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纪实.报告文学 >> 内容

纪实《在战事缝隙》长篇连载2//泸州 李盛全

时间:2019-04-22 9:56:00 点击:

  核心提示:长篇 纪实散文《在战事缝隙》4-6[第二章]第二章:归建多故事(载《龙马潭文艺》2018年第1期)班师开远李盛全我们连队为在老挝援建公路的我军工程兵某部开展修车服务,驻扎在猛腊县最南端中老边境的磨憨寨...

长篇 纪实《在战事缝隙的岁月》4-6[第二章]

 

第二章:归建多故事

 

 

(载《龙马潭文艺》2018年第1期)

班师开远

李盛全

 

 

我们连队为在老挝援建公路的我军工程兵某部开展修车服务,驻扎在猛腊县最南端中老边境的磨憨寨附近,与我国一个边防检查站、一个外事站都算是磨憨寨的“邻居”。当我们那批19771月入伍的新兵在那里工作13个月后,我们汽车修理1连圆满完成在援老国际主义任务中所担负的使命,奉命于19785月班师开远。

从此,开始了我在开远的第二段经历,时间近8年。

在原来开远城东南两公里多一个不算高的山坡上,驻扎着后勤第23分部机关和部分直属连队。在我们汽车修理1连从磨憨长途开赴开远回分部期间,分部将通信连与警卫连合为警通连并驻原来通信连的地盘,安排我连入驻原来警卫连的营房。

汽车修理1长期在外,而今归建,分部首长非常重视。一个副部长和一个副参谋长亲自率队迎接,让我们很受感动。

我们回到了分部,全连人员都有一种到“家”的感觉,犹如长期在外的游子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但是,我连回到分部的最初十多天,全连人员却住分部招待所,原因是警卫连营房腾空后,班排宿舍、会议室等的墙壁修补、粉刷还没结束。分部首长的本意是要我连住进修缮一新的营房,以慰劳我们这支功勋连队,但施工队临时人手不够,进度较慢

我们住招待所,条件有限,修车设备展不开,无法全面开展修车业务,只能在招待所内外的空地上,对分部运输处安排来的车辆开展小修工作。同时,全连开展了学习、整顿,用有些人的话来说叫做“收心”,要以新的精神面貌迎接新的任务。

在分部机关驻地,有东西、南北两条主道。东西主道东高西低,下端西接部长们的办公小楼、上端东连坡顶的卫生所;南北主道平直,南去红土寨,北连军人服务社。在服务社前,又分道为上去警通连、下往开远城。在两条主道相交十字路口,至卫生所的东西主道上段,其南侧有分部招待所管的东西相对的两排平房,我们连队的人员住了大部分房间,其中西面那排平房靠红土寨方向有一间是我和几个战友住,另一端即靠十字路口那一端还有几个房间,空着没人住。但是,没过几天,就有二三十个年轻姑娘住进了那几个空房间。

听说这些姑娘是越南华侨,也是越南“排华反华行动”的受害者。1975年,越南刚完成南北统一,国内百废待兴,也不愿意马上与中国公开分裂,在中越维持表面关系的同时,苏越关系却取得了重要进展。1976 年开始,越南推行歧视、排斥、迫害华侨政策并不断升级,1977年掀起排华高潮,大批华侨被驱逐出国。197869,中国外交部发表《关于越南驱赶华侨问题的声明》,严正抗议本年4月初以来越南大规模的排华反华行动。

这些华侨姑娘被越南驱赶过来后,据说开展了翻译工作培训,来分部招待所小住休整后将安排去砚山华侨农场。这些侨妹与我们这些兵哥哥,在同一屋檐下,相安无事,只有在去厕所时“狭路相逢”不很方便。这两排平房只有一个公共厕所,在东面那排房子的东南角约20的地方。那房子东南角有一条宽约1的“三合土”专用小道,通往公共厕所。

就在那条通往公共厕所的专用小道上,侨妹与兵哥经常相遇,相互不说话。但是,有的路遇几次便有些面熟了,以后再路遇也礼貌一笑,算是打了招呼。有一个身高约1.5、微胖、团脸的侨妹,算是与我稍面熟一点。好笑的是在那专用小道上她与我相遇时,她有时会突然脸红。我为之好奇,也留下了较深的印象。

侨妹们在招待所住了大约一周,就全体离开了。我不知她们是不是去了砚山华侨农场。

我们全连人员在招待所住了半月有余,才正式入驻原警卫连的营房。那营房也只能住人,接着在营房南边的“三合土”坝子建了修车场:靠北立了十几根砖柱,以石棉瓦为顶,成为四面无墙的修车车间;靠南建了一排以薄板为墙、油毛毡为顶的铁架简易房,作为专工车间安装车床、铣床等设备;分部机关至红土寨的下坡公路上,接了一段路到修车场。这样,才算我们连队有了基本符合“汽车修理”功能和身份的安营之地。

到开远不久,我从炊事班到了四班当修理工,跟着老兵学修车。班长张可奇,瘦高个子,四川峨眉县人,对全班战士很好。与我同年入伍的范雄方,也从炊事班到了四班班当修理工。连里发给我们新修理工每人一套《汽车修理工教材》(上下册),上册介绍部队常用汽车的结构和原理,而下册则介绍修理方法和基本标准。我采取了笨鸟先飞的方法看技术书,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刚到修理班也是刚得到技术书那几天,我一有空就捧着书看,由于对有些部件总成不熟悉,看书看得我头昏脑胀。比如对于解放CA10B汽车的变速器,我还没接触过,却要看它变速原理,那输入轴、中间轴、输出轴以及常啮齿轮、滑动齿轮关联的6个档不同的传力示意图,当我放下书睡觉了也还在脑子里“变速”,变来变去弄得我睡觉都迷迷糊糊的,造成睡眠不好。第二天上午下班时,见另外一个班正在修理的一个CA10B的变速器放在车间里,我想机会难得,就利用中午休息时间拿着教材去车间,对照那变速器里面的实物零件,拨动滑动齿轮来研究变速情况,才使我基本弄清楚其变速原理和过程。相比只看书,效率高出若干倍。有了这一次用书本与实物对照学习的体验后,加上以后张班长和老兵们的传帮带,我学技术的热情更高。

我们连队回开远不久,在一次技术比赛中力战群雄,为分部争了光。

6月下旬,上级要我连组织一个修车比赛小组,参加军区后勤部组织的修车技术比赛。为此,二排技术员何光迪奉命带着几个老兵,在连队进行了一番赛前练兵。这个比赛小组的成员,都是全连修车技术方面的精兵强将,1969年入伍、时任五班长罗良云,1971入伍、时任一班长王昌华和六班长罗金华等人,他们吃苦耐劳、认真演练,满怀夺魁之雄心。

7月初,何技术员率我连比赛小组出征。汽车22团驻在昆明叫关上的地方,在该团大操场上,集中了军区后勤部所属403厂(主业是汽车大修)、汽车22团修理连、汽车23团修理连、汽车51团修理连22分部汽车修理连、23分部汽车修理1连和2连共7支队伍的修车高手,全军区后勤系统修车比赛在这里拉开序幕。为期一周的修车技术比赛,按不同项目在汽车22团和403厂进行。尽管修车高手云集,角逐激烈,最终是我连比赛小组勇夺第一,为我们汽车修理1连争得了荣誉、为我们23分部争得了荣誉。

 

 

==============================

(载《龙马潭文艺》2018年第1期)

修车兼旅游

李盛全

 

当兵在连队学修车技术,我很卖力。出去巡回修车,我也很卖力而且兴趣颇高,因为巡回修车既能学技术又可以“旅游”。

19787月下旬,我连回分部不久升任二排长的朱建成,率一个修车小分队到分部所属营团级单位巡回修车。这个小分队以我所在的二排四班修理工为主体,以从三排抽调的车工、钳工、电工、焊工各一人为辅助,机动性大且工作效率高,深受基层部队欢迎,所以每到一处在伙食安排方面,基本上受到贵宾般优待。我们先到个旧市冲坡哨仓库和鸡街车材库、建水县燕子洞仓库和140医院,之后到蒙自县138医院和草坝油库,再转回开远的大庄综合库、南洞油库、中和营仓库及长虹桥军需库,历时两月,去了9个团级单位、1个营级单位,小修车和二级保养车近百台次,受到好评。

历时两月转了一大圈,去了10个没去过的地方,我见到了不少熟悉的人,也认识了一些新战友。知道了在燕子洞仓库的同乡李家洪、未大金和富顺人陈立辉,以及在19771月从我们汽车修理1连分流到这里的富顺人罗洋生;知道了在草坝油库的中学校友袁荣锋和孙声才,以及在长虹桥军需库的周兴五七校电工班同学廖万辉等人。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在燕子洞仓库修车时,见着了到四川接我们当兵的新兵团王团长,弄清楚了“王团长”本来身份是燕子洞仓库副主任,姓王名保兴。王保兴副主任知道修车小分队的我和范雄方、肖祥槐是他接来的新兵后,对我们十分亲热。在燕子洞仓库修车那几天,王副主任和该库车管助理员,每天都陪我们修车小分队人员在他们的接待间单独开餐,晚餐时还给我们每人摆上高脚小酒杯,用“泸州老窖”消解我们修车的辛苦。对于高脚小酒杯,我是第一次使用,尽管那时我不爱饮酒,但见了高脚小酒杯就想喝两口。图新鲜,心里是醉意。

这次巡回修车期间,利用工作之余,看了几处好风景,包括建水县城的朝阳楼蒙自县城的南湖等。就风景特色而言,我认为燕子洞和南洞更有看头。

我们在燕子洞仓库修车期间,真好赶上过“八一”节,于是就去了燕子洞。其实从仓库大门去燕子洞洞口只有几百米,只是我们修车忙,白天没有时间去洞里好好参观。燕子洞洞口高50多米、宽30多米,气势雄伟,以古洞奇观、春燕云集、钟乳悬匾、采燕窝绝技等独特景观著称于世。洞分为二,一旱一水,旱洞居上、水洞在下。旱洞形似一巨大天生桥,两面透光,洞厅宽敞可容千人,洞内有清代摩岩石刻、碑刻,与水洞口钟乳悬匾遥相呼应,相映成趣。水洞是珠江水系泸江河的地下伏流河道,洞内悬垂的钟乳千姿百态,美不胜收,令人目不暇接。参观燕子洞,也许最令人难忘的就是那些燕子了。群燕进出于洞口,如万箭穿梭,呢喃之声不绝于耳,燕声和着水声,在洞口、洞内共鸣,汇成一曲别致的交响乐。

南洞在开远坝子最南端,附近有我部所属的一个油库,名叫南洞油库,是我们这次巡回修车要去的最后一个单位。南洞距开远只有十来公里,听说从我们连队经红土寨有小公路可去南洞景区,且只有六七公里,但我们从磨憨回开远才两个月左右就开展巡回修车,还无暇光顾那景区。我们到南洞油库修车,顺便可参观景区,可以说是一举两得。

南洞油库分为两部分,油库机关在山下南洞的西北面百余米,油库储存区在南洞的南面山上。由于油库储存区靠近山上大塔火车站,所以又叫大塔油库。我们临时修车场地,设在机关球场上。范雄方的富顺县同乡彭序相,最先与我们接触。彭序相说,去年1月从你们汽车修理1连调出来的新兵钟木全、黄文金,就在南洞油库。到这时,我才知道钟、黄二人离开我们连队后的去向。接着,在油库机关炊事班当饲养员的黄文金与我们见了面。钟木全在山上大塔油库勤务连,听说我到了南洞,当天中午下山走了两三公里路到机关来见我,还陪我去转了一圈南洞景区。

南洞在巨石嶙峋的山崖下,三面环山,一面临坝,山势起伏,雄险壮观。最奇的是有三条地下暗河从南洞的三处涌出,可谓只见水出而不知来路。开远古称“阿迷洲”,阿迷有八景,南洞位居阿迷八景之首,有“龙游南洞”之美誉。明朝状元杨升庵曾游此地,陶醉于眼前的景色,并亲笔题“南洞”二字,南洞因此得名。后来明朝云南巡抚邹应龙游此地后,更名“通灵”,至今已有400多年的历史。

第二天,对一辆消防车完成二级保养后,我叫那车驾驶员送我上山去大塔油库勤务连。我勤务连炊事班坐了坐,算是对钟木全的回访。钟木全当炊事班班长了,进步很大。

由于机关挨近南洞,几次下班后,我们都要去南洞玩。那里有三个清澈水潭最当眼,明晃晃的,又有四周古树参天,绿荫环抱,具有雅秀之美三个潭的潺潺流水,江成南洞河向北流往开远城。南洞河对岸,也就是东山崖下,是某部的一个通讯站,经常可见女兵在河对岸走动。河对面的半山上,有一条铁路,是米轨昆(明)河(口)铁路的一段,我们偶尔能看到小火车从那半山上轰隆隆驶过。

南洞风景有别样味道,特别是三条神秘暗河和三汪,与半山上铁路和火车形成的上下搭配、动静搭配,是别处不可复制的风景。

 

 

 

==============================

(载《文化江阳》2018年第2期)

连队旁有一个红土寨

李盛全

 

我在云南十多年的军人生涯中,红土寨是绕不开的话题。

红土寨在我们连队东南方缓坡之下,与我连距约百米,是我们去得最多的农寨。

在我们这种专业修理汽车的连队,除了在周末可以休息,我们天天修车,比地方上的修车工人更辛苦。地方上的修车工人上班八小时之外是自由分子,而我们在上班八小时之外,晨有早操、晚有集体学习或活动,还必须在早上6点起床、晚上10点关灯睡觉。

我们能自由安排活动的时间,主要是晚饭后到晚上8点,以及周末即星期六下午和星期天。大多是晚饭后到晚上8点这段时间,我们常出去悠闲地玩一玩。晚饭后,几个常在一起玩的战友有时会相约出去,或去一趟部队服务社买点小商品,或去连队营房外边的地头、田坎走一走。

1980年底,当四川富顺县张昌明和重庆市蒋治光离开我当班长的二班后,我和他二人的关系一直很好。我们经常三人结伴出去玩:或到连队外面的田坎、地头找点野薄荷回去,到炊事班要点酱油泡了,用于吃饭改善口味;或去连队附近的红土寨、卧龙邑、灰土寨、家兴寨、莲花塘等农寨转一转,看看有什么新变化。红土寨,是我们去的最多的地方。

在红土寨,有两户人家我们比较熟悉。

一户在寨北,也是最靠近我们连队的周德明一家,我们去玩的次数比较多。1979年对越南打仗之前,周德明参加了开远县(1981118国务院批准设立开远市)乐百道公社组织的支前民工队伍,到了河口县边境一带开辟打仗要用的公路,一干就是半年,表现优秀。周德明岁数比我小、个子比我高,显得精明能干,但他言语不多,不知是其性格所致,还是其它什么原因。他有一个妹妹比较漂亮,算是寨花之一。他或许是担心我们心怀不轨,要打他妹妹的主意,才不愿意与我们多交流。如果是这样,他的担心就有些多余,至少我和蒋治光、张昌明是不会违犯部队有关方面的纪律。他妈妈对我们很热情,常用家里的花生、甘蔗招待我们。他父亲是开远农机厂的工人,所以他的家境在红土寨属中上。他家有两辆自行车,其中他用的一辆有时被我或蒋治光借用,另一辆是他爸爸上班专用。

另一户是李学成一家,在寨中的小公路中段东侧。老李在部队开过车,退伍后开本生产队的拖拉机运肥、运粮等,拖拉机坏后他就自己买了一辆旧嘎斯51车跑运输。老李的老婆姓樊,比较漂亮,配老李算是“高配”了,给我们的感觉是“鲜花插在牛屎上”,但老李谈情说爱时正在当兵又会开车,自然有魅力抱得美人归。我和蒋治光,帮老李修过几次车。有一次老李的嘎斯51车发动机曲轴轴承坏了,我和蒋治光利用星期天去他家门口修车。中午,樊嫂子做了几个菜、买来一瓶酒办招待,因老李不在家,使我和蒋治光很不好意思,结果是菜不便多吃,酒也不敢多喝。

杨平当我女朋友时,于19846月初第一次到开远,与我多次到红土寨周家、李家玩,受到热情接待,离开的时候非要让我俩带走蔬菜、鸡蛋、花生之类的东西。之后,我就把自己节约的军服或工作服或解放鞋,送给他们作为回报之礼。

19854月下旬,杨平第二次到开远。当天傍晚,我又带她去红土寨玩。我俩到朋友周德明家坐一坐,并问周德明用不用自行车,如他不用就借我用几日。周德明把自行车擦拭了一遍,交我带走。走的时候,他妈还硬塞给我一包蔬菜,让我感到欠他家人情太多。隔日,老李家的樊嫂子,用布包提了她家的新鲜鸡蛋送来连队给我。我要送几包好烟给她家老李,结果她比我还跑得快,追不上她。

寨中一个木匠,在老李家的斜对面不远,我们也比较熟悉,因为连队不少战士都找这木匠做过箱子。给木匠的报酬一般不付现金,而是用节省的军衣、工作服或胶鞋抵工钱,然后由木匠另想办法换成钱。我们部队的胶鞋、工作服,抗磨损、耐用,部队附近农民以得之为荣,所以那木匠不会为换钱的事发愁。

红土寨是一个生产队,我们连队在这个队的土地之中。这些土地每到旱季,失水后表面成沙尘。每遇刮大风,那些沙尘就铺天盖地袭向我连,西南和南边的来得最烈。每当这时,我们赶紧找东西遮盖即将装配的汽车零件。这属于自然现象,我们也不怪红土寨生产队。

我们连队与红土寨生产队的关系不错。生产队的铁质公物坏了,需要焊修就送来我们连队,免费修理。有时候,我们连队还派出汽车支农,去山上装草料运回红土寨。

开远有糖厂,所以开远坝区和城郊一带都大面积种植甘蔗。正因为甘蔗多,云南省农业科学院才将其甘蔗研究所设在开远。

当甘蔗收割时,红土寨生产队也送甘蔗来我们连队慰问。

 

 

作者:李盛全 来源:网络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