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弥陀往事//泸州/杨雪

时间:2018-12-17 17:20:59 点击:

  核心提示:弥陀往事杨雪长江边的弥陀古镇位于泸州火重庆之间,在过去的水运黄金时代是一个商贾繁盛的中转之地,商船林立,客运繁忙,经古老的小镇带来啦今年的喧嚣和热闹。   儿时的古镇铁匠铺永远充满着。火焰燃烧的激情一...


弥陀往事

                                                                                    杨雪


长江边的弥陀古镇位于泸州火重庆之间,在过去的水运黄金时代是一个商贾繁盛的中转之地,商船林立,客运繁忙,经古老的小镇带来啦今年的喧嚣和热闹。
  儿时的古镇铁匠铺永远充满着。火焰燃烧的激情一块不同大小的身体在熊熊燃烧的煤炭里燃橙熟铁后。被铁匠夹除锻打成型,再浸于水中,冷去,捞出后变成了各种形状的刀厨连钢铁砧子…等农具,在盖革开放前还未完成脱离农耕时代的中国,这些农具是深受农民欢迎的。特别是赶场天,四面八方的农民将农特产品背挑来古镇贸易,卖的钱又用来买必须的农具和生活品,因此,铁匠铺的忙碌,直接促进了农具店生意的火爆。除此之外,食杂店,布店,糖果店,茶馆等店铺,生意也是一路水涨船高,临近中午,餐馆和酒店的人声鼎沸,达到了高潮。
  千百年来,古镇的生活周而复始,除了战争,饥荒等的动荡社会,莫不如此。
  而我将要叙述的故事经这种繁华的生活带来的又是另一番场景。我不知道是忧伤还是快乐。
  我的祖父和祖母他们一大家族是清末从福建长乐湖广填川来到弥陀的,因川较迟,所有土地和场镇行房舍早已有主。换句话说,他们大老远从福建漂泊到四川弥陀,并没有一丁点落脚之地。祖父曾读过几年私塾,认为弥陀是一块风水宝地。林长江儿靠大弥山(传说明朝建文帝朱炕文逃难到此,见这里山形似弥勒佛,便双掌合十,喃喃念到: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后人便此古镇称为弥陀),又可远眺抗元名城神臂城,故决定留于此发展。在加祖父有一手做烟花焰火的绝活,故在此定居,凭一己之力养活全家应不成问题。经过几年发展,对你家在弥陀已经有名气,所生产之烟花、焰火、炮仗方圆十里闻名,而临近的白马、分水、黄舣的乡镇,有时还要请祖父去指导制作生产。

然而好景不长,罪恶的鸦片烟不知从什么时候,慢慢侵蚀了古镇。祖父是不信任上了此种有害烟土而又不能自拔的人。久而久之,好不容易置业起来的烟花铺、烟花作坊、住宅被悉数卖掉,全家只好租住别人的阁楼。父亲后来告诉我,指数是抽鸦片烟死的,死后,房东不许祖父的遗体借过他的店铺,说是会带来霉运不吉利。

没有办法,大红母猪好情人梅江祖父遗体放入箩筐,从阁楼窗户外慢慢放下来,再让街上人接住,才体面入土。我至今不抽烟,正是因为祖父的缘故,当然,这是后话。因为全家顶梁柱的离世,至此,邓家走向衰落,祖母姐姐丈夫也不幸因肺病撒手西去,在那样一个艰难的时代,为了生存,祖母的姐姐,我们这辈人叫大脑子的长辈,只好改嫁给一个我们并不喜欢的人。且在这个家里,最后也抽上了鸦片。从此祖母与她恩断义绝,也不许后辈与她再有往来。祖母帮人洗衣缝补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其时,父亲尚小,不能自立,而大伯离家出走,以其减轻祖母劳累的负担。后来有传言说大伯加入了地方游击队,有次还别着驳壳枪趁夜专程回到镇上,处决了镇上有名的李恶霸。这些传言让祖母又惊又怕,但自那以后,再没有大伯的消息,一直到新中国成立,才听说大伯战死于攻打鼓楼山的战役。

我血液里面一直流淌着的英雄情结,可能与我父亲有关,比如父亲把自己的名字:邓光强,私下改为邓志强,让邓氏光字辈在他思想深处不以为然,而是想去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但后来我发现,光这些于我还远远不够,我喜欢大伯那种更加直接而爱憎分明,走上战场真刀真枪的大干一场,你觉得人生的高大,也许,这才是从灵魂深处影响我的根本原因。

父亲年轻时绝对很酷,否则母亲不会看上他。虽然母亲是老泸州神臂城一家大户的童养媳。但是母亲智慧,体贴,漂亮。虽然邓佳家道衰落,但人意重情勤劳明理的家风一直名句以家人的心府,镇上开餐馆的孙二娘,开杂食铺的郭大娘等街坊邻里,对祖母一家都十分敬重与关照。父亲更有大伯的个性,嫉恶如仇,直言敢当、勤劳肯干,却又十分孝顺。这是母亲喜欢他的原因。但是,喜欢并不等于爱。人民解放军解放大西南时,正好有一支队伍路过弥陀前往泸州,母亲为这支在这里休息的部队送茶水,孰料竟与一位营长四目相对。视望生情,瞬间擦出爱的火花。半下时后,母亲毫不犹豫答应跟营长走,并强烈要求加入这支部队。等到年轻气盛的父亲得知这一消息时,母亲他们已经走出了古镇二三华里。父亲情节之下,追上去,二话不说,生拉硬扯,将母亲追回。

父亲此举,彻底赢回了母亲的芳心,如干年后,当我早已成家立业,为人父时,母亲在之年告诉我这件事,除了让我百感交集与万般唏嘘。

是的,关于弥陀的往事,我感到,母亲多多少少的追忆,还留存于心底。还有很多,在一篇小小的文字里,终究难以述尽,好吧,让我以后再慢慢讲给你听。

 

(原载《散文百家》2018年第9期)


作者:杨雪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