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放滩[段文汉 著] 第1部第3章:祸兮福兮(1)

时间:2018-08-18 23:31:22 点击:

  核心提示:放滩(长篇小说)段文汉/著第一部 潮起大江第三章 祸兮福兮(1)自回思坡乡下,我爷爷段祺坤自个跟自个较了一年多的劲儿,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一道心理围墙,把自己封闭在瓜芦塆和棺木岩的山弯弯里头,以为自己当真...

  (长篇小说)

段文汉/

 

第一部 潮起大江

第三章 祸兮福兮

 

1

自回思坡乡下,我爷爷段祺坤自个跟自个较了一年多的劲儿,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一道心理围墙,把自己封闭在瓜芦塆和棺木岩的山弯弯里头,以为自己当真能够学陶渊明放下了,悠然见南山了,帝力于我何有哉了。却不料,一见到吕超,一见到吕超写的那陆游的诗句,竟然会像被人点中了穴道一般,身子一麻,心就动了。我的列祖列宗哟!你的那些个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你的那些个吾将上下而求索,你的那些个诗言志那些个诗中有画画中有诗,你的那些个平平仄仄仄仄平,你的那些个左传史记春秋笔法,你的那些个进亦忧退亦忧;还有,还有!你的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以及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真的就是充满正气也充满诱惑的魔咒么?

待到和吕超一席长谈下来,爷爷段祺坤苦苦砌起的那道围墙,是完完全全坍塌了。从祖先血液里流淌出来,一点一滴地浸进那些个老宋体线装书里的东西,斗转星移,沧海桑田,一层层积淀为山川,成了西高东低亘古难变的地形。任你滔滔长江,任你九曲黄河,你以为你能够卷起千堆雪推开阴晴众壑?你以为你能够浊浪排空劈开天险夔门?其实,那是西高东低的地形,早给你安排好了的流淌河道呀!潮流若此,你小小一滴水,能不跟着流淌吗?

更何况,国家命运,终须一搏;成王、败寇,也终须一搏!

于是,爷爷段祺坤参加了吕超为司令的中华革命军川南区的组建活动。

那时,袁世凯对各省控制越来越紧,以重赏告密来对付革命党,一经发现,即不惜滥杀,以期斩草除根。而督理四川军务胡景伊,连赵熙这样的学者也不放过,多亏蒲殿俊通过梁启超言于袁世凯,胡才罢手。所以吕超也就极其谨慎,并不急于动作。段祺坤也只能参与一些继续联络同志的事情。

好在也没白忙,终于在一次进城时,在街上闯见了同科考中秀才的江永龄江大哥(注1,段祺坤说,我正在邀约人一起下河放滩,正好遇见老哥子你!江永龄立刻会意地眨眨眼睛,拉段祺坤去了一个僻静的小巷子里,悄悄说话。

江永龄于是也加入了吕超的中华革命军川南区的秘密工作。

因为江永龄比段祺坤还大六岁,再加上他辛亥后曾当过四川省临时议会议员,陕西清涧、四川罗江、温江等县知事,还在成都办过《觉民报》,自然和李筱亭一样,被吕超引为肱股,时常军师般带在身边。

而段祺坤一时找不到多少事做,不免有些落寞,心想,不如趁现在无事,一个人到宜宾周遭去踏勘地形,画些图下来,早晚或许会有大用。吕超曾经向段祺坤透露过,待时机成熟时,准备就在思坡乡河对门的牛喜犏场(注2成兵起事。那么,这两处的地形当然首先要了然于胸。

段祺坤就准备先从猴儿山起,沿岷江一路下行到牛喜犏场。

于是说干就干,段祺坤寻出一个好久没有用过的夹层子竹编书箱来,弄得自己也一头一鼻子的灰,正在呸呸地吐痰擤鼻涕,却刚好被段王汉成从瓜芦塆过来看见。

段王汉成吃惊道:“偌个久没用过的家什了,你翻它出来做啥子!”

段祺坤说:“画画。”

“平时画画也没见你用过这书箱呀。”

“我要出去画。”

“有人请你去他府上?”

“不——是!外厢偌个多山山水水,那是我画画的师傅。你就不晓得哒,这就叫做师造化。”

“懂不到你那些。也倒是,出去散散心,活动活动筋骨,好事!”段王汉成说着,从段祺坤手里拖过那竹编书箱来。

段祺坤一下就把眼睛鼓起来了,还以为妻子又是在说反话:“干啥子,干啥子?”

段王汉成说:“我去给你打整出来!未必然你还干过这些活路?”

段祺坤这才说:“对嘛。那,你还给我找坨棉花出来啊。”

“做啥子?”

“我那个墨盒子好久没用,焦干的了,要换过,重新灌墨水。”

“晓得了。你去磨些墨水来等到嘛。”

段祺坤就在书房细细地磨了一下午的墨。待段王汉成把打整得干干净净的竹书箱、画画的那些个杯杯盘盘、以及那个精致的嵌丝珐琅瓷墨盒子、一小坨棉花拿到书房里头来时,段祺坤已经磨了足够装一墨盒子的墨水了。

段王汉成说:“咋个弄,你给我说。”

段祺坤却说:“这个,须得我自个来整。”

段王汉成瘪瘪嘴:“好好好,你不放心,你自个弄。”就抄着两手,斜靠在书案边儿上看。

段祺坤就先把那棉花来细心地撕扯得泡苏苏的。

段王汉成又瘪瘪嘴,说:“这个我还不会?”

段祺坤说:“这不是得做你那些家务活路,毛毛糙糙的。怕你把棉花的纤维拿来扯断了,含不住墨水。”

段王汉成说:“该喂(注3!我变男人你变女人了?你倒细心起来了!”

段祺坤笑眯眯地,也不答话,只是又将棉花撕成薄薄一层一层的,极细心地平铺在墨盒子里头,然后又将磨好的墨水慢慢地浸泡进去。完了,将墨盒支到段王汉成的鼻子面前,道:“你闻一下,好香!我这是上好的徽墨呢。还是上回去成都时,在张季刚手头估倒抢过来的呢!”说着,得意地笑了。立马却又叹气:“也不晓得这两年他那边境况如何,干些啥子哟……”就合上墨盒盖子,说:“好!用三、两个月都不得干。够了!”又把画画的家什、纸张一一收拾进了竹书箱,这才站起身来,长伸一个懒腰,吼一声:“到底有事情干了!”

第二天天才蒙蒙亮,段祺坤起了一个大早,穿好衣服打开房门,就闻到一股浓浓的葱花煎麦粑的香味。一看,桌子上头摆好了早饭,段王汉成早就来了,正端端地坐在桌旁歇气。可能是刚做完一摊子厨房的活路吧,段王汉成脸上红扑扑地,让段祺坤看得心头一热,就想去她脸上啃一口,仿佛那葱花麦粑的香味倒是来自她的脸上。段王汉成一把将段祺坤推开,用下巴点了下厨房,悄声道:“老唐,在里头吃饭哒!”然后才大着嗓子说:“晓得你是个急性子。嗯,吃嘛。”

段祺坤呼呼地把一碗稀饭喝完,抓两个烙粑卷在手头,狠实咬一大口在嘴里嚼着,接过妻子递过来的竹书箱就要走。

 “等一下,把水带着。”段王汉成说着,就又递过来一小陶罐儿水来,“喝水洗笔都是它了。”

段祺坤这才想起,说:“哦,中午我怕是回不来。把碗头这些粑粑都给我包了,我带起走。”

段王汉成说:“早给你放得有在竹书箱里头了。还有盐蛋和泡咸菜。要等你想起,黄花菜凉了!”

段祺坤只呵呵地笑,一边在嘴里嚼着粑粑,一边含混着应答:“好,好好!”抬腿就走。

段王汉成还在后头喊:“哎,慌啥子嘛!喊老唐跟倒你去!”

段祺坤只是摆摆手,大步流星地走了。

段王汉成却还靠在门边,一直看着他走远,听得他仿佛是吞完了嘴里的东西,又开始唱起岳飞的那个怒发冲冠凭栏处来,转过一片甘蔗林,看不见了。

段王汉成这才叹一口气,说:“这个吕超哟,来一趟,给他念了啥子咒文喔……

 


1江子能,(18811967),名永龄,字钟杰,宜宾县仙马乡人。幼贫,投靠亲友苦读得中秀才,后毕业于四川高等学堂。早年参加辛亥革命、护国讨袁和护法战争,后加入共产党,再后为加入民盟。1949年后任民盟成都市委主任委员、成华大学(四川财经学院)副校长、成都市政府参事室主任等职,1998年恢复党籍。

:2:牛喜犏场,后又称喜捷镇,位于岷江下游,东连蔡坝镇及宜宾机场,南接柏溪镇(宜宾县),西衔高场镇,北临思坡乡。距宜宾市仅13公里,距县城17公里。

3:四川话念gai wai平声 ,是早年女人家特别爱用的叹词,现在年纪稍大点的人也还在用。

 

作者:段文汉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