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圈套//河北宣化县 程中学

时间:2018-08-02 17:25:31 点击:

  核心提示:圈 套河北宣化县//程中学  这是个圈套。  当“圈套”这个词儿从苏丽脑海中蹦出来的时候,她突然泪如雨下。无声的愤怒使她面孔扭曲,她脸上的颜色因此由红转白,再由白色逐渐转为铁青色,紧咬的嘴唇,由于过于...

   河北宣化县//程中学

 

  这是个圈套。
  当“圈套”这个词儿从苏丽脑海中蹦出来的时候,她突然泪如雨下。无声的愤怒使她面孔扭曲,她脸上的颜色因此由红转白,再由白色逐渐转为铁青色,紧咬的嘴唇,由于过于用力,使她的脑袋在轻微地颤抖。她的嘴边,已渗出丝丝鲜血,像红色的小蚯蚓一样顺着嘴角往下爬行。
  电信诈骗,是太稀松平常的事儿。莫名其妙的短信、中奖电话并以老同学的名义问苏丽猜猜我是谁”……她都嗤之以鼻,从没上过当。但是,这次,她还是中了招,而且,差不多是一招毙命。若不是上有老下有小,她真想一脑袋撞到砖墙上碰死。
  现在,无尽的悔恨、屈辱与不甘,蛇一样纠缠着年近四十的苏丽。苏丽有着林妹妹样的多愁善感的性情,却没有林妹妹的才华、俏丽的容颜与弱柳扶风的神韵。她长得五大三粗,相貌一般,但做事风风火火,也颇有能力,在单位也是个颇有影响力的人物。在此之前,从没遭遇挫折的她觉得自己还算是精明能干的人吧。因此,在事事都以她为中心、一直在她面前唯唯喏喏的老公李博志面前,脑袋一天比一天扬高了,看李博志的目光不知不觉间,已经飘过了他的头顶。她甚至觉得李博志就是块榆木疙瘩,越看越不顺眼。而且,一想到李博志曾经为她设下的圈套,她就恨得牙痒痒。可是,现在,别人精心为她这个名字叫做苏丽的女人设的圈套竟然使她又钻了一次,原本以为已修炼成精的她再一次在阴沟里翻了船。此刻,苏丽不由自主地将头埋在胸前,并用双手用力捂住脸部。
  苏丽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给别人设套的经历。那时候,苏丽还在上中学,有个嘴角长痣的名字叫黄玉的女同学实在是讨厌,不是公开取笑苏丽的罗圈腿就是戏弄她手上多出的六指,苏丽异常恼怒,面对众多同学的坏笑,势单力薄的她无可奈何。久而久之,苏丽遇见了同班同学总是绕着走,见了谁也不敢上前打招呼,逐渐养成了孤僻、偏激、内向的性格。有一次,苏丽听说黄玉喜欢上了初三的一个男生,天天下了晚自习后花痴一样偷偷地跟在人家后面,但那个男生丝毫不知。苏丽决定戏弄黄玉一把,于是偷偷以男生的落款签名给黄玉写起了情书。当那些信件一封封从邮局送到黄玉的手上后,黄玉高兴地忘乎所以。当然,苏丽在情书里特别交代黄玉,对两个人的交往必须保密,要慎重。黄玉就像偷吃了蜂蜜一样,那滋味简直有点妙不可言,逢人就笑,成天傻呵呵的,一度成为班上的笑柄。当然,最糟糕的并不在于此。有次,苏丽在情书里提出与黄玉在学校后面的池塘边约会。黄玉欣然前往。那天刚好下雨,结果可想而知,黄玉独自在池塘边冻了半夜,仍然痴心不改。还有一次,苏丽又在情书里对黄玉说,我喜欢看着你蹦蹦跳跳的样子,像可爱的小白兔;也喜欢看你穿低胸的衬衣光着腿穿超短裙;喜欢你披头散发的样子,温柔又迷人……于是,黄玉常常像鬼一样的披散着头发穿着超短裙蹦蹦跳跳地出现在那个男生面前,所有的人都以为黄玉神经不正常,都把她当成白痴。
  这件事情最终是如何收场的?苏丽已经记不大清楚了。只记得黄玉在她精心设置的圈套下,成了班里的活宝,成了学校的大笑话。后来,那个男生毕业,苏丽也就收手,不再以男生的名义给黄玉写情书。黄玉为此魂不守舍,形销骨立,害了好长时间的单相思。
  苏丽曾一度为自己的杰作沾沾自喜,从而也知道她自己是个报复心很强的人。于是她又想起一段不堪的往事,那就是别人为她下的套子。
  给苏丽下套子的那个别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前男友任自强。那时候,苏丽还在读大学,尽管她容貌平常还有六指还是罗圈腿,但她在那个年代仍是天之骄子。既然是骄子,就难免骄傲,难免趾高气扬。其貌不扬的苏丽还是找到了一个在当时看来还算疼她爱她把她捧在手心里的任自强。任自强是她的老乡,与苏丽同在一个城市上大学。在一次返乡的列车上,他们认识了彼此。然后,共坠爱河。好几个假期,他们结伴而往,在老家,他们俨然已是夫妻,双方父母也都默认,对所有人都说只等一毕业找到稳定的工作就结婚。任自强的家里很穷,有个傻子哥哥,还有智障的母亲,年迈的父亲只靠种地维生,但她并不嫌弃。每个月,苏丽把她的生活费省下一半给他,有什么好东西,第一个想到的也是他。就这样,他们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地度过了大学时期。毕业后,苏丽好不容易找到了份待遇不错的工作,迫不急待地想要和她的男友任自强一起分享这份喜悦,还打算领到第一个月的工资后就搬到任自强的住处。当苏丽兴高采烈地推开了男友的出租屋,却发现了另一个漂亮的女孩正赤身裸体地躺在任自强的床上。那一刻,失去理智的苏丽真想与那对狗男女同归于尽,她抓起了一把水果刀,可惜还没刺出去,就被眼明手快的任自强推了出去,的一声把她关在了门外。失魂落魄的苏丽,伤心到了极致,摇摇晃晃地走在大街上,比醉鬼还醉,表情比厉鬼还凄惨恐怖。好几次,她走着走着,就跑到了路中央,引来无数个撕心裂肺的喇叭抗议声和叫骂声。苏丽也不管不顾,依然我行我素。这时,就有一双手,紧紧地拉住了她,使她冰冷的心感受到了点温暖。这双手把她从大马路中央拉到马路边上,替她擦干眼泪。她听之任之,然后她就惯性地跟着这个人。这个人走到哪里,她就跟到哪里。最后,这个人就把她带到了一间六十平米的旧式套房。然后,这个人就把她压到了床上。
  这个人就是苏丽后来的老公李博志。用苏丽的话来讲,忘掉痛苦的办法,特别是失恋的痛苦,就是立马投入到新的生活当中。李博志只是个汽修厂的修理工,那套六十平米的房子和城市人的身份,暂时让苏丽委曲求全,自欺欺人。
  后来,再回想往事,苏丽一直坚信任自强是最先给她下套子的人。苏丽后来断定任自强一开始本来就没看上她,但为了排解贫困生在大城市里的郁闷与自卑,也是为了维护一点点小得可怜的自尊,任自强找到了她。然后无尝地享受着苏丽对他的好,并借机解决了生理的需要。等到任自强玩腻了,有了自己的发展空间,再有了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任自强就毫不犹豫地一脚踹了她。然后,等着苏丽的就是第二个套子。第二个对她下套子的人,当然是她的老公李博志。在苏丽看来,那个看上去老实而木讷的李博志从来都是可恨的,趁虚而入,算什么男人?而且这个李博志也并不像他的名字一样学识渊博志向远大,只知道勤勤恳恳老老实实上班,安于现状,没有野心。这个年头,没有野心就是不求上进,就会活得很纠结。虽然,这个李博志一直一心一意对她好。但是,这显然还不够。别人都是小房子换了大房子然后又盖上了别墅还买上了高级小轿车,还有怎么花都花不完的钱。而他们,日子还是那样紧巴巴的,六十平米的小套房已经安装不下苏丽那颗跃动的心。更何况,李博志跟苏丽一样只有一米六五的个子,用现在流行的网络语言来讲,就是矮穷矬。
  但是,现在苏丽又被第三个套子套中了,这使她在李博志面前所有的自信、自尊与优越感都付之东流,只一瞬间便被打得一败涂地。
  那是一个颇有点无聊的周日的下午,坐在阳台上昏昏欲睡的苏丽接到了一个电话,号码显示是老家,说话的女人也是满口的家乡话,使苏丽觉得那样亲切。电话里的女人先和苏丽拉了会家常,说起了她熟悉的那个水库,还有离她家不远的那个土地庙,还说起了她上学的那所中学……一时之间,苏丽百感交集,既有回味往事的辛酸与快乐,也有多年没有回乡的遗憾。最后,电话里的女人自称她是公安局的李警官,说需要她到公安局走一趟,有点事需要苏丽亲自核实。苏丽忙问什么事?电话里的女人就说苏丽涉嫌帮人洗黑钱,利用她的身份证办理的银行卡数张……苏丽慌了,她忙说她并不在老家。
  是吗?电话那端的女人颇感意外地问。那好,你有什么办法来证明你的清白?
  苏丽想了想,说,子虚乌有的事不可能成真,我相信法律。
  电话里的女人说,好,那需要你配合下。
  苏丽就问,如何配合?
  很简单。电话里的那个女人继续说,证明你的钱是清白的,不是洗黑钱洗来的。
  如何证明?苏丽又问。
  把你的银行卡号告诉我们,还有身份证号、手机号码。放心,不要你的密码。我们帮你调查是怎么回事儿。电话里的女人这样告诉她。
  听到对方要银行卡号的时候,苏丽的心里咯噔了一下。但又听说对方并不要密码,悬着的心又稍稍放松了点。这一放松不打紧,她就这样一步一步掉入别人专为她设置的陷阱。
  苏丽就这样被人套牢了。
  苏丽如数说出银行卡号和身份证号码还有电话号码,她真切地听到电话那端周警官”“马警官们忙碌的声音——敲键盘,汇报工作,呯呯盖钢印……随后,就有个短信发到了苏丽的手机上。电话里的女人就告诉苏丽:这是你的通辑令,你点开一下,看看是不是你本人。如果我们调查清楚,会及时撤消,还你清白。
  苏丽就很听话地点了短信里的那个网址,看到自己的网上通缉令,真是气不打一处来。正要找警官理论,对方却挂断了电话,等待她的是一个又一个银行转帐的信息。
  苏丽慌了,马不停蹄地赶到银行,一查,她卡里的钱已经被转空了。她又报了案,公安机关说破案还需要时间,因为这涉及境外转账,银行也表示爱莫能助。钱恐怕是再也追不回来了。
  苏丽的心一下子就被掏空了。一转眼,她变成了一个一无所有的人。她为自己的愚蠢羞愧得无地自容。卡里的钱,足足十万,全是结婚这些年来,她为自己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私房钱。她从来就没把自己的老公李博志当成是自己的依靠,也只有钱才让她有安全感。苏丽甚至想,如果积攒到一定程度,孩子再大些,她会一脚把男人踹掉,就像当初她的男友任自强踹掉她一样。
  从银行回到家的苏丽软成一团,哭得惊天动地。生活中,真是处处陷阱,处处有人给她设圈套。至少,她的人生就是这样,从一个圈套里解脱出来,又钻进另一个套子里。一眨眼,就是半辈子。
  苏丽哭到筋疲力尽时,他的男人李博志加班回来了,顺便买了苏丽爱吃的蔬菜和海鲜。李博志一进门就对着苏丽一脸讨好的笑,但当他看到颓败如鬼魅一般的苏丽时,着实被吓了一跳。李博志搁下菜就用手去摸苏丽的额头,问哪里不舒服,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苏丽有气无力地摇头。男人再问是不是老家有了什么事儿?苏丽哇地一声又哭了。这些年,不管苏丽老家有什么事儿,李博志总是一马当先,毫不退缩,拼尽全力去摆平。即使苏丽看不惯也看不起他,总是打击他,甩脸子给他看,李博志还是照样乐呵呵的,事事笑咪咪,从来没有怪过她。
  想起那被骗走的十万,想着那十万里面也渗透着李博志的血汗,再看着眼前老实温厚的李博志,苏丽再一次流泪。她忽然觉得,她的男人李博志原本是挺好的,是个会过日子懂得心疼人的男人,是她苏丽自己要求太高,又需求太多,才会忽略了已经拥有的幸福。
  苏丽觉得自己对不起她的男人!
  苏丽顺势猫进李博志的怀里,这是他们之间很久都没有过的亲昵举动。到底有多久,她自己都不知道。
  苏丽决定让这件事烂到肚子里,然后好好对待她的男人李博志。
  这个晚上,李博志按照她喜欢的口味做了两道菜,她吃得很少,跟没吃一样。但她的心里,多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疲惫和虚脱,还有对生活的释然,对往事和所谓爱情的解脱,还有对圈套的认命。苏丽在心里承认了自己的愚蠢,接受了活该被人下套的事实。苏丽觉得,平时她在李博志面前的不可一世与所谓的自信与优越感是那么可笑。
  这个晚上,苏丽从她的房间搬到了李博志的房间,她虽然身心疲惫,心里虽然苦不堪言,但还是和李博志温存了会儿。他们到底有多久没有温存了?苏丽自己也不知道。
  

(程中学,女,80后,从南漂到北,爱好写作,作品散见于《小小说选刊》等。)


作者:程中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责任//四川 章科才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