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校园文学 >> 内容

苦涩的心/柯雨田

时间:2009-10-17 16:11:13 点击:

  核心提示:录入:ldlsq http://lzzjw.luzhou.net 2009-4-18苦涩的心 [云南省巍山县教师进修学校]柯雨田 俗话说,走路不知道骑马的辛苦。也道是,我平生第一次坐轿子,坐着实在别扭,心里不踏实,觉得比走路还辛苦。当然骑马是体力之苦,对于我来讲,坐轿是心灵之苦。坐轿我心里有种涩涩的...
录入:ldlsq  http://lzzjw.luzhou.net   2009-4-18  
 
苦涩的心

[云南省巍山县教师进修学校]柯雨田

俗话说,走路不知道骑马的辛苦。也道是,我平生第一次坐轿子,坐着实在别扭,心里不踏实,觉得比走路还辛苦。当然骑马是体力之苦,对于我来讲,坐轿是心灵之苦。坐轿我心里有种涩涩的感觉,一种不安的感觉。从那次以后,我再也不去坐轿子了,再也不去折磨自己了。

平常生活中,我们会碰到宁可走路不愿乘车的人,这些人主要是有晕车的习惯,乘车晕车坐船晕船,严重者见车就晕,见车票都会晕,这种滋味我也尝过,实在不好受。后来,由于生计不得不经常乘车,时间久了,乘车也就不怕了,反而出门不乘车道是觉得不自在了。从中我悟出一个道理,那就是心里在作祟,如果心里不怕坐车,车就不会晕,如果怕坐车,那天乘坐车迟早都会晕。说到这里,我就想起几年前,我到外地旅游,在游览旅游景点的过程中,意外坐了一次轿子,可是到现在心里还在想起这件事,脑海里还恢不去那片场景。

阳春三月,花红柳绿,正是春意盎然之时,单位组织全体职工到外地观光旅游。凌晨八点,我们乘坐上一辆中巴车,从县城出发,车窗外田野四处麦浪滚滚,展现出一派丰收喜人的景象。经过连绵不断的丘陵,趟过千百条的河流,中午十二点,我们来到了广通火车站。广通火车站不大,那里停放的火车也很少。我们在那里休息了一个多小时,然后坐上前往成都的列车。我们买到的是硬卧票,六人一间,左右两排,每一排分上中下三台铺。我们有十七人,订的三间住不满,住进来一位年轻的小伙子,住在我的对面。我住在上铺,我个儿高,铺离车顶矮,不能坐只能躺着,很憋气。因此,不到睡觉时间,都在走栏上看风景。到了晚上十二点,回到铺上,刚一睡下,对面那个小伙子领来一个女人跟她睡,一阵颠鸾倒凤,床板咯吱咯吱的响,搞得一个房间都不得安宁。大家一起指桑骂槐地嘀咕着,那个小伙呆不下去了,于是就灰溜溜的走了。这样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正在睡意惺松之时,导游过来喊话,叫我们起床了。我们下了火车,天还没亮,寒风刺骨,急急忙忙坐上出租车跟着导游走,来到一家宾馆里住下。

第二天清晨,我们才知道我们所在的城市是闻名遐迩的峨嵋山县,我们在大街上逛了一圈,街道两旁绿树成荫,大街上游客人潮如涌,凉风习习,令人心脾。多少闻到了一股“峨嵋天下秀”的灵气。吃完早点,导游赶我们上路了。于是,我们又急匆匆的乘上车往景区挺进。我们坐了半个小时的车,来到峨嵋山停车场。天公不作美,刚才还是风和日丽,顷刻变得乌云满天。进入景区后,开始上山。上山的方法有四种,即走路、骑马、坐缆车、坐轿子。由于人多意见不统一,除了徒步没人提出来外,其他三种都有人提出来。我们跟导游签合同时明确景区内游览,导游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导游只负责景点的解说,然后领我们把景点游完。因此,个人选择任何一种交通工具都是合理的,只要你出得起钱。女士们选择坐缆车,男士大多选择坐轿子。唯独我一个人在犹豫,抬轿子的人看着我举棋不定,就来动员我坐轿子。这时其他人都走光了,只剩下我一个人。抬轿的人恳求我坐他们的轿子,说当作是支持他们的工作。然后推的推拉的拉把我推到轿子上,我挣扎了一下,然后规规矩矩的坐上了轿子。抬轿子的是两个瘦弱的中年男子,走在前面的一个个头矮小又瘦弱,走起路来踉踉跄跄,好似刚出生的牛犊走不稳路一样,走不上几步,看他上气不接下气,汗水淋湿了衣襟。我看到那个情景,实在不忍心坐下去了,请他停下来,让我下来走路。可是他们说,你看我们身体单薄,其实我们就这样,走几步汗淌完了就没事了。我思忖到,他们是不是想只抬一小段路,怕我不给钱。我说,你们陪我走好了,因为我路不熟,直到找到我们的人,我按抬轿子的钱付给你们。后面的轿夫说,不行。他说,我们也是持证上岗,也是受过培训的。按行规不允许把顾客丢到半路不管,如果管委会知道会吊销执照的,那我们日子就过不下去了。然后对前面的轿夫说,走慢一点,稳重一点,不要让先生闪着腰。我说,那你们是什么地方的人,后面的轿夫说,我们就是本地人,政府为了开发峨嵋山,保护自然生态,进行退耕还林,我们全村的田地全部拿去植树。政府安排我们工作,我们大多数没文凭没技术的壮年男子报名当轿夫,政府对我们进行岗前培训,考试合格的发给我们上岗证书。我们很珍惜这份工作,先生你一定要坐完这趟轿子,算是对我们工作的支持。我听完他的话后,我的心有一种苦涩的感觉。也许我的命贱,生来就不习惯别人伺候。君不见不少人挖空心思追求高官厚禄追逐名利,不就是做一个人上人,这样可以为所欲为,可以支配人吗。这样就可以骑高头大马,可以坐轿子,可以乘坐高级轿车。难怪人们归纳人生的两大幸事为,洞房花烛和金榜题名。洞房花烛几乎每人都能遇到,我们不提,但是金榜题名,那可就只有少数人才能得到。每当金榜题名,那好处就潮水般涌来,真可谓骏马得骑高官得坐,享尽荣华富贵。然而,自己也要消受得起才行,象我这样坐一下轿子都不忍心,哪敢来去作威作福呢。也罢,也许有人又该说我吃不着葡萄葡萄酸。到达目的地后,按标准应给三十元,我趋于同情,给了他们六十元,他俩千恩万谢感激不尽,这时我的心灵才得到一丝丝安慰。由于心里有一种负疚感,后面几天,游了青城山、乐山大佛、武候祠、都江堰等地方,都提不起兴趣,心总是放不下来。

唉,本来出去旅游是给自己心灵放一次假,结果倒给心灵背上一个沉重的包袱,是赢是亏自己也不得而知了。后来才悟出一个道理,那就是自己做着觉得不好受的事,那就坚决放弃,免得以后不得安宁。

--------------------------------------------------------------

柯雨田,原名左岐洲,1962年11月生,云南省巍山县人,彝族,大学学历,复旦大学科学技术哲学方向研究生课程进修班结业,巍山县教师进修学校教师,中学一级教师,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北京炎黄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特约编审。曾任小学教导主任,中学校长,乡党委委员兼宣传委员,乡人大主席团秘书长。现任巍山县文学协会理事,中国乡土文学作家协会理事,中国民俗文学学会创作室副主任,中国北京炎黄根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云南省巍山县区域经理。著作有:《柯雨田诗选》、《浮云》、《微笑》等诗集,《怪圈》(短篇小说集)、《牧马村》(长篇小说)等作品。部分作品入选《云南诗人诗选》,《当代青年诗人诗选》,《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精粹》,《笑脸》等十多部选集。本人入选《中国青年艺术家传集》,《鲜红的党旗》(人物系列),《二十一世纪人才库》,《云南作家50年目录荟萃》、《中国当代少数民族作家大辞典》、《中国诗人大辞典》等传集。 联系地址:云南省巍山县南诏镇文新街3号.电话:0872-6350090.邮编:672400.邮箱:[email protected]

作者:柯雨田 来源:泸州作家网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