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人间花雨烟云/四川古蔺县/淡如清秋

时间:2018-10-23 15:00:00 点击:

  核心提示:五年,十年,二十年,几十年,多年以后,忆起这段遥远的旅途,是难忘!迢递山连水,万里晴空云。云海世事多变幻,不眠辗转夜深沉。你是人间艳丽的五月天,而我是流连忘返的清燕。我曾想写一篇发生在芳菲天的故事。画卷正逐渐铺开了,先抿一口清甜的桃花酒,静下心来,坐在微晃的搖撸船上,侧耳倾听一曲江南的古老民谣。 (...
五年,十年,二十年,几十年,多年以后,忆起这段遥远的旅途,是难忘!
迢递山连水,万里晴空云。云海世事多变幻,不眠辗转夜深沉。你是人间艳丽的五月天,而我是流连忘返的清燕。
我曾想写一篇发生在芳菲天的故事。画卷正逐渐铺开了,先抿一口清甜的桃花酒,静下心来,坐在微晃的搖撸船上,侧耳倾听一曲江南的古老民谣。
(一)暖风画舫
坐在画舫里,我侧脸探出窗外,鲜草青青的堤岸,皆是在艳阳底依依飘拂的杨柳,偶有游客悠然走过。难舍这五月天的烂漫,难舍这人间路的繁华,难舍这流浪心的漂泊。
温馨的暖风,轻抚在我的脸颊上,耳畔时常荡起如斯佳人串串银铃般的欢笑声,熏的游子心醉,这就是“暖风熏得游人醉”。
想起苏州种种美丽的传说,种种沧桑的典故。园林的历史变迁,几多风雨,多番易主,无可奈何。谁能将往事述说的清?西施子的婉转清音,唐伯虎的落泊清高,伍子胥的磊落清志,那是苏州多情的花雨烟云。
我在狮子林里转的昏头转向,迷失了风的方向,就像是我在人生的十字街口踯躅。几多奇石堆砌成的一线天的狭道,只能躬身穿行的低洞,历经了几百年风雨,仍在游客的攀爬中屹立不倒。站在楼台上,我双手搁在窗栏上,凝望着楼下的池塘,但见荷叶零散漂浮,偶有锦鱼游荡吐珠,碧涟波光粼粼。我不由地想起一诗句: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无论是淅淅沥沥的小雨,还是滂涝如泻的大雨,听奏时总是带愁含忧,随朦胧烟雨低头沉思。
在欣然氛围里,我迷恋起熏风的花红温柔。座座古色古香的小桥,棵棵如黛微皱的杨柳,栋栋流水经过的人家,宛似在画中游。一座小桥,一张旧相片,一段依稀往事,一位赧笑俏佳人,几多风雨淡忘在深沉的河中心。
漫步在黄昏底的山塘街,盏盏微光摇曳的灯笼,夜风一下清爽了起来。我在一家名为“猫的天空之城”书店,买了些邮票和明信片。我相信宫崎骏若是来到苏州,定会爱上这座如黛玉清愁的美丽城市,人间又会多了一惊世之作。
先前在玄妙观抽了个下下签,虽有股巨大的惆怅袭来,不过人生路本就不是平坦的,不要惊讶世事无常。就算是期待又无奈,我依然要在这轻荡的画舫里,仔细地端看这人间的花雨烟云。五月天永远是夏花灿烂,游子心醉。有些人与事,注定是水镜花月,既如此又何需为我添忧愁。
相视而笑,感受下河风的丝缕柔情,杨柳请留下我的美梦。
(二)寄情山水
幸好,我能以蹩脚的川普,和苏州人交流,不过对方不能说吴侬软语。苏州话软绵绵的,好像娇病的林黛玉,我可是一字也听不清楚。但我有必要解释一下:我是四川人,但不是成都人,是泸州人,泸州人,泸州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哇哦,川菜可好吃了。上次,我到了成都,那味道太好了。”遇到很多人,总是十分有兴致地和我交谈美食。看来吃货满街都是啊!
坐在车上,司机问我:“你是来毕业旅行的嘛。读的是哪所大学?”我诧异地望着他,说:“你们苏州人真会哄人开心。我都三十岁了。”至于我的学校,说出来,你会鄙视我的。
他摸了摸后脑勺,说:“我小时候看过一部日本电影,山口百惠演的,名叫《伊豆舞女》。我看着你,我就随口问了。”
一个孤独的高中生正为明天迷惘,内心的忧愁、苦闷不可言喻、无处排遣。他背着包,独影独行在伊豆,追逐着断了线的风筝。崎岖的山途中,他碰见一个巡回艺人团,与一名天真无邪的舞女相遇。多向往这种自由行,徒步游,累了就驻足看一看沿途的秀丽风光。典型的川端康成的物哀悲美文风,在年少无助的年龄里,纵使多般不舍,也只能在杨柳依依中,选择扭头转身离去。朦胧新月,朦胧舞女,朦胧记忆,化作一场愁雾朦胧的烟雨。
山口百惠,一位风靡七十年代的日本女星,正处于文艺电影大放光彩的黄金时期,但直到九十年代国内才引进她的电影。她所饰演的女子,尽显和风温婉,低头满眼温柔,轻轻地道一声“撒哟啦啦”,就如徐志摩笔下所描绘的东洋异国风韵。这只是那个久远年代的消失背影,现如今多是如兔跃的阳光女子。她嘻嘻哈哈的,龇牙咧嘴地笑,才不会掩袖,大声地说一句“撒哟啦啦”,然后又在人间花雨烟云里相见,多么可爱。
(三)海盗幻梦
童年时,我看着电视上的海豚表演,很是激动。今坐在观众席上,多了些平静。我真希望能带着老妈一起来观赏。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终是一生的遗憾。
先是肥嘟嘟的海狮,笨扯扯地和我们打招呼。萌萌哒,让人忍俊不止,我真想跑下去摸一摸它可爱的胖脑袋。
接着,跑来一个小丑,兜着一大袋气球,动作滑稽地分发给各小朋友。引得小朋友争先恐后地去抢,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终于两头体型细长优美的海豚,以一个漂亮的翻腾戏浪,出现在剧场池内。蔚蓝的天空,深蓝的大海,飘逸的蓝色海魂衫,一串串有关海洋的幻想旧梦浮现。多希望,我能登上杰克船长的黑珍珠号,成为一名迎风破浪的水手,跟随着他横行加勒比海。
海豚被誉为海洋的歌唱家和舞蹈家。来自海洋的声音,是多么纯净,多么摄人心魄。它们在浪里打滚,在涛里旋首,发出对海洋热爱的赞美声。它们盯着呼啦圈嬉戏,一个完美地腾越凌空顶球。
以后,我要到天涯海角驻足,看一看巨浪拍岸,看一看游轮归航,看一看海鸥翔空。我要对汪洋大海说,我终于见到你啦,哈哈哈哈哈哈。
(三)秀丽堤岸
在枫桥底我登上了画舫,回望水乡的柔美。
我尾随着一个旅行团,大摇大摆地走进寒山寺和枫桥景区。导游瞪大了两眼瞧我,一脸的无奈。
寒山寺千年古刹,来往香客络绎不绝,善男信女跪在诸佛众菩萨面前,虔诚祈福。我惊于五百金身罗汉的各异生趣。
我登上塔楼,撞了三下古铜钟,说是寓意为“福禄寿”三吉。“咚咚咚”,一去我忧愁,二去我故往,三去我等待。
在诸端庄宝相前,我皆跪下,先是双手合十,心中默默祷告,然后毕恭毕敬地三磕首,祈福我心愿必成。
渡船到彼岸,我留足于张继夜泊枫桥的古码头。我伫立在小桥上,伸出两手,阖上眼,安静地幻想着多情枫叶,翩然舞空。片片红,缕缕愁,丝丝情,怀念一再怀念,我却不再期待。
在许愿池边,我双手紧紧地握着一枚硬币,鞠了三躬,在众人的注视下,哈哈大笑掷币于池内,然后潇洒地离开。反正一定要让我心愿必成,啦啦啦啦啦啦!
戴上耳机,我信步在杨柳依依的大运河绿堤上。侧望着红花璨笑,白花冷艳,杨柳含愁。有绿水逝去的地方,就有人在小桥上驻足看风景,孤影也成了他人眼帘中的一道靓丽装饰。
双手搁在水榭雕栏上,带上太阳镜,向远方眺去,直到画舫悠悠地消失在桥头。这不是多愁善感的季节,是和风的季节,是我继续向前进的季节。
相传风流天子隋炀帝乘龙船下江南,望着秀丽的河两岸,龙兴大发,下诏遍植柳树,赐姓“杨”,才有了今日优美风光。
“你是作家嘛,来苏州寻找灵感的吗?。”我讶异地听见有人这样问我。
我收起钢笔,合上笔记本,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不过是记些小学生水平的日记罢了。”然后,我走上小桥,再次远眺涛声依旧的地方。
(四)虎丘轻鞍
搭上一辆汉风马车,在清亮的嗒嗒马蹄声中,我来到了吴国遗址,有种诗和远方的优雅。
思古怀远情绪涌上心头,人间花雨烟云美丽却短暂,历史的大河渊源悠长。
云岩寺塔,饱经了历史风霜的冲刷。一轮清明月,一盏红烛光,一个托腮人,一份情与义,在期待着一个佳人来推窗。塔微斜,在艳阳底显得格外沧桑,是位见证了历史变迁的智慧长者。
几许风光曾相识,多少烟雨似再见。
踏进幽茂的篁竹里,我微仰头,好像看见了一轮皎洁的明月,照着我前进的路。
在处凉亭,我栖息于此,好像一只飞累的白鹭。就算飞的再高再远,我还是要落地。“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沧然而涕下”,我竟觉得有泪欲下,触于此等古建筑的深沉沧桑感。
(五)临河幽思
在上海虹桥机场,我跟菊妹说:“其实我是想来见我一个故友。”
那天也是个艳阳天,我趴在课桌上昏昏睡去。猛然有人敲醒我,着急地说,她都结婚了。
我在她偏远的农村老家,吃惊地看着稚嫩的她,穿着一件土不拉几的红婚纱,好像是七八十年代的灰姑娘,而她的新郎也是个未满十八岁的无知少年。我第一次感到深深的无助,深深的无奈,深深的忧愁。我也不知道是该祝福她,还是该愤慨。
不过,她真是刻苦勤奋,通过自己不懈的努力,考上了研究生,留在了杭州,和另一个风度翩翩的好男人真正地相爱结婚。她说:当初我家很穷,为了兄弟姐妹,不得不牺牲自己的青春年华。但是我已报恩了,我可以选择自己的幸福。好像,当初你曾喜欢过我。
我现在回思,我是喜欢过她,那是一份青涩岁月的朦胧情感。并非刻骨铭心,毕竟她十七岁出嫁时,我更多的是感到愤愤不平,觉得这太落后愚昧了。我衷心地祝福她今天的自由选择,这不是每一个人都有机会的。她多次邀我去找她玩。我却时常忸怩犹豫,总觉得我不应再和她相见,因为她毕竟不是我思念的人儿。我思念的人儿,又是谁呢?昨天在古护城河坐画舫时,望着外面的艳阳,再侧望身边人的笑颜,其声清亮醉人,我竟痴了。
但我想见一见江南的花红烟雨,我还是跟随着菊妹来了。不过苦了这位自尊心极强的妹妹,陪我逛了一天。第二天,我索性自己独行。你就好好复习,好好考试,以后我们再一起去远方旅游。
在枫桥景区,我背靠着水榭栏杆,双手插进裤兜里,观看一个小姑娘投壶。她左手握着一大把羽箭,右手利落地抽出一只,摆正身姿,眯眼欲投,但她犹豫下说:“你这样看着我,怪不好意思的。”我歪头撇嘴说:“你是喊我走开吗?”她连忙挥了挥说:“不是,唉,你就看着我投吧。”然后,她在我哈哈哄笑中,居然一发都没中。她扭过头,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怔了怔连忙提包狼狈地跑了。惹得她哈哈大笑了起来。想起来,我这位故友也是这样被我戏弄过。对!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从一开始到现在。
在寒山寺内,我误进入饰品店。咦!怎么全是苏州美女,这不是僧庙吗?看来,彻底商业化了,竟让众美女揽客。我看了看挂牌价,咂了咂舌,扭头就想开溜。一个营业员逮着我不放,抔着吊坠和我滔滔不绝地讲解本命佛。然后,我胡编乱造跟她讲了一大堆佛教圣地,偶尔带着我一知半解的佛法。她惊讶地看着我,张大嘴说:“看不出你这样的年龄,竟有这么多的阅历。”也不晓得,她为什么会来一句:“哦!你在峨眉山请过本命佛,开过光的。峨眉山的确灵验。”反倒令我懵了,我去过峨眉山吗?不过,我不用尴尬地离开,倒有点小得意。嘿嘿,不是哥我吹,只要给我一瓶纯生,就能吹到你怀疑人生。
这是趟心情轻快的远行,没有往昔的昏暗苦闷。 人间路渐遥,慢慢地享受悠闲的午后时光,让时间一滴一滴地流逝。
(五)水乡画店
在周庄一家清雅别致的画店,一位画师端详我良久,托腮沉思了下,便握笔给我绘了一副素描肖像。她滔滔不绝地跟我讲了一段关于理想和选择的故事。
她说,她来自偏远的乡下,一开始是在县城摆地摊,没人光顾的时候,就找张纸埋头涂鸦。很多年前一个傍晚,她今生的伴侣流浪至此,竟在她的旁边推来一辆水果车叫卖了起来。一来二往逐渐熟悉了彼此,他们从相知到相识。终于有一天他又要流浪,而她毫不犹豫地跟着他浪迹江湖。他们那时候很穷,做过各种杂工,但相互搀扶。 她的父母,曾埋怨她年少无知被一个老男人拐走,甚至五六年不准她再进家门。她说:“那段清苦岁月,我也很无助也很无奈,但我坚守了理想,选择相信我老公。一起捱一起奔波,所以我们今天才有了这家肖像店。”她娓娓道来,清致的眉黛间没有忧愁,白皙的脸上只有一份淡泊宁静的气度。
我抱卷临走时,她递给我一杯桃花酒。我扬杯一口灌了进去,真是好酒!浓浓的花香,幽甜怡心,我想到了唐寅的《桃花庵歌》诗句——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她笑着说:“你们四川男人,都是如此豪饮吗?怪不得,我一见你,没有一点距离感。你让我没有防备心理。”我抹了抹嘴,苦笑着说:“我还是第一次听见这么评价我的。谢谢你!”
能自由作出选择的人,才能有她那一份发自内心的平淡。我还要继续我的旅途,撑着伞走在青石板路上。
(六)古时繁华
在小小的渡口,我躬身钻进了一艘微晃的摇橹船。阿婆一口软绵绵的吴侬软语,双手搖撸,清扬地唱起了古老的民谣。我右手搁在窗沿上,左手握着一杯清甜的绿茶,望着小桥流水人家,思绪万千。随浪随风飘荡,随着一生的浪。
古有神话说,人类最开始是从水里爬上来的,水才是我们真正的故乡。古丰都人说,桥梁是连接生与死的地方,有着百般无奈。在小桥上相遇,在小桥上回望,在小桥上道别,坐船远去在水的那一头。“君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愿伊人知我心。
登上周庄古镇的第一眼,我望到的是古时的车水马龙,灯火通明的繁华若梦。这景象,在我眼里定格成了一张黑白照片。 忽然,飘来一串沧桑的音声,好像在讲诉着古镇的几许风雨。一位挽髻的女子,一袭白衣,嘴轻含一支陶笛,深沉厚重地吹起一首仿佛很遥远很久远的民谣。
望着琳琅满目的商品,我看花了眼,有各种江南一带的甜糕点,有各种精致有趣的工艺品,有各种飘香漏甜的美酿酒。有家店特有趣,我跨进门槛,望到尽是纸叠的工艺品。普普通通的一张纸,在奇思妙想下堆砌成了美丽的童话世界。
这里也有一家“猫的天空之城”书店,更为宽敞,更加清新。店内冷冷清清的,只有一个女子在埋头写明信片,显得有些落寞,有些阑珊。我寄了一张《天空之城》明信片,寄给明天,寄给未来,寄给希望。原来这就是店长,她问:“是寄到国内,还是国外。”我抬头懵了一下,匆匆写下几行字,在她指引下,投在了寄存处。 愿我生如夏花般绚烂,明天依然有阳光。
来到沈厅,听了一则则关于这位富商的大起大落的一世传奇。沈万三是江浙一带百姓心中的财神爷,而“三”字在他们心中是最为吉祥的,寓为“福禄寿”。出生贫贱,几番沦落,从无到有又到无。富可敌国却只有一位妻子,这在封建社会里简直不可思议,是感恩,是忠贞,是至始至终。他能与流氓天子朱元璋拜把子平起平坐,号称白衣天子。可是,他忘记了“平安是福”,欲望不断膨胀,竟在朱元璋跟前,说要犒劳百万大军。他这狂妄的行为,触犯了所有帝王的大忌,终引得满门抄斩。幸得马皇后心慈,一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将他发配到了贵州边荒地区,但毕竟家破人亡了。为人处事,还是低调为秒。范蠡功成名就后,选择与西施泛舟江上,归隐山林。我从侧门走出来,在旁边一家店铺,买了份万三蹄来啃,脱骨滑嫩,满口卤香。说是这家是沈厅厨娘后人开的,也不追究这传说的真假。
穿梭在破旧不堪的巷弄里,我仿佛来到几百年前的大明盛世。那是个伟大的王朝,明长城的恢宏,紫禁城的堂皇,下西洋的壮举等许多世界奇迹,当然还有这碧水秀美的周庄。
我看见有人蹲在码头上用手瓢水,笑得很灿烂,宛如古时浣溪沙的女子。
我站在小桥中间,右手搁在护栏上,侧望着:船娘摇橹,拨开的水纹,杨柳依人,青片瓦的矮房。声声悠扬的江南民谣,和风飘荡在我心中。我又扣上耳机,缓缓走下桥,微微闭眼,用手拂了一下吹过的暖风。
(七)生死相隔
去了一栋存有大型动物标本的博物馆。
讲解员幽默风趣,将深奥的科学——生命的奥妙,说得引人入胜。小孩听了拍手叫好,老人听了不断点头,我听了哈哈大笑。“你笑得那么开心,我讲的有那么搞笑吗?”讲解员脸红起来,但更加眉飞色舞,继续口如悬河。
惊讶海洋动物的庞大,惊叹陆上动物的奇特,震惊我们人类的脆弱。
有部电影《大海鱼棠》,讲的就是人类的起源,从一颗小蝌蚪成长为有责任担当的人。每一个生命,都是独一无二的,都是宝贵的,趁风起,去努力追求自己的理想,勇敢地作出自由的选择。
丰都有座连接生与死的奈何桥。人这生太多的无奈,是由于不敢走自己想的路,生怕有太多的风雨。譬如朝露,人间百年,即是条漫长的大河又是盏即刻消失的烛光。
我问讲解员:“人这么脆弱,如何保护自己?”
讲解员转了转眼珠子,懵了懵,微笑着说:“珍惜每一天,就像你一样开开心心的。”
有部港剧《巾帼枭雄》,其男主角常豪迈地拍着胸脯说:“人生能有几个十年,最要紧的是开心!”
我蹲下身,用手瓢了瓢细流的绿水,抬头望了望小桥上的游客,倚柳而笑。
我想起那位画师说:“你的面庞望着很淡然,双眼很平静。”
(八)旖旎水光
暖风拂涟漪,潋滟西湖水,宛如一位活波好动的女子,在摇头晃脑地曼舞,回眸千回,璨笑如花。
杭州人戏谑地说,世上所有的男人都是大骗子,专骗女人心。不过有的只是骗一阵子,而有的却是骗一辈子。只有聪明的女子才不会上当,最后结芦山中一世落寞。断桥唯有只身前来的男人,才能走上去,撑着一把伞,东张西望,傻不拉几地等着白娘子出现。
踏着一辆简朴的自行车,我轻骑在苏堤上,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行进,沉浸在初夏的旖旎水光里。春红零落去,夏花渐灿烂,野鸟清脆婉转绕鸣,宛如仙乐,无意游客的来往,自由飞翔。沿途跨过六座如绫罗绸缎的长桥,在杨柳的轻抚下,飘飘欲飞。在花港观鱼处我小憩了下,绕着清幽曲长的弯桥和回路,我走进了宁静的初夏,烂漫的花儿对我笑,空灵的锦鱼朝我游。
我站在画舫尾,右手遮阳,眺望三潭映月处,骤然阵阵清爽的河风飘在脸庞上,接着就缓缓地吹来了淅淅沥沥的细雨。整片辽阔的水域,化为一片空濛灵动,仿佛多愁女子眉黛下的泪珠,真是我见犹怜。
千年回眸,白娘子撑着古朴的油纸伞,蹙眉彷徨在雨朦胧的断桥上,蓦然回首,邂逅了许仙,这一眼就是万年。白娘子双手将伞轻轻地递给了她的一生所爱许仙,在灯火阑珊处定下了山盟海誓。旧雷峰塔压不住两人的执着和希望,终于在他们痴心等待下崩塌了。我等你一生一世,我在青灯底陪你捱过多风雨的无情岁月,待你重返我身边时,再执手荡舟西湖。但愿我和我的白娘子其生如西湖水般旖旎,携手同游花雨烟云的人间。
接下来,我乘船去了水巷鱼跃、诸岛棋布的西溪湿地。呼吸了下来自原始水乡的纯净空气,看了看当地从明清两朝流传下来的淳朴民俗。芦苇荡里的浮鸭,碧绿湖里的游鱼,诸小岛上的茂木,古色古香的旧房。
旖旎的西湖水上,有对情人携手唱起了古老的民谣。 我满眼是羡慕,轻折下一节翠绿的柳条,抛在水雾空濛的湖面上。
(九)清燕归来
我在玄妙观挂了三盏樱红的祈愿灯,跪在文昌帝君前,默默地祷告菊妹逢考必过,我大哥前途似锦,我鸿运一生。走出后门,在“回首见福”巨匾前,我观看了一场道家祈福仪式。
可能是一个毕业旅游的女学生,她不好意思地指着我左边的观众席位问:“这里可以坐吗?”,她背着一个厚重的大背包,双手提着一大袋泡面。“哈哈哈,我也不晓得。反正我是坐下来了。”我笑着回答她。于是,她就老实不客气地坐了下来。
“你也是一个人出来的吗?”
“是啊!自由自在嘛。”
“我还是第一次出远门,有点怕。我是安徽铜陵的。 ”
“哦,我是四川泸州的。”我本想加一句古蔺,但说了也是白说。
她询问了我的旅程,我告诉了她。她眨了眨眼说:“你真厉害!”
此趟远行,已一了我多年前的心愿,见到了不再熟悉的故友。突然发现,我一直以来的期待只是一张空白纸页,没有片段难忘的字与句。“天还是天,雨还是雨……你还是你,我还是我……”其实,我不曾错过什么,只是失去了一段岁月的自由。
“你慢慢游玩。江南水美,值得你细细品味。拜拜!”
“哦!还以为能结个伴。”她竟有点失落。
我扶了扶眼镜,慢慢地走,苦笑了笑说:“萍水相逢,我跟你说一个人世道理。你千万不要相信陌生人,你能相信的永远只有你的家人。”也就是说,从一开始我就没相信过你。这人世沧桑,冥冥之中,茫茫人海,要寻到一个知心人,难太难。
她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说:“我爸妈也是这么说的。谢谢你哈!”
萍水相逢,愿她有一个自由的天空。这正是她勇敢作出自由选择的最佳年龄。
玉华光年不再有,片片红花轻掠起。我坐在一辆华丽的欧式马车上,望着阳光遍撒的街道,听着嗒嗒的马蹄声,悠然睡去。随浪随风飘荡,随着一生的浪。不远千里,我来到了梦里的秀美水乡,一睹她多情的双眸。前天夜深,出了地铁站, 她摇头晃脑地漫步在夜的尽头,回手旋足,宛如一只自由自在的飞鸟,在深邃辽阔的银河曼舞。我扬着头微笑了笑,多么美好,多么惊艳,如斯佳人回眸。
惊慌失措的鸟儿一直在飞,无法枝倚,是因为它失去了自由。真正的飞鸟,自由来回翱翔在壮阔的山水间,累了就趴在归巢里,甜蜜蜜地睡去。
“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神州大地,壮阔的河山,我愿化为一只归燕,自由飞在万里蓝天下。在途中,遇到一只愿与我比翼双飞的清燕。百年后,我的墓碑上刻着两个名字,不同姓却同土。
这段清丽的故事,就暂时写到这里。往后,还有我如梦似幻的多彩云霞在浮动。
(十)再见黄埔
“浪奔浪流,万里涛涛江水永不休 ……是喜是愁 ,浪里分不清欢笑悲忧 ;成功失败 ,浪里看不出有未有 ……爱你恨你问君知否 ,似大江一发不收……”
他高耸入云的东方明珠,在我眼里宛如一柄斩破云空的神兵利剑,气势如虹,直冲云霄。在艳阳底,其锋光芒万丈,娇龙一般惊艳。
一首高低起伏的《上海滩》在我心地荡起,婉转动听,延绵不绝于耳。叶丽仪那独有的浑厚奔放的嗓音,一字一句,千转百回,唱出了旧上海滩纷纷扰攘的争斗和刻骨柔情的爱恨。但我只看过郑少秋版的,他在剧中饰演一位终生为情所困的赌神,看似风光无限,实则落寞一世。
我想起了号称与蒋介石平起平坐的上海皇帝杜月笙,青帮龙头,纵横江湖。饱经风霜的他,时常徘徊在浪涛起伏的黄浦江,感怀身世,一声叹息:人生有三碗面最难吃——人面、情面、场面。晚景凄凉,最后客死香港。繁华若梦,岁月无情,巨浪拍岸,世上一切终归尘与土。
我又想起了一位传奇女子,后人称为最后的贵族——张爱玲。她错付了爱与恨,在滚滚的历史大破坏中惊慌失措,是只没有脚落地的高傲飞鸟,一生颠沛流离,流转如梦,客死美国。
“扑通”一声,我有件东西被碰落在波涛起伏的黄浦江里。
“对不起,这位小兄弟,我碰掉你了什么东西。”一位戴着金边眼镜的老先生,拍了拍我的右肩问。
我连忙摸了摸裤兜,空空如也,沮丧地说: “是我的手机……”我踮起脚,双手紧紧地抓着护栏,伸首望向深不见底的黄浦江,不断地摇头。
“我十分抱歉,碰掉了你的苹果7手机。”他说着字正腔圆的普通话,发音非常标准。
“那只是一千,五百元……的魅族手机。”我被他气定神闲的气场摄住了,望着他慈祥的双眼,我竟觉得如沐春风,不由地吞吐起来。
然后,这位老先生翻开手提包,不紧不慢地数出两千元,双手轻轻地递给了我。
“老先生,你钱给多了。”我连忙挥手,红着脸说。
这位老先生只是笑了笑,拍了拍我的右肩,问:“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我要去上海虹桥国际机场T1航站楼。”
“那我送你。”
待船泊岸,老先生招了两个虎背熊腰的大个子,帮我把行李整齐地放在后备箱里,便牵着我的右手,坐进了他红色的香车。他有专职司机,为他开车。
“我在深圳河,也曾遇到这个情况。那人张口就要一万元。你很诚实,我很喜欢。”老先生微笑着说,不怒自威。他举手投足间,透露出一股非同寻常的华贵气质,语气轻柔平缓。
坐在豪华的车厢里,我手足无措,像个未出深闺的大姑娘一样,涨得满脸通红。
“你一个人出来旅游的吗?”
我微微点了点头,吱了一声:“嗯。”
“不错,少年游。趁着年轻,就多出来看一看祖国的大好河山。”老先生的语气突然凝重了起来,双眼十分犀利,严肃地问:“在这片广阔的土地上,有场著名的抗日战役,史称什么?”。
我不假思索,说:“一九三七年的淞沪会战,此役彻底粉碎了日本‘三个月灭亡中国’计划。国母宋庆龄亲到前线慰问官兵。”
老先生端详着我,歪低着头,略有所思,斜瞥着车辆川流不息的窗外,两眼满是忧郁,缓缓地说:“我父亲说,那是一场极其惨烈的会战。他很悲痛地看着无数弟兄倒在日寇猛烈的炮火中。”
到了虹桥机场,老先生握了握我的双手,又再次说了一句对不起,道了一句:“有缘的话,再见吧。”然后挺身背着手走了。这位老先生真是“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年少时必是位翩翩俊公子,所谓风流人物。谦恭是股浩然之气,白云越是向上越是轻淡。
回到观文,我坐在办公桌前埋头写游记时,接到大哥一个电话。他告诉我,我的手机被一个安徽女孩子捡到了,她叫我跟上海大众出租车公司联系。
情何以堪!我想起哪位老先生优雅地用兰花指夹烟,不觉胭粉气,眉宇间反倒是显露出一丝深沉的逼人英气,淡淡然有股如空谷幽兰的忧愁,其状惊为天人!
“予既乐其风俗之淳”,生于此古风犹存的盛世,倍感骄傲自豪!彬彬有礼,谦谦君子,堪称师范。




地址:四川古蔺县/淡如清秋
邮编:646500

作者:淡如清秋 录入:淡如清秋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