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竹林深处/泸州.李炎

时间:2016-09-09 10:44:14 点击:

  核心提示:小说竹林深处李炎仲秋,细雨朦朦。大竹沟的大竹林里泛着大竹笋的清香;一串串马奶子,一树树红籽儿带着露珠,玲珑乖巧,水浸浸,红艳艳,迷人心醉。桂仙嘴里哼着小调,眼睛四下收索,手里麻利地旋转着一枝竹笋,三转两转,脱去毛壳,雪白的竹笋便装进了背篓。大竹笋是山中的上等山珍。大竹沟里的大竹笋每年要为大竹寨的山民...

竹林深处

李炎

 

仲秋,细雨朦朦。大竹沟的大竹林里泛着大竹笋的清香;一串串马奶子,一树树红籽儿带着露珠,玲珑乖巧,水浸浸,红艳艳,迷人心醉。

桂仙嘴里哼着小调,眼睛四下收索,手里麻利地旋转着一枝竹笋,三转两转,脱去毛壳,雪白的竹笋便装进了背篓。

大竹笋是山中的上等山珍。大竹沟里的大竹笋每年要为大竹寨的山民带来数以万计的票。眼下正是山区粮食与大竹笋的收获季节。男人都去田里忙着收庄稼,竹笋的收集便自然落在女人们的头上了。自从山林责任承包制后,先前那呼朋唤友结伴而行的采笋方式便宣告过去;各家的竹林各家采。采笋人便只好各自单独自己采了,似乎就没有一个伴了。

背篓的重量在增加,天色渐渐阴沉下来;桂仙抬腕看了看手表,自言自语地道:“才饷午时分,怎么就做出黄昏的模样儿来了?莫非天要下雨不成!”

秋季的雨,大多是绵绵细雨。山里人都不把它放在心上,顶多湿了外层衣。即使不下雨,这钻竹林的营生也是要湿润你的衣服的。但也有特别时,今天便是。大滴大滴的雨水透过竹林,打在桂仙的头上,越过头巾与浓密的头发层,令人感到冰凉与重量。桂仙急忙转身朝竹林外走去,糟糕,外边的雨,已经下成模糊一遍。远处看不清,近处的低洼地已经起一股股的流水。她一溜小跑,钻进竹林边一个熟悉的岩洞。放下背篓,解下头巾,拧干水,擦干脸上头上的水,坐在石上望着洞外的雨水发愣。

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脚步声传来,又一个采笋的女人淋得像个落汤鸡似闯了进来。桂仙先是一喜,以为有个伴了;待看清来人后,随即马下脸来。粉红的瓜子脸立刻扭曲,屁股一撅,朝岩洞的另一个方向坐着。

竹林内采笋被大雨所阻,突然多个伴,应该是使人高兴的事;何况来的这个人还是她桂仙的亲表姐;又是亲嫂嫂呢。然而桂仙却与她如十八扯里的笑句“黑旋风遇上程咬金”虽不斗武,却背对背地斗气。

表姐结婚,表妹理应送亲;谁知竟被婆家勾引来作了妯娌。也难怪桂仙,小伙子生得俊俏精悍。公公是乡里出名的企业家,经营着一家竹编工艺厂。一幢堂皇的小楼房,配着山水的小院子。打着灯笼也难觅的好婆家啊!

表姐表妹两妯娌;原是同校同级不同班的同学。“和睦相处一辈子!”是桂仙结婚时表姐兼嫂嫂的祝词。可有谁想到;公公的竹编工艺厂的传承人问题成了她俩势不两立的导火索。

竹编工艺厂太小,且经营起来非常艰难。作为公公的厂长,年龄已经超过七十多岁。便欲在两个儿子中选一个来经营它。若两个儿子一起经营,公公知道,小小的竹编工艺厂是经不起折腾的。公公深知其中的奥秘。再说,家里的田地,山林也需要人来呵护啊。于是两个儿子各自使出浑身解数,都欲将小小的竹编工艺厂据为己有。

山区的冬季,寒风怒吼,雪粒子打在窗玻璃上嚓嚓嚓地响。原来热闹的火炉房变冷清了。两对夫妻在各自的卧室里生了火,各人的孩子被严格地束缚在房中。

山区的冬季是一年中最清闲最舒适的日子,尤其是下雪天。要是在以往,合家人齐聚暖烘烘的火炉房,在明亮的窗玻璃下,看电视,纳鞋底,下棋,玩扑克。孩子们追逐嬉戏;天伦之乐,多么富有意思。但这一切在这个冬季都消失了。

桂仙懒洋洋地斜靠在床上想着心事。他男人的呼噜声让她烦燥不已。昨夜枕上,她与男人共同分析了获得竹编工艺厂的益处。厂子虽小,但毕竟年产值也在百万左右啊!指挥十几人,当老板的气度多么爽啊!于是他俩更加坚定了竞争的决心。可竞争的具体行动又是那么茫然。唯一的方法便是闹,怄气。他俩都清楚地知道,由谁来经营厂子,不过是父亲的一句话而已。

除夕夜的年宴上,公公喝了两杯酒,堆满皱纹的前额才舒展开来。他拿下嘴边的香烟,慢腾腾地吐出一缕白烟,眼睛凝视着袅袅上升的烟雾,口里呐呐道:“儿女多了,真不是好事啊!所以啊,国家要搞计划生育。”

哥哥为了引起年宴的欢乐气氛,便凑趣道:“当初爸爸若领取了独生子女证书,如今……”话没有说完,先裂开嘴要笑,却被邻座的爱人重重地拽了一肘。尖刻的弟弟马上接上话茬:“如果爸爸领取了独生子女光荣证,也只有大姐。你即使在妈妈的肚子里反对,也无可奈何。”说完,一仰脖,灌下一杯酒。

为了反击,嫂嫂道:“可惜马寅初没有在五十年代当上国家主席,如果当上了,现在肯定……

“肯定什么?肯定可以生两胎,是吗?那么,你的男人就稳稳当当地当上了厂长。”

仇越结越深,恨越蓄越厚……

 

秋雨与夏雨不同,下起来就没完没了。岩洞里的两妯娌,谁也不理谁。雨一直不停地下着,好像有意将两妯娌关在岩洞里一般。岩洞是那样狭窄,不得不靠近一点才能躲避斜飘进来的雨水。但他俩都将对方视着无物,又生怕碰着。桂仙心里哼道:“你厂长夫人有啥了不起?我偏不抬举你!”嫂嫂心里则在想:“妹子,何苦来着;若当初知道那个破厂子经营起来是那么艰难,那么不遂人意,谁愿意与你争?早甩给你了。”

雨终于变小了,变成先前的毛缝缝雨了。时间不早了,继续打笋已经不可能了。两妯娌都踏上回家的路。只是距离拉开了约摸几十米,桂仙在前,嫂嫂在后。

一条小溪横亘路上,两妯娌都傻了眼;两个多小时的大雨将小溪的水位抬高到无法逾越的地步。咋办?两颗心都在惊慌地寻思,两张脸都皱紧了眉头。虽说易涨易退山溪水;可退到能够过河至少两三个钟头啊!

“山上过夜!只能在山上过夜。”两颗心都拧成了疙瘩。事情的严重性让他俩淡忘了彼此的敌意;两双眼睛开始碰。两张嘴终于发出各自同样的声音:“咋办?”

篝火或闪或灭,篝火浓浓的柴烟弥漫着小小的岩洞;妯娌俩颤抖的身子紧紧地挨着,沉沉的夜空像要塌下来似的压得人透不过气来。俩妯娌谁也不愿多说一句话;谁也不愿在这困厄的时刻作任何解释。

仅有的生柴禾渐渐燃尽,秋夜的寒冷浓浓地袭来;两个颤抖的身子紧了。彼此利用对方的体温,彼此用自己的体温捂热对方。鲁滨逊漂流岛上的滋味,使两妯娌深深悟到,先前的那些纠纷是多么地可笑。人本该和睦相处,更何况两同学,两妯娌,两姊妹呢!

“呜……呜……呜……”狼,一个可怕的字眼令两妯娌抱得更紧。一向倔强的妹子结巴着说:“狼,我……我怕……我……”

“莫怕,有……火……有火……狼怕火……”颤兢兢的嫂子宽慰妹妹,自己的身子却似筛糠似地颤抖。

“表姐,你恨我吗?我对不起你……

“妹,我没有当好姐姐,我才对不起你…;妹,难啊!你看到的,那个破厂子真害人哦……

“姐,你还记得吗?我俩读书时……

“是啊!那时的日子真好啊!一晃就过去……

夜沉沉,风凛凛;姐妹俩的体温终于融化了妯娌间的仇恨。呼呼的是风的声音,哗啦啦是山溪流动的声音,呜呜呜是狼的叫声。姐妹俩的胆子壮了,面前有一知己,何愁万千自然敌害。谁也没有困意,彼此都将捂热对方为己任。抱得更紧了。捂得更热了。远处传来隐隐约约的叫声:“桂……仙……桂……”两只耳朵紧紧竖起,四只手同时拍打:“他们来了!”两张嘴同时大声惊叫:“我们在这儿……我们……在……这……儿……

两束手电筒的光亮由远及近,俩妯娌大声地叫:“在……这……儿……在……

两个声音,兄弟俩的,分明无误,进了山洞。俩妯娌惊喜地扑上去,各自搂着自己的丈夫,稍倾,又各自害羞地推开了对方。幸亏是在暗夜,谁也不知晓。妹妹错扑在了哥哥的怀里,姐姐被弟弟搂得紧紧。没关系,俩姊妹,俩弟兄;何况没有人看见。

四颗心融在一起,四个身子连在了一起;胆壮了,气粗了。暗夜不可怕,狼更不可怕。

 

 

 

作者;四川  古蔺县 莱茵二期5373

李炎(李炳荣) 646599

电话;15386591699

作者:泸州 李炎 录入:hjliyan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