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花浪里的白沙/四川古蔺县/淡如清秋

时间:2018-10-18 22:12:27 点击:

  核心提示:花浪里的白沙,丝丝熏风,双双燕归,画里乡村,正是踏青折柳的好去处。背着包独行在明媚的白云底,埋低头沉寂在若有若无的忧愁中。微扬首轻合眼,缓缓张开双臂,我欲幻化作一头雄鹰,盘旋在这片此起彼伏的油菜花海上。春之波涛,宛如飞翔,如梦似幻兮,人在旅途正漫漫。一眼望不完的油菜花,清香扑扑来的泥土气。簇簇成团的...

花浪里的白沙,丝丝熏风,双双燕归,画里乡村,正是踏青折柳的好去处。

背着包独行在明媚的白云底,埋低头沉寂在若有若无的忧愁中。微扬首轻合眼,缓缓张开双臂,我欲幻化作一头雄鹰,盘旋在这片此起彼伏的油菜花海上。春之波涛,宛如飞翔,如梦似幻兮,人在旅途正漫漫。一眼望不完的油菜花,清香扑扑来的泥土气。簇簇成团的油菜花,菲黄色、蛋黄色,煞是可爱。

停驻瞭望时,一幕幕抹不掉的记忆浮起,再度唤起了南山明月的思念。忽而捂住隐隐作痛的胸口,弯下腰回望,去尘似乎很遥远,一片迷茫。真想就这样任性随意地躺在十里花海中。去日苦多,那股淡淡的忧愁,终是不能散去。这是属于风的季节,风过无痕,我仍然追着风筝奔跑。是不是掠完了这片花海,我仍然在追着风筝奔跑。
盲目奔跑,不如策马纵横,独闯高峰远滩。我心持虔诚,朝那危岩飞寺而去。远远望去,犹如一株艳阳底的红莲花。
如斯风儿,抹绿了整片土地。蓦地,我觉得曾来过,这碧绿色的山坡。侧首望下去,仿佛置身于“绿野仙踪”里。前面有两个小孩子正追逐嬉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小男孩看起来傻不拉几的,说话有些娘娘腔;小女孩看起来古灵精怪,举止颇为假小子;而我看起来吊儿郎当,心情真是特别好。这是美好的岁月,无忧无愁。不过,我也很喜欢现在的我,虽然独影独行,但是对生活充满了热爱,心中燃起了无限希望,纵使多的是不得意。何需计较那么多,开不开心都要永远抿酒微笑。洒脱不嫌多,开心不觉多。偶尔,不,还是会在靠枕之际,想起有些事有些人,想起仍是一阵痛。心底泛起无边愁绪,犹如一场清幽的梦,梦时茫然,梦醒时亦惘然。“为何浓浓的红妆,却掩饰不住你的轻愁”。
拾级而上,梵音佛颂,声声缭绕。“莲花寺”三字映入眼帘,取名真是恰如其分。其寺如镶刻在峭壁上的红宝石,这就是空中花园吧。大雄宝殿,宝相庄严,分别供奉着佛祖、观音菩萨、地藏菩萨、药师佛以及十八罗汉的金身。尤其是十八罗汉的造型生动活泼,充分展现了其性格特点,栩栩如生。至今回想起,那憨态可掬的布袋和尚的模样儿,仍是禁不住一笑。
下的山来, 我在一处茶摊栖息。花海中端起一碗清茗,沐浴在暖洋洋的阳光里,别有一番风情。此时还未到菜花节,人影只是零零落落地散步在花浪中,享受着二月春风的温柔。热情大方的老板娘,笑呵呵地跟我讲着去年的盛景。我最感兴趣的是,这里会举行风筝比赛。最近我迷上了放风筝。不畏风料峭,随风、逐风、沿风而上,燕低风筝高,凌然群山顶。原是欲趁人少,悠然赏花戏水,依偎着依依的杨柳,轻轻地折下那份不舍和忧愁。现在,听到老板娘如此生动描述,我决定了,到菜花节哪天再来一趟,来看看精彩的民俗表演。如有可能,我也在这片涌动的花海里,放飞我的风筝。
伸了伸懒腰,我又漫步在翠绿的杨柳岸。不时,还可以望见成双成对的燕子掠过头顶。沿着蜿蜒曲折的白沙河漫无目的地,风往哪里吹,我就往哪里回荡。春风中的柳丝特别柔特别轻,仿似离人的双手,欲抓住流逝的流水,而流水似乎想要挽留住过客的背影,但匆匆的过客终是要离去在远方。我只有期待,折下一小节柳枝,抛在河面上,愿她带走过往,不令我再隐隐作痛。
抬头,无意间望见了伫立在半山腰上的“观景台”。我询问了一位老辈子,这该如何去。老辈子很耐心地跟我讲了路线,并且叮嘱我千万不要图近便走小路。在场镇,扒了扒份大碗面线后,便沿着指明的路线继续前进。
路过白沙中学时,莫名想起了几多零碎的片段,几多无从轻拾起的往事。青葱校园的幽径里,徘徊着一位埋低头,仿似民国时代的女学生。她两眼如秋水,满是他人不可知的忧愁。她走在已经很遥远的旧歌中。一缕轻愁,随着她的时不时的回望,忽隐忽现,淡淡地流淌在心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猛然袭来,我苦笑了笑,埋低头继续走,可我又要往哪里走。
迎着午后的骄阳,如展翅高飞的雄鹰,我大步流星地奔跑在“观景台”的石梯上。“哈哈哈!”扶着栅栏往下望去,我终于见到了“画里乡村”这四个大字。第一眼时,我被深深地震撼到了。眼底那片花海,犹如巨副刺绣,针针是那么的纤细,又是那么的耀眼。走到红军洞时,我突然想起,我曾几何时来过。曾几何时,有段记忆被我淡忘了。我背靠着栅栏,低头望着影子,久久就这样沐浴在些微发热的春风里。“二月春风似剪刀”,剪不断许多飞丝流絮。
顺着堰沟,我来到“画里乡村”那片花丛中。原来这条就是哪位老辈子,叮嘱我不要走的小路。我摇了摇头,心里满是感激地笑了笑。已是午后,微风越来越发烫,水光也越来越晃眼。拦水坝上,有人在浣衣,我不由地想起一个词牌名:浣溪沙。一道孤影,在清澈的流水中,淘起一朵雪白的浪花。走到浅滩,望着水中影、水中花、水中月,原来只是一场无痕的梦。为了什么?难道你心有无奈?
徒步走了近五个小时,顿觉一阵疲倦。我望了望手表,该回去了。这未知的旅途中,谁人知前尘,谁人知春风往哪儿流逝?
来到那座连接河对岸的悬桥时,我想起我的确来过,可那是很多年前,我还很小的故事了。我真是想笑,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来。
“画里乡村”,花浪里的白沙,折下一小节柳枝,任它在春风中摇摆。流转几经,才是归尘扬起,才不再等风起。

地址:四川古蔺县
邮编:646500

作者:淡如清秋 录入:淡如清秋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