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纪实.报告文学 >> 内容

远征军老兵和妻子半个多世纪的相守/泸州.罗德会

时间:2016-08-20 18:17:01 点击:

  核心提示:泸州远征军老兵余志友英雄柔情:执子之手,相伴半个多世纪的爱恋他年轻时告别父母妻儿,背井离乡,辗转缅甸、印度,经历与日军交战、穿越野人山等一系列保家卫国战争,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浴血奋战。1945年8月,他奉命负责芷江受降仪式的警戒任务,亲眼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向中国投降,见证了抗战胜利最荣耀的时刻。然而,...

泸州远征军老兵余志友英雄柔情:

执子之手,相伴半个多世纪的爱恋

 

 

他年轻时告别父母妻儿,背井离乡,辗转缅甸、印度,经历与日军交战、穿越野人山等一系列保家卫国战争,在战场上出生入死,浴血奋战。19458月,他奉命负责芷江受降仪式的警戒任务,亲眼目睹了日本侵略者向中国投降,见证了抗战胜利最荣耀的时刻。

然而,九死一生的他还是不能回到日思夜想的故乡过安稳日子。因为不久,内战又起,战火再燃。1947年,他加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1951年,他回到家乡与妻儿团聚。

时代变迁,人生沉浮。在漫长的半个多世纪里,他和妻子经历了战争和饥荒、欢乐和苦难,始终彼此关爱、相依相伴,最终牵手走进金婚。在这个爱情的速食时代,还有什么比用一辈子的相濡以沫来诠释“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更令人感动呢?

 


 余老夫妇合影


讲述人:余志友,男,97

    王忠诚,女,88

采  写:罗德会

图  片:牛大侠

 


(图据网络)


    每年的9月3日,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中国军民在长达8年的抗日战争中,用巨大的牺牲赢得了最后的胜利。本文主人公余老泸州市合江县实录镇参加过抗日战争的幸存远征军老兵。近日,本刊记者赶赴合江专访余老夫妇,根据他们的讲述整理并刊登此文,以纪念这个特别的日子敬祝老健康长寿!

 


余老保存的复员军人证明书


国难当头  妻子送郎上战场

 

八年抗战,四川征兵350多万人奔赴抗日前线打击日寇。其中,无数泸州籍的川军血洒疆场、埋骨异乡。1951年,余志友从部队复员回到生养他的家乡泸州市合江县实录乡(现为实录镇)觉悟村,一大家人相拥着喜极而泣。妻子说:“我们以为你死在战场上了……回家就好,回来太好了!”

余志友说:“我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能活着回家。”古人云:大难不死有后福。事隔64年后的20158月,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活动即将举行前夕,抗战老兵余志友领到政府一次性生活补助金5000元,让老人倍感欣慰和自豪的同时,回忆起在战争中牺牲的战友,他仍心痛不已:“日本人太残暴了,他们当年杀我同胞,占我国土。我的战友一个个英勇献身,他们没能回到家乡和亲人团聚,没有看到祖国今天的强大……”

19199月,余志友出生于合江县实录镇一户农家,父亲帮人屠宰贴补家用。在弟兄四人中,余志友排行老幺,读过两年私塾。1938年春天的一天夜里,在恐惧和不安中,余志友被抓壮丁的人用绳子反绑带走,“我的两个哥哥有病,抓壮丁的不要。”

采访中,余志友的老伴王忠诚对记者说,“他两次被抓壮丁的逮住,一次是晚上,一次是白天。抓去的壮丁被绑成一串串的……”

当时,灾荒战乱,民不聊生,国军逃兵很多。面黄肌瘦的余志友因全身浮肿侥幸逃跑了两次,第二次沿途乞讨回到了家乡。在父母的悉心照料下,不久,余志友的身体恢复了健康,并通过“父母之命”,与大自己1岁的女孩王德珍结婚了。

小夫妻的日子过得不安稳,余家再次被派壮丁。这一次,余志友为免哥哥们受苦,父母为难,他主动请缨参军入伍。临行前,母亲叮嘱儿子:“要听长官的话,打完仗就回家。”已怀孕的妻子含泪说:“常写信回家,我等你回来!”

万恶的日本侵略者给中国人民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为了国家民族的未来,千万中国人民前赴后继浴血奋战母亲送儿打日寇妻子送郎上战场

余志友踏上了从军路。



 接受采访时,余老说:“战争最苦!”


翻越野人山  远征军家书难寄

 

余志友从纳溪的双河场出发,坐汽车去了云南的昆明。当时大部分士兵不识字,余志友既识字,又体检合格,他被安排从昆明坐飞机去了印度的汀江机场,下飞机后又坐了七天七夜的汽车、轮船经印度新德里抵兰姆加盟军训练基地。余志友到通讯班学习通信设备,无线电联络,三个月后,分到新62254团当通讯兵。一个连一个通讯班,配有两个翻译官。

训练期间余志友还练就了丛林生存和丛林战斗的过硬本领,学习了迫击炮的构造、保养、使用等,所在连队配备的迫击炮,是重迫击炮,以掩护步兵前进,减少士兵伤亡,配合当时在印度的新一军、新六军作战。

余志友随部队先后在印度、缅甸转战。194310余志友所在的迫击炮团随新一军向缅甸进发进入绵延数百里的野人山原始森林,这条路恰好是19425月,中国远征军兵败缅甸的撤退之路。前车之鉴,这次是有备而来,每个士兵都发了预防蚂蝗的药,身上涂满防蚊药,还有一把独特的开山刀。

七八个士兵在前面用大刀砍树折枝扯藤开路。日军有丛林战术经验,他们伪装后隐藏到大树上,等远征军侦察兵或先头小部队经过后,见大部队才开火,分段攻击。

一面是日军的狡猾狰狞,一面是野人山恶劣的环境。只见树林里山坡上水洼,到处都能看见一具具遇难者的骸骨这些不幸的死者经过漫长的雨季,变成一堆堆支离破碎的白骨。同胞惨死异域的场景,一次次唤醒余志友对那场大失败的惨痛记忆,“中国远征军几万人进野人山,千难万险走出原始森林的,只剩下几千人……我们要用日寇的血,祭奠死在异国他乡的弟兄们。

余志友在野人山还看见像野人一样的掸族人,“他们人数不多,没穿衣服,浑身长着毛,不是猴子

部队粮药两缺,余志友和战友们靠吃树皮、草根、芭蕉叶等维持生命。后来,盟军飞机在野人山上空盘旋,机智的士兵们砍倒一片树林,随即,盟军空投了大米、肉、罐头、炮弹、子弹、药品等军需品。

在缅甸反攻战役中,余志友参加了拉加苏战役、密支那战役等血战,奋战期间,家书难寄。妻子在家望眼欲穿,却只能把满腹相思和担忧深藏心里,每天下田种地做家务,养育儿子,侍奉公婆。



 (图据网络)


抗战胜利  妻子在家盼夫归

 

194310月至19453中国驻印军从印度反攻缅甸,中国远征军取得缅甸战场的最后胜利,痛雪第一次远征军兵败缅甸的耻辱。

余志友随部队凯旋回国后,在云南曲靖休整,随后奉命开往湖南的芷江,暂编50师,参加了著名的芷江保卫战。

芷江保卫战即湘西会战又称雪峰山战役。中日参战总兵力28万余人,战线长达200余公里双方投入精锐部队以强碰强,激烈厮杀2个月,以10万日军兵败如山倒的惨败结束战斗

收复芷江机场时,余志友看见到处都是日本鬼子断手缺腿的尸体。经过大雨的浇淋和烈日的暴晒,日军的死尸已发黑、恶臭,周身布满绿苍蝇

1945815日,穷途末路的日本竖起了降旗,宣布无条件投降。“烽火八年起卢沟,受降一日落芷江”。821日下午,举世瞩目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受降仪式在湖南芷江举行,日本投降使节今井武夫一行乘机到达芷江,下飞机后,他们坐上插有白旗的吉普车绕飞机场一周,个个耷拉着脑袋,低下了罪恶的头。余志友奉命负责芷江受降仪式的警戒任务,他亲眼目睹见证了日军投过程

中国军民在尸山血海中站起来了!日本鬼子鞠躬谢罪后,余志友所在部队奉开往南京、上海,收缴日本军队的武器弹药和物资,以及检查遣返日本军人和家属回国。

上海接收,余志友所在部队又往东北接收武器弹药。到达东北,内战爆发了魂牵梦萦的故乡,一往情深的爱人,仍在远方——余志友回家的路再次变得漫长。

由来征战地,不见有人还。余志友参军后音讯全无,日本投降后,他的妻子仍没有盼到丈夫归家的身影,以为他在炮火纷飞的拼死搏杀中,惨死了。



(图据网络)

 

英雄柔情  九死一生把家还

 

1947年,余志友所在的国民党部队全营官兵在吉林桦甸投诚到了共产党的部队,参加了解放东北的战役东北解放后,部队又从东北、湖北、湖南、广西一直打到南宁,解放战争结束。195012月,余志友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34师等部队参加了十万大山的剿匪战斗。胜利后,部队整编,有的战友被安排到地方任职,有的申请退伍回乡。

“打完仗就回家。”思念故乡的余志友牢记母亲的话,申请返乡。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19515余志友从部队复员回到生养他的家乡。妻子看着手脚无损的丈夫惊喜交集,“回家就好,回来太好了!”

余志友被组织安排到合江县凤鸣区公所工作,任区剿匪队队长。同年,余志友任觉悟乡武装部部长。1954年,余志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55年,余志友下派到该乡觉悟村任党支部书记。

夫妻团聚后,余志友的妻子又为他生了一个儿子。不幸的是,1957年,任劳任怨、勤劳善良的王德珍因急病,送到医院抢救无效去世。余志友痛哭一场,安葬了妻子,独自抚养两个儿子长大,并送他们去当兵,报效国家。

 


余老吃稀饭时,要放点白糖

幸福晚年  和老伴相濡以沫

 

    1960年,有热心人给余志友介绍了在公社煮饭的同乡王忠诚。当年,余志友两次被抓壮丁的人带走的情景,王忠诚仍记忆犹新。他俩虽然是“媒妁之言”,但他们自己也情愿,第二年,两人喜结连理。王忠诚和余志友婚后,生育了一儿一女。

    有贤惠的妻子做庄稼、操持家务、哺育儿女,余志友工作更加积极主动,先后任合江县觉悟乡党委副书记、凤鸣区农机站站长,直到1978年,在合江县农机局退休。

不知不觉,余老夫妇已共同走过了55个春秋。两人年轻时偶有争吵,但很快和好如初,他们之间更多的是携手相依,互相照顾。

问及长寿之道,两老笑着说,他们不挑食,粗茶淡饭过日子。余老不抽烟不喝酒,要喝茶,喜欢吃回锅肉,白糖稀饭。

20158月,余志友领到政府一次性生活补助金5000元、合江县农机局慰问金2000元。除此之外,逢年过节,农机局领导都会送来礼物,以及社会各界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的看望,让余志友倍感欣慰和满足。

目前,余志友的退休工资有3100元。余老夫妇有四个子女,已儿孙满堂,两老跟小儿子一家租住在合江县城,生活能够自理。

 


 余老夫妇合影


采访后记

“战争最苦!”

 

沧桑刻在老人的脸庞。余老腿脚不便,有胃病,老伴王忠诚的耳朵听力差。采访时,王忠诚扶着余老从卧室到客厅,余老替王忠诚回答记者的提问,夫妇俩取长补短,情深意长。

记者问余老夫妇最苦的是什么,余老回答:“战争给人类带来太多的不幸和灾难,日本鬼子残暴,战争最苦!但若有侵略者来犯,我还会拿枪去抗战……”

枪林弹雨中走过的余老是战争的幸存者,他的经历告诉我们:勿忘国耻

 

 

余老贤惠的老伴


雪尚的话

历史不会忘记英雄!

 

70多年前,在民族生死存亡的关头,余志友和无数中国军民一起用鲜血抵御外辱,谱写了一曲荡气回肠的抗日赞歌。

余老夫妇在浩淼的时间长河中,感情历久弥坚。当硝烟远去,岁月幻化风霜雨露,无论是健康疾病、顺境逆境,余老夫妇永远相爱相敬。走过金婚,英雄老矣,美人迟暮,但夕阳无限好,有老伴照顾,比什么都好。

余老身经百战抗战经历,令人肃然起敬;两位老人跨越半个多世纪的相依相伴,为我们谱写了一首“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风雨情歌。

历史不会忘记英雄!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希望我们珍惜现在,牢记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坚决抵制日货,不去日本旅游。

作者:罗德会 录入:罗德会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