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木槿花开//四川泸县 石钰梅

时间:2019-03-14 20:04:08 点击:

  核心提示:木槿花开木槿树就立在那里,机关大院的西北角,桃红色的花朵压满枝丫。不是繁星般点缀绿叶,而是绿叶点染桃红的冬梦。这样的冬天,娇气一点的,早褪了绿衫子,光秃秃的藏了风采;执拗一点的一半黄一半绿,冷风里瑟瑟...

木槿花开

     木槿树就立在那里,机关大院的西北角,桃红色的花朵压满枝丫。不是繁星般点缀绿叶,而是绿叶点染桃红的冬梦。这样的冬天,娇气一点的,早褪了绿衫子,光秃秃的藏了风采;执拗一点的一半黄一半绿,冷风里瑟瑟;哪怕宁死不屈的,也会在绿叶绿枝上,抹一层黑雾,厚实的喘不过气。

木槿树,你竟然调皮地将粉红挂满,你可知道粉红是爱情的颜色,你这样在隆冬里折腾,是挑战?是宣誓?或是什么也没有,只是你的无心之过?

在过去很长时间里,我们都把木槿唤作木棉,但木槿就是木槿,不是木棉:木棉生长在亚热带花开2月,木槿耐寒绽放在冬季。初识木槿源于木棉,源于那一句:我愿做你身旁的一株木棉,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你有你伟岸的身躯,我有我丰硕的花朵。少时懵懂的我,反复低吟这传世的诗句,夜里千百次辗转,为何要做木棉?为何木棉就是最美的?

     岁月刻过条条疤痕,无数次自我参悟中找到慰藉,那就是木槿(木棉)。树的形象,丰硕的花朵,至此冷冬,花儿早就谢了颜色,只有我木槿伴你左右,难道不是舒婷先生笔下的唯美恋曲。终于有一天我忍不住,忍不住去确认,然植物百科里把你们分的清清楚楚,只是感叹错把木槿当做木棉是常态,不止我一个。

  花与树,常见的景,被文人赋予不一样的情感。花伴树,伊人独处,是我们会错了意。夜里指尖轻触键盘,阅读网络里一个个或真或假的故事,微信里有一个姑娘,名叫一棵开花的树。本来师者赠与她这个名字,是希望她既有花的美丽,亦有树的挺拔,終会开花结果。生活却让她读了另一个版本的席慕蓉笔下的《一棵开花的树》;她在佛前求了五百年佛于是把化作一棵树,在你必经的路,然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最记得结尾那句,朋友啊,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姑娘读一次伤一次,最后终于不再读诗。

在之后好长的光阴里,我都为姑娘的故事惆怅,我寻的是木棉,在偏冷的西南小城,木棉无力生长。我得到是木槿,论理木槿与木棉同般美丽,品性更难得,却有违我年少梦一般的意境。

到底是姑娘更伤心,还是我更难过;幸福明明在眼前,拼了命还是错过;从未遇见深情追寻,恍然间感受明白那是错的。或许没有深究,一直错误,可一直幸福。木槿花,你可曾回答我!

 

泸县立石镇人民政府经发办   石钰梅  

写于2018年11月20 泸州市委群工局挂职锻炼

作者:石钰梅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