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情留普市

时间:2019-01-30 9:36:16 点击:

  核心提示:从川南经叙永去云贵,在旧时,必经普市。拜访千年古驿普市,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了。这座位于川南叙永的古镇,虽渐次破败,甚至渐渐被人遗忘,但于我,却充满着盈盈的记忆和历史深处难以述尽的文化底蕴和传奇故事。...

从川南经叙永去云贵,在旧时,必经普市。拜访千年古驿普市,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了。这座位于川南叙永的古镇,虽渐次破败,甚至渐渐被人遗忘,但于我,却充满着盈盈的记忆和历史深处难以述尽的文化底蕴和传奇故事。

普市最早见诸文字记载的历史,当属唐宪宗时代,因普遍之广,集市繁华,故而称普市。是时,在川滇黔交界腹地,少数民族聚居区,依旧是地广人稀。在赤水河中上游地区,特别是古蔺一带,因遍生两人多高的蔺草,而使大地林丰草茂,水流充沛,野兽出没。由此,愈发衬托出了普市在边地的重要和繁荣。“青山层层复盘盘,往来喘汗愁跻攀。日日黄昏人迹绝,年年十月虎交山。”这是明代状元杨慎路经叙永所留下的诗行,通过《青山虎》这首诗,我们仍能感受到当年此地环境的险恶和生活的不易。因此,为了维护边地民众生活的稳定安全和发展,公元806年,唐朝庭在此设立羁縻蔺州府,隶属泸州路,辖赤水河流域广袤山区。史载,唐大都督程咬金曾被委派至泸州做都督,历史上的程咬金并非民间传说那样五大三粗,有勇无谋,三板斧过后并无招数。如果是那样,程咬金的大名在泸州地区便会大打折扣。真实的程咬金,长得仪表堂堂,足智多谋且武功高强。

传说一次程咬金从泸州巡视到了边地普市,正遇府堂升帐审案。原来是张王两户人家为了一只母鸡的归属争执不下,州府大人难以判决,焦头烂额,程咬金见后不禁哑然一笑,说,这还不容易,你们两家去把鸡仔弄来一试,不就见分晓了。果然,那母鸡只认王家的鸡仔,母鸡当然就是王家的了。程咬金断鸡案,不仅彰显了程咬金的智慧和机智,也体现了程咬金亲民爱民和睦边地少数民族的国家政策。

程咬金在泸州和普市住留的时间并不长,但其才智和品行一直流传在泸州民间,成为恒久的美谈。

最值得普市人谈论和引以为傲的,当属明代状元杨慎(升庵)。这位因大礼议而遭廷杖惩处并发配云南永昌卫充军的文人,多次从泸州经普市去云南,并几经往返,为普市留下了几多诗文、几多故事而令人唏嘘感叹。

那时的川滇黔边地,经济落后,社会封闭,交通极不发达,其生活的苦难和自然条件的艰辛无以言说。杨升庵第一次从普市去流放地云南,正值岁寒隆冬,他在诗中记述了当时的情景:

孤城比屋雪封瓦,重雾浓岚幂四野。

飘飖风凹巧回鸢,凝固冰漕工遛马。

倦客落日投主人,冷突无烟炊湿薪。

敢辞白首御魑魅,眼见木夫尤苦辛。

                                                                                                                                   ——杨慎《普市》

在大雪纷飞、道路险阻的境况下,杨升庵艰难地到达普市,好不容易找到了驿馆,却是饥肠辘辘,疲惫顿生。驿馆厨房里,米倒是有,柴禾倒是有,却无人做炊,必须自己动手,而柴禾因雪雨潮湿不堪,在烟熏火燎中,苦不堪言的杨升庵,好不容易填饱了肚子,眼前竟然出现了白天在路上遇见的木夫。那些在下雪天穿着草鞋冻伤了脚的木夫,在忍饥挨饿中艰难地仍旧为朝廷不停息伐木的木夫,其艰辛的生存状态令杨升庵充满了深深的同情和感怀。比起自己的苦难和不幸,那才是真正的苦难和不幸。《普市》一诗,在时隔几百年之后,仍能得到普市民众的认可,就在于杨升庵真诚干净的平民思想观,与程咬金发自心底一样的亲民观,同样得到了社会的广泛欢迎和赞美。

无论杨升庵的遭遇如何,边地民众都给与了深深的同情、理解和支持。在一次春夏之交时节,杨升庵从流放地再次路过普市,刚好遇见普市街头菠萝花盛开。菠萝花,源于喜马拉雅山下的印度和尼泊尔王国,传说是佛教世界净土上长出的圣花,伍百年绽放一次。如果遇此花开,一生便有福运,或遇明君、或遇贵人……人的命运便会由此得到改变。饱读诗书和古典文献的杨升庵,不会不明白菠萝花开的含义和传说。从唐至明,历经三朝的岁月,沿南丝绸之路的足迹,中西方文明的碰撞和交融,从西方净土带来的菠萝花在此生根发芽茁壮和开放,也属情理中事。故而,在杨升庵的内心,陡然燃起了希望被朝廷赦免的渴望。在这里,在生命中的重要驿站普市,他为普市再次写下了关于《菠萝花》的诗章:

金笸箩,银笸箩,瘴花开时瘴雨多。

二粱哨,双井坡,马头采折记经过。

流芳催人髩蹉跎,奈此长征远戍何。

明代第一才人杨升庵,在流放发配途中的普市所遇菠萝花开,满以为命运由此会有改变,哪料最终等来的消息是朝廷的“永不赦返”。这种深度的打击使杨升庵终于明白,人生不能希翼更多,哪怕是你想有为社会更多奉献的愿景。因此,在历经命运挫折之后,在经历了普市菠萝花开的事件之后,在生命已进入晚年之时,杨升庵终于唱出了延续生命意义的惊世之作《临江仙》,其词的下阙: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人的一生中,也许,只有平淡才是真。只有民间,才有真情,而真情,藏在民间。我去普市给村民讲学捐书,惊讶于当地百姓对文化的尊重和热爱。他们成立了诗联学组,数十年学诗写诗持之以恒,讲学时,几十名听众听得鸦雀无声。互动环节提问也十分踊跃。课后去普市古街头走访,我并不讶异于石板街的古老,也不多想考察军械库、屯粮库、庙堂、戏楼、古井、跑马场等,甚至对米街、山货贸易点也无多少兴趣,而是想看看当年杨升庵投宿的驿站和伙房,以及程咬金巧遇衙门府堂的断鸡案地点,但终因年久失修,有些房屋早已毁弃而无果。

倒是当地民众集资重建的文笔塔和四棱碑吸引了我的注意。陪我的当地文士,已过70岁高龄的胡老先生告诉我,为了延续普市的文脉,他们按照旧时的文笔塔的大小高矮模式,重新修建了文笔塔,并立于原址。可见普市文风一直很盛,而杨升庵描写普市的诗词,以及普市的来历,他们把它镌刻在了重新打造的四棱碑上,立于路旁,以昭后人。这种以文化人的结果,使普市民众知书达理,积极进取。在大洪山和林荫山之间的普市,我的朋友李爱民先生,有感于此地民风的淳朴和良善,以及自然条件的优越,特别应邀在此地投资修建了诺大的七彩茶园,这种以产业扶贫拉动普市经济发展的模式,十分受当地干部群众欢迎,为此,我还专程前往实地采访。

如今,高速公路从普市山脚穿越而过,知道普市的人原本就不多,现在去普市的人就更少了,但于我,在记忆深处,始终有种难以割断的情愫,时梦时现,难以忘却。


作者:杨雪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