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放滩[段文汉 著] 第1部第3章:祸兮福兮(3)

时间:2018-09-03 11:54:34 点击:

  核心提示:放滩[段文汉 著] 第1部第3章:祸兮福兮(3): 3段祺坤又在家里呆了两天,哪里都没去。但心里却总是烦躁。随手捡出本元散曲来翻翻,连看几首,都是些幽怨妇人的相思离情,不合自家的心境。提起笔来想画一张...

 

放滩[段文汉 ] 1部第3章:祸兮福兮3):

         

段祺坤又在家里呆了两天,哪里都没去。

但心里却总是烦躁。

随手捡出本元散曲来翻翻,连看几首,都是些幽怨妇人的相思离情,不合自家的心境。提起笔来想画一张山水,才布局起势就出了败笔,乱了章法。勉强再画下去,笔也无顺逆顿挫了,墨也无浓淡五色了。就自嘲道:“画美人不成,就拿来画成钟馗;画钟馗又不成,就拿来画成鬼。连鬼都画不成器了,干脆就改画成乌金子。嘚,我这就该画乌金喽!”就又提起笔来,水和墨淋漓着,向纸上胡乱地泼洒开去,然后将笔一扔,望着那满纸乌云般喧嚣的黑气,哈哈大笑起来。再一看,嘿,还并非全无意思呢!那不正好是自己胸中那一团躁动着、理不清楚也平息不了的意气吗?虽无形,却有气势,笔墨还当真气韵生动起来!画乌金子痛快!再不尿(注1你啥子皴擦点染,应物象形了。笑罢,却又泄气的皮球般,一屁股坐在了扶手椅上,发起呆来。

背后,就响起了妻子段王汉成爱怜的、小心翼翼的声音:“出去走走嘛。估倒把自己窝在屋头,看闷出病来……

段祺坤也不开腔,闷着头,回卧房困觉去了。

弟二天,段祺坤吃过了早饭,段王汉成把他的竹书箱和水壶提了出来,放在他面前,说:“葱花饼、咸菜、盐蛋都在里头了。”

段祺坤似乎没醒豁过来,望了妻子好一阵,才说:“我还没想归一……

“那还是不要窝在屋头,出去走走,散散心。”

段祺坤就一个人赶船进了宜宾城,一上岸,就先去卖报的地方买了几张报纸。打开报纸,就看见一条大字标题,竟然是:大总统袁世凯恢复帝制,演习登基!再一看时间:民国41212日。一算时间,正是自己站在棺木岩屋基的门口,无可奈何地望着满天乌云的时候!

喔唷,难怪入冬了,还有那么一场大雨哟,是老天在嚎啕大哭哒嘛!

就一边翻看着报纸,一边无目的地在街上蹒跚。

又看到蔡锷抵达昆明,云南宣布独立,成立护国军,于1223日通电武装讨袁的重要消息。消息还绘声绘色地叙说了蔡锷如何由小凤仙打掩护,从袁世凯的眼皮子底下逃离北京,如何经由海外回云南的故事。

就觉得有个人挡在他面前了。

段祺坤本能地让过一边,停了脚步,还看他的报。

那人却怪,倒跟着也横跨一步,又堵在了他的面前。

段祺坤这才警觉,抬眼一看,不由得叫了起来:“哦呀,是十三弟哒嘛!”

这十三弟叫张建威,是连襟张季刚的隔房叔伯弟弟,云南讲武堂毕业,正在滇军中做事。

张建威笑道:“见你把张报纸看得痴迷,有意要吓你一跳。”

段祺坤也笑了:“哈哈,你这就吓到我了呀?”旋又悄声问:“从云南过来?”

张建威笑着,会意地点了点头。

段祺坤一拍大腿,竖起根大拇指在张建威脸面前摇了摇:“你,这个!嗯,快给我摆摆昆明那边,啥子情况?”

张建威环顾四周,悄声道:“这里也不是得地方哒。”

两个人想了想,就都说去流杯池。那地方是真的不错,离城虽不远,但却夹在个山缝缝里头,又有树木影荫着,隐秘得很。

但是,去流杯池,总要装出个迁客骚人的模样来才要得,否则,走个人来一看,就晓得你两个是在秘谋啥子明明堂。眼下是啥子期会喔,是不是?

段祺坤就说:“好办!买点炸花生米,切点卤猪脑顶。我这里带得有水壶,水倒了,打斤烧酒。有人来我们论诗,没人来我们说事。”

就在一家临街的酒店里把几样东西都买齐了。段祺坤就抢着开钱,说:“你才回来,算客。”可是,摸遍身上,钱却不够。就只好笑笑,说:“还要留点回去的船钱。你身上有莫得?”

张建威被逗笑了,爽快地摸出钱来付了账。两个人拿了东西,转身正要出店门,段祺坤忽然高兴地叫道:“哈,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有吃有喝的了,遇到两个来得巧的人!”

张建威立马警觉,一把拉住段祺坤:“啥子人?我们慢点出去!”

段祺坤说:“没得关系,怕就是专门追进城里头来找我的呢。”就大步迎了上去招呼:“永龄、平高二兄!”

来人是江永龄和吕超的哥哥吕平高。

吕平高说:“嗨,到底逮到你了!到瓜芦塆找你,嫂子说你进城来了,我们就后脚跟前脚的赶进城来了。”

段祺坤就向张建威介绍:“这位就是吕汉群的哥哥,吕平高兄,还有这位江永龄兄,也在汉群的部队里头做事,都是我的同科秀才。”

张建威赶忙和江永龄和吕平高见了礼,还不及说话,段祺坤就抢先问吕平高:“偌个急着找我,肯定是有啥子紧要事情?”见吕平高瞟了一眼张建威,却不开腔。段祺坤这才想起该给吕平高介绍十三弟:“这位是我的本家兄弟张建威。”又放低了声气说:“在滇军里头做事,刚从那边来!”

张建威也就小声向吕平高道:“在下这次回宜,正是为了联络令弟汉群先生!”

段祺坤说:“跟我们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四个人就一齐出北门,坐过河船到岷江北岸,经过吊黄楼、涪翁亭、山谷祠,到了天柱山下,又穿过一片幽深的树林,进了流杯池。

那流杯池,竟然是藏在天柱山下一块硕大无比的中开巨石中。巨石中开,形成天然峡谷,谷深20余米,谷底有清泉缓缓流出,绕谷底没入石中,真有些来无影去无踪的神奇。北宋元符元年,黄庭坚偶然发现了如此奇景,便揣摩着王羲之《兰亭序》里的流觞曲水的摸样,在谷底凿石引水,与朋辈流觞赋诗,高歌舒啸。

四个人到了这里,也无暇品评那些石壁上古今名人的题刻,草草地铺排开带来的酒肉,就在相对的两排石墩上坐了下来。

段祺坤指指酒菜,说:“整!边整边说。”说着,就先用手指拈了快猪头肉丢进嘴里,一边嚼着,一边又说:“没酒杯,就着壶壶轮流着喝。反正我们川南兴的就是喝单碗儿(注2。”

见吕平高似乎有些迟疑,江永龄便去谷外头劈了两根竹枝,去了叶,借了张建威随身小刀将竹叶剔干净了,断成几节,每人给了两节当筷子。

吕平高用鼻子闻了闻,笑了,说:“这个好,这个好,一股竹子的清香味儿!”

大家就一边吃喝着,一边听张建威说。

张建威先把云南那边的情况大致说了一番:

眼下在云南当政的唐继尧、罗佩金,原来也是同盟会员,当然是反对帝制的;但手头只有两个师的新军,又偏处边陲,倘偌对袁氏发难,能否取胜,还是很有些心存疑虑。只是,军界老资格的原讲武堂总办、国民党人李根源,在辛亥年和蔡锷一起,以讲武堂为主,发动了昆明重九起义,在讲武堂打下了极牢靠的根基。而滇军军官大多出自讲武堂,所以十之八九都坚决反对帝制。唐继尧架不住部下反袁情绪高昂,还是先就以剿匪为名,调集部队,做了些军事部署。蔡锷到达昆明,唐继尧当晚便在九华山督军府内设宴,宴请蔡锷及先后前来的国民党人李烈钧、熊克武、但梦辛等人,并召集重要军官二十余人出席,分析形势,商议讨袁大计。蔡锷发言说,袁氏称帝,逆天道人心,连他手下的三员大将王士珍、段祺瑞、冯国璋都不赞成。云南虽然只有两师新军,但军官多以云南讲武堂毕业为主,装备又都是清末时重价从德国购进的精良武器,论滇军的实力和素质,不在北洋诸师之下。此役只要把袁军牵制在四川,打成个相持局面,等两广一发动,各省摇旗呐喊,袁世凯肯定垮台。这时,刚好又接到冯国璋转来梁启超一封电报,询问蔡锷到达昆明没有,这就更让唐继尧相信了袁世凯已经众叛亲离,必倒无疑。于是,在蔡锷这一番分析演讲后,起兵事宜就一致通过了。

段祺坤便急切地问:“对嘛!准备咋个干?”

哪晓得吕平高却一下子抓起酒壶,给段祺坤塞了过来:“这回是你输了,该你喝酒,联句!”

段祺坤才一惊诧,就觑见了峡谷口有人,似乎还探头探脑地朝这边看。忙说:“认罚,认罚!只是下一句还当真还没想归一。”

张建威说:“没想归一慢慢想,我内急了,要去解小溲。”站起来,朝谷口去了。

不一会儿,张建威回来,说:“是来郊游的一家子,还带了女眷,看我们在这里,寻别处去了。”

就坐下来继续说。那晚的会议,最后决定将滇军两个师改编为两个军,第一军总司令蔡锷,率刘云峰、顾品珍、赵又新三个梯团作为护国军主力出兵四川,得手后进取武汉;刘云峰梯团先行出发,占领叙府,蔡锷率赵、顾两梯团出永宁取泸州。第二军总司令是国民党人,也是在讲武堂任过教官的李烈钧,辖张开儒、方声涛两梯团出兵两广,相机进取湘赣。留守昆明的部队为第三军,唐继尧为司令,策应一、二两军。

段祺坤问:“熊克武他们不是也去昆明了吗,他干啥子呐?”

张建威说,熊克武见滇军中一些人有排外倾向,没敢就任蔡锷提出的第一军参谋长之职。唐继尧原本也不愿意川人插手滇军事务,立刻推荐了罗佩金。现在,熊克武、但懋辛、周官和等人已经随刘云峰梯团的邓泰中支队,赶拢昭通,准备按孙中山的指令,入川召集旧部,成立护国川军,协同作战。

见段祺坤直顾摇头,张建威就问:“咋个呐,有问题么?”

吕平高就把当初四川癸丑讨袁的事简略地说了一遍。又说,现在吕超也先于熊克武,接受中山先生的指令,回川组织反袁力量,任中华革命军川南区司令。前前后后,已经收编水警、团练和接纳慕义而归者近千人,夺得江防军枪支近百;还收编了辛亥年干过同志军,后来因为受排挤,干脆蹚浑水当了土匪的一支袍哥武装。目前,足够一个团的兵力了,各路人马已经悄悄集中在厥溪口、牛喜场一带。

江永龄说:“立马就要成军,正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做,所以急急忙忙地进城来找祺坤老弟。”

张建威沉吟片刻,说:“哦,不晓得汉群兄和熊锦凡有这过节。看来,是不好把大家勉强捏成一坨了……”见吕、段二人都一时无话,就又说:“其实呐,我这回来,也并没有受命牵扯护国川军的事,刘云峰只是要我联络汉群兄,配合我军袭取宜宾。是熊锦凡晓得我是宜宾人,要我代为致意令兄的。”

段祺坤就拿眼睛来看着吕平高,又看看张建威。

张建威皱着眉头,默了好一会儿,就又说起一件事情来:就在蔡锷抵达昆明当晚的那个会上,议决了起兵反袁以后,便宣读并通过梁启超拟就的讨袁通电。此时,却出人意料地闹了点儿不愉快。梁启超的文章,大家当然一致说好,但也有人提出,拟就电文时和现在的情势有了一些变化,最好做一点小修改。进步党的戴戡立时不悦,说梁公的文章,哪个有本事敢去改它!罗佩金就和他激烈争执起来。好不容易调和了罗佩金和戴戡,蔡锷又主动提出唐继尧任都督,继续总领云南军民两政,把唐继尧搁平了,却又有人提出要成立元帅府,又生了争执。

张建威感叹道:“已经不是辛亥革命时那门样,大家能够同心同德了!名位、职权、地盘就都摆在那里,各派系对此咋个会不敏感?”

吕平高就忽然作色,道:“张兄,你不要误会,我们不是得那种争名位职权的人噢!”

江永龄点头道:“我观汉群司令,也不是那样的人。”

段祺坤也说:“汉群一直很顾大局,咋个会和那些小肚鸡肠的人一样?他对熊克武的意见,完全是痛心癸丑讨袁功败垂成,这点我清楚得很!”又对吕平高道:“平高兄也不要误会,我是听明白了,十三弟也没有针对汉群的意思。云南那边,护国军甫建,就有人心怀党见私心,出来扯怪叫。十三弟担心的是他们!”

张建威赶忙说:“对头!你们将后来看嘛,就连唐继尧,怕也难免不是个不争嘴抢食的人。现在有个蔡松坡在那里,凭他的资历和威望,还按得住各派各系。况且眼下大敌当前,目标终究还是一致,容易搁平。但是二天,难说呀……”

吕平高也一时无话,后来,叹了口气,才又缓缓地道:“是我误会了。我们和熊锦凡,意见归意见,大敌当前,国家命运当先,这个大局要顾。”然后抬起头来,望定了张建威,砍切地说:“这话我就斗胆代汉群说了吧:合兵一处,我们听熊锦凡的指挥!”

张建威拍掌道:“好,这才是伟丈夫大胸襟!打起仗来,统一指挥终究有利得多。”

吕平高又问:“熊锦凡那边,有啥子打算呐?”

张建威说:“他们已经召集了一些旧部,招募了部分新兵。组建护国军四川招讨军,熊克武任司令,卢师谛为参谋长。准备建制两个支队。他们那边的军队为一支队,周官和任支队长;你们这边为二支队,汉群兄任支队长。”

说到这里,大家终于觉得一身轻松。

段祺坤却一拍大腿说:“不得行!”

众人就又是一惊:“咋个的呐?”

段祺坤说:“饿了!这点点儿酒菜,饱不到肚皮哒!走走走,回城头找家馆子吃饭,吃完饭,赶船回牛喜场!”

 

1:“不尿”,四川话。也就是用“撒尿都不得朝那个方向”来形容不理、不管、不顾及、不遵守等意。

2:川南习俗“喝单碗”, 就是在一般下层百姓或较为随意的酒席上,并不给每个人摆放酒杯,只是一桌人共饮一大碗酒,转着圈儿喝,称为单碗酒。现在,“喝单碗”就已经引申为“喝酒”的意思了。

  

作者:段文汉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