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长篇小说连载 >> 内容

放滩[段文汉著]第1部第4章:一念家山百感俱[8

时间:2018-12-04 17:32:42 点击:

  核心提示:放滩[段文汉著]第1部第4章:一念家山百感俱[8 8 段祺坤才在家里住了不几日,就接到岳丈王玉汝带信来说,张季刚要跟着吕超的队伍去川东了,要段祺坤和段王汉成去黄葛沱一聚。还说,眼下自己闲居林下,恰好张...

 

放滩[段文汉著]1部第4:一念家山百感俱[8

 

 

8

段祺坤才在家里住了不几日,就接到岳丈王玉汝带信来说,张季刚要跟着吕超的队伍去川东了,要段祺坤和段王汉成去黄葛沱一聚。还说,眼下自己闲居林下,恰好张王织云又把外孙带到娘家居住,干脆自己就为孙辈们开一个学馆,亲自教授,要段祺坤把段复根和段龄也一齐送过去。段祺坤自然十分高兴,且对于王建勋,心上也就有了主意,决定把他也稍上,托付给张季刚带到吕超那里。这娃娃聪明乖巧,最好先给吕超当个弁兵。又嘱咐王建勋,到了队伍上,要多动脑筋,会看世相,巴适长官,还要时时去请教张姑爷,按张姑爷的指点多读些书。

黄葛沱就在思坡溪场口上游不远处的江边,步行去也就烧杆叶子烟的工夫。这天一早,就有岳父家的长年(注1挑担空箩筐等候在门外,然后一边箩筐装了段祺坤送岳丈的礼物,一边将次女段梦痕坐在箩筐里,沿着河岸边的石板路一路行去,见到一大片菜地时,就看见岳丈王玉汝家了。

王玉汝家影荫在一颗硕大的老黄葛树下,小青瓦、白粉墙的一所大院,前不久,又在临江的一面新起了一个三层楼的阁子,颇有几分气派。段王汉成就告诉段祺坤,那是子敬二哥做生意赚了钱修的。王子敬年少时一直不好好读书,终于偷偷溜出去做生意,怕被父亲责骂,好长一段时间不敢回家。但心上也还是挂牵着年青的娇妻,每月总要带封信回来,报个平安。只是那信一律地总只是那么几句:“拜上拜上多拜上,多多拜上二少娘。只因年年在该账,故尔离家走他乡。”此事一时在地方上传为笑谈,令老父亲很觉得脸上无光。不曾想世道一变,王子敬倒小富起来,在黄葛沱鹤立鸡群般起了这么个临江的阁子,王玉汝正好用来给孙辈们读书,倒终于做了件令老父亲满意的事情。

到了岳丈家,不仅见了张季刚,张季刚的隔房十三弟张建威也带着名叫张鉞、字仁鉞的儿子来了。段祺坤在护国讨袁时,和张建威也曾联络过,有些交情,且又是亲戚,见面自然十分亲热。问起来,原来张建威他们那一房张家,和黄葛沱王家也是姻亲。眼下,张建威已经离开滇军,在川军杨森部当师参谋长。(注2张建威既不便带着妻儿随军打仗,又想让儿子早些读书。虽然那张鉞才三岁多,尚不到四岁发蒙的年龄,但却十分聪慧,已经认得不少字,背得好些诗词。张建威又听得张季刚说,王玉汝要为家族子弟办学,所以将儿子张鉞也送了过来。

正说话间,张王织云带着张王两家的几个娃娃出来,要去后头院子,那阁子下的花园里玩藏猫猫。张王织云和段王汉成两姊妹见了面,自然有些话要说,娃娃们给大人问了安好,却等得无趣。大的两个,段复根和张孟翔倒是就拉着手,说起悄悄话来。段龄就开始调皮,转到九妹张叔翔身后,逮着小辫儿就拉了一把。叔翔叫了起来,段王汉成就追过去夸张着声势,在段龄屁股上拍了两巴掌。段龄也不怕,反倒嘻嘻笑着,被母亲追得满屋子乱跑。大人们也都笑了起来,说,喔唷,你看他咋个单单就挑准了九妹,当真是老天注定的姻缘呐!

张王织云和段王汉成带着娃娃们去了后花园,也叫王建勋跟了过去,三个男人就一起去书房陪王玉汝说话。

王玉汝正长衫马褂,戴一顶佩玉瓜皮帽,旁边焚一炷沉香,正襟危坐在书案后面写字。虽然已是古稀与耄耋之间年纪,须眉皆白,但精神还算矍铄。大家看时,见他抄写的是范仲淹的《岳阳楼记》,就都不做声,站在旁边静静地看。

段祺坤终是耐不住,还是开了口:“老泰山的一手王字,真是入化境了!我最是喜欢王字的俊逸潇洒,不像赵字,甜了一些,少了点儿骨头。”忽就想起张季刚就是写赵字的哒,便悄悄拉了拉张季刚的袖子,悄声在他耳边道:“口无遮拦,口无遮拦!得罪了喔。”张季刚一笑,也悄声道:“你说的是实话,我也没偌个小气,没事。”

直到王玉汝心无旁骛、一丝不苟地用楷书将最后几个字写毕,又慢悠悠将笔在笔洗里涮干净,伸出两根指头来挤掉笔头水分,理顺了笔毛,将来细心地挂上笔架,揩干了手,这才招招手,说:“坐,都坐。”然后就吩咐下人上茶,和三个小辈子说话。

男人们的话题,自然是离不开当下的局势,自然是离不开成都城头的战火。正好张建威带来些最近的报纸,因为成都战事,邮路受阻,大家都好些时日没得成都的准确消息,就一边翻看报纸,一边摆谈起来。这才晓得,罗佩金的滇军被刘成厚打出成都以后,结局却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黔军的戴勘受北洋政府委任,执掌了四川的军政两界。打赢了的刘成厚当然不干,于是终于在成都又爆发了刘、戴之战。戴勘急了,想引退守资内一线的罗佩金为援手,罗佩金口头答应,实则作壁上观,也想待刘、戴两败俱伤时再出兵,收渔人之利。哪晓得火色看老了点儿,戴勘已经战败逃出成都,且被川军一部所杀,罗佩金也就只好依然退了回去。

正说话间,忽听啪的一声,就见王玉汝将一份报纸重重地拍到桌子上,骂道:“畜生,畜生,简直猪狗不如!”大家急问怎么了,王玉汝颤抖着手指着报纸,说:“讲起来都脏污了我的嘴巴!你们自己看……

原来是几则成都之战的报道。

一则是报道罗佩金退出成都时的暴行:

……政局由川、滇、黔三方鼎立演变为刘、戴双峰对峙。罗佩金既忍气退让,他手下滇军乃骄横惯了的,便将怒气发泄到百姓身上。东较场附近新东门警察所首当其冲,全部警士夫役都被抓去用刺刀捅死。凡过路百姓,无论男女老幼,都诬指为侦探,绑上城楼,当胸一刀,踢下城墙去,任乞儿剥取衣裤……仅武城门城墙下即积尸800余具!有送殡孝子扶柩行至武城门外,被滇军拖入城内,旋被捅死从城楼抛下,并扬言:
  “尔既是孝子,可赴阴曹侍汝母去!”
  孝子之子乃八九岁幼童,吓得放声大哭,又被从城门上掼下,当场摔得脑浆迸裂,死于非命。附近居民,更是惨遭蹂躏,某姓十三四岁两姊妹,被轮奸后,以刺刀剖腹,将肠子拖出连结,谓是放“美人风筝”!种种暴行,激起川人切齿痛恨

则是报道刘、戴之战下的成都市民的惨状:

75晚,黔军兵分两路猛攻北较场、西较场刘军两营驻兵。黔军主力悉出,突然发难,气势汹汹,川军兵少不敌,遂将北门放弃,集中死守西门。双方战斗激烈,伤亡惨重,川军一个连打得只剩下十余人。黔军初战得手,竟乘夜四下放火,焚毁民房,趁火打劫,珠市街、鼓楼街、罗锅巷一带烧成一片火海。刘存厚早秣马厉兵以待,闻变即令驻城外的万成、廖谦、黄泽溥三团由北较场后面另辟的小门乘夜入城,与田颂尧、赖心辉两团合兵,于6日晨大举反攻。在优势川军猛攻下,黔军苦战不支,节节败溃。为掩护撤退,竟大肆放火,烂烧民房以阻追兵。鼓楼洞、忠烈祠、任家巷、童子街、红庙子街、冻青树街、玉带桥、白丝街、上西顺城街、代书街、东打铜街、总府街一带夷为一片赤土;守经街、芭芭巷、过街楼、三道街、四道街、焦家巷、栅子街、长顺街也烧去多半。赤焰张空,浓烟蔽日,哀呼号哭震天动地,仅被焚毁民房就达万余户之多,损失远远超过刘罗之战。可怜成都百姓,时隔两月,又遭此浩劫惨祸。

到此,大家就只有摇头叹息的份儿了。难道革命自此,反倒更没希望了么。

王玉汝就用指头点着几个小辈们说:“你们啊,操之过急,操之过急了!焉知假以时日,康梁就不会再起,变法就不会成功,宪政就不得施行?”

小辈们自然不便反对,也实在无言以对。

张建威就回客房去又拿出些杂志来,有《新青年》、《每周评论》、《少年中国》,还有成都的《星期日》。张建威说,刚才那些报纸和这些书,都是他在云南讲武堂的一个同学给他的。特别是这些杂志,那同学说是非常值得认真研读,将后来要收拾眼下的烂摊子,或许就要靠这些东西了。大家先翻看了些文章的题目,都觉得还真有些闻所未闻的新东西。就问,你那同学是个啥子人哦?张建威说,其实也是四川人,姓朱名德,字玉阶。段祺坤就说,哦,原来是他呀。我晓得,护国讨袁在泸州那边棉花坡一战中立了战功,升任少将旅长、下川南道清乡司令。就又问张建威,眼下川滇两军成了敌人,你又去了川军那边,还敢去见他呀?张建威笑了,说,你就不晓得哒,打仗归打仗,那还不都是在演三国演义呀,各为其主嘛,军人总是要听命令的。私下呐,同学终究是同学,朋友总归是朋友。这回,是他到南溪结婚,专门请我去的。王玉汝就问,到南溪结婚,娶了哪家的姑娘?张建威说,陈家的,叫陈玉珍。段祺坤拍掌道,是她呀,我认得,护国时帮我们筹过粮,还真是有些不让须眉的味儿哩。配得起,配得起!张建威就又说,在朱玉阶的婚礼上,他还遇见一个南溪人,也真算是个人物,叫孙炳文,曾经参与过汪精卫刺杀摄政王,后来又在北京办报纸。朱玉阶读的那些书,也还是他推荐的呢。听他们所言,南方北方都又起来一批新人,好像是要另起炉灶了。大家就不免有些亢奋,问,他们要咋个干?张建威说,眼下似乎主要是写文章,办研究会之类吧。究竟咋个干,也还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都认为再不能够照旧干下去了。段祺坤就一撇嘴道,这,那个不晓得?等于没说!张建威说,不不不,我看朱玉阶、孙炳文他们那样子,不久也就会有行动。就小声道,他们正同一些滇军的军官,包括顾品珍军长,在筹划带兵杀回云南,把唐继尧抽下台,跟到孙中山干呢。张季刚说,好,这样或许还有一线希望。

谁知王玉汝还是摇摇手,敲着桌子说道:“另起炉灶,那灶头就一定好烧?我还是信不过那些舞刀弄枪的黄马褂。文治武功,文治武功!啥子叫文治武功?武将开疆拓土,安邦治国还得靠文臣。算了,还是随我去看看我的新学馆啵,老夫还要再做点培育人才的事,以竟全功之力嘞。”

大家就跟在王玉汝后头,去后头院子,见娃娃们正在花园里玩得起劲,也就没惊动他们,径直拍着栏杆,一步步上了三楼。

三楼上已经摆放好了娃娃们读书的桌椅,设好了王玉汝授课的教席。王玉汝就指着对面粉壁道:“方才我手书的那篇岳阳楼记,待裱好后,就挂在这里。”又吩咐:“你们把窗户都打开了,看看,眼前大江滔滔,墙上先贤立言,可是个读书的地方?”

大家自然一片声叫好。

就一齐来到轩窗前,放眼望去。

由岷江冲积而成的黄葛沱坝子,此时正在阳光下呈金灿灿一片,垄亩间,这里那里,散落着墨绿的黄葛树,团团如盖,整个大坝便如金镶玉一般耀人眼目,嵌在岷江河谷。极尽眼目处,大江(3)如带,亮锃锃自一派苍苍莽莽间劈山而出,似乎溯江而上,穿过天边那雾蒙蒙的一片虚无,便能够直入古代,有迁客骚人长袖飘飘,正在那里吟哦。

王玉汝便以略微沙哑的苍老声调,背诵起岳阳楼记来,自庆历四年春滕子京谪守巴陵郡,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乎,直读得众人一时心上如打翻了五味瓶,似是雄心又满含忧愤,似是希望却又惶惑迷茫,整个人好像都化进眼前的那一江浩浩汤汤、望不见来处也不能穷其所之的大江里了。

次日,段祺坤、张季刚、张建威三人一齐拜别了王玉汝,又互道尊重,拱手而别。段祺坤要走了朱德送张建威的那些书刊,准备趁上任校长之前好生研读,给学生们带点新东西去。张季刚去吕超部报到任随军参事,既为理想,也为养家。而张建威还是回杨森部,但心下已经打定主意,要去南方投奔孙中山。

 

1:长年,四川对长工的称呼。

2:张建威早年就读于云南讲武堂,毕业后在杨森部下任职,曾官至师参谋长。军阀混战后,转入国民党军队,历任炮兵营长、训练团长等职;后改任古兰县县长,后,受政敌排挤还乡。见《包钢志.第十六编.人物志.张鉞传略》

3:郦道元《水经注》是指认岷江为长江源头,并统称“大江”的,所以众人从岳阳楼的大江联想到眼前的大江,当有原因。


 

[第一部连载完 ]


作者:段文汉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8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