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父亲

时间:2019-04-03 11:02:01 点击:

  核心提示:昨天傍晚,母亲打来电话,焦急地说父亲在走亲戚回家途中由于雨天路滑摔倒了,头部撞在石头上血流不止。我和妻子连忙带着孩子冒着蒙蒙细雨驱车赶回老家,把父亲送到县中医院检查、包扎处理。还好只是皮外伤,没伤到骨头,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在病房,望着父亲佝偻的身躯,听到他在医生的处理中呻吟,突然发现父亲已是满...

昨天傍晚,母亲打来电话,焦急地说父亲在走亲戚回家途中由于雨天路滑摔倒了,头部撞在石头上血流不止。我和妻子连忙带着孩子冒着蒙蒙细雨驱车赶回老家,把父亲送到县中医院检查、包扎处理。还好只是皮外伤,没伤到骨头,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踏实了。在病房,望着父亲佝偻的身躯,听到他在医生的处理中呻吟,突然发现父亲已是满头花发,声音也是那么沧桑,父亲老了……

(一)

记忆中父亲是那么高大、伟岸,总是以强健的身躯、坚定的信念托起生活的脊梁,在我最无助,最绝望的时候拉我一把,给我信心。看到父亲伟岸的身影,我就看到了希望!

我的童年多灾多难,能够成长成才,多亏父亲的精心呵护。最开始记事那年不知道我是两岁还是三岁,反正还没有上幼儿园。虽然年岁记忆不清,但经历的事情却记忆深刻,永远不能忘怀。记得我和小伙伴儿在村口的瓦窑边玩儿。开始我们也只是在窑底的空坝上玩泥巴,后来不知道是出于好奇还是其他原因,我居然爬到了热气腾腾的窑顶,一不小心左脚踩进了烈火炎炎的窑洞中。剧烈疼痛冲昏了头脑,我哭得昏天地暗……左腿被灼热得全是又大又圆的水泡,面目全非,那种钻心的痛永远都忘不了。在我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父亲的大手把我孱弱的身躯托出了窑洞,给了我重生,给了我希望……趴在父亲宽广的肩头是那么舒服,那么踏实!我的左腿灼烧得太严重,但那时家境实在太穷,家里拿不出钱来去医院治伤。父亲只好到乡里一个走乡郎中那儿求了个土方子,自己到山里挖草药配药给我治伤。每每父亲和我谈起这件事,总是老泪横流。父亲总是说没有钱没有能力带我去医院治伤,如果留下疤痕,留下后遗症,将是他终生的遗憾。还算老天对我眷顾,父亲求得的土药方很对症。在父亲母亲的精心照料下我的左腿烧伤完全好了,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疤痕,总算能宽慰父亲内疚的心。其实,今天我想说:“爸爸,您为儿子费心费力,付出太多,即使留有疤痕,儿子也不会怪你的……”

小学二年级开学报名的第一天,厄运再次降临。这天下午放学回家途中,在过马路的时候,鬼使神差地被迎面驶来的小货车撞到,汽车螺丝钉挂着衬衣领将我拖行五六米。在场的所有人包括货车司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懵了,都在惊呼孩子还活着吗?此刻我也吓懵了,不知道自己死了还是活着,胳膊能使上劲儿,但疼得厉害,好不容易才在众人的帮助下爬出车底。头部裂开了一个大口子,满脸都是血;背部,肩部,膝盖都有大面积的挫伤。那时候好害怕,我以为自己死掉了。朦胧中父亲赤裸着上身出现在我眼前,我还活着!一直在奇怪父亲为何会赤裸着上身,只穿着裤衩子出现在眼前。原来,出事的时候正是九月初,天气很炎热。父亲当时正在谷场上收稻谷,太热了就一直赤着上身在干活儿,一听说我出车祸了,衣服也来不及穿就飞奔赶到现场。父亲看到我还在哭,不知道是悲痛还是惊喜,一把将我搂进怀里,也哭了起来。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见父亲哭……父亲的装束或许有人会觉得不雅,但正是那古铜色的肌肤更显朴实,裸露的双肩更显宽广。父亲粗糙的手掌轻抹我脸上的泪水血水,尽管隐隐生疼,但我觉得很踏实,坚信自己会很快好起来的……

(二)

父亲不识字。听爷爷讲那个年代家里穷,奶奶和曾祖母都有病,父亲又是家里的独子,为了一大家子人的生活,主动放弃上学,省下学费,很小就下地干活儿贴补家用。不识字一直是父亲的心病,父亲时常教导我说:“儿啊,爸爸没读过书,不识字,挣不了大钱,只要你学习好,能读,不管多苦多累,就是砸锅卖铁都要供你读……”每每看到父亲在地里佝偻着干活儿,想起父亲的嘱附,心里实在不是滋味,暗下决心,“爸爸,您放心,儿子不会辜负您的……”

皇天不负有心人。通过几个月的挑灯鏖战,2004年夏天我收到了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整个山沟都充满了欢笑声,祝福声,鞭炮声……父亲的脸上绽开了难得的笑容。当我还沉浸在获得大学录取通知书的喜悦中时父亲又皱起了眉头,一个人坐在门槛石上大口大口地吸着烟。我知道父亲是为我上大学昂贵的的学费而发愁。我递上水杯,轻声地说:“爸爸,别愁了,这个学不上了,我回家来帮你干活儿……”我的话还未说完,父亲就厉声道:“说啥子胡话,不是早跟你讲了嘛,就是砸锅卖铁都要供你读书,这是你爷爷的遗愿,也是全家人的心声。你要好好念书,将来出人头地,光宗耀祖,为老张家争口气。”父亲说完就背着手出去了,很晚才回家。回来的时候,我都睡下了,隐隐约约听到父亲对母亲说:“不行,明天再把圈里的两头猪卖了,加上今天借的钱,应该差不多够了。”母亲叹了口气说:“现在猪还不够肥,卖了很可惜啊……”

听到父亲母亲的对话,我的眼睛湿润了……父亲去向左邻右舍借钱不知道说了多少好话,挨了多少白眼……“砸锅卖铁都要供你读书”如雷灌顶,一直萦绕在耳边,我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学习呢!

(三)

父亲是淳朴而可爱的四川农民,一辈子耕种在川南这片紫色大地上,唯有我上大学和当兵这几年在外地跑工地。记得上军校放假刚回家,父亲就要和我小酌两杯:“儿啊,老爸没读过书,讲不出大道理,但有两点你一定要听进去。出门在外一要讲信用,二要吃得亏。”父亲讲的第一点我比较赞同,第二点当时还觉得有点搞笑,我们当兵的都是硬汉,怎么能随便吃亏呢!时间久了,成熟了,才真正体会到父亲“吃得亏”的真正含义。川南方言讲“吃得亏才打得拢堆”。生活中自己吃亏礼让,能减少不必要的纠纷;工作中,自己吃亏多干,一方面减少其他同志的压力,自己多干多学,能力素质也能得到较大的提高,同时还能赢得其他同志的尊重,领导的认可,促进团队的团结。

父亲说他自己吃了很多“亏”,但很快乐。2010年镇政府想借国家修高速路之机给村里山区修一条机耕道,方便我们山区群众出行,搞生产。当时村里没有钱,政府拨了一部分款,但还需要乡亲们自筹一部分。许多乡亲想不通,不但不愿意出钱,还表示占了自留地要赔款。争议很大,眼看修路的项目就要“黄”了,父亲站出来第一个交了自筹款,还表示自己的自留地不要赔偿,主动要求参与道路的修建,不要工钱。在父亲的带动下,乡亲们积极响应,路顺利动工了。路修通后,搞生产,发展经济,大家都得到实惠。因为修路占用我家的地是最多的,我们吃了点亏,但父亲赢得了乡亲们的尊重。每每谈起这件事,父亲不但不后悔,还显得格外自豪!

去年转业回到地方,我和妻子准备把父母接到城里生活,享受天伦之乐。可父亲死活不同意:“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生活。我们都是农民,过惯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忙碌日子。进城闲下来,我和你妈妈总感觉不自在。反正现在交通也发达,进城也方便。想孙子了,我们就带点自己种的瓜果蔬菜就进城来看你们……”我和妻子拗不过他,只好建议他们二老保重身体,现在生活条件好了不愁吃穿,少种点地,少操劳些。可是,他们不但没少种,反而还把别人家不种的荒地都开垦来种上庄稼。当我提出异议时,父亲却憨笑着说地荒着可惜!临行前,父亲拍着我的肩膀意味深长地说:“儿啊,你上大学学生态学专业,当时我不怎么懂,不知道有啥用?现在,我算是明白了一些。你看我们将军湖,前些年湖水很清风景很美,在整个合江地区都是数一数二的,我们周边住户人家还能在湖里挑水吃。自从承包给鱼老板养鱼。鱼老板黑心,居然肥水养鱼,湖水水质一天天恶化,夏天时常还发出恶臭,现在根本不能饮用,这就是你们所说的生态破坏。你转业回来从事生态环境保护工作,意义重大!现在国家也很重视生态环境保护工作,定能有一番作为!以后不管干什么工作,什么职务,都要牢记你是农民的儿子,不能脱离群众,守住底线,确实为群众办实事!”父亲没上过学,没什么文化,确有这番思想觉悟,让人震撼,这就是父亲淳朴可爱之处!

是啊,我是农民的儿子。父亲,您的嘱托我已牢记在心底,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守住底线,加强学习,干好本职,确实在生态环境保护领域有一番作为,决不辜负您的期望!

           ( 二0一九年二月十日    泸州)  



张从彬  泸州市纳溪区百梯巷20号 

 邮箱:[email protected]

 

 

作者:张从彬 录入:澜野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罗志刚 特邀副总编:清扬 孙悦平 总编室电话:(0830)6324449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