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放滩〖第1部 潮起大江〗]第2章:归去来(3)

时间:2018-07-21 22:31:04 点击:

  核心提示:放滩〖第1部 潮起大江〗]第2章:归去来(3):(3)瓜芦塆座落在一个有如年青妇人子宫般的、圈椅型的山谷里,直如受精卵坐床于母亲湿润柔软的子宫壁。再往山谷深处,沿茅草间的土埂小路上行三五里地,便是段祺...

放滩〖第1  潮起大江〗]2章:归去来3):

 

3

瓜芦塆座落在一个有如年青妇人子宫般的、圈椅型的山谷里,直如受精卵坐床于母亲湿润柔软的子宫壁。再往山谷深处,沿茅草间的土埂小路上行三五里地,便是段祺坤出生时的老家棺木岩了。

圈椅型山谷周遭的山峦绿鬓婆娑,长年如海绵吸饱了雨水,然后又不急不慢地如乳汁般泌出,汇成无数细细长长的山泉,悬挂在环形山谷的崖边。

大大小小的山泉,和着山谷里呜呜的风声,和着深山鹧鸪一声声哦哦哦悠长且旁偌无人的吟唱,噼噼啪啪地落下,又先先后后地汇聚,流成了清清浅浅的思坡溪,从棺木岩流到瓜芦塆,再从瓜芦塆段姓屋基下的谷底潺潺流去。同时,也就有了一条青石板路,沿着溪水出谷口,直达岷江边的思坡溪场。

那圈椅形山谷开口处右侧的山峰,从思坡溪场口处,沿岷江往下游延伸出一两里地,一片紫红色的山岩,丹霞般镶嵌在苍翠的山水之间,好生耀人眼目。这地方就是红岩子了。在红岩子,一股哗哗的瀑布从山顶直漱下来,挂成宽阔的水帘,而水帘后面,竟是一个空旷敞亮的天然石洞。石洞的地面极平整极干净,往外望去,眼见又十分开阔,江山平远,苍苍茫茫,令人心绪万千,远接天地。洞里有石床、石桌和石凳,也都清爽,十分难得。那就是黄山谷常去避暑、吟唱、思念苏轼的地方了。

段祺坤的父亲得如此地利,再加上自己的执着和干练,儿子的出息,两口子做生意、谋稻粱,便终于小康。他们不止赎回了原先卖出去的几亩坡地,又在平顺些的地方置了田土,辟了屋基,聚土筑垒,挂红上梁,建了一排白灰抹壁、小青瓦盖顶、带阁楼的土墙瓦房。且在房前屋后遍种瓜果,既不占地,遮阴,还实惠;又取种瓜得瓜的意思以自警,当然也略显对自个发家的自得。

正当家业有了些气象,儿子又考中了秀才,娶妻生女,老爷子倒积劳成疾,年老多病起来,终于撒手西去。临死时,虽然眼见得气喘吁吁,出气多进气少,已经是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却还拉着儿子段祺坤的手总是不放,一直和儿子对望着,不肯闭眼。直到他那瘦骨嶙峋的手渐渐变得冰凉,这才一搭脑壳,走了。随后,也慢慢从眼角边沁出细细的两行泪水来。虽说老爷子到底成功了自己当初谋划下的发家大业,对自己这一辈子算是莫得话说的了,但恐怕也因此就更加惜命,比不得人穷命贱时,死活皆无所谓。

老爷子死后,就葬在紧靠瓜芦塆屋后的小山坡坡脚上。他要一直看着、守着自己的这个家和自己的儿孙后代。按他的遗言,棺木崖的老屋也不准废弃,还立着一间瓦屋和两间茅草房。一方面,那里是他发家之地,要让后人不可忘本,知晓先人筚路蓝缕的艰难。按后来我们的章法,这应该叫做忆苦思甜、或者叫做啥子主义抑或主意的教育基地吧;另方面,也还是很有实用之处,耕种和收获棺木岩的庄稼时,还得去那里住住,同时也顺便修整修整。

如今的瓜芦塆,已经不只是段祺坤一家人居住的屋基了。在他们家逐渐发家时,又有三家同高祖或同祖父的段氏同宗,投奔旺家兄弟,迁来瓜芦塆屋基,都租种他们家的田土,也不时受些关照。在思坡溪段氏家族全字辈的大排行中,段祺坤行三,妹妹行五。父亲去世后,在母亲的主持下,将五妹嫁到蔡家,出嫁时的陪嫁妆奁,还很是令乡邻们艳羡了一番,是满过得去的了,所以,也就不再得家产。其时的瓜庐弯屋基,段祺坤和母亲住了上方坐西向东一楼一底的一溜瓦房。院坝南面的一排平房,住了段全才一家。段全才一直就勤劳本分,家底虽然算不得富裕,但也还约略殷实。另外两个同宗本家,都和段祺坤同是全字辈。一家段全林,稍有家底,在段全才院坝当面起房造屋,坐北向南,半瓦半草地也修了几间平房。另一家段全书,穷,看中段祺坤房屋的一端,是修在矮一级屋基上的吊脚楼,楼下除了一个茅坑和一个牛圈,另一半却还空着,只是几根光柱头,便将空着的一半收拾出来,用竹篾夹成了两间屋子,也安下家来。

这以后,段祺坤就一心追随孙大炮闹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去了。如今回来,虽也说不上是离家多年,但世事变迁,也竟有了些恍偌隔世的感觉。

所以,当老娘泪花花着两眼,把跪在面前的段祺坤一把抱住,说:“起来起来。汉成快打盆热水来,等他先洗把脸……”时,两母子加上个段王汉成,便都不免泪落尘埃起来。

待段祺坤洗完脸,老娘已经泡了茶端出来,一面又吩咐段王汉成:“你事情多,娃娃放在这里,各自去忙你的。”

段王汉成说:“就是呀,厨房头还有一大摊子事呢。”

段王汉成把手头的娃娃交到老娘的手上,挽起袖子来要朝厨房走。就看见老唐挑一挑粪桶从院坝头走过。段王汉成喊住老唐:“把粪水泼归一了,赶忙点洗洗,回来吃年夜饭哦。把娃娃一齐抱过来嗄!”

老娘就问:“大年三十了,还喊人家干啥子活路哟?”

段王汉成说:“妈,明天初一,人些就要出来踩青达嘛。我叫老唐把我们那两块青菜拿来泼起粪水。”

段祺坤觉得奇怪:“人家踏青,我们咋个要给青菜泼粪水?”

老娘就叹口气,说:“这两年到处乱糟糟兵荒马乱的,日子艰难,人心也就烦躁。以前年辰,踏青也就是顺手扯两窝青菜,应应景,尝尝新,大家高兴高兴。去年我们家那两块菜地,踏青的人带了箩筐砍刀,就一个晚上,遭砍了个精光。”就又吩咐老唐:“去嘛,去嘛,不是又要遭人家整光,我们还要靠那些青菜做芽菜,吃大半年。哦,也不要全泼,挨近路边的两排青菜就算了,也留点给人家应个景。偌多年的老规矩了,也不要做得太绝。”

段王汉成似乎有些不同意婆婆的话,但男人刚回家,又不好就当着他的面顶撞老娘,于是不再开腔,和老唐都分别去了。老太太还在摇着头叹气:“改朝换代,改朝换代哟!……

段祺坤便不觉心上有些沉重,下意识地叹道:“哎!亡,百姓苦。兴,百姓苦呀……

老娘问:“你说啥子呐?”

段祺坤说:“没啥子,想起了一个叫张养浩的古人……

这时,二哥段全才送鱼来了。

 

 

作者:段文汉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