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玛吉阿玛

时间:2018-07-16 6:45:12 点击:

  核心提示:玛吉阿玛——聆听“在那东山顶上”(散文诗)四川合江县城关中学 李洪云电话13086448858一“啊依呀依呀拉呢,玛吉阿玛……”那峰、那寒,那玲珑的姿影优雅的舞步、皎洁无瑕。远眺,洁净的歌喉是水的风韵,痴迷在小妹的东山顶上。皑皑白雪,似在云天之外,莫忘广寒。舒袖嫦娥,舒袖了那一段“羽衣霓裳”。思恋的...

玛吉阿玛

——聆听“在那东山顶上”

(散文诗)

 

四川合江县城关中学 李洪云

电话13086448858

 

“啊依呀依呀拉呢,玛吉阿玛……

那峰、那寒,那玲珑的姿影优雅的舞步、皎洁无瑕。远眺,洁净的歌喉是水的风韵,痴迷在小妹的东山顶上。

皑皑白雪,似在云天之外,莫忘广寒。舒袖嫦娥,舒袖了那一段羽衣霓裳。思恋的小径,追溯心情断垣的最终句点。

还原闺房的故事,相约皎洁的遐思,月亮妹妹“浮现在我的心上”。不要打断故事的冰清玉洁,

落寞了阆苑。

 

雪域之巅的小哥哥,点赞了姑娘,不要让悄悄话轻易越狱。小叩柴扉,说定了红杏、说定了岁月深处的篱笆墙。

也许故事已经被圈点,也许本来就没有故事,因为从两小无猜开始,童年的竹竿上,萌动了儿时沙滩,萌动了青涩的娇羞、相爱的出发;也许时光已经断句,也许两小无猜的昨天已经衰减,雪域的晶莹依然看透了

追逐的樯帆。

雪域中的汉子,梦幻了那一帧寒凉深空里的玉色笑靥,醉眼朦胧的吴刚阿,怎么可以猜透,玛吉阿玛,

小妹的伊甸园。

 

打听小妹,打听T型台的忸怩,确认舞步的拐点,那一段日子还在心底。眺望诗意的红尘,眺望飘渺的远方,亲聆“玛吉阿玛”、玛吉阿玛般的感觉心旷神怡;眺望天外的云霓,翻动发黄的每一页记忆,还有什么思绪叫做冰雪晶莹、剔透无瑕?

不要让遐想残忍成梦幻,醉意的诗篇永远在温馨中翱翔。挑逗小哥哥的绣球如诗画般泛滥,那是生命地带最原始的淡妆素抹。让遐想点缀斑斓,让生命的栈道永远年轻,徜徉昳美,聆听,

天籁广寒。

故事的终点永远无垠,不要搁浅在断垣的昨天,啊!

啊依呀依呀拉呢,玛吉阿玛……

玛吉阿玛啊,这相思的熬煎!

 

啊依呀依呀拉呢,玛吉阿玛……

无法猜透小哥们儿的惬意畅想,坠落在妹纸谜底的心房。

缘分泼墨了清澈的眸子,也许小妹聆听了大山的胸脯。

抚摸哥哥起伏的脉动,掀开心扉的篱笆,那一回的嬉戏沙滩,已经太过久远。可是却拨动了,姑娘柔情的心弦,从此描摹了“年轻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上”,就像深空的广寒。永远定格那一幕,一辈子。

哥哥啊那怦然心动是不是,大山急促的呼吸,或者,

脉搏的沸腾?

站立山巅,张开臂膀,那可是雪域高原宽阔的胸膛。

不要倾诉那么多妩媚,不要再挑逗小妹的心情柴扉,每一次的眺望都是,温馨的陷阱,每一秒的思恋都是,生命栈道上沉淀爱的密码,

玛吉阿玛,玛吉阿玛!呀啊拉依呀拉依,玛呢拉索……

 

美丽的思念总是横生枝节,因为爱恋的攀援注定了思路的熬煎。时光的泥沼总要让爱火湮灭,怎么却描绘了蝶影双飞?认定了执子之手至死不渝,是不是偷听了司马相如卓文君,偷听千里婵娟,

羞涩的情愫?

醉卧未央、广寒之约、疑似斜倚瑶池都是,

卓约潇洒了相思的熬煎。可是心里依然是,

斩不断的思恋!

不要打断了心绪的段落,了结了似曾相识或是,似曾在东山顶上,像白白的月亮在天边升起,囧了姑娘,“浮现在我的心上”。说了,

似曾……

啊依呀依呀呀拉呢,玛吉阿玛,啊依呀依呀呀拉呢,玛吉阿玛。

“年轻姑娘的面容,浮现在我的心上”?

 

【注】“玛吉阿玛”指“没有出嫁的少女”,抑或译成“像亲妈一样”。因为藏人心中,玛吉阿玛就是纯洁美丽的少女,或者等同于像妈妈一样温馨惬意让人深爱的亲妈妈般的女性,

 

作者:李洪云 录入:李洪云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