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岔路口//四川 古蔺县/李炎

时间:2018-11-06 16:59:44 点击:

  核心提示:小说岔路口李炎“压一千!”葛力大声吼道。他在心里嘀咕:“反正是赢来的。怕什么?只要不动老本。”“开牌!”随着一声吆喝,又是葛力赢了。这一次赢了八千六百五十元。继续下注,反正是赢来的。“压五千!”葛力心里想,只有下得大,才能赢得多。“开牌!”吆喝声一停,葛力又赢了。这次赢了二万三千元。在极度的兴奋中,...

小说

 

岔路口

李炎

“压一千!”葛力大声吼道。他在心里嘀咕:“反正是赢来的。怕什么?只要不动老本。”

“开牌!”随着一声吆喝,又是葛力赢了。这一次赢了八千六百五十元。继续下注,反正是赢来的。

“压五千!”葛力心里想,只有下得大,才能赢得多。

“开牌!”吆喝声一停,葛力又赢了。这次赢了二万三千元。在极度的兴奋中,葛力想:“倘若再多压一点,岂不赢得更多。”

“压八千!”葛力又想:“适当多压一点就行了。”

“开牌!” 又是他葛力赢了。怎么不多压些呢

“压一万!”葛力将一叠连银行封条都还没有撕开的百元人民币搭在桌上。心里想;“只要肯下注,就能赢得多。”

“开牌!” 这一次葛力傻眼了,不是他赢。

“压两万!”葛力将两叠钱丢上去,要想捞回来,就只有多下注;顾不了那么多了!所以下得注越来越大。

“开牌!”仍然不是他葛力赢。

“压三万!”葛力将三叠钱丢上去。他急红了眼。

“压四万!”

“压五万!”

……

一场豪赌下来,葛力他不但输光了刚从银行取出来的二十八万元现金,而且还背了赌友裘三娃的五万元的债务。这可咋办啊!那二十八万元可是公司卖出去的材料款啊,这窟窿怎样补哦?

在焦虑万分中,葛力想起了赌友裘三娃的话来:“在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你只有……

若用自己的劳动所得来弥补这窟窿,要几何时才能办到?思虑再三,葛力决定孤注一掷。他通过裘三娃,用自己在县城里那套价值百余万元的住宅作抵押,在赢家那里借了二十万元;准备再赌一场,将损失的钱捞回来,把窟窿补上。他在心里想:“只要将窟窿补上,尔后千万不要再赌了!赌不得!赌不得……

在回县城家中去取房产证的途中,葛力来到一个岔路口。往哪条路走呢?他犹豫了。往左边走,得绕一个大大的圈,过大桥,再往右转,才能到达站点,赶上往县城的公交车。若往右边走,涉水过河,只走几十米就到了公交车停靠点。但需脱卸鞋袜。思虑再三,为赶时间,他还是走上了右边的那条道。

实在是手气不好,财运不佳;二十万元又输个精光。葛力急得五窍生烟。他对赢家说:“我那套房子至少可值百万,你无论如何都还要借贷三十万给我……

可算路不打算路来,借贷来的三十万元不到两个时辰便又输得个精光。这下赢家再也不愿借钱了。

葛力失魂落魄地回到住地,他不知道该咋办;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睡更不是滋味。胡乱喝了几口水,水也苦涩苦涩地让人不知咽下去好,还是吐掉的好。他用手使劲擂自己的胸膛,在心里说:“我干嘛就经不起诱惑,就上桌赌了呢……

正当葛力沮丧万分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来了;是裘三娃打来的:“葛哥,要想填平窟窿,得想想办法。见面聊聊吧。”

“聊什么?你害我还不浅吗?”葛力真想狠狠地骂他一顿。“就是这个裘三娃拉我上赌桌的。我怎么就上了呢?”葛力狠狠地捶了捶自己的脊背想。

待葛力稍稍静下来之后,他不得不想,还能有啥办法能填平这窟窿呢?不知他裘三娃会有什么主意?反正自己也拿不出啥办法来;不如去听听他说些啥嘛。

见到裘三娃后,葛力哭丧着脸说:“三娃,能有什么办法嘛?房子没啦!公司里的材料款那是近三十万啊!”

“我倒是有个办法,就是不知你愿不愿意冒这个险。”

“啥办法?说来听听。”葛力迫不急待地说。

“你不是掌管着公司的财务印章嘛。只要……

“啥!啥?……”葛力张着大大的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怕什么!只要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只要赢回来,马上就还回去不就一天的乌云都散了吗。”

“那可是要坐牢的啊!”葛力摆着手,不停地摇头。

“你想想看吧。只要还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也用不着勉强。”

“这,这!这肯定不行!不行!不行……”葛力虽然这样说着,但语气已经没有先前那么强硬啦。

在回公司拿印件的途中,葛力又来到岔路口,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朝右边走去。他艰难地脱下鞋袜,在心里想:“还是省省时间和脚力吧……

几天后,葛力与裘三娃一道用公司的名义在银行套贷了一百五十万元。准备再次上赌桌,希望能捞回那笔已经失去的巨款。可葛力不知道,这一环又一环的套子,正是精心为他设置的。几天后,那套贷来的一百五十万元又输得精光。

他再次来到那个岔路口;这一次他没有再走右边的道了。反正时间不急,用不着急于赶路。他知道自己离坐牢的时间不远了。自己进去了之后,妻子咋办?儿子咋办?这是他在脑海里反复旋转的问题。在这时候,他才弄明白,自己是被裘三娃他们精心设计的套子牢牢套住了的。也是在这时候,他才发觉裘三娃他们这群所谓的朋友是多么地可恨。他真想杀了他们。

“反正是要坐牢的,为啥不把这群所谓的朋友也一起拉进去呢?”突然一道亮光一闪;葛力便开始认真思索起来。他仿佛记起在什么时候听人说过:“赌桌上的债务,法律是不予以支持的。”

“如果自己去投案,是不是应该算自首呢?是不是会在量刑上有所考虑呢?会不会从轻处罚呢?”

“反正是要坐牢的,管它有没有从轻处罚的可能;这群狐朋狗友一定要将他们拉进去!自己解解气;又免得他们再害人……

主意打定,葛力没有了再犹豫,他朝左边走去。当然用不着再脱鞋袜,也用不着涉水。他在心里想:“多走几步就多走几步吧。进去之后就没有时间再来这儿走走了。”

 

作者; 四川 古蔺县 莱茵二期5373

李炎(李炳荣) 邮;646599

电话;15386591699

 


作者:李炎 录入:hjliyan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