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岁月童话/四川古蔺县/淡如清秋

时间:2018-10-17 13:09:37 点击:

  核心提示:这是以前写的一篇日记,是鼓舞当时消沉的我。我现在写下这故事,心里面没有遗憾。我只是在我意志消沉的时候,想起了这段爱与诚的岁月童话。如她所言,我是在迷路的时候,遇到了一位热情的大姐姐。对于她,我的情感更多是感激和尊重。想起她乐观积极向上的精神和意志,以及她说过的每一句话,顿时觉得拂晓临近。又是一个阳光...
这是以前写的一篇日记,是鼓舞当时消沉的我。
我现在写下这故事,心里面没有遗憾。我只是在我意志消沉的时候,想起了这段爱与诚的岁月童话。如她所言,我是在迷路的时候,遇到了一位热情的大姐姐。对于她,我的情感更多是感激和尊重。想起她乐观积极向上的精神和意志,以及她说过的每一句话,顿时觉得拂晓临近。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穿梭在尘埃之后的巷道里。两旁斑驳的矮墙,煤渣的窄路,天空偶尔掠过一两只飞鸟。
世事如梦似幻兮,令人难断!岁月故事被遗忘了多少,亦真亦假,同梦一般分不清。
我也不知道,我写的这个故事是否真实存在过。只是在那个燃烧的少年时代,有个女孩子曾为了理想而不懈奋斗的精神和意志,鼓舞了如今消沉的我。
拂晓来临,我想起了她,挑灯伏案苦读的情景。她左手揪着前额刘海,右手转动着钢笔,偶尔瞥一瞥在发呆的我。她曾说过,一个人的外形不过是岁月童话,只有美好的品质才是永恒。愿你喜欢上的,是我的品质。
多年后的黎明,我在他山独自徘徊,想起了她家门前的那条小巷,还有那只胖乎乎的大黑猫。
似水流年,不管多少只言片语,都散落在清冷的暮风中。
很多年前,这里到处都还是一溜排的平房小巷。那时候,我也如今一般消沉。走在迷茫的十字路口,不知下一步该如何迈出。
“你为什么老跟在我后面?”她猛地回首问我。她那一刻,真是翩如惊鸿,齐耳的短刘海飘动,两眼尽是遮不住的忧愁。
我愕然良久,然后轻声地说:“我想我怕是喜欢上了你,想和你交个朋友。”其实是我恰巧走在你后面而已。
“但我想好好读书。”她赧下头说,宛如一株初春的夭桃。
我本是一句无心的戏言 ,但却被她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窘得满脸透红。我扶了扶眼镜,扭低头一转,就想跑。
“我家就在这巷子里头。”她微翘着嘴说:“去喝杯茶吧。”
我仰起了头,又愕然良久,然后朝她笑了笑,便跟着她缓缓地穿过小巷。那条小巷幽深曲直,几缕月辉漏下。有一只胖乎乎的大黑猫趴在一堵矮墙上。它张开毛茸茸的嘴巴,懒洋洋地对我笑了笑,然后昂起头,大摇大摆地走了。
“你看,这栋破旧的瓦房,就是我家。”她嘟着嘴说,斜瞥着我。呵呵,就是那个年代,寻常可见的青片瓦房。门楣两旁贴着春联,楣上还有一个燕窝。 我不由地念了一句, “似曾相识燕归来,无可奈何花落去”。
“女儿,回来啦。”一位神情迷糊的孃孃,盯着我看了半天说:“哦,你把你弟弟带回来啦。”她紧紧地抱了抱我,说:“儿咧,想死妈了。”我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我想起我刚过世的母亲,眼眶竟湿润了。
她对我咂了咂舌头,拉着我和她母亲进屋。
“儿咧,这是妈煮的汤。本来是给你姐喝的。你来了,就你喝了吧。” 嬢嬢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上来。
我当时啥也没想,端起来就喝。我呼呼地喝完后,才发现她的眼神不对。她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一脸郁闷地看着我。
我和嬢嬢聊了一会儿,她呼我出去。
在屋外,我又看见了那只胖嘟嘟的大黑猫。我悄悄地走过去。
“没事,大胖是我养的。它不会跑的。”
“那我可以摸它嘛。”我没等她回答,就轻轻地抚摸着大胖的脑袋。大胖眯着眼睛,一副懒洋洋的神情。
“我弟弟前几年得病死了。我老妈因此得了忧郁症。她把你认错是我弟弟了吧。”她伸手抚摸着大胖的尾巴,脸上尽是哀愁,幽幽地说。
“我妈睡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回去了吧。”
“那我以后,还可以来你家嘛。”
“当然可以咯。但你不能再喝我的鸡汤。”
第二天,我又去她家。她母亲见到我,怪不好意思的,直问我,昨天有没有被她吓到。我摇了摇头,说:“嬢嬢,你煮的鸡汤真好喝。”嬢嬢很高兴,摸了摸我的头,说:“你们摆哈龙门阵,我去买菜。你要留下吃饭哈”。
她此刻在一盏台灯底,揪发伏案学习,眼神是那么的坚毅。她时而转动着钢笔,时而托着下巴,时而埋低着头。
我只好在一旁无聊地翻着书,假装在阅读,其实是在用余光瞥着她。她虽说不上是美人一枚,但其质宛如画中仙,一颦一笑,淡淡然自有一股忧愁。
“你什么时候来的,也不说声。”她捻了捻耳发,站起来,给我端了杯茶。
“昨天匆匆相识,还没作自我介绍,我叫邱壮。”
“哈哈,为何不叫大壮咧。我叫……”她笑弯了腰,说:“以后,我叫你壮壮吧。”十年后异乡再相逢,我只能呼她为程小姐。
我扶了扶眼镜,有点尴尬地点了点头。
“你有点闷咧。反正,我也累了,和你吹吹牛。”然后,她就滔滔不绝地摆起了龙门阵。
虽然程小姐闹哄哄地就像春天里的花儿一样,但我内心却很宁静。那是我燃烧的少年时代,仅有过的片刻。侧耳倾听着她叽叽喳喳地讲着她的故事,仿似我进入了岁月的童话。
她说,她的理想就是要刻苦读书,考上好大学,然后赚钱,让母亲过上好日子,不再这么辛苦。她撇了撇嘴说,别看我大大咧咧的,衣着打扮像个男孩子,其实我也喜欢花花绿绿的衣裳。不过,像我这样的家庭,我必须早熟,必须节约。我不想,我妈妈太辛苦。
“每个人都有着难以走出去的阴影。但不管怎么样,开不开心,都是要过好每一天。”她握着我的手,说:“再苦再累,你都要努力往前走。”
我端起茶杯,凝视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我说:“有时候,需要宣泄一下。用笔写下当前的心情。”
然后我们默然不语,那是单纯的爱与诚的年代。那个时候,不需要太多言语。一个眼神,就明白了彼此的心灵。
那是一个仲夏夜,我们沿着滨河路散步。杨柳依依,仿似情人不舍的双手。她说,她要高考了,她对自己很有信心。并鼓舞我,来年无论考的怎么样,都不能放弃。哪怕是只能进一所烂专科,也要读。她又说:“也许,现在是我们最后相见的时光。我比你大一年级。假使,我们因为种种原因不能再相见,你在心里就把我当成你过世的姐姐吧。”
我握了握她的手,说,我们本就是在燃烧的年龄相识的。这段时光,注定了你我只是彼此的回忆而已。我很高兴认识你,从你身上,我学会了很多,乐观积极。你就像是一朵徐徐上升的云朵。
那年盛夏, 她如愿以偿地进入了自己理想的大学。
看见她兴高采烈地走在小巷里,我知道于我而言,那是她最后的背影。我点燃一根烟,低下头,沿着青苔走在小巷另一头。这时候大胖,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在我脚边蜷缩着毛茸茸的身体,居然眯上了眼,安详地睡了起来。我弯下腰,轻轻地抚摸着它的脑袋,然后轻轻地抬起脚,继续往前走。我仿佛听见,她在背后呼叫我,但我没有回头。有过这一段记忆,就很美好了。她要继续她的旅程,我也要接着走我的路。
现在那一溜排的小巷,早已是杨柳依依的河边绿化带,还有一座凉亭。每次经过哪里,我都会不自觉地顾盼四周,但除了那些下象棋的老大爷外,就是匆匆的过客。
匆匆,岁月匆匆,过客匆匆。怀念的不是哪一种朦胧的爱,而是有感于她对我的影响。若不是遇见程小姐,也许我依然是个闷葫芦,整天郁郁寡欢。开不开心,都是要过好每一天。
我又想起了程小姐的一句话,我从来不羡慕他人,因为我有我的空中花园。
“以后,若是你喜欢上了一位姑娘,记得你真正喜欢的是她的品质。”她捻了捻耳发,双手叉腰,宛如一个男孩子。她笑的是那么的灿烂。
这只是我写的一个故事而已。

地址:四川古蔺县
邮编:646500

作者:淡如清秋 录入:淡如清秋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