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檐上雪

时间:2018-12-29 21:40:04 点击:

  核心提示:风声挂在屋檐下,让夜显得分外清寂,我翻着手里的诗句,纷乱的思绪如鸟羽,如飞雪纷纷落下……风,一阵紧似一阵,一些雪已融化在心里,一些雪还栖息在纸上……...

檐上雪  

湖北省十堰市   李 微


 

  风声挂在屋檐下,让夜显得分外清寂,我翻着手里的诗句,纷乱的思绪如鸟羽,如飞雪纷纷落下……

  在众多写雪的古诗中,我最喜欢两首,或者说两句,一句是能饮一杯无,另一句是风雪夜归人能饮一杯无无须多言,雪夜,炉火,新酿的酒,对着朋友轻轻地唤一声:能一起喝一杯么,温暖,恬淡,日常滋味却又隽永悠长。

  岁暮天寒,落雪簌簌。若此刻能有知己对饮在炉火边,闲谈琐事,那该是何等的悠闲惬意?

  放下了功名利禄,放下了新愁旧恨,把所有不如意的情绪都通通打包抛下。每个人都是飘入尘世的一粒微尘,借居在这尘世,享受人间的苦乐,最后如雪般落下,融入世界后再也找不到身影。

  那个被放逐后又被祖国接纳的作家索尔仁尼琴曾说:“世界上有多少人,就有多少条生活的道路。回望时,仿佛又见东坡抚着胡须吟诵着:“人似秋鸿来有信,事如春梦了无痕。”“江山风月,本无常主,闲者便是主人”……若没有在苦难的边缘走过一遭,永远不会知道拥有的一切有多让人珍惜。无规无矩,俗言浅谈,唯有与友人闲谈时之心真诚无邪。

  相对能饮一杯无的亲切平淡,风雪夜归人就不那么简单、明晰了。日暮风雪突起,天寒路滑且崎岖,偶闻犬吠声声,是苍茫暮色里行人望见安身之所的惊喜,还是奔波之后的披雪归来的疲倦?千百年来,一个字引来不休的争论,不管哪一种,我都觉得那画面都美极,若是路上旅人,处于风雪交迫中,看到柴门,微弱的光芒在雪夜里睁着眼睛,那种喜出望外,温暖而有着落的心情是何其喜悦。而外出归家的人呢?常年漂泊在外,饱尝了奔波苦楚,心心念念牵挂着家人。暮色时分,一身风雪,虽贫而安,虽孤而清,因为这归家的人知道有家,有温暖,有终点。人生如逆旅,谁不希望怀抱温暖行走?

  人,诗意地栖居于大地,诗意的另一个代名词便是美感,写诗者总是能比一般人更善于发现和体验到生活中的美。又或许诗意失意本就是孪生兄弟,处在失意中往往更容易发生诗意的所在。

  雾凇沆砀, 天与云与山与水, 上下一白。 湖上影子, 惟长堤一痕、 湖心亭一点、 与余舟一芥, 舟中人两三粒而已。更有雅致文人张岱,在雪天里拥毳衣、炉火,驾小船,去西湖赏雪,痴情痴景痴人,难得一份痴心。舟子与张岱一路同往,对主人的行为始终不解,大雪之夜本应在家取暖御寒,即使赏雪也不应在更定之时,这样奇特的行为让人费解。说张岱痴,他痴迷于天人合一的山水之乐,痴迷于世俗之外的雅情、雅致。他在前半生尽享繁华,后半生历经山河破碎,家道中落,却还能在变故种葆有一份平常心。漫天雪地中竟然还能看到天涯遇知音的愉悦化解了心中的淡淡愁绪。

  总在想,若时空可以交互,张岱的知音或许应该是唐朝的柳宗元了!下着大雪的江面上,一叶小舟,一个老渔翁,独自在寒冷的江心垂钓。垂钓者,钓不到寒江雪,垂钓的不过是一缕寂寞闲愁。

  看雪花自天际飞来,跃下屋檐,如飞蛾在橘黄的路灯下翩翩起舞,心境格外平和。

  袁宏道曾说过,一个人如能保持童心,保持人的自然天性,就可以得到真正的。反过来,如果因为年岁大了,官做大了,闻见、知识多了,各种利害得失的考虑多了,身心的束缚多了,离开也就越来越远了。

  庆幸的是,在繁杂俗世,在古典诗词的不断浣洗下,在古籍的日日熏染中,在真诚友爱的滋养中,我始终保持着如雪的童心。这,也不失为一种莫大的幸福,在自己丰盈的精神世界里,兀自轻盈,兀自起舞。

  风,一阵紧似一阵,一些雪已融化在心里,一些雪还栖息在纸上……


作者:湖北省十堰市  李 微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冬韵如歌
  • 下一篇:冬游金佛山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