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读不懂的《静夜思》

时间:2019-01-07 0:25:19 点击:

  核心提示:从小就念着《静夜思》,却鲜有人读懂李白,直到有一天突然有一天不得不告别这片土地,再见明月时,才会明白太白的惆怅,低头思故乡。自小就是一个恋家的人,可能是我的家乡太美。于时空的无尽而言,此刻,此地,渺如尘埃,但这粒不可或缺的尘土中蕴含了宇宙所有的美妙;与天地的浩渺无尽,我,微如蝼蚁,但却用尽所有的热爱...

从小就念着《静夜思》,却鲜有人读懂李白,直到突然有一天不得不告别这片土地,再见明月时,才会明白太白的惆怅,低头思故乡。

自小就是一个恋家的人,可能是我的家乡太美。于时空的无尽而言,此刻,此地,渺如尘埃,但这粒不可或缺的尘土中蕴含了宇宙所有的美妙;与天地的浩渺无尽,我,微如蝼蚁,但却用尽所有的热爱来拥抱这方土壤。

离家求学,这样的经历我一直拖到了大学,中学时期,离不开妈妈可口的饭菜,舍不得爸爸的陪伴,没有选择离家很远的省城中学,就留在家乡的重点中学念完了高中,和所有高三学子一起面临高考,一起毕业,竟忽略了,离别来得这样突然。

十八岁以前算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为着所谓的梦想,毅然决然地填上了北京的志愿,毕竟那是从小向往的地方,却完全不顾自己是一个从未离开过故乡、从未远离过父母的孩子,直到飞机直入云霄,我突然看不见城市的楼群,看不见那曲折的长江和沱江,我忘记了这是我第一次乘坐飞机离开大地,没有一点飞翔的欣喜,反而怅然若失,没有了安全感。离开家乡我才听到自己心里真实的声音。

北京,是一个充满不可能的地方,古朴典雅,时尚潮流,符合所有繁华闹市的定义,也难怪让那么多人心灵神往。再好的北京也是别人的家,我单偏爱我的家乡。

秋天的北京有着短暂的可爱,霜叶花于二月花,香山的热烈是秋季的独有风景,可寒风乍起,北京就成了萧条的样子,这是南国的故乡不曾有过的样子。淅淅沥沥的小雨为故乡的常青染上一层深沉的底色,秋天就算来过了,偶有几片落叶才让人记得季节,家乡连那么充满悲剧色彩的季节都显得如此恬静,我向来不懂无边落木萧萧下的悲伤,因为在印象中,故乡淡淡的秋意才是这个季节该有的样子。

冬天就更与西南地区那个小县城相去甚远了。萧条的草木只剩下孤零零的鸟窝,呼啸的北风,飞扬的大雪,确是有几分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气魄,只是少了爸、妈和我在家里吃着热腾腾的羊汤的温暖,冬至的汤圆、饺子之争我说不上一句话,倒是躲到西街的巷子里,叫上一碗羊汤,再想念家里的味道。

家乡的味道养成了我挑剔的口味,总是在嫌弃那些所谓“美食”的寡淡,倒不如痛痛快快地来顿火锅,呼朋唤友地吃上滚烫的味道。

北京起风的时候就会想起家,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岂是说忘就能忘掉?

今夜,又是月圆之夜,蓦地,我又想起李太白那句流传了千年的“低头思故乡”,念吾一身,飘然旷野,那一瞬间,读懂了李白,我亦泪下沾襟。

作者:0摄氏度 录入:0摄氏度 来源:原创
  • 上一篇:
  • 下一篇:坐车淼子/泸州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