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放滩[段文汉著]第1部第4章:一念家山百感俱[1

时间:2018-10-09 19:53:17 点击:

  核心提示:放滩(长篇小说)段文汉/著第一部 潮起大江第四章:一念家山百感俱放滩[段文汉 著] 第1部第4章:一念家山百感俱(1):1袁世凯死了,护国战争再造了共和,写进了史书。(注1)牛喜犏也因为吕超部这一场胜...

  (长篇小说)

段文汉/

第一部 潮起大江

              第四章  :一念家山百感俱

 

 

放滩[段文汉 ] 1部第4章:一念家山百感俱(1):

 

 

袁世凯死了,护国战争再造了共和,写进了史书。(注1)

牛喜犏也因为吕超部这一场胜仗,改名为喜捷场。后来,宜宾人谈起这一仗时,每每引以为荣,露出不无骄傲的神色。

但再没有人记得高甸子王六的那个外侄儿幺哥的事情。

再往后头呢,就连我们宜宾人自己,也很少有人晓得牛喜犏改为喜捷场的缘由了。

时间总会抹去许多记忆。何况之于一个天翻地覆的时代,那样一场伏击战,又算啥子嘛?更何况之于磨骨头养肠子的芸芸众生,那样一场伏击战,又与他们何干?

像幺哥那些个逝去的年轻生命,也就只是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罢了!

但是,王六绝望地嗥叫着,把幺哥那些混在粘稠的血浆子里的、白花花的脑浆捧起来,企图塞进幺哥的脑壳里去的场景,却成为了刻在我爷爷段祺坤心上,再也无法抹去的阴影!

所以,当护国军已经没有必要再叫做护国军,吕超被熊克武正式任命为川军第五师十八团团长,指定其驻兵川东忠州时,爷爷段祺坤以“高堂在, 不远游”为由,拒绝同行。

吕超说:“说句不该说的话,你老哥咋个像打摆子(注2,一时冷一时热的,没得个恒心哦?”

段祺坤心里正有些疙疙瘩瘩没能够解得开,又听吕超已经有了些上司味儿的批评,就心上有点儿发毛起来,只瓮声瓮气地回了一句:“护国讨袁的活路干完了,哥子们要收工了!

吕超马上发觉自己的话是有点儿不得体,赶忙换了语重心长的口吻说:“莫多心,话说过了,话说过了!祺坤兄,眼面前的情况你我都晓得,咋个敢收工哟!”

段祺坤说:“要收工还不简单?你我都办得到,屁股一拍,走人!”

“你以为袁世凯死了,民国恢复了,就当真天下太平了?”

段祺坤一撇嘴:“太平?嘿嘿!”

吕超立马顺势道:“那不就是了。方今天下,责任在吾侪肩头上头搁起呀!”

“我倒是担不起偌个大的责任了。”

“我们已经旗下有人,手头有枪了唦!”

“不得行!”

“咋个就不得行了?事在人为嘛。”

“是事在人为。现在我们手头是些啥子人,你心头不晓得?将后来,说不定就是这些枪杆子们要出来生事呢!”

吕超晓得段祺坤说的并不全是气话,也不是没有道理。说实在的,这些话倒恰好道中了他自己这些天来的心病。护国战争中,在护国军内部,国民党与进步党以及共和党之间、国民党内部实业团和九人团之间、护国滇军和护国川军及护国黔军之间,也就很生出些斗心眼扯皮皮的事情。就算这些都且不说了,单就他自己的队伍,眼面前遇到的,就是上头预先答应的军饷一直无着落,伙食又非常之差,士兵们就开始有了怨言。最按捺不住的,就是收编的那支土匪部队,已经有人偷鸡摸狗、奸淫抢劫,遭宜宾老百姓在背后吐口水了。吕超素来注重军队纪律,又都是本乡本土的子弟兵,尚且如此境况。而更要命的是,若非还有尊正神蔡松坡蔡锷坐镇在那里,颠军那边,秉承唐继尧图川旨意的参谋长罗佩金,恐怕早已经凶相毕露了!

见吕超也无话可说了,段祺坤在心上,竟苦涩地冒起一逞口舌之快的得意,就故意当着他的面继续收拾他的包裹。

但吕超还是走过去,按住了段祺坤的手:“牌还没打到最后,能不能莫轻易撒手?这回总比上次癸丑讨袁的结果好得多吧。”

段祺坤说:“未必,正好是,四川的麻烦才刚刚开始!”

吕超只得叹了口气,转个弯说:“我犟不赢你!算了,好歹你我弟兄联手,参加护国讨袁,也算是干成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情。”说着,叫弁兵拿出一陶罐儿酒来,“你实在要走,我不拦你。喝口酒,算是我给祺坤兄践行吧。”

段祺坤打开土陶罐来,嘴对嘴地就先整了一口,道:“香甜绵长,是真资格邓家酒坊的姚子雪曲!”就做出一脸的无奈来,叹口气,说:“哎,硬是遭你掐准我的穴位了!”其实,经由刚才吕超一番劝说,心上也还是略有些松动。到底是自个心甘情愿参与进来,想实现一番宏愿,轻易就这样收刀检卦,其实也委实有些不甘心!

吕超又叫弁兵把菜盒子里的几样下酒菜摆上桌子。

段祺坤就笑了:“原来汉群兄是早有准备的呀!”

吕超用指头点了点段祺坤:“你以为我就不晓得你的心思?其实,留得住你,留不住你,这顿酒我都该请你的。”

弁兵就给两个杯子里都斟满了酒,两个人就都说,不说了,都在酒里头了,一仰脑壳,酒杯就见了底,然后叫道,吃菜吃菜!

就接连灌下去了三、五杯酒。

吕超又端起酒来,道:“这杯酒我还要敬你。”

段祺坤问:“缘由?”

吕超说:“你还得帮我做件事?”

段祺坤问:“公事还是私事?”

吕超说:“公事。”

段祺坤说:“公事就不再说了罢!”

吕超就叹口气,说:“好,不谈公事嘛。你我随便摆点儿龙门阵,该可以?”就故意笑扯扯的说:“东街上有个妇人一胎生了三个娃娃,奇事,想不想听?”

段祺坤说:“莫盐淡杂的,不听不听!”

吕超说:“那么,文雅点,打个诗迷给你猜,赌酒三杯。这该听得?”

段祺坤淡淡一笑:“嘿嘿,居然还有这样兴致。”

吕超也不管,径自说了谜面:“生在山中,绿鬓婆娑。死在江中,青少黄多。经过了多少磋磨,历尽了多少风波。莫提起,提起来泪洒江河!打一物件。”

段祺坤又是淡淡一笑:“你是舍不得你这瓶好酒?”

吕超问:“咋讲?”

段祺坤说:“谜底是撑船用的竹蒿杆。你不会以为我连这个也不晓得吧?想自己一个人把这瓶酒喝完,明说!”

吕超说:“看嘛,你又不要我谈公事,说点别的呐,你又嫌莫盐淡杂,没得心情听。算了,还是言归正传。”就说:“说实在的,先前你说的那番话,正是这几天我心里头焦得很的事情。”

段祺坤说:“对呀,你吕汉群就不该、就不会像那些人吧?嘴巴头说得冠冕堂皇,其实呐,只图拉队伍抢地盘!”

吕超说:“那是自然!你我是为了信仰,为了主义嘛。这些天,我也在想,每回都东拼西凑,挼(注3成一支队伍就想成事,就是祺坤兄刚才说的,恐怕当真是不得行……

“当然不得行!”

“但是不甘心啊!我这两天也想了个路数,想要试试。”

“说来听听。”

“我要整军,用信仰,用三民主义教化官兵!”

这回,是段祺坤眼睛都鼓大了。

吕超问:“还是不得行?”

段祺坤老实说:“难说!这事我还没想到过……或许,可以一试?”

吕超拍拍桌子,说:“我就要试试。”然后,两个眼晴就定定地瞪着段祺坤:“编一本三民主义士兵教程,这事,你必须得帮我!”

段祺坤叫了起来:“狡猾,狡猾!转去转来,你在这跟塌等倒我呀!”

吕超高兴得眯着眼晴嘿嘿地笑,鼻子上头架的那副眼镜,似乎都跟着闪光起来:“没得说了吧?”

段祺坤说:“认输,认输,喝酒!”

吕超遂大笑起来:“一言为定,干杯!”

段祺坤说:“不忙哟,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哒嘛。”

“嗨,又咋个起了嘛?”

“干这种事,我是挟泰山超北海,非不为也是不能也哒。”

“你看,又缩脚了!”

“不,事儿我给你包了!但不是得我来编写。我是学数学的,你搞忘了?”

“那,你帮我找哪个?”

“你还记不记得,和我同科考取秀才的,在去成都的船上,说是敢和我下河放滩的那位。”

“哦,想起来了,李庄人,张——”

“张季刚,现在是我的连襟,四川省城高等学堂毕业,也是革命党人。”

 

11916322日,袁世凯迫于举国压力,发布大总统令,撤销帝制,废洪宪年号,仍以本年为民国五年。在四川的袁军,此时已屡经挫败,毫无斗志可言。1916515日,冯国璋召集十七省代表开会于南京,逼迫袁世凯退位。接着,四川又宣布独立,给袁世凯以极大打击。6月,新任四川督军周俊,继续与护国军对抗。熊克武采纳了吕超攻打隆昌的建议,下令兵分三路围攻隆昌,再次获得全胜。众叛亲离,举国共弃的袁世凯,终于在66日忧愤而死,护国战争宣告结束。护国战争结束以后,吕超被熊克武任命为川军第五师十八团团长,驻兵忠州。(见luhoucong著《我的爷爷吕超》)

2:四川话称害疟疾为“打摆子”。

3:挼(音rua),四川话,按、揉,用以整合的意思。如“挼灰面”(面粉)。

 

 

作者:段文汉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