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弥陀故事//泸州 肖体高

时间:2018-09-03 11:50:19 点击:

  核心提示:弥陀故事肖体高弥陀有个段书记天刚麻麻亮他就起床了。洗把脸,唏哩呼噜整碗昨晚剩下的稀饭,便戴上草帽,穿上草鞋,扛上锄头出工了。他身板较矮,但很结实,面庞较黑。他像一个农民,不,他就是个农民。但是他耕耘的...

 

弥陀故事

肖体高

 

弥陀有个段书记

天刚麻麻亮他就起床了。洗把脸,唏哩呼噜整碗昨晚剩下的稀饭,便戴上草帽,穿上草鞋,扛上锄头出工了。他身板较矮,但很结实,面庞较黑。他像一个农民,不,他就是个农民。但是他耕耘的土地很宽,是整个弥陀镇。他整天在这片土地上转来转去,察看、抚摸田土里的庄稼,和它们对话,那些庄稼像是他的孩子。庄稼胖了,壮了,他就眉开眼笑,要是庄稼们病了,他就整夜合不上眼。

在田间地头转了一天,已是心中有数,傍晚回来,打开广播畅谈一天的见闻,哪干得好,表扬!哪做得不对,批评!说得大伙儿心服口服。

他是农民,又不是一个普通的农民。他管理的不是一个小家,而是弥陀镇一个大家。他就是弥城镇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镇党委书记段树清。

段书记知道,为官就要抓住一个字:干!什么都是干出来的,升官、发财……

段书记就在弥陀带领大伙儿干出了名堂,干出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扬名泸县,扬名宜宾地区,乃至四川!

是一件啥事儿?

栽双季稻,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水田都栽双季稻,不但早稻丰收,晚稻也丰收!这里主要指晚稻丰收。晚稻丰收更难!晚稻成熟时,谷穗弯腰驼背,颗粒饱满,真是千顷万亩伏垄黄!亩产不是八百九百斤,而是超千斤!不是堆起来的,更不是吹出来的,而是明摆着的事实!

这景象是咋来的?当然是干出来的。段书记和千万农民一起,晚稻要早播种,早栽插,插秧时要掌握好分寸。密了不透光,禾苗争肥长不壮。稀了浪费土地,又易倒伏,还要及时施肥。段书记常常是脱掉草鞋,挽起裤腿,撸起袖子,一脚踩下田,弯腰插起秧来,横成排,竖成行,疏密有度,像是线线牵出来的,栽出个样儿大家学。

大面积栽双季稻,又亩产超千斤,这下可不得了啦!泸县在这里开现场会,宜宾地区也在这里开现场会,省里开农村工作会,省委书记也几次亲自带队来参观。每天几百人上千人在田间地头转悠,把好多田坎都踩垮了!弥陀街上的餐馆也爆满!但不是来吃喝,也不是来凑热闹,而是来取经学习。满脑子装满了双季稻,装满了弥陀!

弥陀,阿弥陀佛的弥陀,你曾经创造了奇迹!

人们忘不了曾经创造了奇迹的弥陀,同样也忘不了带领大家创造了奇迹的段树清书记,因此大家现在还能记得他。

          

 

弥陀码头好热闹

长江流经弥陀。弥陀因水而生,因水而兴。那时交通运输主要靠船。从上游自贡、富顺、乐山、宜宾、泸州等地来的船都要从弥陀过,要在这里停靠,甚至住上一晚。船上装满盐巴,或是粬酒。重庆、江津、合江上行的船也要路过,或停靠这里。船上装着布匹等洋货。每天都有几十条上百条船路过,甚至停靠在这里,每条船上几人,十几人,加起来就有几百人上千人!码头上人来人往,弥陀街上人挤人。好看的,好吃的,通宵达旦!到了深夜,满河都在打呼噜,如涛声,似雷鸣!

刚才上面提到弥陀街上有许多好吃的,有哪些啊?且听我慢慢道来。

我的邻居有个叫大老表的,他有一条船,就是常常从自贡装盐到重庆。他有个娃儿,虽是小辈子,叫我表叔的,我们却不管那些,就是好朋友。好朋友叫冬生,说是冬天生的。他手上常常拿着两样吃的,一样雪白,一样焦黄。我站在旁边,闻着好香,惹得我口水直流!啥好吃的?我说,冬生,你是小辈子,管叫我表叔,小辈子应该孝敬老辈子。他说,我不懂啥子老辈子小辈子。我说,那我们是好朋友,是不?他说,是。这就对了。你啥意思?啥意思,你看我口水直流!我伸出手,他掰了一点雪白的给我,我急忙往嘴里一放,甜,香,化渣!啥东西?冬生骄傲地说,这你都不知道,叫风雪糕。哪产的?弥陀。我眼睛又盯住冬生的另一只手,手里是一样焦黄的吃的,这又是啥?我对冬生说,让我也尝尝。咔嚓一声,他掰了一点给我。一尝,妈哟,又香又脆!我问,这又叫啥?冬生说,眉毛梳。弯弯的,真象一把梳子。我问,这又是哪产的?冬生说,弥陀。天啦,又是弥陀!弥陀是个好地方。我问冬生,弥陀有多远,他摇摇头。从小,随着风雪糕,眉毛梳,弥陀就走进了我心里。弥陀是个遥远神秘而又令人向往的地方。

一天,  我拉住老表的手说,老表,带我去弥陀吧。去干啥?那里有风雪糕,眉毛梳。

老表说,弥陀的好东西还多着哩。还有些啥?他说,廖炳生的烧饼,王爪爪的烧黄粑,冯焕荣的脆皮鱼……老表说,每只船上都有几个罈罈罐罐,里面放上干石灰,我忙问,干啥?给这家那家带风雪糕,眉毛梳,烧饼等等。可是,就没给我们家带过,因为我们家很穷。

随着这些特产、美食,弥陀走进了千家万户。一个地方虽是必经之地,但要留得住人,留得住心,就要拿出独特的好东西来。

各位看官,千万要记住这点!

 

这所民中办得红红火火

秋天的一个早晨,刚考上初中的李同学,背上包,提一个木箱子,走出弥陀镇,高高兴兴地去罗汉三中报名上学。他咋不高兴,整个弥陀镇有两三百个小学毕业生,只考上他们十多个同学,真是花中选花。可不一定,因为录取名额少,录取率只百分之十几,好多娃儿就留在了乡间。

李同学正兴冲冲走着,忽然看见迎面走来同班的陈同学,可他一下子躲进旁边的树丛中。李急忙喊道,你干嘛躲呀?快出来。陈磨磨蹭蹭地走出丛林。李说,干吗呀?陈说,我是落榜生,不好意思见你!李说,想读书不?陈说,咋不想!可没考上咋整?我知道,甑子上要办一所民中,正在报名。你去准能考上。真的?当然。陈同学高兴得跳起来!

这个陈同学一口气跑到叫甑子上的地方,果然有许多同学在报名,他立即站进报名的行列中,后来他真考上了,成为弥陀镇民办中学首届学生,即60级新生。

这地方咋忽然办起了一所民办中学?多亏了一个人,他叫阮仲书。他五十多岁,做买卖做得顺顺当当。一天,他看见《四川日报》报导有人办起了民办小学。

阮仲书心里一动,能办民办小学,为何不能办一所民中?他眼前忽然闪现几十双几百双渴求的目光,都在呐喊,我们要读书,要上初中!那一夜他不曾合眼。

那是几十年前,五十年代,办民中还是一件新鲜事,一件难事。

第二天早晨,他店门不开,跑到弥陀镇,对领导说,那么多娃儿没书读,多可怜!我们办所民中吧!领导说,好事!但困难多啊!资金,教室,老师等等,一大堆难题。阮说,只要干起来,难题会被一个个解决。不干,就耽误了一代一代人,我们就会成为历史的罪人!领导说,好,先干起来!县上领导也同意办。

这个阮仲书,好好的生意不做了,一心扑在办民中上。第一个问题,找教室。他找到陈德伟。甑子上是座粮站,陈德伟是站长。阮说,我晓得你这儿有几间空屋,拿出来办一件功德无量的事。啥?我们来办一所民中。陈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真拿出来。有了教室,阮仲书更来劲了。他找到镇领导,我们成立一个班子,大家来干。于是有了一个董事会。阮仲书任董事长,张志修(镇长)、陈德伟(粮站站长)任副董事长。有了领导班子,弥陀民办中学就鸣锣开张了。从隆昌师范分来三个老师,又在当地找了两个。于是开始报名。来报名的有两三百人,可要不了这么多呀!教室,师资,只能办两个班,于是就考试。从高到低,录取了八十人。好个董事长阮仲书,铁面无私,自己的亲生闺女只差几分也不准上,后来只得到泸州二五五厂考了技工校。

弥陀民中首届是60级,就是57年入校,60年毕业。这届学生可不得了。因为国家急需人才,刚上完初二,就有60个同学被调到泸州一所学校急训,一年后就分到各条战线,成为骨干。剩下的20个同学到桥中就读,毕业后有百分之八十的同学考上了泸高。真是了得!

弥陀民中继续招生,61级、62级、63级。63级后政府收编公办,取名泸县第八中学。

弥陀民中为普及教育,培养人才,功不可没。

弥陀是一个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的地方!



肖体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泸州市作家协会名誉副主席,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出版文学专著多部,曾获冰心儿童文学奖、四川文学奖。

作者:肖体高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