25米长,绢本设色的《清明上河图》,以散点透视构图法,生动形象的笔墨描绘了十二世纪北宋汴京清明时节的繁荣景象和自然风光。在5米多长的巨幅画卷中,张择端共刻画了各色的人物1695个,牛、驴、骡等牲畜73匹,大小船只29艘,马车、牛车20多辆,所绘制城楼、商铺、桥梁生动逼真,风俗民情奇异多端,令人叹为观止。

远来的骆驼商队、错落的农家小院、接亲娶妻的热闹场面、渐行渐远的商业船队,还有赶集的、买笑的、坐轿的、摆摊的,应有尽有,热闹非凡。

整个画面繁而不乱、长而不冗,设计精细紧湊,组织有条不紊,大到奔腾不息的河流、穿越虹桥的槽船、广阔无垠的原野、耸然矗立的城郭、林立街头的店铺、酒楼,小到船上的铆钉、商铺里的招贴、测字算命的先生、做车轮的木匠、卖桃花的挑担、骑马的官员,都被画家巧妙和谐地组织成统一整体,不显杂乱。用笔兼工带写、设色淡雅别致,各种人物、故事和细节穿插其中,却又观若行云流水一般自然、明快。

作为既是皇帝也是画家的宋幑宗,从他第一次欣赏《清明上河图》,就以他独到的艺术家眼光看到了《清明上河图》非凡的价值,也意识到《清明上河图》是对他执政时期太平盛世的歌功颂德,他情不自禁用自创的廋金体写下“清明上河图”,然后在《清明上河图》盖上他的双龙印。因为宋徽宗的抬爱,《清明上河图》身价倍增,也从此走上了一条极不平凡的道路。

问世800多年,《清明上河图》饱经苍桑,历尽劫难,帝王将相、文人墨客对它无比的亲睐和追捧,贪婪之徒垂涎于它的价值连城,市民百姓却只能想像和猜测它的皇家身价,使得它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变得波澜起伏、坎坷不平,也注定了要不断地辗转漂零。

1126年至1127年的靖康之变,宋徽宗、宋钦宗二帝被掳北方,整个民族遭受了奇耻大辱,而宋徽宗挚爱的《清明上河图》也不幸流落金人之手。如今我们还可从《清明上河图》上看到金人张著、张公略等人留下的题跋。作为入侵者和异族人,他们也毫不掩饰对《清明上河图》的喜爱与亲睐。

1260年元朝建立后,《清明上河图》被收入秘府,随后被宫中一个书画装裱匠以赝品偷换出宫,落入民间,其间《清明上河图》被多次倒卖,数移其手,历经元明两个朝代,在移手过程中有多人在画上题跋作评。甚至一度明代大贪严嵩、严世蕃父子也曾将此画占为己有,视为传家之宝,直至严嵩父子被朝廷查处,家产籍没,《清明上河图》才重新归入宫中。

1578年,《清明上河图》被历史上也是赫赫有名的明朝司礼太监冯保偷盗出宫,书法造诣和文化修养极高的冯保还在《清明上河图》上题跋,并自署官称“钦差总督东厂官校办事兼掌御用司礼太监”之后,以重金转售他人。

1644年大清入关之后,《清明上河图》在流落民间多年之后,被清廷做过翰林编修、陕西巡抚、湖广总督的毕沅收藏。正是这个毕沅,在他出任陕西巡抚期间,曾为西安碑林的修缮和保护立下了汗马功劳。1799年,毕沅死后第二年,因和坤一案牵连,他的家产被朝廷籍没,《清明上河图》遂被收归清宫。

1945年抗战结束时,被满清最后一个皇帝溥仪席卷至伪满州的《清明上河图》,被人从伪满州皇宫内偷出,后在途中被人民解放军截获,收归人民政府,现存于北京故宫。

一幅《清明上河图》,一段极不平凡的历史,演绎了许多曲折离奇的故事

因为它的身份,它的价值,它的珍贵,导致了《清明上河图》的命运多舛。在《清明上河图》上,曾留下不少曾经拥有它,最终又失去了它,甚至因为《清明上河图》连自己的性命也丢掉了的人的题跋和评价,从这些题跋和评价中,我们可以从中寻找到《清明上河图》800多年来极不平常的命运轨迹。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当年的汴京如今的开封,商业的气息变得更加的浓厚,《清明上河图》被制作成大大小小的复制品沿街出售。在开封,当我看到商家与客人为了一幅《清明上河图》复制品在那里讨价还价时,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我不知道这是进步还是退步,只是当我看到《清明上河图》正在被金钱肢解和亵渎,成为商业化运作的奴隶时,心里充满着一种莫名的悲哀。我想如果张择端老先生睁开眼睛看到了眼前这一幕,一定会啼笑皆非,百思不得其解。

倒是姐夫送给我儿子的一幅用树皮刻画的《清明上河图》让我为之耳目一新。在那被专门加工制成长方形的树皮上,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被人用刻刀一刀一刀精致地刻制下来,很美,很有神韵,也很新颖。这是解放军艺术学院版画系毕业的姐夫一个朋友刻制的,别具一格。我想,也许这才是对《清明上河图》最新最好的诠释。

耳旁突然响起了李玉刚唱的那首带有古典韵味的《清明上河图》, “绫罗飘起遮住日落西奏一回断肠的古曲抬起画面如此的美丽孰不知是谁的墨笔淡淡胭脂遮住了思绪小酌几杯却醉意多少能人将相书画三千里上河图雕琢的意义‥‥‥

歌声婉转动听,让我再一次沉浸于张择端所画的那早已消逝岁月的历史氛围中。

 

作者:肖涌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