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飞来的横财//四川古蔺县/李炎

时间:2018-08-24 16:09:33 点击:

  核心提示:小说飞来的横财李炎盼啊盼,戴晓宇的住房梦终于盼来了转机。从上上个月的中旬起,房价开始下跌,一直到今天,两个多月过去了,下跌趋势终于没有停止。这让戴晓宇高兴得吃饭不香,觉也睡不好;连走路也是颤悠悠的。一天到晚,脑子里旋转着的就是房价。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与房价有关的信息。他清晰地知晓,...

小说

飞来的横财

李炎

盼啊盼,戴晓宇的住房梦终于盼来了转机。从上上个月的中旬起,房价开始下跌,一直到今天,两个多月过去了,下跌趋势终于没有停止。这让戴晓宇高兴得吃饭不香,觉也睡不好;连走路也是颤悠悠的。一天到晚,脑子里旋转着的就是房价。早晨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搜索与房价有关的信息。他清晰地知晓,只要房价稳步下行,他买房的日子就快来临了。这是他盼望了快二十年的日子啊。

掐指算来,二十多年积攒下来的这几十万元,在这个小小的县城里卖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已悬殊不大了。他在心里想,再熬熬,只要房价继续下行,说不定这几十万元还要不完呢。恁么多年都挺过去了;恁么多年都租房过过来了。再熬几年何尝不能呢。再熬几年,说不定省个七万八万的都有可能。这可比找钱容易得多啊!所以,他打定主意,一定要等房价跌到差不多了才下手。

于是他养成了一个习惯,工作之余,闲暇之时;他总是在那些有广告栏的地方溜达,眼睛盯着那些卖房的小帖子转悠。享受着房价下跌带给他的那股子喜悦。那种滋味,连他自己也难形容。

有一天,一张只有几个字的广告吸引了他。那张帖子上只有;“急售!急售!急售!”六个字,然后是电话号码。戴晓宇想;是售什么呢?该不是房子吧!

好奇心驱使着,他拨通了那组号码。电话那一头,一个男中音传来,是卖房。近一百平方米,精装修。包括一应家具电器,该有的都有。关门卖。只要三十五万元。

通完电话,这让戴晓宇的头上直冒汗。只要三十五万啊!这可比现如今的平均房价都要便宜近十万元啊!这个诱惑委实太大了。着实让他激动得全身的肌肉都在颤抖。来不及与妻子商量,他立刻给对方打电话,要求看方。

看了房后,更让戴晓宇兴奋不已。不但环境好,楼层好,装修也特精。家具电器都是上等精品。才住了不到三年。戴晓宇想;既然他急于出手,何不熬熬他,于是他狠狠地说:“你若诚心卖,三十万元,立刻成交。”

没想到对方竟爽快地答应了,只是要求立刻办理过房手续。越快越好。这让戴晓宇那个高兴劲啊,甭提了。这正合他的心意;他正担心着夜长梦多,怕被别人抢去呢。

几天后,戴晓宇的住房梦终于圆了。他按老家的习俗,请人看了黄道吉日,正式进了水火,表示正式搬了家。然后才开始清理房子里的杂物。主卧室里床的摆设是正中间,双人两边上床。戴晓宇想:将它靠墙摆设不是让空间更宽敞吗。与妻子商量时,妻子面露难色说:“若这样摆设,后一个上床的不是要从前一个上床的身上翻过去吗?”

“我们租房住了那么多年,空间那么小,床不都是这样靠墙摆设的吗?不都是住过来了吗?”

“那时候是别人的房,将就着过日子。现如今自己有了房子,为啥不应该讲究讲究……

“这样吧,从今以后,我一直睡里边,你睡外边;你不就不从我的身上翻过去了吗!这样好不好?”

见丈夫如此坚持,妻子羞涩地笑了。其实她也只是撩拨撩拨而已。圆了住房梦的喜悦占据了上风。比什么都好。

见妻子同意了,戴晓宇便着手挪床。床委实太沉,怎么也挪不动。只好将床拆开后才能挪到墙边。床拆开后,戴晓宇惊呆了,床的下边有个夹层,夹层里塞满了一叠又一叠的百元人民币。黄艳艳,金灿灿;炫目的光刺得人眼睛迷盲。一时间戴晓宇的脑海里一派混沌,浑身的肌肉都在颤抖。足足过了十余分钟,他才稍许回过神来。见妻子目惊口呆地站在旁边,他用手肘拽拽她说:“怎么办?怎么办啊……

“啊!啊!你说……”妻子似乎还未回过神来。说话也是语无伦次的。她着实也被惊得六神无主了。

“床不能挪!不能挪!真的不能挪!”又过了约摸十余分钟,戴晓宇才彻底清醒过来。他对妻子说:“床不能挪!必须恢复原样。快找口袋来,将钱转移。”

“为啥?”妻子茫然不解。

“你想想,倘若卖房人突然想起这笔钱,他不会立刻返回来取吗?”戴晓宇开导妻子说。

“是啊!是的,是的。”妻子附和着说。转身找口袋去了。

足足忙乱了一个小时,边装边数,也不知道数清楚没有。百余叠啊!也就是说,这是一百余万元啊!藏哪儿呢?问妻子,她也不知所措。戴晓宇思忖了好一会儿,才对妻子说:“分头藏,一处藏一点。反正不能再搁在这儿了。床一定要恢复原样。”

“钱取走后,是不是塞点儿书啊,报纸啊,旧家什啊之类的东西?用以迷惑对方。”妻子问。

“这样做,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让他知道是我们动了手足吗?什么也不要放,让它空着!”

“对对对!让它空着!让它空着!”妻子也突然醒悟过来。

这一天,夫妻俩忙到深夜,才将钱分成十余份分头藏在他们认为还比较安全的地方。忙过之后,俩人的心总是平静不下来。总是跳动着让人不知道该咋样才能舒坦。

“以后咋办?”躺在床上,妻子依偎在戴晓宇的胸前问。

“缓缓,短时间不能动,不能存银行,也不能用……

“那就这样搁着?”妻子又幽幽地问。

“就这样搁着。看看对方的反应再说,至少一年内不能动。”

“那搁在这儿安全吗?”妻子又问。

“这个,这个……”戴晓宇被妻子提出的问题问住了。这确实是个值得考虑的问题啊。思忖了几分钟,他才对妻子说:“我们租的房不是还没有到期吗?再续租一年。对外不要说我们已经买了房。将钱分头转移到那儿藏着。”

“对!对!这个办法好。”妻子附和着说。

几天内,夫妻俩终于分头将钱转移到了他们先前租的房子里藏了起来。为了麻痹别人,他俩还商量着偶尔去那儿住上几天呢。

就这样,戴晓宇在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反应。他想象着,对方在突然想起还有这笔钱搁在这儿没有取走时的那份焦急心态;想象着对方会用什么办法来对付自己……

等啊等。一个月过去了,对方没有反应;又一个月过去了,对方还是没有反应。戴晓宇的心也开始麻木起来。当然也开始平静下来了。他不得不开始思索这笔钱究竟是咋回事?对方为啥不存银行?该不是偷来的吧?该不会是抢来的吧……

这笔钱该咋办?该不该据为己有?若这笔钱来路不明,我这样做,不就是犯了窝赃罪吗?不就是同谋犯了吗?

思索归思索,他还是认为这笔钱应该是自己的意外之财。应该属于自己的。人无混财不富嘛!但他心里总有一点儿梗阻;总觉得这笔钱太大了;这笔钱来得太突然了。所以他在心里想:“忍忍吧。再等待等待吧。先不要动它。塞翁失马,焉知祸福!谁知这笔钱是福还是祸呢?最好还是不要忙着用它。”

在这样的心态下,又是两个月过去了;戴晓宇的心也开始动摇了,妻子在耳边催促:“恁么长时间过去了,是不是该拿一点儿存进银行里。存进银行,不也是算没有动用吗……

“不行。用我们的名字存进银行,就已经是据为己有了。这可是巨额不明财产啊!这可是犯法的啊!”妻子的催促突然提醒了戴晓宇,他立刻变得明朗起来。

“那你说咋办?就这样长时间地搁下去吗?”妻子问。

“就这样搁下去吧。待它个三年五年再说。这样搁下去,至少还多多少少有点儿退路。千万不能心急!”戴晓宇开导妻子说。

又是在这样的心态下,夫妇俩忽悠悠地又过了半年。一天早晨,戴晓宇正准备去上班,门铃响起了,他在心里想:“谁恁么早来家里?”打开门,三位穿着警服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外。前边一位拿着证件对他说:“检察院的,请你配合调查。”

“终归来了。”戴晓宇心里闪出的第一个念头。但他还是镇静地问:“能告诉我,是什么原因吗?”

“你买的这套房的原来的房产主人,是我们追查的一位贪官。请你根据我们的提问如实回答。”

询问过后,三人开始对整套房屋进行检查。检查得非常详细。对墙体也逐一进行了敲击,仪器扫描。当然那张床也拆开来了。一警官还对床下的夹层进行了仔细的查看,并且还照了相。足足折腾了半天,才结束了检查。对戴晓宇说了声对不起后离去。

这天夜里,妻子依偎在戴晓宇的怀里,柔声说:“幸好转移了呢。他们该不会查出什么来吧?”

“没有查出什么来。反正贪官又不是我。我买贪官的房该不会犯法吧。”戴晓宇虽然这样宽慰妻子说。但是自己心里总是涩鼓鼓的,怎么也轻松不起来。

在这样的氛围里又过了一段时间。随着日子的推移,戴晓宇的心情越来越沉重。他恨贪官,如果这笔钱加上去,贪官的量刑不是应该更重吗?这笔钱搁这儿,用又不敢用,不敢用的钱还叫钱吗?再说一年多来,这笔钱压得自己心里沉甸甸的。那滋味多难受啊!这样的日子过着又有什么意思哦。

他也曾想过,将钱交与检查院,可这个时候才交上去,多么尴尬。自己已经据为己有恁么久了,是不是也该有罪……

一天夜里,突然一个念头闪过:“他们为啥对床的夹层看得那么仔细呢?莫非那贪官已经将藏在床里的这笔钱交代了……

这个念头一闪过,戴晓宇浑身上下的血液立刻沸腾起来。额上冒出层层冷汗。他在心里问自己:”莫非我已经犯了巨额财产不明罪!莫非我也要进牢里边去!莫非……

这时候,戴晓宇才真正尝到时间难以打发的滋味。他在心里不停地嘀咕:“快天亮吧!快天亮吧!天亮了好去自首……

因为戴晓宇已经清晰地知晓,现在只有自首才是唯一的出路。只有自首才能将自己的罪减轻。

 

 

作者;四川 古蔺县 莱茵二期5373

李炎(李炳荣) 邮;646599

电话;15386591699

 

 


作者:泸州李炎 录入:hjliyan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