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昵称

时间:2019-03-29 11:53:46 点击:

  核心提示:昵称 也不知从何时起,在特定环境和特定好友之间,开始流行用“龟子”来称呼对方,还戏谑对别人说,这是他的昵称。对方也不会生气,一般只是还一句“你龟子”。这不?城郊村赵村长酒桌上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龟子,晚上空不?”“你龟子,整嘛。”电话是邻村的钱村长打来的。赵村长又打了个庄,就向其他人告辞了。到了茶楼...

                                                    昵称

                                  

也不知从何时起,在特定环境和特定好友之间,开始流行用“龟子”来称呼对方,还戏谑对别人说,这是他的昵称。对方也不会生气,一般只是还一句“你龟子”。

这不?城郊村赵村长酒桌上就接到了一个电话:“龟子,晚上空不?”

“你龟子,整嘛。”电话是邻村的钱村长打来的。

赵村长又打了个庄,就向其他人告辞了。

到了茶楼,已是三缺一。另外两人是城里的小生意人,孙老板和李老板。四人彼此又“龟子”了一番,入座,搬庄。

他们打的是“跑得快”,零钱、烟、茶水已经备足,因为最近时间风声紧,门窗被严严实实的关了起来,只一会儿,整个房间已是云雾缭绕,但里面的四个人是感觉不到的。

做生意的两个老板把打牌也当成了做生意,出牌很仔细,常被出牌快的两位村长调侃。

这不?孙老板当庄的时候,别人都已整理好了自己手头的牌,可孙老板还在慢腾腾提自己手头的牌。

钱村长座他的下方,憋不住的说道:“你像乌龟浪个,弄慢啊!”

“叫鸡就快,你催个锤子啊!”孙老板被迫将一个“三带对”打了出来。

对面的李老板怼曰:“打个锤子!”将手里的三个2带两个A打了出来。“老子一副赢像,被你龟子打成了输像!”

孙老板假装委屈地说:“我本来是想打那两个龟子,没想到打到你龟子。”

赵、钱村长都不约而同的望着孙老板,异口同声的说道:“你龟子屁股心心都是黑的。”

“‘黑’,怕你和尚了不得,今晚要去‘南苑’歇。”孙老板说。

“我今天上电视了。”李老板接了一句,意在占两个村长的便宜。

“‘电视’,我整得你婆娘口张眼睛闭。”赵村长回李老板一句。

“你回去碰到好生气。”钱村长也附和一句。

李老板没有找到恰当的话来回应,只好悻悻地说道:“龟子些,打牌就打牌,哪个龟子还要说这些龟话。”

一时无话,大家书归正传,继续玩牌。

这时,门外传来几声敲门声,大家赶紧把钱揣好。

离门最近的孙老板起身靠近门:“哪个?”

门外没有声音,想必是找错了房间,大家又继续进行,只是没有再大声喧哗。

 

喝了酒的赵村长打醉牌,赢的钱却最多。两个做生意的老板虽然打得仔细,却都输了。

赵村长边把钱装进包包里说:“走,十字口吃点宵夜。”

 “算了,弄迟了,吃个锤子啊。” 两个生意人都在养生。

“今晚的大‘淫妇’请客,不吃白不吃。走,一个去喝两个‘歪嘴’,减少点损失。”李村长劝道。

 

四人来到十字口一家名叫“根根香”的夜摊前,被热情的服务员迎了进去。

赵村长将服务员递来的菜谱拿到两个生意人面前:“你们两弟兄看点点啥子,不要客气。”

两人点了几个素的,什么煮花生、凉拌折耳根、皮蛋等。

“都是素的,你两个要出家啊?”钱村长说。

“家,你是娃儿那妈。”输了前的孙老板苦笑着说。

赵村长貌视一脸严肃的说:“当真你两个出家了,娃儿他妈咋整?我们可负担不起哈。”

赵村长边说边安排服务员上荤菜。

不一会儿,菜开始陆陆续续端来了。四人各自将面前的“歪嘴”打开,一瓶倒一杯。

一杯还没有喝完,不剩酒力的孙老板说:“前几天我喝醉了,婆娘詜得我没得法得,两天不跟我说话。第三天晚上我回去,看到茶几上有七个苹果,都是啃了一口的,我以为她是暗示要苹果7,第二天一早我就去买了个苹果7给她,把她逗高兴了......

“你龟子捡网上的段子说的。”孙老板话未说完,钱村长指着他说:“网上说的8个苹果,你龟子跟人家吃了一个哇?”

“我来摆个真实的龙门阵。”李老板笑着说:“前晚上我吃醉了,半夜起来撒尿,我婆娘扯着我的耳朵就朝外面走,一路走一路詜。原来是我把立柜门当成厕所门了。”

“你龟子早就摆过了的,好久是前晚上发生的事啊?”孙老板好像扳回了一局,但又没有找准对象。

孙老板偶然灵机一动,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你们两个村长,前些时间好像有这样一个口号---‘育龄妇女生二胎村干部有义不容辞的责任,’是不是啊?” 

“社会流传这个口号把老子害惨了,加上网上还流传有个村长冒皮皮说村上一半的娃儿都是他的,我那个婆娘成天都盯着我,生怕我犯错误。”钱村长打着酒嗝说。

“你龟子是皮子背坏了,你看我婆娘就放心我,随便我做啥子她都不会来管我。”赵村长接着钱村长的话说。

“你龟子的!你逮到过(和尚),你婆娘有软,所以你才恶的起。”钱村长开玩笑说。

四人一边喝酒,一边开玩笑。

李老板的电话响了,拿出来一看是老婆打的。

“你个屁娃儿,弄迟来还不回来?”婆娘在电话里责怪道。

“牌打了我就说回来的,那几龟子鼓捣喊我到十字口吃烧烤。”李老板心虚的说道。

“吃个锤子啊!快点回来了!”

“好,好,一哈儿就回来。”

“卵哈儿,马上回来!”

“要得,要得。”

李老板挂了电话,就要向众人告辞。众人要他稍等片刻,说把杯中酒干完一起走。

“一二三,龟子不喝干!”赵村长像是在发令,大家头一仰,杯一放,一起向街边走去。

因为结账,赵村长落在后面,他几步追了上去对三人说:“今晚就弄个了哈,你们各人悄悄的回去,看逮得到一个不?”

“‘逮,’你和尚在九道拐。”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回敬道。

“‘拐’,你和尚长得矮,毬钱没得,弄迟了还在街上跩。”

“铃......”李老板的电话又响了。

钱村长说:“龟子,快点回去,你婆娘又开喊了。”

“‘喊’,日你那屁股屈到你那脸,还说我有软。”李老板边说边加快脚步走开了。

“‘软’,你龟子婆娘偷人都不显,你还不快点?”

李老板走后,三人摸出手机,各人边打边散了。

 

                    牟亚林18982410833

                              

 

 

 

 

 

 

 

作者:牟亚林 录入:牟亚林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