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天兴镇龙桥寻访记

时间:2019-01-14 17:11:43 点击:

  核心提示:天兴镇龙桥寻访记曾佐然天兴镇没有龙桥,这在泸县20个镇街中算是特例,有些令人费解。但天兴镇龙文化却十分丰富。不仅有母龙之称的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天兴草龙,而且还有以龙为名的龙贯山,相传建文皇帝出家后曾在修行避难。如果真是这样,天兴没有龙桥便可以一言明之,有真龙天子在,哪个还敢在真龙天子足下修桥刻龙呢...

天兴镇龙桥寻访记

曾佐然

天兴镇没有龙桥,这在泸县的20个镇街中算是特例,有些令人费解。但天兴镇的龙文化却十分丰富。不仅有母龙之称的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天兴草龙,而且还有以龙为名的龙贯山,相传建文皇帝出家后曾在修行避难。如果真是这样,天兴没有龙桥便可以一言名之,有真龙天子在,哪个还敢在真龙天子足下修桥刻龙呢?

不能建龙桥,那么天兴人民何以沾龙气呢?天兴镇是泸县蚕桑生产镇。何谓蚕,天虫是也,活着的龙,吐丝造福天兴人民。

 千年龙贯山,圣地多传奇。我们的探寻就龙贯山开始。

 龙贯山原名螺观山,海拔587米,巍峨雄伟,树木遮天蔽日,终年云烟缭绕,四季花香怡人,是泸县第二高峰。

 在镇文化干事杨书春的带领下,我们首先来到乐丰溪流杯池。

 流杯池处于山间乐丰溪中间平台的岩体上,长7.9米,宽5.17米。中间凸出“主”字形雕刻,四周小水沟环绕。池东侧出水口有一酒瓮石坑。

 在流杯池的西侧岩壁上阴刻楷书“乐丰溪”三个大字,其年代为清乾隆六十年(1795),落款为“乾隆乙卯胡国忠书”,字迹流畅苍劲。流杯池左右两侧原盖有亭子或棚的遗迹,至今仍然可见。

“康乾盛世”时期,龙贯山香火鼎盛,寺庙钟声悠远,人们勤劳富足,淳朴善良,引来诸多文人雅士隐居。古人借溪间水流,放入酒杯,使其顺水流动。在酒杯流动的规定时间范围内,或吟诗,或联对,或作歌,吟唱不出,即以酒为罚,以此为乐!

 流杯池的在四川并不多见。如果不是丰衣足食的情况下,人们哪里有这份亲情雅致。可见龙贯山曾是何等富足繁华。

 在乐丰溪两面都有陈旧房屋,左面是胡家庄园遗迹,左面是水磨房、酒厂、矿石厂遗迹。只可惜,目前已经是人去屋空了。

离开流杯池,我们来到永兴寺,只见残垣断壁,石柱大门框上留下“俨然南海岸,恍若普陀岩”的对联 ,字字禅机,警醒世人。走进寺内,只见杂草丛生,残存的墙壁上有一幅栩栩如生的碳墨画和一个佛字。有人说是穆桂英大破天门阵,有人据战旗帜上依稀可见“樊”字,认定是樊梨花与薛丁山。

我们还在残存的墙壁上看见这样的句子“新娘子羞答答,轻轻叫声新郎,想起那天出嫁,支书给我戴红花,食堂里面办喜酒,大伙儿忙忙碌碌累得大牙洒。新郎含笑说了话,今天先到食堂谢大家……落款是一九六年八月,可见这个寺庙曾经被当做生产队伙食团,记录的是一个集体婚礼。

据文体干事杨书春介绍,永兴寺始建于明代,与龙贯寺齐名。当年寺庙繁盛时,有高僧逾百人,香火鼎盛,终年朝拜者不下万人,是当时川南地区的知名古刹。上世纪初,中华大地战火四起,永兴寺也人走庙空,在历经风雨后终逐渐残破。

离开永兴寺,我们乘车来到龙贯寺。龙贯寺已经不是历史上的龙贯寺。我们第一次看到用钢架结构建筑的寺庙,总觉得有些不伦不类的。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对龙贯寺来历的兴趣。因山形似螺叫螺贯山,螺贯寺始建于宋代,终年香火兴盛,供人朝拜,是佛教弘法济世的福地。

相传,公元1398年,明太祖朱元璋驾崩,建文皇帝(朱允炆)登基后,被其叔叔朱棣篡位并派兵追杀,逃到螺贯山螺观寺,削发为僧。因真龙天子现身螺贯山螺观寺,且“螺”与“龙”音相近,螺观山就更名龙贯山,螺贯寺更名为龙贯寺。

毕竟是避难,不能太过张扬。为了掩人耳目,躲避官府抓捕,在龙贯寺周围修建了永兴寺、云龙寺、接天寺、山奇寺、金佛寺、照兴寺、高庙寺等很多寺庙。建文皇帝行综不定,居无定处。建文皇帝广施恩惠,加之百姓对叔父篡权这种事打心底就反感,十分同情建文皇帝,因此,官府抓不到建文皇帝。据记载,建文皇帝曾于龙贯山脉云龙寺(今潮河镇王坪村)一块大石碑上题诗四首,现已被《泸县民间故事集》收录。

走过龙贯寺,我们从竹林中来到半山腰,见到蓄着水椭圆形的水凼,大小差不多,连珠式弧形排列。数一数共有13口,山的另一侧还有5口。这就是被命名为文物保护单位的十七口龙井(实际上是18口),井口宽约0.8米,深约0.6米,清澈见底,味甘透凉,久旱而不涸,久雨而不溢,实在是让人称奇。

相传,建文皇帝初来龙贯寺隐居,每天都要到山下水井挑水,很是辛苦。一天晚上,建文帝下山用竹篾将水井拴好,站在山顶上向上拉,山东侧拉了12口,西侧拉了5口,不小心惊动了龙贯山的地脉龙神,龙神大惊,遂学鸡叫(打鸣),水井就再也拉不动了。从此,这些古井便留在了半山腰。

 龙贯山有龙脚印并不是虚幻的,只是它多年遭受误解,被称之为犀牛脚。龙迹岩原名犀牛脚。在龙贯山山腰,有着许多错综复杂的神秘大脚印,沿石壁而上,有深有浅,有虚有实,排列错落,亦真亦幻,有的还脚印重脚印,脚印消失处有一“牛印”,仿若巨牛侧卧砸下的巨坑。相传,这是远古时期的犀牛脚印,民间有“谁数清二十四个犀牛脚,银子要用撮箕撮”传说。

2009年,这些脚印经自贡恐龙博物馆研究员彭光照、叶勇,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博士生邢立达、瑞士巴塞尔自然史博物馆的丹尼尔·马蒂教授(Daniel Marty)等专家学者考察研究,认定为2亿年前的蜥脚形类恐龙脚印,非以前所说“犀牛脚印”,这是我国发现的最早的蜥脚形类恐龙足迹。

我们站在龙贯山顶,有一览众山小的感觉。群峰环绕,如八方来朝,重峦叠嶂、林木苍茫,令人心旷神怡。

卧佛天自成,鬼斧造奇观。龙贯山山脉轮廓形似一尊卧佛,足腿、胸腹、面目轮廓清晰,身形魁梧,姿态舒展,慈祥凝重。“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

在当地古老的传说中,与佛有缘之人才能一睹龙贯卧佛真容。所以,每年农历二月十九的龙贯山庙会,附近泸(县)富(顺)隆(昌)三县佛教信众逾万人登龙贯山踏青寻宝,齐聚龙贯寺烧香祈福,想一睹卧佛真容。

 

作者:曾佐然 录入:清泉石上流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坐车淼子/泸州
  • 下一篇:跳槽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