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小雨中的回忆/泸州·杨江海

时间:2015/7/6 15:44:52 点击:

  核心提示:五月的天,最是多情的雨,幽幽咽咽地洒满了整个天空。隔着朦胧的窗望去,数不清的雨丝像天在哭泣,冷浸人心,勾起了我不愿回想的那段记忆。 两年前,同是这样的雨天,街上的行人都撑起了大大小小的伞,密集的雨点儿打在伞上响个不停。正好是一个亲戚的喜宴,帳篷下坐满了来自各个地方的人。雨点伴着鞭炮的声响越下越欢,下...

 

 

五月的天,最是多情的雨,幽幽咽咽地洒满了整个天空。隔着朦胧的窗望去,数不清的雨丝像天在哭泣,冷浸人心,勾起了我不愿回想的那段记忆。

两年前,同是这样的雨天,街上的行人都撑起了大大小小的伞,密集的雨点儿打在伞上响个不停。正好是一个亲戚的喜宴,帳篷下坐满了来自各个地方的人。雨点伴着鞭炮的声响越下越欢,下的模糊了眼,阻隔了视线。

刚进门不久,就听见那些长辈们摆龙门阵,说是现在的小孩都不像他们那时候了,小小年纪就开始学坏了。刚巧,这天的小孩儿很多,于是,我决定要多多留意,以免碰到些不必要的麻烦。

没想到,没过多久,我就为自己的决定暗暗得意。因为我开始留意起了那个窜进窜出、虎头虎脑的小男孩儿,直觉告诉我,这儿会发生什么故事。小男孩儿大约十三、四岁的样子,面黄肌瘦,营养不良。从他东张西望、焦躁不安的的眼神中,我毫不犹豫地断定他是一个准备做点什么的不安好心的坏孩子。于是我成了一个不知名的侦探,决定等他行动时,再抓个现行,人赃俱获。当我紧紧盯着他不大不小的眼睛的时侯,他的躲躲闪闪似乎更加印证了我的判断,于是我继续留心他的一举一动。雨一直在下,甚至刮起了冷风。那个小男孩正焦急的跺着脚,快速瞥了墙角的那一边,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拿起挂在侧门的伞,迅即离开了屋。正当他满心欢喜的时候,我从侧面一把拽住他的手,更强行夺走了伞,没有丝毫给他说话的机会,也无视他脸上的惊愕和眼中的恳求。在我看来,对于一个小偷这样,已经仁至义尽了,更何况还是这样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儿。如若不给他点教训,不就相当于亲手培养了一个贼吗?

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小男孩的眼里没有一点儿眼泪,他只是眷念地不甘心地望了望我手中的伞,低过头朝着墙角那边跑了。我开始怀疑,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毕竟只是个孩子。不过一想到以前那些劣迹斑斑的小偷、扒手,心里便很快否绝了这样的想法。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一次是我错了,错的不是动机,错的是愚蠢和狭隘。对方毕竟只是个孩子,况且这其中还有一个如今仍然不能释怀的原因。

那愈渐愈小的雨中,蹒跚的身影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雨中还是那个小男孩儿,只是脱了外衣盖在了他的背上。背上是一个年约四、五的小女孩儿,小女孩儿软软的趴在他的背上,蜷缩成了一团,薄薄的外衣,已经开始被雨水一点儿一点儿地侵蚀。不知为啥,眼睛酸酸的,突然便有了跑上前去给他道歉的冲动,并把我的伞让给他,只是我那可怜卑微的面子和怯懦的脾气使我挣扎了许久后,才慢慢的像蚂蚁一样跑过去。遗憾的是,藏在心里的那句道歉的话终究还是没有到他耳旁,一辆拉货的货车把我所有的机会都带走了,随着一路漂泊,带到今天也没带回原点,只是给我留下了一大堆的忏悔和问号。庆幸的是他眼里的感激和微笑让我多多少少有些安慰,否则难以原谅我自己。

现在想来,终究还是太年轻了,如果当时少一点儿冲动,多一点儿沉着和思考,少一点儿急躁,多一点儿询问,多一点儿宽容和帮助,是不是就不用这么愧疚,不用这样小心翼翼。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我应该感谢那个不知名的小男孩儿,感谢他给了我一个看清他不是扒手的机会,也是看清自己的机会。

 

 

作者:杨江海 录入:青山在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江晓英;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lzzjwbjb@163.com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