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乘 车 记

时间:2019-03-26 20:13:56 点击:

  核心提示:或许受节能减排意识的影响,我现在越发不喜欢开车,倒更愿意乘车了。新一线城市成都,人口集聚愈多,交通拥堵愈甚。我居家东二环外,需到相距10多公里的城南环球中心附近上下班,自己开车,正常情况多半会跑出一个小时有余,且停车费用不少于20块钱每天,也委实不划算。除非要到高新东区、简阳市等地出差,单位不派车,...

        或许受节能减排意识的影响,我现在越发不喜欢开车,倒更愿意乘车了。

新一线城市成都,人口集聚愈多,交通拥堵愈甚。我居家东二环外,需到相距10多公里的城南环球中心附近上下班,自己开车,正常情况多半会跑出一个小时有余,且停车费用不少于20块钱每天,也委实不划算。除非要到高新东区、简阳市等地出差,单位不派车,又不方便搭乘地铁或公交的时候,我才自己开车去。平时,索性加入挤车一族,乘车去来,更省心省事。

照理说,乘车理应首选地铁,便捷安全,时间可以掐得很准。但是,那场面时常有些不可控,甚至骇人听闻。早高峰上班和晚高峰下班,那势如流水涌动的接踵摩肩从各个口子冒出来的人群,那里三层外三层行色匆匆挤成一圈圈候车的人流,足以令青壮年望而生畏。我赶早乘七号线到火车南站换乘一号线,运气好时多半也要排队10分钟以上。待随大量乘客鱼贯而入,攒劲挤进车厢,人差不多就变形了,什么斯文,儒雅?统统扫地去了。人贴人,人挤人,总算前推后攘上车了,男士,女士,哪里还有时间和空间供你矜持?不上吧,恐怕这一时段也是上不去的。上吧,没办法了,只好大家担待,零距离接触了。往往她的前胸贴紧我的后背,我愿意不愿意都动弹不得!后面人鼻孔呼出濡湿的气息从我的耳背慢慢又钻进我的鼻孔。我前面的人往往又生生被挤进我的怀里……没有扶手可抓,没有拦杆可持,车甫一启动,又挤成一团,倾覆一片。行至下一站时,要出站的挪不动,要进车厢的还艰难!我就亲见一帅哥和美女因为被挤成一团相隔太近彼此不适吧,男子被骂而不依不饶非要拽着美女道歉才肯让她下车离去的尴尬场面。这样持续挤了几周地铁,我不得不缴械投降,乖乖认输。地铁虽好,可不要贪恋哟!

后来,处领导告诉我,从市级机关往市内各个方向,在早晚高峰时段,一共开通了十条线的交通车,沿途站点较少,又走公交专用线,估计比自己开车要少花时间。于是我不再上班高峰时挤地铁,宁愿早起,改乘交通车上下班了。

我赶的这条交通线,每天早晨上班前有两趟,下班后有三趟,虽也要花上一小时左右,但总算不太拥挤,有时还能找到座位,便可以自在随心,或眯眼沉睡,或耍玩手机,或任意遐想,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确也略感惬意!

此外,乘车还可以发现令人感动的事。昨天,我从北门车站乘车到自贡,客车刚一出站,尚在不断颠簸,我邻座一女士就掏出笔记本,盯着前方,目不斜视,若有所思不停记录什么,并且悬腕书写,字写得好像还很有模样。我有些近视,看不清楚她写什么。只见她年纪和我相仿,穿戴整齐,人也还算标致,一路写来,刷刷刷就五六页纸,那么的孜孜勤勉,我竟然逐渐产生出佩服的心意,必须点赞啊。

待天色已然暗黑,不便于书写的时候,我提醒她搞创作也不至于黑黢黢的还写呀!她莞尔道,不是创作,是在记路线和路牌。我的个天,啥子情况!她继续说,家里男人才考了驾驶证,还没有上过高速路,她要趁这个机会,把路线记清楚,以后坐副驾驶位时,才好提醒他!

她见我鼻梁上架了一副眼镜似乎有些文化,说话轻缓语调柔和有些面善,就跟我说了实话。我还能说什么呢?不是三月份么?学雷锋见行动的时候啊!我便告诉她,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坐副驾的人,可不能影响开车人。那怎么办呢?安装和运用行车导航啊!于是,我把导航运用的方法一一教给了她,她被我的诚恳深深感动,最后居然要加我微信,要存我电话,我也变得豪迈起来,竟全部答应了她。

有关乘车,还有一件让我感慨的事。那是1991年的一天,我还在泸县中峰乡工作,期间和几个同事去相邻的毗卢镇赶场,当时客车非常拥挤,角角落落都塞满了人,完全没有可供走动的空间,交通部门又没有出台不许超载的规定,以至售票员也须要搭上拉杆,踩在座位与座位之间的缝隙才可以挪动。于是,车上很多扒手便混水摸鱼,屡屡得手。我一女同事,紧挨着我,手里一直攥着钱,可实在挤得不行,她要腾出手来。于是就顺手将钱放西服外衣口袋了。稍后,她十分紧张地说感觉口袋一动,钱咋没了?一个劲儿往地上瞅。我也四下一看,发现了一个贼眉鼠眼的人!此前我曾听人说过,有人专偷毗卢中峰这条线。我估计此人与这钱脱不了干系,决定诈他一下。我大声朝着他喊:你龟儿不要宝里宝器的,快把钱拿出来,不然,老子要干你。我当时20岁出头,170厘米的个子,不够壮实却也高大!血气方刚,说话凛然,掷地有声!很多人也看过来似在声援我!果然,那猥琐男马上低下头指着地下说,那不是吗?哪个偷了她的钱嘛!当然,这女同事钱没丢成,却完全被我的英勇行为折服,后来芳心暗许,此后不久我们便开始罗漫蒂克,翌年喜结秦晋之好。

车上小偷猖獗,后来我还抓住过伸到我腋下摸包的贼手。车上时有手持镊子夹钱的,手捏刀片划包的,还有明目张胆握弹簧刀的……那时乘车,务必谨小慎微,钱不露白!于是我托在荣昌县某派出所工作的表哥,帮我搞了一套警服(带警徽),上下班穿在身上再去乘车,果然安生了许多。

面对纷扰的乘车环境,平常百姓,多如此艰难!当然,“多行不义必自毙”,后来听说,那一带的小偷,在“严打”的时候,多数都被装进了监狱,算是报应,也算是对社会的一种交代吧。

现在,多数公共汽车或公交车上都安装了监控,车内肆意妄为的人和事少了许多,好些路段也密布摄像探头,警察上路的力度和志愿者巡视力量在不断加强,总体来说,基本能让乘车人心头平静,觉得现世美好。

作者:毛锦波 录入:毛锦波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