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皓 月 当 空/泸州.税远才

时间:2016-08-20 18:26:41 点击:

  核心提示:皓 月 当 空皓月当空,他走在回家的路上,刚修好不久的公路,水泥铺就的,四米多宽。半条路不够走,左一撇脚,右一撇脚,有一下险些撞上了石壁,有一下眼看着就翻下了山坡,最终他还是用力往公路方向倾了过来,化...

 

 

                                      

皓月当空,他走在回家的路上,刚修好不久的公路,水泥铺就的,四米多宽。半条路不够走,左一撇脚,右一撇脚,有一下险些撞上了石壁,有一下眼看着就翻下了山坡,最终他还是用力往公路方向倾了过来,化险为夷。

哼,要老子就这样栽倒下去死,不可能,老子还要喝,喝,喝,喝,老子没醉,要醉也是他们先,我怎可能先?我不是把路走得好好的么,活鲜鲜的,走走走走走啊走,走到九月九,哼,又他妈酒,酒,酒,安逸,干,干,不醉不归,醉了要归是龟儿子。我没醉,我归我就是你老子。归,龟,归,龟,他妈一个音,不醉不龟,没醉就不是龟儿子,我没醉,没醉,没醉就是你老子!哼,看你们那几个熊样儿,没沾几滴就跩斤搭斗(摔跟头),现场直播(当场就呕吐),有种给老子再来半斤试试,看谁更有种。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呀走,莫回呀头。老子就大胆地往前走,往前呀走,莫回呀头。要到了,要到了,你看我还找得到路回家嘛。那个老娘们就经常骂我,骂了老子几十年,说老子找不到路回家。其实我次次都找得到路,有那么一两回找不到路,其实是跟那老娘们赌气呢,我不想回家见那老脸,拖得马样儿,谁喜欢马脸?谁想见马脸气冲冲的那副德性?可现在那马脸是想见也见不到了,见也只是在梦里偶尔见一次了,见了没了争吵,好像只淡淡地说,你就不能少喝点儿,就少喝那么一点点儿,行不行?行行行,我今天就少喝了嘛。你到底是去了,你到底是管不着我了。现在轮着那小娘们来管我了,那种管不是你以前的那种管,那种管是在心里头藏着掖着,三天五天,十天半月都见不着太阳的管。阴沉沉的,像老子喝了一点酒就欠了她几辈子的债。你管老子,你算老几?你算那皮莴笋菜?老娘们啊,你管我是为我好,那小娘们管我是为我好么?她一天到黑巴不得我死球了好,醉死在那个旮旯头,永远回不来了好。那小子也懒得管,当一个村长,一天到黑做起忙得不得了样儿,很拿自己是个人,在自己妻子面前,就他妈个熊。

砰砰砰,开门。哼,弄球早就关门了?砰砰砰,开门,龟儿子,你也没在屋头啊?老子要喝水,老子口渴得很。嗝,老子要吐,要吐了,要吐在这大门口了,看你两个哪个来收拾?砰砰砰,硬是不给老子开门嗦,老子今天就是砸,也要把门砸开。

屋檐下,他捡起了半截砖头,歪歪倒倒向大门口走去。他举起半截砖头,他就要往大门上砸去……

 

皓月当空,她早早地就把门关上了。老不死的酒鬼没回来,不晓得又到哪里去烂酒。村干部也没回,不晓得又去钻哪个娘们的窝。一个家,就没一个理事的种。老娘们啊,你在世时我经常与你倔,你走了我才方知有你的好。你看,这你喂了多年的老母猪又到出猪仔的时候了,也没个人搭把手。想当年,我见你拿着火钳,蹲在母猪屁股后头,一火钳一火钳帮母猪把猪仔往外夹。母猪不但不生你的气,好像还回过头来望了望你,眼里有说不出的感激。哎呀,想当年那些脏水,溅了你一头一脸,现在轮到我了。对,对,轮到我了,我也得拿上一把火钳,我也得用火钳帮母猪生猪仔,就像当年你那样。

砰砰砰,我听到了,可这母猪好像就只剩一个崽儿没生了,就等我把最后一个猪仔夹了吧。不晓得是哪个回来了,听声音好像是老酒鬼,又不晓得去哪里跟哪些人喝醉了。三天两头醉,醉了回家不干活儿不说,还乱骂人。你再是老爷子你也得注意分寸啥,你老,你老得也该有个老人的人样儿啥。

砰砰砰。听到了,就快夹出来了。你看我一身秽物,老娘们,你看我和你当年是不是一个模样,这一头一脸,这手,这火钳,全是血。哎,这真不是人干的活儿。

砰砰砰。听到了,来了,来了。这火钳,等开了门,就拿到屋外池子里去洗。

她一手开门,一手拿着火钳……

 

噫,怎有一截砖头在眼前晃?我就给你迟开了一哈哈(会儿)门,你就要用砖头来砸我啊?!

噫,怎有一把火钳在眼前晃?我就喝了一点小酒,你迟迟不开门不说,你还敢用火钳来打老子啊?!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砖头砸了下来。火钳抽了过去。

嗝,他的酒顺着火气也一起冲了上来,一大半吐在了她身上,一小半哽噎在喉咙里。

你,你,你,好你个老酒鬼,你还嫌我身上不够脏?!她用开门的那只手,用力卡住他的颈脖。我看你还吐不吐,我看你还能不能吐?!

出不了气了,出不了气了,哎呀,小子,快来劝劝你媳妇儿呀!哎呀,老娘们,你显显灵,你快告诉这疯婆娘我出不了气了啊!难不成我今天就得葬送在这疯婆娘手里呀,没有醉死,没有摔死,没有淹死,而今却要被活活掐死啊?!

他软软地蹲了下去。他没有了吐出嘴里秽物的力气。她终于放开了手。她去门前的池边洗那把沾满秽物的火钳。

皓月当空,她等着村干部从那条路上走回来……

 

                             

                                              2016/8/2

叠……

作者:税远才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