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原创:夜聊

时间:2018-08-22 11:05:24 点击:

  核心提示:夜总是不知不觉就临近了,窗纸上黑呼呼的,坐炕头的女人,见屋里模糊起来,便一把拉亮了窗前的电灯。对正进门的男人说“你看鸡窝盖了没有,我也不敢确定是盖了没是没有盖”。说话时,门外有了扑沓扑沓人走的声音。也就在二人抬头看门时,走进一个人来,是两头齐。两头齐和我们的主人公,老顺是好朋友。也不知他两人是上辈子...

夜总是不知不觉就临近了,窗纸上黑呼呼的,坐炕头的女人,见屋里模糊起来,便一把拉亮了窗前的电灯。对正进门的男人说“你看鸡窝盖了没有,我也不敢确定是盖了没是没有盖”。

说话时,门外有了扑沓扑沓人走的声音。也就在二人抬头看门时,走进一个人来,是两头齐。

两头齐和我们的主人公,老顺是好朋友。也不知他两人是上辈子的缘未尽,还是当手上的情太深。反正,两人是早不见了,晚也要见的。你不找他他寻你。好的就像一圪嘟蒜上面,相拥而生的两个瓣。这不,老顺心里还想着,等收拾完院里的东西,就去两头齐那儿转转去,两头齐就来了。

女人执笤帚赶紧扫扫炕皮,男人老顺就说了;“鞋抹了,上炕去坐。”两头齐就长腿把一撂,上了老顺家炕头。

两头齐本来也有自己的名字的。因为他妈妈给人家说媒来的媒婆说:“你是问我家米贵长得咋个样子么?也不是自己生了就夸口说,你见过了就知道了。人长得四方愣增的,两头齐。可是个好后生呢!就怕你说的那女娃儿不是满门里,满门出的,配不上我儿子呢!”经她老婆这么一说,听了这话的村里人,就把两头齐给叫开了。而那个本名米贵,却被人渐渐忘进了时间里面,没有人肯叫他真名字了。

不过,这两头齐倒也名符其实的。他米贵那身板的墩实,那门墩儿一样的两副脚板。不敢说古人周仓是不是比的上。起码这榆树畔的人,没有人比的上。光那两只猪槽一样的鞋子,做一双,就需要足足的二尺黑色条绒布呢。

两头齐一上炕,便搬腿坐一个佛家弟子打坐状,顺手摸过来老顺的旱烟锅,一边装烟打火嗞嗞地吸起来,一边吐了白烟儿问老顺,“今儿集上去了没有?”老顺不知想什么,没接他的茬。一边纳那秸秸盖子的老顺女人,替老公作了回答,“去了。把那窝猪儿子都卖了。临了,女人反问两头齐,你也去了么?”两头齐回答说,“去了一回,卖了几包蔬菜种子就回来了。没多转。”

半圆坪小镇上的集日,是逢一四七开的。这里的人叫集日是集头。他们也会用自己的话形容日子过的快捷。“五一集,五一集,溜一溜就又是个逢集。”当嘴里拗着杆烟锅儿,嘴角上淌着那口水儿的两头齐,说着这些话的时候。老顺正算着卖猪以后,花了多少钱的帐呢。他在心里面算猪卖了多少钱,而这一集上七消费八开支的,有没有那儿错了钱。这是老顺多少年来养成的习惯,每次出门有出有入的,都要细细扣掐半天。他这是即怕丢了钱,又怕算错了帐。

老顺那个凝神静气的专注样,惹得两头齐笑了。他问老顺:“想什么呢?是不是今儿集上,手挨了那个女人的一下绵手手。让你老人家分神想了人家了?”

老顺的妻子,一边纳盖子,蹭蹭地抽拉那麻绳。一边说:“看他那颗脑,有没有那号本事。”老顺见二人说自己,这才回过神来,接嘴说,“我是算账来着。他个妈妈的,来钱一眼泉,花钱一条河”。停停,又自接了说:“那里都不能行,那里都得支费啊!。”

两头齐见老顺如此说,就对老顺说:“钱是转着用的,不花都攒的存不下了。再说,你不花那钱,等着要打银老钁了不成?”

老顺赶集,卖那猪崽,大的不错,每只卖了二百四五。就连最小的迭窝仔猪,都卖了一百九。这样算下来,一共九个猪,卖了一千九百四十五元钱呢。只是,想到丈人家席子破的不能铺了,他给买了一块。妻子哩哩啷啷可满喂了一年猪,也得给她买一件衣服。临回来时间,又碰上自己的老父亲,弯腰背弓,还挂着个烂帆布包包来赶集。一看老人嘴干崩崩的,老顺就忍不住了。他给他买了五个最爱吃的枣果馅,装进了他的包包当中。自己想吃碗凉粉,怕再花钱,也就省去了。

不行啊!你说那个不花能行哩。老顺这样对自己说。

老顺的老婆问两头齐,“你都买了些什么种子?现在育苗不早么?

两头齐说:“一点不早了,这都惊蛰过去多少天了,满能动手了。”

榆树畔村前,有个向阳的圪崂。窝风向阳,很适合育苗。年年这时,两头齐就在那里育苗,再移进温棚,移向大田。自己用不完了,他会把那些多余出来的番茄苗,茄子,辣子苗,你十棵,他八棵的送与村里人栽种。

大家就那么你一言,他一语的啦着话。说那些别人不能知道的事,讲那些只有自己才体会到的辛苦。开着的电视,没人顾得上去看,一直自顾自的直播。时间,就在大家兴致满满的啦话里,在老顺老婆的抽麻绳里溜走了。当墙上的电子钟,报出十点半的时间以后,坐了两个多钟头的两头齐,喊一声“哎呦,又不早了,该回自己家了。”说完这话,忙忙地转身,挪着屁股,然后摸起地下的鞋来,扣起来鞋的后跟,准备要走。

老顺两口儿说:“不瞌睡了坐着,还早着呢。”那是农村人待人的礼节性客气话,两头齐知道这个。

随着老顺家的门被打开,两头齐人要走了。这边还说着“再来,再来。”那头呢,两头齐就将自个投进了黑漆漆的夜幕里头。

 

作者:蔡志杰 录入:蔡志杰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