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诗歌 >> 内容

回家,又打谷子了/泸州.赵凯华

时间:2018-08-05 21:17:17 点击:

  核心提示:父亲举在手中的酒杯 还没干,人已微醺 母亲早已经开始唠叨 '高梁红了,谷子黄了,要打偏东雨…' 一双身影,夕阳下,无比瘦削其实,父母亲都七八十一大把年纪了 何况土地在早些年就已流转出去 而每到农忙季节,却仍然念叨 一如我裹满泥巴的腿子,劣根 早已深深融入故乡的土地半桶抖出的'噼里啪啦' 打谷机呜呜唱...

父亲举在手中的酒杯

还没干,人已微醺

母亲早已经开始唠叨

"高梁红了,谷子黄了,要打偏东雨…"

一双身影,夕阳下,无比瘦削

 

其实,父母亲都七八十一大把年纪了

何况土地在早些年就已流转出去

而每到农忙季节,却仍然念叨

一如我裹满泥巴的腿子,劣根

早已深深融入故乡的土地

 

半桶抖出的"噼里啪啦"

打谷机呜呜唱响的旋律

"打幺鼓吃猪儿粑了…"

突然,老母亲打趣的问我

"恁大个人了,咋个还流口水?"



作者:赵凯华13550889125 录入:zkh2895159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