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校园文学 >> 内容

砸铁花

时间:2017-06-06 15:44:33 点击:

  核心提示:砸铁花雷璐僖 学徒嘴里衔着一根土烟,神情专注地看着手中一把锃亮的斧头。烟头闪烁的红色缓慢而坚定地向他嘴边挪移着,他却似乎毫无察觉。只用略有些伤口的手指轻轻磨裟着斧背光滑的表面,细细地感受手指头传来的略带冰凉的金属质感。 一个老人从一间挂着腊肠的小屋中走了出来,他拄着一根细细的拐杖,看到学徒专注的样子...

砸铁花

雷璐僖

 

  学徒嘴里衔着一根土烟,神情专注地看着手中一把锃亮的斧头。烟头闪烁的红色缓慢而坚定地向他嘴边挪移着,他却似乎毫无察觉。只用略有些伤口的手指轻轻磨裟着斧背光滑的表面,细细地感受手指头传来的略带冰凉的金属质感。

    一个老人从一间挂着腊肠的小屋中走了出来,他拄着一根细细的拐杖,看到学徒专注的样子,他满是皱纹的脸上横着的一条刀疤因为笑容皱在一起,让他慈祥的脸带上了一点狰狞。学徒听到响动,立刻摁熄了土烟,把还剩一截的烟随手丢在地上,又从身下抽出椅子,摆在老人面前。  “师父您坐。”学徒恭敬地对老铁匠说。

铁匠从他手里接过斧头,也用布满老茧的手指细细地磨裟起光滑的斧背来,眼里有着化不开的情谊。

老铁匠从小学习打铁,打了一辈子的铁,在半年前才收了这唯一的学徒,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个学徒既聪明又勤奋,打铁的技术也在这半年突飞猛进。老铁匠知道学徒是个打铁的料子,恐怕最多两年,学徒就能后来居上。

老铁匠不奢望学徒能继承他的衣钵,但他希望老祖宗传下来的打铁技术不会因为现今科技的发展而被淹没。像学徒这样在机缘巧合之下来向自己学习打铁的少之又少,愿意大老远来买传统工艺做的铁制品的更是寥若晨星。

老铁匠知道学徒来这儿不仅是学习打铁,学徒真正想学习的,是那天由老铁匠表演而唤起他对生的希望的一门独特记忆——砸铁花。而会这门中国传统铁文化技艺的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老铁匠撑着木纹斑驳的木拐子坐在板凳上,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声。学徒为老铁匠端来一碗清茶,老铁匠“咕噜咕噜”全咽下去,凉凉的茶让他习惯了高温的身体禁不住打了个冷战,老铁匠心中也做下了决定。

“从明天开始,你就跟我学砸铁花吧”,老铁匠把细细的木拐子放在身边,“但你要记住,你既然学习了它,就不能让它总缩在屋里头。你得让它走出去,它只有走出去,见了人,才不会消失。小子,你若是让它消失啦……”

老铁匠没说完,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他又灌下学徒递过来的一杯清茶,嘴巴张了张,却不知再说什么。他有些颓然的把茶碗还给学徒,冲学徒点了点头,又捡起木拐子回了屋。

从那天起,学徒便跟老铁匠学起了砸铁花,他已经用半年熟悉了各种打铁的基础知识,上手起来十分快,虽然砸铁花这门技艺是打铁技艺中看着简单做起来难的典例,但凭着学徒的悟性和拼劲儿,他竟然仅仅用了两个月的时间,就把这门技艺练得无比纯熟了。但其实学徒也只有这么长的时间,因为三个月后,老铁匠便去世了。

老铁匠去世那天正是年末,原本家家户户都已准备好红色的福纸,听闻老铁匠去世的消息,所有人都换下了红色的福纸,换上白色的丧条,来为老铁匠默哀。学徒惊讶于老铁匠的影响力,因为自他见到老铁匠起,除了第一次看老铁匠表演,其余时候老铁匠都是一个人清静地生活,偶尔练练打铁,来温热少人问津的铁铺。

但当学徒听见那些人的谈话,他才明白,原来这些人也是从小就看老铁匠砸铁花的,老铁匠精妙绝伦的技艺和和蔼的性格早已深深的刻入他们的记忆,成为他们童年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老铁匠也是最受他们敬重的长辈之一,这种敬仰并没有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而消失,反而让他们真心实意地为老铁匠的离去感到惋惜和沉痛。

学徒想起老铁匠去世前对他说的话,不只是在逢年过节时在人前表演砸铁花,而是到更远一些的地方,让更多的人了解到这种文化。最开始他用了不少人力财力来宣传这门名不见经传的技艺,但后来随着慕名者的增多,前来观看的人也渐渐增长,而他又用这些钱到更远的地方去表演。

老铁匠入葬那天正是新年,学徒怕冲了人们的喜,特地绕路从远离红色的地方走。他身上还穿着白色的孝服,心中一遍遍的回荡起老铁匠生前对他说过的话,眼眶有些湿润。

突然,一个人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冲到学徒面前,急的声音有些结巴:“新年……新年的节目表演时间到了,你去不去……给大家砸铁花?铁匠大叔说他已经把它教给你了,如果哪天他不行了……就叫我们来找你去,他说……他说这个节目不能丢!”

学徒霎时红了眼眶,他用已经结出老茧的手胡乱擦了一把眼睛,连话都没来得及回,就冲向了那片朦胧的红色。等冲到了广场,他发现所有人都在安安静静地等着他,老人们看他的眼神充满着鼓励,小孩子看他的眼神充满了闪闪发光的希望。而人群的中间,正安安静静地摆放着老铁匠的那台老铁炉,就一如一年前老铁匠还在这里表演时一样。

学徒的记忆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他生意失败衣衫褴褛来到这座古朴的小镇,一无所有又完全丧失了对人生希望的他,已经准备好了用乞讨甚至是自杀来永别这个让他感到绝望的世界。但当他路过广场,感受到那里人声鼎沸,他下意识地回头,透过人群的间隙,他看见一个永远也无法忘却的画面——那是一个老人瘦弱的身躯,戴着草斗笠,穿着皮布衣,握着一个长长的铁勺站在火雨之中。随着老人铁勺的晃动,一圈圈璀璨至极、红艳至极的滚烫的铁水在空中开出一朵朵震撼人心的巨大铁花,如浴火凤凰展翅啼鸣,又溅落地上如无数红色的流星坠落。

学徒看痴了,后来他就拜入老铁匠门下,学了一年的技艺,也学会了这一招砸铁花。

学徒缓缓走向陈旧的铁炉,眼泪最终还是忍不住滑落了下来。他终于明白了老铁匠对他说的话,“走出去!”“走出去!”,唯有走出去,走得越远越好,乃至走向世界各地去,才能让人们留住快要消失的他们,才能不让这些文化没落,才能留住,那嵌入许多人梦幻般童年记忆中的砸铁花。

(据统计,今天的中国,有无数传统技艺因为无人关注或无人继承衣钵正面临失传。正是少数有识之士对那些濒临失传的文化经典不遗余力地继承、挖掘和保护,才让中国几千年的文化结晶得以沿续、留存而长盛不衰)。

(指导老师:石虹)

 

通信地址:四川省泸州市老窖天府中学高20161班雷璐僖 

邮政编码:646000

联系电话:18982775506

                                    

作者:雷璐僖 录入:雷文天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