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灵猫/0摄氏度

时间:2016-09-02 17:29:16 点击:

  核心提示:暮春晚黄昏,我和姨还徘徊在田间野草的葱茏中,晚风一过,给人莫名的哀伤,浓郁得久久不曾散去。坟冢,十年前,姨的母亲葬在了这里,坟上的野花草疯长,吸了精华般让人惊愕震撼。“姨,十五奶奶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不是吗?”沉默………“看到旁边的小冢了吗,那是一只猫的。”“猫!?”那是一个遥远的故事。陈沱村,十...
   暮春晚黄昏,我和姨还徘徊在田间野草的葱茏中,晚风一过,给人莫名的哀伤,浓郁得久久不曾散去。
    坟冢,十年前,姨的母亲葬在了这里,坟上的野花草疯长,吸了精华般让人惊愕震撼。
    “姨,十五奶奶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不是吗?”
    沉默………
    “看到旁边的小冢了吗,那是一只猫的。”
    “猫!?”

    那是一个遥远的故事。
    陈沱村,十五爷,在小女儿出生那年年底离奇死去,关于十五爷的死流言种种,却至今是个谜。留下十五奶奶和四个孩子相依为命。十五奶奶过得苦,含辛茹苦将孩子们拉扯大,目送着他们一个个走出了陈沱村,目送着他们一个个去往城市。小女儿一走,就只剩下十五奶奶一人守着和十五爷共同搭建起来的老房子,守着孩子们的根基。
    寂寞。没有其他词更能概括十五奶奶的心情。
    秋雨夜,屋外淅淅沥沥个不停,十五奶奶在木床上辗转难眠,环子下班了没?二娃子没淋着雨吧?小三呢,这孩子最不会照顾自己了,可别着凉了。哎,小润还好吧,学校里听先生话了吗?
    喵呜————
    一阵猫叫打断了十五奶奶的思绪,谁家的猫呢?
    喵呜————
    喵呜————
    异样的凄凉,异样的委屈,异样的楚楚可怜。十五奶奶蹒跚着,推门见着一只黑猫,黑到淹没在黑夜里,黑到只有两只猫眼散发着幽绿的惆怅,十五奶奶没有犹豫,抱起黑猫往里屋走去。
    从此,黑猫成了陈口村十五奶奶唯一的依靠,黑猫成了十五奶奶的心肝,是十五奶奶口头的幺乖儿(长辈对晚辈的爱称)。
    幺乖儿,你来。黑猫从数里外的田坎疯了似的奔到十五奶奶身旁。
    幺乖儿,你来。黑猫小心翼翼地跳进盆里,安静地等待着十五奶奶为它洗去尘世繁杂。
    幺乖儿,你来。黑猫一跃,钻进十五奶奶的怀里。
    幺乖儿,你来。黑猫一个助跑,准确无误地跳进十五奶奶的被窝里。
    幺乖儿,你睡觉太吵了,还打呼噜,去,到堂屋沙发上睡去。黑猫没有犹豫,从被窝里起来,轻盈地跳下床,径直向堂屋走去,背影消失在了黑暗中。
    从此,十五奶奶睡里屋,黑猫睡堂屋。从此,十五奶奶每天给黑猫盖被子,黑猫每天等到十五奶奶盖上被子后才肯睡去。从此,黑猫成了十五奶奶唯一的倾诉对象,黑猫成了十五奶奶忠实的听众。

    意外,也不算是意外。年逾古稀的十五奶奶旧病复发,被小女儿接到县城治疗,一去就是三年。临走前,十五奶奶在儿女们不解的目光中对着黑猫叮嘱良久,良久。黑猫就这样安静地听着,分明眼里噙满了泪水,脉脉含情。
    十五奶奶走了,住进了她并不熟识的高楼,吃着她并不喜欢的城市饭菜,听着她并不接受的车马喧嚣。黑猫被送到了乡里邻居家,黑猫顿顿吃着邻居家剩饭菜,少了十五奶奶的爱抚,黑猫的眼里少了往日的灵动,不似从前活泼。每晚,不论如何,黑猫总会跑回十五奶奶家,自己乖乖钻进堂屋的沙发,安静睡去,一如从前。
    三年,十五奶奶仍然没有熟悉城市,黑猫始终守着十五奶奶的屋。三年回来,某日,黑猫疯了似的跑向陈沱村口,一刻也没有停歇,直到跑到村口那棵看过几代人成长的大树下,就在那里,等了整整一天,不吃不喝,任邻居怎么唤黑猫都不理,这是黑猫第一次任性。
    黄昏近,残月现。远处的一团黑点从远方地平线靠近,靠近那棵老树,靠近黑猫,黑猫一个激灵,飞速向一个人影跑去,那人正是养病归来的十五奶奶,儿女们送母亲回到怎么也割舍不掉的老家,黑猫就一个劲儿地往十五奶奶怀里钻,往她胳肢窝下蹭,亲昵地用小小的舌头舔着十五奶奶粗糙的手背,那一刻,黑猫的眼里瞬间充满了昔日的灵动。
    “幺乖儿…………”
    “喵呜————”

    恢复了从前的生活,幺乖儿会在十五奶奶的爱抚下安静睡去,会听她讲着从前不曾知道的事,那时还有十五爷,那是十五奶奶还是个大姑娘……

    两年后,儿女们再次回到了阔别已久的故乡,城里人就是不一样,啧啧。十五奶奶逝世,丧礼异常的盛大,好像这样就可以弥补儿女们对十五奶奶欠下的陪伴,招来同乡人的羡慕嫉妒恨。
    出殡那天凌晨,格外凉,用给人不祥的预感,陈沱村口老树的叶子在一夜之间落光了,凋谢了无数年轻的生命。小润跟在哥嫂的身后,流尽了最后一滴眼泪,在最后一闪泪光中,一个黑影掠过,“幺乖儿!”小润记得母亲这样唤着。幺乖儿,没有理会小润,径直冲向老树,越来越快,越来越坚决,就像是在追赶着什么,又像是被什么追赶着。
    “砰——”幺乖儿死了,撞死在老树下。
    真晦气。二哥啐了一口。
    二哥,把幺乖儿也葬了吧,就在妈的坟旁。小润求道。
    陈小润,你疯了。
    是的,陈小润的确是疯了,她硬是为幺乖儿埋了一个坟,就在十五奶奶冢旁,因为她知道,只有幺乖儿在这里,母亲的灵魂才会宁静,母亲才得以安息,只有幺乖儿陪伴,母亲才不会孤独。
 
    说到这里,润姨已泣不成声了。
    十年了,也只有幺乖儿一直在这里,陪伴着十五奶奶孤独的魂灵。
    我静静地也为幺乖儿点上了一炷香。
     喵呜——

作者:0摄氏度 录入:0摄氏度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