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责任//四川 章科才

时间:2018-07-08 9:21:45 点击:

  核心提示:责 任章科才浓雾像一张无边无际的网罩在江州市的上空,盘踞在城市的高楼上半端钻入雾中而消失,大街小巷处处弥漫着寒冬的雾气。江州市翔宇制衣有限公司总经理黎天伟驾驶着一辆丰田越野车从公司出门后,急忙往市委驶...

 

章科才

 

浓雾像一张无边无际的网罩在江州市的上空,盘踞在城市的高楼上半端钻入雾中而消失,大街小巷处处弥漫着寒冬的雾气。江州市翔宇制衣有限公司总经理黎天伟驾驶着一辆丰田越野车从公司出门后,急忙往市委驶去。

黎天伟从郊区进入城区后,正赶上上班高峰,车多雾大,公交车、小轿车等交通车辆尾部红灯闪烁,“嘟、嘟” 不停息的喇叭声在天空中回荡。他小心谨慎地紧握方向盘,小车在车流中犹如蜗牛般往前移动。

半个多小时后,他将车开进了处于城区中心的市委大院。黎天伟停好车,快步进入市委部门办公大楼,径直往二楼市委台办去。他到市委台办一看,只有一间办公室的门开着,一个青年人坐在电脑前聚精会神地敲打键盘。他举起右手在门上轻轻敲了几下。坐在电脑前的青年人抬起头往门口一看,一个中等个子,团脸,身穿青色西装,脖子上系着花格领带,大约五十岁的中年人,神色凝重地望着他。

“你找谁?”青年人语气温和地问黎天伟。

“我是翔宇公司的黎先生,请问李主任什么时候上班?”黎天伟边说边走进办公室靠近青年人的办公桌。

“李主任陪同省台办领导到县里检查工作去了,你有什么事?改天再来吧!”青年人望着黎天伟轻声回答。

“他什么时候回办公室?”黎天伟又急切地问青年人。

“听领导讲,这次到县里检查工作需要二至三天。”

黎天伟一听大失所望,嘴里不停地咕噜 :“怎么办,怎么办,真急死我了。”他顿了一会儿,两眼焦急地望着青年人 :“长官,你贵姓?我以前咋没见过你?”

“我不是长官,我是这办公室的工作人员,姓王,到台办工作还不到一个月时间。先生,你有什么事给我说,主任回来我立刻转告他。”青年人见黎天伟焦急的神态,瞪着两个清亮的眼睛看着黎天伟。

“行,小王,我有很急的事情找李主任,他回办公室后,请你告诉他,我在公司等他的电话。”黎天伟说完刚转身迈出两步,又回到小王办公桌前,从提包中抽出一张名片递给小王说 :“小王,这是我的电话号码。李主任回来请立刻通知我,拜托你了。”

黎天伟等小王接过名片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时间转眼过了三天,黎天伟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心如室外的天气阴晦、寒冷,时刻盼望着李主任的电话,实在坐不住时,试着给李主任打了几次电话,但李主任的手机都处在关闭状态中。他心情非常烦躁,没有睡一个安稳的觉。

第四天上午,黎天伟一上班就召集公司管理人员开了个短会,会一散他就收拾好提包准备到市委台办询问李主任究竟到哪个县去了,他要追到县里去找。

刚要出门,办公室秘书小孙一下跑进门来 :“黎总,市委台办李主任来了。”

“什么?李主任到公司来了?”黎天伟惊愕地看着小孙。

“没错,是李主任来了。”

黎天伟脸上一扫几天来的愁容,他随即放下提包,急忙下楼去迎接。刚走到楼梯转角处,他一眼看见一个身材魁梧、上身穿着蓝色休闲装的中年人在公司王副总经理的陪同下往楼上走来。

“李主任,难怪我今早一起床看见天空晴朗,没有一点雾,原来是你这个福星要来我公司。”黎天伟上前双手握住李主任的手激动地说。

先生,让你久等了。”李主任客气地问候黎天伟。

黎天伟陪同李主任走进了他的办公室,忙招呼着李主任到沙发上坐下,自己隔着中间的茶几坐在李主任的对面。他不等秘书端上热茶,便急不可待地说 :“李主任,这次你可要给我做主啊!”

“黎总,很抱歉,我前两天陪省台办领导到县里检查台胞捐赠的‘希望小学’建设情况,山区手机信号不好无法接收你的电话。我今天刚走进办公室,小王就给我说你有很急的事情找我,这几天他办公室的电话都快让你承包了。这不,我招呼都没给你打就赶过来了。不着急,有啥急事慢慢说。”

“李主任,很不好意思,这事真的太急了。我公司最近遇到了一个官司,前几天雨潭区法院判了,我公司败诉。给了十天的上诉期,还有几天时间就到期了。对法院的判决我们不服,这几天我都十分焦愁,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只有找你,靠你帮助协调,请求政府公正地给我公司解决。”黎天伟面带愁容急切地说。

“不要客气,只要台办能办到的事情一定给你协调处理好,你先把事情经过详细给我讲一下。”

“事情是这样的……”黎天伟将事情的起因、雨潭区法院判决的结果认真仔细地给李主任讲了。随后他拿出几张复印好的材料递给李主任 :“李主任,这厂房建设一开始你就很清楚,在报批手续上市台办还给予了我公司很大的支持。真没有想到扩大生产,为江州的经济发展多做点贡献,却不明不白地吃官司、输官司。”

“好,我把材料拿回去后再好好看看。”李主任接过黎天伟递给的材料说。

黎天伟将材料递给李主任后双手不停地搓着,两眼直勾勾地看着李主任,嘴巴张开又闭拢。

李主任见黎天伟说话的神态,猜出他有什么话要说,又顾虑着什么不便开口,忙开导说 :“黎总,别不好意思,只要你想到的都可以说出来,有什么想法尽量说,别藏着掖着的。”

黎天伟听李主任一说,显现出不好意思似的:“李主任,我心里确实有一个想法,不知该不该对你说。”

“黎总,别不好意思,只要你想到的都可以说出来。”李主任语气温和,面带微笑地看着黎天伟。

黎天伟点了点头,神色仍略有紧张地说 :“李主任,你知道我公司还有一个合伙人先生,他是民进党人,他到大陆投资是我反复劝说才过来的,这件事我不敢吿诉他,怕他知道后在台湾夸大其词宣传,攻击大陆的投资政策,如果那样我真无法面对你了。”

李主任听了黎天伟的话,双眉一下紧锁,神色变得凝重起来,他脑中浮现出当初招商的情景。

两年前,他到深圳招商,经当地台商协会的引见,认识了黎天伟。在与黎天伟交谈中,了解到他早年在深圳投资办了个制衣厂,近年来国外订单较多,生产跟不上用户的要求,有意往内地扩展。他了解这一信息后,多次到深圳与黎天伟交谈,邀请黎天伟到江州考察。

黎天伟通过半年多的考察,感觉到江州环境优越,劳动力充实,地方政府很有诚意,从而坚定了在江州投资的信心。由于资金上的不足,黎天伟动员在台湾的朋友先生共同投资二千万元人民币在江州成立翔宇制衣有限公司,开展出口成衣的生产和来料加工。

在签订投资协议那天,李主任在深圳见到先生,他敏锐地感觉到先生这个五十多岁,身材瘦小的台胞对大陆有很深的成见。当时吴先生对他说:“我们台湾人到你们大陆投资是冒着很大的风险,你们的法律不如我们台湾,一旦出了什么事,不是用法律去公正处理,而是按照长官的意志去办。我这次同意到大陆投资,全是黎先生的游说,但愿今后如你们所说,不要坑我们台湾人。”

李主任想到这里,他抬起头往屋顶上方望了一眼后看着黎天伟,语气严肃而明确地说 :“黎总,你放心,大陆的各项投资政策都是透明的,对台胞的合法权益是坚决保护,我们一定会公正地依法处理好涉及台胞的每一件事。至于别人要怎么说,就让他说吧。我相信吴先生是会理智对待这件事的。”他顿了一会儿,语气缓和接着说 :“黎总,今天是你收到判决书的第四天,我回去后将你所讲的事情再详细地了解核实,三天后给你答复。按法院规定的上诉期限,你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上诉材料。”李主任说完,站起身与黎天伟握手告别。

黎天伟送走李主任一行人后,他回到办公室一下坐到椅子上,长长地松了口气,心情感觉轻松了很多,可脑子总是围绕未结案的事情思来想去。他相信市台办会给他主持公道,维护他的合法权益,可毕竟区法院已经判决了啊!市台办能给我主持这个公道吗?他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三天后,市委台办李主任再次到翔宇公司,就黎天伟反映的问题作进一步的交流。李主任在黎天伟办公室,开门见山地说 :“先生,你反映的问题,我们进行了认真调查核实,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你所讲的情况属实,但是由于你公司与华辰建筑公司的经济纠纷已进入司法程序,并且一审已作出了判决,你只能按判决书的法定时间内向市中级人民法院上诉。”

“李主任,我们上诉,市中级法院能受理吗?我们能胜诉吗?”黎天伟忧愁地看着李主任。

先生,你要相信大陆的法律是公正的,法律的天平一定会趋向正义一方。”

黎天伟听了李主任的话后消除了思想上的顾虑,站起身上前握住李主任的双手 :“李主任,非常感谢,有你们的支持,我一定上诉,用法律讨回公道。”

先生,我可要告诉你,我认真看了一审的判决书,其中有一条对你公司很不利,就是你亲手写的欠款条子。”

“李主任,事情不是那样的,那张欠款条子是假的,是他们伪造的。我们已送省权威部门作笔迹鉴定,过几天结果就会出来。”

“好吧,还有几天时间,你就抓紧聘请律师准备上诉材料。”

“行,下来后我抓紧办理,按时间将上诉书送到市中级法院去。”

李主任与黎天伟正在商量上诉一事,楼道上传来一阵喧闹声,“姓黎的是在那间办公室……”

黎天伟赶紧转身往门外走去。刚走到门口,四五个年轻人一下闯了进来。他们一进屋后,目中无人,

有的坐在李主任的旁边并将双腿放在茶几上,有的坐在黎天伟的办公桌上。

一个三十出头的人对着黎天伟说 :“你就是那个黎台胞吧?听说你要上诉,我今天来告诉你没有用,你打的三十多万元的欠条白纸黑字在我公司老大手上捏着,一审我公司能打赢,二审照样赢。我奉劝你,从台湾到这里找点钱不容易,你就别折腾了。我们老大很大度,你不上诉,欠的款,零头就算了,就给个整数,如何?”

黎天伟没见过这样的阵势,他的心“咚咚” 直跳,额头上浸出了汗珠。他瞟了李主任一眼,见李主任端坐在沙发上,脸色表情严肃,他硬着头皮对那人说 :“小兄弟,我不是还没有上诉吗?你们到我公司来这样不讲道理,就不怕我报警?”

“你报警?你报啊,看警察管不管你这些破事。我看你还是省省心吧!今天我不逼你,还想在这里生存发展,就好好考虑。”年轻人恶狠狠地看着黎天伟大声说完后,朝着另外几个年轻人吆喝着 :“走!兄弟们,过几天再来。”说完转身往门外走去。

“站住!谁指使你们来这里恐吓的?”在沙发上坐着一直没吭声的李主任一下站起来,一脸正气望着那几位欲离去的年轻人喊道。

“你是谁?你是哪根葱?有你说话的份儿?我看你少管闲事。”走到门口的年轻人转过身来看着李主任吼道。

“我是市委台办的李正义,先生的事是我职责范围的事,维护好他的合法权益是我的责任。”李正义毫不示弱地回击年轻人。

“我管你是啥子办,这种事你最好少管,管多了对你没有好处。”年轻人脸上一股杀气冲向李正义威胁地说。

“你回去告诉你老大,这件事我李正义管定了。我不仅支持黎先生上诉,到时我还会作为证人到法庭证明他的清白。”李主任声音洪亮、语句清晰地回答年轻人。

“你凶、你狠,到时走着瞧。”年轻人说完转身扬长而去。

几个闹事青年人走后,李主任安慰了会儿黎天伟,鼓励他不要被恐吓吓倒,一定要用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又细致地给黎天伟讲了些准备上诉材料时应考虑到的问题。

黎天伟得到市台办的支持后,立即聘请律师准备上诉材料,在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将上诉材料送到了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书送上去后,黎天伟焦急地等待市中级法院的审理。

一天上午,黎天伟刚从市里回到公司,一个中年人带着一个青年人来到他的办公室。那个青年人告诉黎天伟,中年人是市中级人民法院经济庭王庭长,今天专程到公司向他了解上诉书列举的有关事情。

黎天伟一听,高兴地上前一下握住中年人的手 :“王庭长,太感谢你了,没想到这么快你就到我公司来了。”

先生,大陆是法制社会,用法律处理经济纠纷,可一点也不比台湾差啊。你带我们到新建的厂房看看,边看边将有关情况给我们讲讲。”王庭长面带笑容地对黎天伟说。

“行,走吧,边走边谈。”黎天伟说着便带着王庭长二人下了办公楼,往楼房左侧走去。

在离办公楼十多米处,一座蓝色的玻璃钢顶,四周砌着白色的砖墙的厂房扑入他们的视野。他们一行人从正面的大门进去,厂房内空荡荡的。

“王庭长,你看厂房刚修好,我就吃上官司,整个厂房还空放着。”黎天伟一走进厂房就伤感地对王庭长说。

先生,你放心,我们会依法办事。”王庭长在厂房内认真地看了看后,让随行的青年人测量了一下厂房实际面积,又与黎天伟就上诉的有关事情交谈一会儿后便离开了翔宇制衣公司。

时间一天天过去,半个月后,李主任收到作为证人岀庭的通知书。

中午,李主任下班回家,看到家门口台阶上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正是在黎天伟办公室带头闹事并威胁他的那个人。那人见他走来,马上站起身沉着一张脸拦住他问道 :“你是市台办李主任?”

“我是李正义,什么事?”

“李主任,我们今天来是好意告诉你,关于翔宇公司上诉一案,你最好别插手,少管闲事。如果你一定要管,我们公司的官司输了,会每天有三四个兄弟坐在这里向你要饭吃的。”

李主任听了那年轻人带有威胁的话,心态镇定,用轻蔑的眼光扫了三人一眼,语气坚定地回答说:“维护台胞的合法权益是我的工作职责,翔宇公司的事情我管定了。你们要到我家吃饭可以,先吿诉我你们叫什么名字,谁叫你们来的,到时我保证你的兄弟们吃饱喝好。”

“今天只是给你警告,你好好想想,别到时后悔。”年轻人马着一张脸,用手指着李主任的脸狠狠地说完后,对另两个人一摆头 :“兄弟们,我们走,过几天再来。”说着昂头离开了李主任的家。

两天后,翔宇制衣公司与华辰建筑公司经济纠纷一案上午九点在市中级法院经济庭二审判室开庭。

审判庭庄严肃穆,三位法官身穿法官服,表情严肃,端正地坐在审判席上。台下黎天伟和被告分别坐在原、被告席上。双方聘请的律师分别坐在身边。

庭里坐着十多个旁听人。李主任作为原告的证人岀席。

庄严的法庭上,主审法官宣布开庭后,原告、被告双方律师在庭上展开了唇枪舌战,各自站在当事人的立场,围绕三十五万元经济纠纷的事实存在与否讲自己的观点,出示有利于自己的证据。

法官时而提出一些问题请原告、被告回答。

市委台办李主任作为原告证人出庭就翔宇制衣公司修建厂房前后经过作以证明。

最后,原告、被告分别作了陈述。

休庭十分钟后,主审法官宣布 :上诉人江州市翔宇制衣有限公司厂房修建一案,不服江州市雨潭区人民法院(2009 雨民一字第4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审理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原判认定 :二〇〇九年四月,原审被告翔宇制衣有限公司与华辰建筑有限公司达成厂房修建协议,双方约定被告新建一千平方米厂房由原告负责修建,建材品种规格、质量由被告指定。厂房修建结束后被告按每平方米七百元支付原告。同年八月,原告将厂房修建完后,经被告及城建权威部门鉴定,厂房符合设计要求,工程质量优等,实际建房面积达一千一百平方米,按照协议规定,被告应支付原告工程款七十七万元。在被告支付原告资金时,告知原告公司资金周转困难,先支付四十二万元,余款一个月后支付。最后双方达成协议,被告出具欠款条一张。一个月后,原告到公司收取余款,被告认定款已结清,拒绝支付余款。原告遂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被告归还欠款三十五万元。原判认为 :原告华辰建筑公司与被告翔宇制衣公司签订的协议均为有效协议,原告按照被告要求完成了所建工程,被告已支付了原告部分工程款,余款被告已向原告出具欠款条,并承诺一个月内支付。还款期限到后,被告以工程款已结清为由拒付余款,原告要求被告翔宇制衣公司偿还工程余款三十五万元的主张合法,本院予以支持,判决被告翔宇制衣公司在一个月内付清余款三十五万元。本案经法庭调查 :二〇〇九年四月,翔宇制衣公司为了扩大生产,决定在厂区内新建五百平方米厂房,经报市区有关部门批准后,与华辰建筑公司达成修建厂房的协议。协议明确规定 :一,厂房建设面积五百平方米。二,所用建设材料由翔宇制衣公司指定品种和规格,华辰建筑公司统一采购并负责厂房修建。三,厂房建设竣工后,经翔宇制衣公司检查验收合格,按每平方米七百元支付给华辰建筑公司。双方协议签订后,华辰建筑公司按照协议要求及时组织原材料,于五月正式施工。华辰建筑公司经过四个多月的努力,于九月中旬将厂房建成。其后,翔宇制衣公司邀请市区城建专业人士根据材料使用规格、施工标准要求对厂房进行了认真仔细的检查核实,认定厂房建设符合设计标准,达到了设计要求,厂房实际建筑面积达六百平方米,与合同基本相符。被告辩称厂房面积达一千一百平方米,欠款有原告的签字,经本院实地调查,权威部门鉴定,被告华辰建筑公司称厂房扩大的面积与事实不符,经市区相关部门检查验收,实际面积为六百平方米。被告华辰建筑公司出示的原告翔宇公司的欠款条签字系伪造。本院认为,原告翔宇制衣公司与被告华辰建筑公司就修建事宜有明确的文字约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本院支持并维护翔宇制衣公司合法权益。现本院宣布:撤销雨潭区法院(2009)江雨民字第287号判决,发回重审。

法官宣布完,坐在原告席上的黎天伟两眼湿润了,他站起身来,先朝法庭上方悬挂的国徽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握住李主任的双手,嘴里不停地咕噜 :“谢谢!谢谢!”

李主任用力握住黎天伟的双手,一双温暖的眼睛看着黎天伟 :“不用谢,维护所有台胞在大陆的合法权益是我们的责任。现在是,今后是,将来也一定是!”

 

(作者曾任某市台办主任。)

 

 

作者:章科才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