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散文二题//泸州市•肖涌

时间:2017-06-02 17:52:31 点击:

  核心提示:散文二题泸州市·肖涌泰国,为国王哭泣第一次来泰国,泰国还在普密蓬国王的国丧期。无论街头巷尾,还是旅店饭馆,到处挂着普密蓬国王的照片,电视里不时播放着反映普密蓬国王生平的录像。我们去大皇宫,看见不少来自...

散文二题

泸州市·肖涌

 

泰国,为国王哭泣

第一次来泰国,泰国还在普密蓬国王的国丧期。

无论街头巷尾,还是旅店饭馆,到处挂着普密蓬国王的照片,电视里不时播放着反映普密蓬国王生平的录像。

我们去大皇宫,看见不少来自泰国各地的百姓与官员,他们个个身着黑衣,神情肃穆,络绎不绝地来到大皇宫旁边的专门地点,等待着去大皇宫国王灵堂祭奠普密蓬国王。看得出来,他们是自发前来祭奠的,他们静静地坐在那里,等待祭奠敬爱的普密蓬国王。

此时的泰国,还处在政变之后的军管期,陆军司令巴育为代表的军方控制着政局。但人们对普密蓬国王的祭奠,却没有因为政变和军管,有一丝一毫的削弱。

我住的那家宾馆,宾馆的大厅前面,大厅里设有一个祭奠普密蓬国王的灵堂,普密蓬国王的照片上挂着青纱,四周缀着白花。

那天早晨,天下着雨,我一人下了楼,站在宾馆的大厅,看见一个住在宾馆的泰国妇女来到灵堂前,含胸合掌,鞠躬行礼,她的神情十分地虔诚,内心充满着对普密蓬国王的爱戴。

我们此次去泰国参加工业展览会的向导阿东,说起普密蓬国王时,肃然起敬,他说普密蓬国王执政70年,把所有的泰国人民当作他的子民、他的儿女,想尽办法为国民谋福利,他的一生献给了泰国人民,这样的国王怎么不让人敬爱?

阿东给我们讲了一个故事,让我对普密蓬国王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他说,当年大毒枭坤沙占据泰国的北方,逼迫当地穷苦的百姓种植罂粟,贩毒、运毒,百姓生活十分艰苦。坤沙杀人如麻,臭名远扬,但普密蓬国王为了泰国北方的百姓,却要亲自去见坤沙。所有人都阻挡国王的前行,但国王执意要去。最后,国王不带一个警卫去了坤沙的地盘,不单和坤沙见了面,还提出当晚住在坤沙那里。坤沙对国王说,国王,我佩服你的胆量,你有什么要求,请说吧。普密蓬国王对坤沙说,希望你不要再让这里的百姓种植罂粟,吸食罂粟,他们也需要幸福。坤沙被普密蓬国王的真诚打动了,普密蓬国王走后不久,坤沙率领他的人马退到了中国、泰国、缅甸三国交界的金三角去了。

随后,普密蓬国王多次出国考察,寻找最适合泰国北方种植的农作物,国王花钱从国外购回油茶、夏威夷坚果、茶叶、咖啡等300多种经济作物,送给当地百姓种植。如今,当地百姓依靠着种植普密蓬国王赠送的农作物和开展旅游业,逐渐富裕起来。

普密蓬国王的确是值得百姓尊敬的。

194669,普密蓬的哥哥阿南塔·玛希敦国王突然遭遇暗杀,普密蓬临危受命,继承皇位,成为泰国拉玛九世。

普密蓬·阿杜德,作为泰国曼谷王朝的第9位国王,执政七十年,是当今世界执政时间最长的国王。普密蓬曾留学瑞士洛桑大学学理科,深谙机械技术,曾获得过多项欧洲发明奖。他学识渊博、多才多艺,精通法语、德语等7国语言并有专著出版。他热衷音乐,喜欢钢琴和萨克斯,擅长作词作曲,曾获奥地利音乐学院音乐博士学位。他还喜欢摄影和绘画,多次出国举办个人摄影展。年轻时,他还是快艇运动员,曾代表泰国在国际上获奖。

1948年,20岁的普密蓬在法国巴黎邂逅了泰国驻法大使的女儿诗丽吉·吉滴耶功,俩人一见中情。两年后,22岁的普密蓬国王与18岁的诗丽吉·吉滴耶功结为夫妻,从此相伴一生。普密蓬国王一生只有一个妻子,这在一夫多妻普遍存在的泰国,十分难得。

普密蓬国王的一生,注定命运多舛,波澜起伏。

泰国是一个暴动、政变、民运事件此起彼复的国度,普密蓬国王执政七十年里,泰国曾发生过20次的政变,有35任总理更叠。

24岁时,普密蓬国王兵不血刃,扳倒了独揽泰国军政大权的陆军元帅颂堪。

1973年,泰国曼谷大学爆发骚乱,局面异常复杂。关键时刻,普密蓬国王又一次站了出来,他要求当时的泰国总理及及其官员离开泰国,以避免国家陷入社会动荡的危机。在普密蓬国王的劝说下,当政的泰国总理服从了国王的决定。

19924月,素金达将军在选举落败之后强行自封总理,随后曼谷爆发了大规模反政府游行,素金达领导的军人政府强行镇压示威者,40多人被打死,600多人受伤,3000多人被捕,还有不少人失踪。整个泰国民怨沸腾,局势十分危急。520,普密蓬国王传召素金达和反对派领导人占隆·西里芒进宫,厉声劝告两派消除分歧,停止暴力手段。泰国百姓通过电视实况转播,看到素金达和占隆·西里芒两人跪伏在普密蓬国王身下,聆听着国王的斥责和教诲。

第二天,素金达宣布下野。

普密蓬国王能够在这样错综复杂的局势中处变不惊,运筹帷幄,不断在各派之间调停、斡旋,化险为夷,充当仲裁者的角色,是因为普密蓬国王在泰国民众心中崇高的威望。

在位期间,他经常脖子上挂着一台胶片像机,手里拿着一张泰国地图,走遍了泰国的山山水水。

泰国人喜欢这样评价他们的国王:“陛下走遍了泰国的每一个角落,把福祉撒在了这片黄金国土上。”

他还拿出皇室经费,为百姓兴修水利、建电站,还在泰王宫的御园内自种试验田,建立水稻、奶牛场、淡水鱼良种培育和研究中心。

1950年,他曾捐款350万泰铢用于研制卡介苗,用于防治当时严重威胁着泰国百姓健康的肺结核。

在泰国霍乱流行期间,急需大量的生理盐水,普密蓬国王得知消息后,亲自指导知研制提炼生理盐水的机器设备,还沿河送医上门,为贫苦百姓提供医疗服务。

泰国学者葛潘·纳卜帕称赞说:“他是为了每一个子民而呼吸的国王”。

普密蓬国王生病期间,泰国许多百姓流泪为他祈福,期盼他能早日康复。

20161013,享年89岁的普密蓬国王驾崩。

闻听国王去世的消息后,成千上万的泰国民众聚集在普密蓬国王就医所在的诗丽叻医院外,举着普密蓬国王的画像,失声痛哭。

泰国,为国王哭泣。

                                                      2017529

 

 

老战友回泸

2016318,母亲在家里接到一个电话,电话里问道,是王鼎忠阿姨吗?

母亲回答说,是呀,你是谁呀?

电话的另一端说,我是宋文秀的儿子,我们可找到您了!我母亲马上过来看您。

说起宋文秀的名字,我母亲一下子激动起来。原来宋文秀是她60多年前一起在泸州参军的战友,她们已经63年没有见面了。

时隔63年,已经82岁的宋文秀带着她退了休的两个儿子、两个女儿,专程从深圳来到泸州,看望我母亲,走访她曾经工作过的地方。她的老伴,也是我母亲的战友、现已90岁高龄的肖庆兰因为身体的原因,这次不能来泸州,也带来了他对老战友的问候。

见面之时,母亲和宋文秀阿姨紧紧地抱在一起,不停地用手拍打着对方的身体。听宋文秀阿姨的大儿子讲,为了找我母亲,他们问了不少人,打了许多电话,最终通过他母亲的一个老战友找到了我母亲家的电话。

晚上,我和妻子代表父母请宋文秀阿姨一家吃饭,当天晚上,平日从不沾酒的母亲与宋文秀阿姨也端起了酒杯。

第二天宋文秀阿姨与我母亲商定,要去她们当年部队整编的云顶寨看看。因为是星期一,我不能前往陪同,只好请我妻子和妻妹开车送他们。

云顶寨位于泸县云井镇,要开一个多小时的车,下车后也要走近一个小时的乡村路才能到,但两个老战友还是兴致勃勃踏上了征程。

当大家来到云顶寨郭家大院时,母亲和宋文秀阿姨大吃一惊,因为时隔63多年,她们当年整编时的郭家大院还是从前的样子。虽然房子有些破败,但石梯、雕花的木门依旧,连大院房子里面的布局也依然如固,而郭家大院周围的石拱门、石桥、河沟也还是从前的模样,就仿佛时间凝固了似的。母亲和宋文秀阿姨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

宋阿姨激动地说道,就是这个地方,没想到几十年过去了,一切还是那个样子。

十四岁就参军的母亲,当年还是一个小姑娘,与大她三岁的宋文秀阿姨分配在一个班,她俩也是上下铺的战友。1950年底她们从泸州参军随即去叙永进行新兵训练,新兵训练结束后,她们分配到144团宣传队,不久就随宣传队来到云顶寨郭家大院参加整编。

母亲告诉我妻子,部队整编时,他们不但要参加部队组织的训练和政治学习,还要编排各种节目给部队官兵演出。母亲说,你宋阿姨是文工团的台柱子,什么都能演,演什么像什么。

母亲说,记得刚来云顶寨不久,一次宣传队领导组织开会,要求一些出身不好的新兵交待自己家里的问题。一个地主家庭出身,拉得一手好二胡名叫王家凯的战士,为了表示自己对组织的诚意,在会上声称他曾在家里发现自己的母亲把大量的金银财宝藏在地下。还有宣传队的胡中其也说曾发现家中有金条之类的东西。没想到他俩当场就被宣布清除出部队,还要求回家后必须将藏匿的金银财宝找出来上交政府。当天晚上,王家凯就在郭家大院的厕所里上吊自杀了,尸体就埋葬在郭家大院背后的山坡上。母亲说当时她和郭阿姨怕得不得了,王家凯从参军就和他们在一起,天天朝夕相处,没想到说没了就没了。时至今日,她还能想起王家楷当年独自一人在大门外石梯上拉二胡时的模样。

那天在云顶寨郭家大院背后的山坡上,我母亲和宋文秀阿姨来到当年埋葬王家凯的地方,我母亲对着王家凯的坟茔说,王家凯,我和宋文秀今天来看你了,60多年过去了,你还好吧,希望你能安息!

云顶寨郭家大院对宋文秀阿姨来讲,具有更为特殊的意义,正是在这个地方,当时团里的保卫股长肖庆兰看上了她,向她表示了爱慕之意。不久,经组织批准,她和肖峰在郭家大院举行了婚礼。他们的大儿子肖林峰大哥就是在云顶寨的郭家大院孕育的。部队整编结束后,宋阿姨和我母亲分手了。我母亲去了西藏,宋阿姨随丈夫留在了川南行署泸州公安处,后来又去了贵州。

那天晚上,母亲将63年前集训时的老照片翻了出来,照片是在当年郭家大院的石梯上拍摄的,我看见穿着军装的母亲和宋文秀阿姨坐在一起,她们那时都那么年轻,那么漂亮,那么英姿勃勃,一晃63年过去了,当年的小姑娘已都进入古稀之年,早已满头白发了,今天能重新相聚,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母亲与宋文秀阿姨再一次又要告别了,两个老战友相互拥抱在一起,分别说着保重身体、记着打电话之类的话,眼眶里含着泪水。我们知道,这一别,也许就是两个老战友最后一次见面了,我们的眼里也充盈着泪水。

                                                     2016322

作者:肖涌 来源:《泸州作家》编辑部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