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纪实.报告文学 >> 内容

交警大爱 //泸县•李兵

时间:2017-05-30 10:31:39 点击:

  核心提示:少年(职高学生)无证驾驶摩托车搭乘同学玩耍,不料被占线大货车挂倒在地碾成重伤。肇事车逃逸后,交警快速出击,不到20小时锁定嫌疑车辆查获逃逸驾驶员。少年生命垂危,交警督促车主垫付救命钱,支招让保险公司兑...

少年(职高学生)无证驾驶摩托车搭乘同学玩耍,不料被占线大货车挂倒在地碾成重伤。肇事车逃逸后,交警快速出击,不到20小时锁定嫌疑车辆查获逃逸驾驶员。少年生命垂危,交警督促车主垫付救命钱,支招让保险公司兑现了百多万元的赔理款。请看:

 

交警大爱

 

一、弯道占线:货车撞倒摩托车逃逸

2014927日下午3时许,在国道321公路四川省泸县得胜镇境内段小地名九道拐处,一辆大货车从泸州往福集方向行驶,突然前方快速驶来一辆摩托车,弯道占线的大货车躲闪不及将摩托车挂倒,驾驶员和搭乘人员双双倒在公路上,大货车居然从一人身上碾压过去。

眨眼之间发生的惨剧,让远处的路人惊恐万状,目瞪口呆。

明白发生了车祸的大货车驾驶员也是心惊胆战,往前面行驶了十多米慌忙停车下来观察。他远远的看见摩托车翻倒在公路边线上,一人趴在摩托车旁边,没有呻吟没有动弹,估计伤势严重或者死了,另一人坐在地上。这时,有群众往车祸现场走来,驾驶员慌忙跳上车开车逃跑……

 

二、视频给力:锁定车辆驾驶员到案

当天正值星期六,泸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得胜中队指导员钟高华和两个辅警正在值班,他们庆幸今天发生的交通事故不多不大,仅出警4起。正在谈论中,接到110指挥中心的指令,立即出警火速赶到事故现场,一辆摩托车倒在往福集方向的左面,摩托车旁有两名伤者,一人被车辆碾压,鲜血染红了公路,处于昏迷之中,另一个伤势较轻,坐在旁边发呆。惨境让成百上千次出警的钟高华也惊愕不已。

钟高华立即通知120赶来抢救伤员。同时对事故现场进行初步勘查,发现除摩托车的散落物外,还有其他车辆的散落物,当即提取固定物证,这为以后的侦破工作提供了重要依据。走访现场周边,有群众提供:是一辆黄色货车撞的,往福集方向跑了。钟高华向指挥中心报告相关情况,并请求沿线派出所、交警中队组织力量拦截逃逸车辆。泸县人民医院120急救车很快将伤者送到医院抢救。

立即启动应急预案,中队休息的民警、辅警立即赶回中队开展相关工作。再次开展详细的现场勘查,钟高华带领一组开展现场周边的调查走访,查找目击证人等;田彬带领一组对沿线的监控视频进行疏理,追踪肇事车辆等。在交警大队管控中心,田彬等人对沿线的卡口视频进行一一过滤,几个小时盯住视频,重点搜索群众提供的“黄色大货车”,但多次过滤,没有发现事发时段有黄色大货车经过卡口。怎么会没有黄色大货车呢?逃逸车不可能逃得无影无踪。侦查人员不停地反问自己。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黄色大货车没有经过卡口绕行逃脱了卡口的监控,另一种是群众提供的线索有误。田彬他们分析商量后,调整侦查思路,扩大范围,反复过滤视频,对案发时间段的所有车辆一一甄别,经过数小时的努力,终于在福集镇化肥厂的卡口视频上发现一辆川M26067号红色大货车车身左侧防撞拦上部份弯曲变形。如果不认真不仔细,很难发现这一“撞伤”。

红色大货车有嫌疑!随即调取此车的信息。信息显示:此大货车车主为李文春,隆昌县金鹅镇人,挂靠在资阳市凯迪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立即与公司联系,要求公司将此车开到泸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协助调查,同时请求隆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协查该公司及李文春的相关情况。信息很快反馈过来,李文春丈夫袁彬经营一个沙石厂,车辆驾驶员为职业驾驶员刘笃华,家住隆昌县李市镇,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

案发当晚9时许,沙石厂老板袁彬到交警大队对办案人员讲:大货车停在公司,没有找到驾驶员,喊其他驾驶员开来的。随后嫌疑大货车开到交警大队。

经初步勘查、比对,发现该车左侧防撞拦有新鲜修复痕迹,与现场遗留物进行比对,非常吻合。初步确定红色大货车为肇事逃逸车辆!驾驶员刘笃华有重大嫌疑!但其手机已关无法联系,不知去向。

红色大货车被暂扣。钟高华、田彬等办案人员要求袁彬回去做驾驶员刘笃华及其亲人的工作,主动到泸县公安局交警大队来说清楚。袁彬顾虑重重,他深知刘笃华的家庭经济不好,赔偿能力有限,逃逸保险公司是不予理赔的,作为雇请他的老板是要负责的。办案人员再次做袁彬的工作,明确指出:如果不配合,后果将更严重,主动配合是争取对自己的宽大处理。袁彬答应积极做工作,回到公司想方设法找到了刘笃华,问他当天是否发生车祸,刘笃华予以否认。928日上午11时,袁彬将刘笃华送到交警得胜中队,要他把事情说清楚。经办案民警耐心做思想工作,在大量证据面前,刘笃华供述了交通肇事逃逸的犯罪行为。

办案人员对他的逃逸感到匪夷所思,问他为什么要逃逸?是否酒驾、醉驾?他对酒驾、醉驾极力否认,说当时看见对方像死了,怕承担责任,见有群众过来怕遭打,鬼迷心窍开车逃走了,到隆昌的沙石厂卸货后将车开到修理厂修复,然后把车停在公司,回家关了机。办案人员当即对其进行酒精呼吸式测试,未发现有酒驾、醉驾嫌疑。由于案发到刘笃华来交警中队近20个小时,如果他采取了其他措施,证据灭失,就无法证实了。

按照相关法律规定:发生重大交通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将追究刑事责任。是否符合追究刑事责任的规定,还要取决于刘杰的伤情鉴定。因刘杰正在抢救之中,伤情不稳定,一时无法进行轻重伤鉴定,待到20157月中旬经法医鉴定为重伤,交警部门当即对肇事驾驶员刘笃华采取取保候审强制措施。

办案人员分数组进一步调查取证,到修理厂调查,再次找报案人调查,找受害者陈俊接调查,找当时途经事故路段的其他车辆调查,意外找到一辆有行车记录的车辆,及时提取,再次印证刘笃华的肇事、逃逸经过。

20141020日,泸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刘笃华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条第一款之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二条之规定,认定:刘笃华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刘杰、陈俊接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

 

三、交警协调:无奈车主垫付救命钱

刘杰是泸县云锦镇龙井村人,生于1998224日,20139月就读于泸州电子机械学校,陈俊接是泸县福集镇马溪河村人,生于1997113日,系刘杰同班同学。由于当天星期六学校放假,两人相约到县城网吧打电子游戏,午饭后两人想到得胜去耍一趟。于是找同学借了一辆无号牌普通二轮摩托车(事后经公安交警部门查明,该车为盗抢车),由无驾驶证的刘杰驾驶陈俊接搭乘,两人欢快地行驶在县城通往得胜的公路上,没想到在国道321公路1844K+100M弯道上被占道的红色大货车挂翻在地,两人被重重的摔在公路边,陈俊接侥幸擦伤受轻伤,刘杰却没有这样幸运,他身体左侧被大货车车轮碾压,当场血肉模糊,昏迷过去。 

120紧急将刘杰送到泸县人民医院抢救,因左侧被碾压,多处骨折,伤势严重,处于昏迷之中,随时有生命危险。交警办案人员从陈俊接那里了解到刘杰老师的电话,及时联系老师通知家长到泸县人民医院。刘杰的母亲朱夕群火速赶到泸县人民医院,平时活泼可爱的儿子躺在病床上人事不醒。医生要求家长签字转院到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抢救。陈俊接因系轻微擦伤,住在泸县人民医院。

刘杰的父亲刘声华接到母亲电话心如刀绞心急如焚,连夜从打工的贵阳花2000元打的赶到泸州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当时儿子正在抢救室抢救。夫妻俩默默地等待着,泪水模糊了双眼,他们期望奇迹出现,期待儿子活着出来。手术从上午1130分到第二天早上830分,做了整整21个小时,对于刘声华夫妇而言,这21个小时好象是21年啊,漫长得令人窒息,悲怆而无助。医生告诉夫妻俩,孩子没有脱离危险,还需要观察。

刘杰在重症监护室期间,因伤情严重,多次手术,医院多次发病危通知书。父母的心被一次次的撕裂,一次次的流血!除了死亡一步步地逼近,还面临巨大的医疗费。当晚抢救,父母紧急取出积攒的现金又找亲戚借了部份,凑足三万元救命钱。

住在重病监护室,每天的医药费如流水一般,刘声华的家庭经济不宽裕,无法垫付如此巨额的费用。在交警办案人员的督促下,袁彬的代理人耿富良到医院支付了刘声华垫付的3万元,并存了数万元医药费,以后陆陆续续又存了一些。肇事驾驶员刘笃华拿不出一分钱,他仅来看望过一次,还是在重病监护室的时候,他提了一件牛奶来看望刘杰,他说:没有遇到过这种事。朱夕群呛了他一句:“哪个驾驶员要试告一下再来开车啊!”

经过医务人员的全力抢救,父母的精心照料,刘杰的伤情一天天好转,脱离了生命危险,20多天后转到普通病房。这时的刘杰全身还是肿的,没有知觉,不认识父母等亲人。有一天他父母外出买东西,刘杰迷迷糊糊中嘴唇轻微的张了数下,护工问他“你是不是找你妈?”护工急忙将刘杰父亲买的用于和儿子交流的小黑板和粉笔塞进他手中,他歪歪扭扭写下一排数字,好像是电话号码,护工立即拨打,果然是其母亲的电话。儿子没有知觉,冥冥之中,儿子的心是永远和母亲的心相通相连的。

这时,袁彬、李文春夫妇不想管了,因为沙石厂经济效益不好,拿不出更多的钱。没有钱无法对刘杰进行后续治疗。刘声华多次与办案交警钟高华、田彬等联系,交警给他支招,交强险有一笔理赔款,保险公司可以垫付一笔医疗费,可以聘请律师代理交强险的理赔问题。刘声华和律师多方奔走,十多天后交强险的理赔款:重伤一人理赔一万元及十万元提前垫付的医疗费打到医院。刘杰的后续治疗费用大,11万元仅能够解决一段时间,谁来继续垫付医药费呢,如果没有源源不断的费用作保障,孩子就会不治而死。作为父母,不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孩子失去,只要有一线希望救孩子的生命,他们都会努力,都会全力挽救。刘声华奔走在医院和交警部门之间,不断地与交警电话沟通,请求交警帮助想办法。

交警部门多次组织车主、驾驶员及保险公司座谈或电话沟通,通报医治情况,要求他们必须垫付医院费用,这是责任,也是人道主义。车主及驾驶员以车辆入保为由推卸责任,认为应该由保险公司先行垫付;驾驶员说自己家庭困难,离了婚,有两个小孩和父母,无法垫付。保险公司说,等交警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书出来后,该赔就赔,不愿垫付;还说,法律有明文规定交通肇事逃逸的不予理赔。

眼看医院急需钱救命,车祸的相关三方却相互扯皮。保险公司的说法似乎有道理,法律上确有相应的规定,但人命关天的岂能一拖了事。办案交警非常着急,说得口干舌躁也无用,协商无果。办案交警不厌其烦做车主、驾驶员的工作,指出他们有责任和义务垫付医疗费,如果因为医疗费没到位造成伤者死亡,不但会引发家属找上门闹事,今后还会加重对肇事者的处罚。经过多次电话沟通、督促,车主答应积极筹措,肇事驾驶员刘笃华也表示想办法。在交警办案人员的努力下,车主李文春先后垫付了数十万元医疗费。其间,由于保险公司拒绝理赔,车主及肇事驾驶员多次与刘声华协商,要求刘声华告他们及保险公司,由法院来判决。201533日,刘杰转至泸州医学院附属中医院治疗,2015522日出院,住院达成200天,用去医疗费达602766.27元。

经泸州市科正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刘杰左上肢损伤,损伤评定为五级伤残;左眼眶骨折,左眼睑重度下垂评定为九级伤残;左下肢损伤评定为九级伤残。尚需后续医疗费103600元;误工损失日为365日;部分护理依赖,护理依赖时间为2年。

 

四、交警支招:法院判保险公司理赔

由于保险公司以驾驶员交通肇事逃逸为由,拒绝对医疗费、误工费、精神损害赔偿金等进行赔偿,在车主李文春已垫付大额医疗费用的情况下,再兑现其他费用恐怕更加困难。办案民警给刘声华初步算了一下,所有费用要赔一百多万元。刘声华想到,刘杰的命是保住了,如果兑现不了其他费用,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怎么生活下去,作为父母他们的后半生又如何办?想到这些,刘声华和妻子非常气愤非常伤心,他们想不出什么办法,只好求助于交警。

由于泸县公安局对交警部门进行改革,得胜交警中队民警、辅警派驻到辖区派出所,中队长许程等人接手此案,抓紧时间完善案件,及时将刘笃华交通肇事一案移送检察院。许程记得以前听隆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民警讲过,他们那里有一个交通肇事逃逸的案件,最先保险公司也是以肇事逃逸为由拒赔,后来打官司,判决保险公司全部理赔了的。车主李文春和肇事驾驶员刘笃华是隆昌县人,保险也是在隆昌县参保的,有条件也符合法律规定,可以到隆昌县法院打官司。许程对刘声华说,这个案子和那个案子很类似,打赢官司的可能极大,因为有现成的判例。

刘声华又与车主和刘笃华多次电话沟通,他们也了解到隆昌县法院确实有类似判例,希望走法律程序,甘愿当被告,由法院来判保险公司该不该赔。刘声华与妻子商量,决定请律师准备打官司。

20155月底,刘声华代理原告刘杰一纸诉状递到隆昌县人民法院状告资阳市凯迪汽车运输有限公司、李文春、刘笃华和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要求判决被告赔偿原告残疾赔偿金312076.8元、后续治疗费103600元、精神损害赔偿金12800元、误工费4569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4020元、营养费4020元、交通费2000元、护理费127094元、医疗费98000元和第一次鉴定费3100元,合计712407.80元。

被告资阳市凯迪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及被告李文春辩称:对交通事故的发生无异议,原告刘杰是无证驾驶无牌车,且占道;川M26067号车系李文春实际所有,刘笃华是李文春雇佣的驾驶员,挂靠在资阳市凯迪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名下;该车在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商业三者险限额100万,不计免赔,保险期限为20131215日至20141214日,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根据保险合同,原告符合法律规定的损失应当由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范围内支付;保险条款提示字体过小,不能证明保险公司已尽到提醒注意义务;商业三者险的免责条款属于无效条款,违反公平诚信原则。本案发生后,原告刘杰共花费医疗费602766.27元,其中被告保险公司支付了11万元,原告支付了98000元,被告李文春已实际垫付医疗费394766.27元,垫支鉴定费2510元,同时借支52595元给原告,为减少诉累,要求在本案一并处理。

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辩称:1、对事故发生经过无异议,对责任认定有异议,两轮摩托车驾驶员无驾驶证且未成年,原告方存在过错,应认定刘笃华承担事故主要责任,原告刘杰承担次要责任;2、我公司与被告资阳市凯迪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商业三者险保险合同约定,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保险车辆或者遗弃保险车辆逃离事故现场,保险人不负赔偿责任,且保险公司已对该条款做了提示说明。本案驾驶员刘笃华存在逃逸行为,针对商业三者险部分,我公司不负赔偿责任;3我公司已在交强险范围内赔偿了110000元。

法院认为,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侵害公民身体造成伤害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当事人刘杰的行为虽在过错,但其过错行为对发生交通事故不起作用的,不负交通事故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国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二条第一款规定,本案交警事故发生后,被告刘笃华逃逸并毁灭证据,虽然本案摩托车驾驶员刘杰系未成年人,无驾驶证驾驶无号牌普通摩托车,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条第一款规定,也有过错。但该违法行为的过错与该交通事故的发生没有因果关系。所以泸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刘笃华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刘杰、陈俊接不承担此事故的责任的事实清楚,责任划分明确,本院予以采信。

被告刘笃华系被告李文春雇佣的驾驶员,是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就由实际车主即雇主李文春承担赔偿责任,驾驶员刘笃华不承担赔偿责任。资阳市凯迪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系川M26067号重型自卸货车的挂靠公司,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的规定,被告资阳市凯迪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与被告李文春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刘杰系农村居民,就读于泸州市电子机械学校,经常居住地为城镇,主张其残疾赔偿金按当地城镇居民相关标准计算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2005]民他字第25号复函,本院予以支持。

在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合同关系中,交通事故的发生意味着合同约定的赔偿条件成就,保险人即应履行赔偿义务。肇事逃逸的影响只及于事故发生之后,不溯及以前,投保人只应对逃逸行为扩大迫害部分担责。保险人以肇事逃逸为由免除自己的全部责任,违反公平原则、诚实信用原则和保险法的规定,属于无效条款。本案被告人肇事逃逸的行为并没有给保险人造成新的损失,保险人不能以此为由免除赔偿责任。综上,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关于第三者责任险免赔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以支持。

原告的总损失为:一、医疗费用709366.27元。包括医院费602766.27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000元,后续医疗费103600元。二、残疾赔偿费用376126.80元,包括残疾赔偿金312076.80元,交通费400元,护理费50850元,精神抚慰金12800元。三、其他费用(两次鉴定费)561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的规定,本案原告刘杰的损失先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残疾赔偿费用和医疗费用110000元(因同一事故中,已在交强险中赔付刘杰10000元)。超出部分,残疾赔偿费用、医疗费用小计975493.07元,按被告刘笃华承担事故全部责任,又根据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100万元不计免赔保险合同,因同一事故中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已赔偿陈俊接75729.47元,该损失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在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内赔偿924270.53,超出部分51222.54元由被告李文春赔偿。

被告李文春垫付医疗费394766.27元,借支给原告52595元,计447361.27,予以抵扣。

为此,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之规定,20151224日判决如下:一、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赔偿原告刘杰各项损失1034270.53元,扣除已付110000元,余款9242700.53元,其中支付原告刘杰476909.26元,支付被告李文春垫付款447361.27元;二、由被告李文春赔偿原告刘杰各项损失51222.54元。以上两项品迭后,由被告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赔偿原告刘杰各项损失9242700.53元;其中支付原告刘杰赔偿款528131.80元,支付被告李文春垫付款396138.73元。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履行。如付款义务人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限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鉴定费5610元,由原告刘杰承担3100元,由被告李文春承担2510元;本案诉讼费5000元,由被告李文春承担。

    政府

四、交通肇事: 驾驶员坐牢一年三个月

与此同时,交通肇事逃逸案进入诉讼阶段。泸县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刘笃华违反交警运输管理法规,未尽安全行车义务,因而发生致一人重伤的重大交通事故,且肇事后逃逸,毁灭证据,企图逃避法律追究,其行为触犯刑律,已构成交通肇事罪。依法应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幅度内处罚。被告人刘笃华当庭自愿认罪,可酌情从轻处罚。综合被告人的犯罪事实、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和认罪、悔罪态度,决定对被告人刘笃华从轻处罚。为此,为维护交通运输管理秩序,保护人民群众的生命、身体健康安全和公私财产的安全,惩罚犯罪,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条二款第(六)项之规定,20151228日,泸县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刘笃华犯交通肇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刘笃华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因刘笃华的驾驶证系内江市公安局交警大队核放的,2016518日泸州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作出《公安交通管理转递通知书》,告知内江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依法吊销刘笃华机动车辆驾驶证且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隆昌县人民法院判决保险公司理赔,泸县法院又判决肇事驾驶员坐牢,对刘杰及其父母来说,这是不幸之中的幸事,他们从心底感谢交警及时破案和热心相助,感谢法官的公正判决,真正认识到良法对人民群众对弱势群体的保护,通过这次刻骨铭心的教训,认识到学法、懂法、守法、用法的重要性。

2016年元月底,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对隆昌县法院一审民事判决不服,上诉到内江市中级人民法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上诉理由是:一审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一审庭审中查明驾驶员刘笃华驾车逃逸并毁灭证据,根据本案事故车辆保险合同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保险公司不应承担商业第三者责任保险的赔偿责任。且保险公司已提供证据充分证明在保险条款中对上述免责条款有明确提示,投保人已签字确认,因此已经履行了明确提示及说明义务,该合同的免责条款为有效条款。

资阳市凯迪汽车运输有限公司与李文春共同辩称:1、本案所涉的商业三者险免责条款是无效条款,该投保单投保车辆的信息,签章时间是2014322日,而投保时间是20131214日,不能证明保险公司尽到了提示义务,该免责条款是无效条款;2、刘笃华的逃逸行为不能改变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保险公司通过免责条款加重投保人责任,违反诚实信用原则。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清楚,请求法院维持原判。刘杰及刘笃华也作了“请求法院维持原判”的辩称。

二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是否应当在第三者责任险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虽然本案所涉《机动车辆保险投保单》中载有的“投保人申明”称:“已向本人详细介绍了条款内容,特别就黑体字部分的条款内容做明确说明,本人已完全理解,并同意投保”,但投保单仅有一处“投保人签名/签章”栏,投保人在该投保单上的唯一签章并不能证明其是对投保险种、保险期间、保险金额等保险合同主要内容的认可还是对“投保人声明”的认可,事实上造成投保人只要在“投保人签名/签章”栏签字,就被迫作出“投保人声明”。本案具体险种的保险条款并不包含在投保单中,而是独立印制的《机动车辆保险条款》,该保险条款作为保险公司提供的格式合同,应当充分提示免责条款,并对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解释,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但本案中保险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已尽到了明确说明义务。因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第一款的规定,该免责条款无效。所以,一审法院认为保险公司应当在第三者责任险的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并无不妥,其上诉理由不成立。但一审判决第一项中有笔误,应依法予以纠正。2016524日,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三项)项、第一百七十五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变更四川省隆昌县人民法院(2015)隆昌民初字第1825号民事判决书第一项为“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赔偿刘杰各项损失1034270.53元,扣除已付110000元,余款9242700.53元,其中支付刘杰476909.26元,支付李文春垫付款447361.27元……”

二、维持四川省隆昌县人民法院(2015)隆昌民初字第1825号民事判决书第二项,即由李文春赔偿刘杰各项损失51222.54元……

以上两项品迭后,由中国平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四川分公司赔偿刘杰各项损失9242700.53元;其中支付刘杰赔偿款528131.80元,支付李文春垫付款396138.73元。在判决生效后三十日内履行……

二审终审判决,犹如拨开乌云见日出,刘声华一家人心里长达两年之久的重负得以卸下,尘埃落定,一家人悲喜交加,车祸给他们带来惨痛悲剧,交警的大爱和法律的公平正义给他们无尽的温暖。2016822日,刘声华手捧“办案神速  为民解忧”大红锦旗,亲手送到交警得胜中队指导员兼得胜派出所副教导员田彬手中,感谢办案民警快速侦破交通肇事逃逸案,不但救了儿子的命,还支招让保险公司兑现了百多万元的赔理款。

然而,17岁的刘杰及父母要面临的问题还很多,路还漫长,这就需要他们面对现实战胜自我战胜困难,需要社会的帮助和关爱。

 ----------------------------------------------------------------------------------------------

作者:四川省泸县公安局宣传科  李兵

电话:(08308195316   15183049267

邮编:646106

 

[法律链接]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条:第一百三十三条 违反交通运输管理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交通运输肇事后逃逸或者有其他特别恶劣情节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因逃逸致人死亡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条第一款:驾驶机动车,应当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中华人民共国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九十二条第一款: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逃逸的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但是,有证据证明对方当事人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管理法》第一百零一条规定: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律、法规的规定,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并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造成交通事故后逃逸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且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七条第二款: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做出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条: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一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以挂靠形式从事道路运输经营活动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当事人请求由挂靠人和被挂靠人承担连带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交通肇事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一)死亡一人或者重伤三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

(二)死亡三人以上,负事故同等责任的;

(三)造成公共财产或者他人财产直接损失,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无能力赔偿数额在三十万元以上的。

交通肇事致一人以上重伤,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并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以交通肇事罪定罪处罚:

(一)酒后、吸食毒品后驾驶机动车辆的;

(二)无驾驶资格驾驶机动车辆的;

(三)明知是安全装置不全或者安全机件失灵的机动车辆而驾驶的;

(四)明知是无牌证或者已报废的机动车辆而驾驶的;

(五)严重超载驾驶的;

(六)为逃避法律追究逃离事故现场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三条第一款:保险人对其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负举证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三条:机动车驾驶人发生交通事故后逃逸,该机动车参加强制保险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

《机动车辆第三者责任保险条款》第六条:下列情况下,不论任何原因造成的对第三者的损害赔偿责任,保险人均不负责赔偿:

……

(六)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驾驶人在未依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驾驶被保险机动车或者遗弃被保险机动车逃离事故现场,或故意破坏、伪造现场、毁灭证据;

 

作者:李兵 来源:泸州作家编辑部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