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特辑 >> 在战事缝隙的岁月(长篇纪实)//泸州 李盛全 >> 内容

纪实《在战事缝隙》长篇连载3//泸州 李盛全

时间:2019-04-22 10:04:58 点击:

  核心提示:长篇纪实散文《在战事缝隙》7-9(第三章)(载《泸州作家》2018年第2期)在非凡之年反击战李盛全边境局势紧张1978年夏,我随连队派出的修车小分队在滇东南完成巡回修车任务后,回到开远连队驻地。连队领...

 

长篇 纪实《在战事缝隙》7-9[第三章] 

 

 

(载《泸州作家》2018年第2期)

在非凡之年反击战

李盛全

 

 

边境局势紧张

 

1978年夏,我随连队派出的修车小分队在滇东南完成巡回修车任务后,回到开远连队驻地。连队领导没让我们休整几天“收心”,回到连队的第二天就投入了紧张的修车工作。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的多次报道,大家已感觉到要打仗的紧张气氛。

中越关系交恶,越南在中越边境已上百次制造事端,边境局势越来越紧张。新华社记者报道:“1978825日下午1730左右,越南当局指派的二百多名越南军人按照预定计划,腰里别着匕首、手枪和手榴弹,身上挂着装满石块的挂包,手里挥舞着木棒和石块,呼啸成群地从三面冲向我国的浦念岭……连夜在中国的国土上挖工事和架设铁丝网。记者在友谊关上可以清楚看到,26日已有二、三十个越南军人从我国的浦念岭到达金鸡山脚下,深入我国境约一千米,窥测方向。越方架设的铁丝网已从浦念岭一直架到我金鸡山……”

越南敢惹我们中国?看来早晚要打仗。                              

23分部直属连队中,除了警通连,就算我们汽车修理1连距分部机关最近。我们连队是在分部机关东侧半坡上,与机关相距约200,中间只隔着一个不高的坡顶。坡顶有一个水池,从西南方一公里多的木花果寨抽泸江之水到那水池,供分部机关和我们连队、警通连等使用。由于中越关系日趋紧张,分部命令我们连队夜间增设一个岗哨在那坡顶水池边,原因是怕越南特务在那水池投毒。坡顶有一条用电厂烟囱灰修的小路,上通分部卫生所、下接我们连队,修这条小路是以前警卫连的功劳。我们连队去坡顶站岗的人,就从这条小路上去。轮到我夜间到那坡顶站岗时,就有些胆怯,倒不是惧怕越南特务,而是因为水池旁边就是分部卫生所设的太平间(俗称“停尸房”)。好在能看到坡下相距约百米的我连炊事班后门灯光,以及几公里外的玉林山火车站信号灯,减弱了我的胆怯,更主要的是装有子弹的钢枪在手,为我壮了胆。

报载:1978111,越方出动大批武装人员,侵入中国广西靖西县庭毫山地区,用机枪、冲锋枪、步枪对当地社员和民兵进行突然袭击,打伤中方社员和民兵12人,抓走8人,其中6人被越方杀害。苏联出于牵制中国的目的,113与越南签订了带有军事援助性质的《苏越友好合作条约》,支持越南在印度支那半岛的扩张。

越南有苏联的支持,胆子更大,致使中越边境的局势一天比一天紧张,战争的气氛一天比一天浓烈。我军已停止放人探亲,已探亲回家者被电报通知归队,同时大批部队开始向中越过境集结。

在昆明经开远到河口的铁路上,一列列运送作战人员和军用物资的火车向南急驶。在昆明经开远通往金平、马关等地的公路上,战车奔驰。白天,披着草绿色伪装网、副驾驶位前卡着56式冲锋枪的军车绵延数千米;入夜,在盘山公路上,军车的灯光犹如长龙蜿蜒而行。这些军车既有运输人员的,也有装载作战物资的,连地方汽车运输单位的大型平板车也加入了运输坦克、装甲车的行列。

我们有时到汽车修理2连和运输连背后的东林村那段公路上,路试刚修过的车辆,能看到军车载着军人或拉着大炮,源源不断开往文山方向。

11月底,广州军区、昆明军区的参战部队完成行动准备。我们连队的备战工作,也在抓紧时间进行。

在军事技术方面,我们连队准备在家兴寨后面的山下进行实弹打靶,提高射击水平。家兴寨在我们连队东面约一公里的地方,之间是大片良田熟土,但我们要乘汽车经东林村并从灰土寨背面坡上绕过去,才能到家兴寨背后,单程有三四公里。这是战前的最后一次实弹打靶,我们都很认真,但我的射击成绩不怎么理想,还没有一年前在磨憨的打靶成绩好。

在修车技术方面,我们连队着重训练夜间抢修车辆。要求在夜间不借助灯火,对汽车已损坏的发动机、变速器等总成,或离合器片等组件,或制动器片等合件,快速修理或更换。总体要求突出“快”:修复零件比换零件更费时间则换零件,换组件比换部件更费时间则换部件,以此类推,以最短的时间使汽车安全开走就算完成抢修任务。进行夜间抢修训练,对我们连队修理工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加之多数项目至少需要两人配合,一个老兵带一个新兵就能完成。对于学修车才几个月的我来说,完成更换后桥的半轴油封和发动机的水泵、分电器等单人项目,也只是“小儿科”了。

11月底,连长田炳瑞、指导员詹重民,双双升职调走。以前在本连磨憨时期任技术员、后调到鸡街车材库当助理员的米从舜,调回本连任连长,湖南人邹林义由分部机关调来任指导员,二排技术员何光迪升任副连长。随后,全连进入临战状态,12月初全连开赴文山马关前线。

 

 

反击战进行时

 

1978127中央军委召开会议,决策发起惩越作战,用牛刀杀鸡,速战速决,震慑越南侵扰中国边境及在东南亚进行扩张的气焰。总体部署是以广西参战部队为东线兵团、云南参战部队为西线兵团,共同向越南出击。

128,中央军委下达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的战略展开命令。与此同时,与苏联、蒙古接壤的沈阳军区、北京军区、兰州军区、新疆军区部队均进入一级战备,防备苏联军队的武力行动。

广州军区司令员许世友上将,被中央军委任命为东线兵团总指挥。197911,中央军委调比较熟悉越南战法的武汉军区司令员杨得志上将任昆明军区司令员,担任西线兵团总指挥。

中美两国于197911建交,邓小平随后访美,向美国总统卡特通报了准备惩罚越南的情况。回国时又途经日本访问,在被问及对越政策时,邓小平胸有成竹地说:“有必要对越南加以制裁。”

杨得志上将于17日中午飞抵昆明上任,与昆明军区司令员王必成进行了工作交接。

广州军区于18完成战术准备:4个野战军、1个地面炮兵师、2个高射炮兵师、1个铁道兵师、1个通信团、1个防化团、航空兵13个团另6个大队全部进入待命地点。

1810日,昆明军区召开扩大会议研究作战部署预案。参战的11军、13军、14军和云南省军区边防部队,于110完成战役展开。

15日,杨得志在河口县四连山上决定,13军、14军以红河为界,分别在右岸和左岸遂行各自的战斗任务。

当野战部队忙着战术准备的时候,我们后勤第23分部也是忙得不可开交。紧急成立113114115117兵站和砚山弹药库,着手组3建个输油管线中队,下属的弹药库、军械库、油库等都忙着为前线输出作战急需物资,分部的大部分直属连队也是全体出动。我们汽车修理1连和军械修理1连开进至文山州马关县仁和公社,汽车修理2连和军械修理2连开进至红河州屏边县城并在河口设前线抢修分队。

马关县仁和公社的“仁和”之名由来已久,两百年以前此地住有几户壮族,后由外地迁来周、施、林姓等八户汉族,随着人口的陆续增加,村民认为有必要在此开街进行集市贸易,经村里的长者商量,要使新开的街子买卖兴隆,兴旺发达,必须以仁义和气为宗旨,于是就将此地命名为仁和街。而今大战在即,小小的仁和街成了兵街,除了我们连队和军械修理1连,还有143医院某野战医疗所和其它部队。在仁和街口及附近,到处可见军人和挂着伪装网的军车。

仁和街战略位置比较重要,距马关县城19公里,在文山、马关通往河口县的主要通道上。我军指挥员对仁和街的位置及作用自然清楚:可支持1441121团在龙江、老卡、中木城一带出击攻打越南发隆,能支持41122团、123团在桥头公社的纸厂、冬瓜林、岩脚一带出击进攻越南孟康县城,再远一点还可支持42师在南溪一带出击攻入越南。

41师炮团的122榴弹炮、军区坦克团1营的坦克,以及挂着伪装网并满载全副武装军人的军车经过仁和段公路时,我们看到是尘土飞扬、铁甲滚滚的壮观场面。

我们连队驻扎在仁和街附近的马关县第四中学,只住了部分校房,因而学生照常上课。修车场设在中学背后山坡一块较平的地上,所用电源是靠我连工程车发电。我们全连只有三排没住在学校,而是安排住军用帐篷,在修车场旁边。这样安排比较合理,因为修车场上几辆工程车的主要设备都是由三排管理和使用。

由于是临战状态,我们一边要开展修车工作,一边要挖防空洞。挖防空洞的目的,是防越军空袭和炮袭。仁和街距老卡方向的中越边境线只有十来公里,在越军大炮的射程之内,我们不得不有所防备。有一天,41122团的一辆车开来修理,在闲聊时那辆车的驾驶员给了我一个小本子。那小本子的内容是《越语战场喊话十句》,对其中的“举起手来”(热呆连)和“我们宽待俘虏”(宗堆宽洪毒兵)两句话,我最感兴趣。我们虽说是汽车修理兵,但人人有枪,在特殊情况下拉出去打一仗,也不是不可能。

这年的1月,我们连队人员变化很大。元旦节过了没几天,我的班长即四班长张可奇调去分部新成立的汽车修理4连任一排长,还有罗金华、杜建国等3人也同时调去任排长或排级技术员,尹副指导员调去任指导员。23分部在运输连划了几排房子出来,用于组建汽车修理4连,不久该连调去贵阳成为新组建的24分部的汽车修理连。

与张可奇同时提干后仍在本连的人员有4人,其中三班长李宏伟任一排长、一班长王昌华任一排级技术员、八班长李良友任三排长、七班长陈仁贞任三排技术员。此前,本连文书杨通铭于年前的121623分部司令部借用,他的名字也出现在分部这批提干命令中。借打仗的光,分部有的直属连队提干十多人,而我们连队这次9人荣升排级干部,也不错多,但至少对我们连队是一次安慰。在19785月以前的5年中,我们汽车修理1连被23分部派到中老边境,配属工程兵第5支队执行援老()国际主义任务。时间长达5年,也是光荣的5年,但在干部队伍建设方面也是最惨淡的5年,因在这5年中连最低级的排级军官都没提拔一个,这在全军的建制连队中可能算是奇谈。当然,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不是我要研究的课题。

我们连队这次荣升的9个排级干部,是从1971年至1973年的老兵中提拔的,所以没有我们1977年入伍兵的“戏”。在其他部队,战士从19771月入伍到这次打仗,也算是两年的老兵了,被提干不少。但是,在我们汽车修理1连,当兵两年也还算新兵,所以从提干这个角度来说,我们这些“新兵”吃亏于“技术连队”了。实际上,想往“技术”人群里钻的还大有人在,包括我的同学黄光德。黄光德当连队卫生员快两年了,想挪一挪岗位去学修车技术,因而在元旦前他就问尹副指导员:“多久才让我下班里去修车?”湖南人老尹说了一句话让黄光德哭笑不得。老尹说:“还认为你不想去修车嘞!”元旦几天后老尹调走,但他把黄光德想修车的想法传递给了米连长。

为加强前线后勤保障,1月中旬,副连长何光迪、连队技术总检验员张筑先奉命率一个修车分队,到河口县的南溪蚂蝗堡一带,为1442师开展修车保障任务。这个小分队以一排的三班修理工为主,三排派了相关专工配合。半年前和我同在炊事班的富顺人曾成良,这时在三班当修理工,这次在更靠近前线的地方算是开了眼界。

何副连长率修车分队离开仁和没几天,一批新兵来到了连队。这批新兵主要有贵州毕节县赵伯华等和云南昆明市黎正学等,以及河南夏邑县张超、潘停云等,共20来人。新兵来连,由邹指导员负责组织新兵进行了十来天的集中训练。128农历正月初一,初四就分新兵到班排。哪知8点钟分兵,10点钟就出了一件本连的惊天大案:一排的新兵黎正学因意外事故牺牲。当黎正学的父母来到仁和时,连队干部战士都尽可能给予安慰。“出师未捷身先死”的伤感,在我心里笼罩多日。黎正学被评为烈士,安息于马关烈士陵园。

黎正学遭遇意外事故,最忙的是连队卫生员黄光德,既管现场,还全程护送黎正学到仁和街的野战医疗所抢救。此事之后,黄光德又回到没多少事的日常状态,没事时爱到修车场看修理工修车,想多了解一些修车现场情况,免得下一步到修理班时什么都不知道。黄光德一直想着要尽快下到班里去修车,实际上在开战后他随米连长去蚂蝗堡的我连修车分队巡视了一遍回到仁和之后,才下到二排五班当修理工。不当卫生员离开连部,下到班里就要站岗。当时仁和天气冷,黄光德当兵两年的第一次正式持枪站岗,却不得不穿上军大衣,这给他留下极深印象。

在开战前,我们在仁和的部队,几乎每晚都要集中到仁和街边一个较大的坝子上看电影,主要看打仗的影片,有战前壮胆和鼓舞士气的作用。有一天晚上看电影时,人群中突然“砰”地一声枪响,全场皆惊。我听见旁边的部队里有人惊叫,又见有几人向那人围过去。很快弄清楚了是怎么回事:有个战士在看电影时不慎致使枪走火,打掉自己一个拇指。在那战士被送去医院的同时,领导要求我们在看电影时关好枪的保险装置。

2月初,杨得志司令员亲临在开远的23分部机关,在分部会议室听取了战时后勤保障工作汇报。分部田禾兴部长向杨司令员汇报了分部当前作战物资发放、运输和储备情况,杨司令员要求分部各部队抓紧时间,快速安全地把作战物资转运、发放到前线部队,做到物资送得上去、伤员运得下来。会后,为了加强分部前进指挥所的力量,数名分部领导前往设在河口南溪的分部前指,加强指挥。分部前指设在南溪农场七分场卫生所,场部是军区后勤前指。

2月中旬,云集于广西、云南中越边境的我军第一批参战部队共7个军22个师36万人,还有参战民兵和民工70余万人,并有坦克、装甲车800余辆和各种火炮9000余门、各种车辆3万余辆。箭已在弦,大战在即。

16日下午,23分部全禄副部长去军区后勤前指开会,军区后勤部部长赵耀中在会上传达了总后勤部张震部长的指示,并就有关工作提出了要求。会后,石副部长在分部前指又召开会议,要求全体分部前指人员当晚不要休息。

16日夜,我军各部第1梯队向进攻出发地域开进,分别干17日凌晨2时至6时完成了进攻战斗准备。

17日拂晓,对越自卫还击战正式打响,顿时万炮齐射、地动山摇。我军在广西、云南两个方向约500公里的战线上,对越南北方6个省11个县发起进攻。同时空军出动,在前线上空作战斗飞行,多批次数百多架次飞机牢牢控制着战区的制空权。

在云南方面,参战部队从马关县龙江至金平县半坡的200多公里战线发起攻击。

625分,老卡方向的激烈炮声,传到了相距十来公里的仁和。我们登高望远,头顶不时有我军战机编队飞过。与此同时,相距几十公里外的蚂蝗堡,在152毫米榴弹炮阵地附近的我连修车分队成员,事先不知要开仗了,还在睡觉,当附近大炮开第一炮时,地面犹如五六级地震,惊得几个人从床上猛然由睡姿变为坐姿,连声说:好凶!震得好凶!

大炮们吐着火焰,炮弹纷纷射向越南。

 

 

 

 

 

这时,在老卡方向的出击点,配属1441121团的122毫米榴弹炮营,对发隆外围的越军据点实施5分钟火力覆盖后,又进行了25分钟的监视炮击,之后又实施了第二次火力急袭5分钟。在大炮的支援下,121团从三个方向进攻发隆。

17日拂晓的猛烈炮火延向纵深时,41122团从东瓜林方向、123团从纸厂方向朝越南的孟康县城越军发起攻击。快到8点钟的时候,军区坦克团1连和3连相继搭载步兵、工兵进攻,但多次被越军拼命阻击。坦克1连和3连共摧毁19个火力点并消灭不少越军,但由于越军反坦克火器很猛,致使我方两个坦克连被毁、被伤坦克12辆,损失比较严重。在以后的战斗中,步兵进攻更为艰难,但在大炮的强力支持下,指战员顽强作战,终于在19日攻占孟康县城。

进攻越南的省会老街市,也是14军遇到的硬骨头。1440师经过三天激战,于19日攻克老街。

发隆是越南边境重镇,地形复杂,防御工事坚固,越军守敌曾狂妄叫嚣“中国来1个师,3个月也打不下发隆!”由此可知,战斗异常激烈。2016时,121团攻占发隆,并切断了通往孟康县城的交通线。

143个师进攻取得预期战果后,调整部署,继续向越南纵深进军。

50149师奉中央军委命令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从21821日分别在四个车站登车离开四川向云南方向开进,于224全师进入越南坝洒至龙金地区,为13军预备队,并以一部兵力占领龙金以西诸高地。

13军于225攻克越西北重镇柑塘,于33攻占沙巴。

11军从金平方向出击后,于33攻占越南封土县城。

前线战事紧张,我们也修车繁忙。凡参战部队送来修的车辆,我们是随到随修,不分昼夜。八一电影厂的一个拍摄组乘坐的一辆小车,驶往前线途中损坏严重,拉到仁和的我连修车场。我们四班修了一个下午加一个通宵,才将那车修好。

有一天,米连长得到报告,说是要去烈士陵园的一辆运烈士的汽车来了,需要修理。他有点不相信,走到那车边,脚踩着车尾挂车钩跃身往车箱里一看,果然停放着一排烈士。他下了车,赶紧安排修车。车上,停放着在战场牺牲的战士;车下,是我们修车的战士。这种情况不止一次,每次修运烈士的汽车,修车的战士们都格外尽力,要让烈士们尽快离开我们的修理场,早点去烈士陵园入土为安。

22735的反击战第二阶段,战事发展比第一阶段顺利。至34,西线兵团3个野战军及相关部队共计歼敌16400余人,突入越南境内纵深3080公里,攻占了越南黄连山省省会老街市和重镇柑塘市,以及孟康、沙巴、封土等5座县城。东线兵团4个野战军及相关部队共计歼敌40600余人,突入越南境内纵深50100公里,相继攻占高平、谅山2个省会城市以及11座县城。至此,中国军队控制了越北地区诸多重镇,威逼河内的态势已经形成,自卫还击作战的战略目的和战术目标已经达到。

 

 

 

 

千里奔波无闲事

 

35,中央军委下达撤军命令。

我国开始撤军了,越南人组织了疯狂反扑,跟在后面打我军,迫使我军有时退两公里又往回打一公里,致使我军撤退缓慢。我军入越各部队交替掩护撤退,并将控制区内的越南军政设施破坏或炸毁,能拿走的机器设备全部拿走,并回收了大量当年我国支援给越南的物资。

378时许,我连接到命令,要我连将吊车送去河口县城集中,然后去越南吊钢材等物资上火车运回国。根据连队领导决定,我所在的四班负责护送吊车,吊车由张昌明驾驶,护送车由4班已学汽车驾驶的班长范雄方驾驶,连夜出发。四班接到命令后,全班人员紧急行动,加穿衣服,每人的弹袋装满子弹,子弹上膛暂关保险。出发时,米连长和排领导为我们送行,分别讲话为我们壮胆。米连长还强调,经过边境线旁边的公路时要小心,能不开车灯就不开车灯,如果遇到越军袭击要机智应战。

夜色蒙笼。吊车在前、护送车在后,沿着碎石公路向河口县驶去。过了桥头公社不久,行驶的段路有不少是因为打仗新开辟的,坑坑洼洼多,车速10公里以下。过了冷水沟约两公里,就基本上是沿着国境线内侧走,有时左面隔一条山沟或隔一个山坡就是越南,我们的车尽可能关灯慢慢行驶。这段时间接近农历二月中旬,虽无月光,但也不是伸手不见五指,所以驾驶员能看到车前路面的大概情况,只有对某些路面情况产生怀疑时,才偶尔开一下车灯。我们子弹上膛,随时做好战斗准备。虽然我军已深入越南好几十公里,但也要保持高度警惕,以防越南特务偷袭我们。

到天亮时,过了名叫小田的地方,我们才有真实的安全感。由于前两天下过雨,有的路坑稀泥多,快到南溪时,我们吊车的一只后轮陷入稀泥坑出不来。好在附近有工程兵部队,来了一辆国产推土机帮助吊车,未果。后来开来一辆日产大型推土机,才把我们吊车弄出去。到了河口,把张昌明和吊车送到了指定地点。

完成护送任务,我们四班可以原路返回了,但红河对面就是越南老街市,不去转一转?于是,范雄方开车载着全班,过了战前被炸垮、战中又被修好通车的原名“中越友谊桥”的跨国桥梁。进入越南老街市,我们看到处处是垮塌的房屋,甚至有的屋子还冒着烟。我们停了几次车,察看战场的痕迹。有一家工厂的车间,屋顶没了,大部分墙倒了,几十台设备瘫痪在原地。在另外一个地方发现了一个防空洞,我们端着枪过去,想进洞看一看。快到那洞口时,闻到一股难以形容的非常恶心的臭味,我们赶紧避开。看来十几天前,有越军被消灭在里面,尸体已腐烂发出臭味。在一个办公楼角,范雄方捡到两把新扫帚甩到车上,还说这也是战利品,拿回去,我们四班扫地用。

我们离开老街几天后,我军西线兵团于313全部撤回云南境内,东线兵团于316全部撤回广西境内,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告一段落。

当中央慰问团、云南省慰问团在云南边境慰问参战部队期间,我们汽车修理1连也进行着回撤工作,但没有野战部队那么轻松。野战部队撤到边境一线、二线休整,那是真正的休息,而我们是一边修车、一边往开远回撤。

在蚂蝗堡的我连修车分队回到连队后,全连兵分三路撤离仁和:米连长带领以二排为主的修车分队前往马关、砚山修车;何副连长带领以一排为主的修车小分队前往文山修车;炊事班等连队后勤和三排锻工、木工、漆工等,由邹指导员带领回开远连队驻地,并为两支修车分队组织有关后援工作。

在文山城郊有一个村子,与驻军67医院隔河相望。何副连长带领的修车分队,在那村子一个院坝定点后,主要为某高炮师修车。大家白天修车忙,晚上睡觉前大多是自由安排。何副连长和王昌华技术员,有时也和战士进城去逛逛街。曾成良更会找玩法,到盘龙河畔一带的田边,打着手电筒捉黄鳝取乐。

我所在的修车分队在马关县城给某参战部队修车时,条件很不好。没有自来水,我们早上要到坡下水沟边漱口、洗脸,下班要到那水沟边洗手或洗衣服。黄光德调离连部后,第一次经历这种艰苦生活,不过也觉得新鲜。米连长可能不觉得艰苦,倒不是因为有通信员潘停云追随左右为他服务,而是他当年在我军沈阳技校毕业后参加抗美援越战争,在越南境内的我军高炮部队做修车工作时,条件更为艰苦,甚至可以说条件险恶。

在文山城至砚山城之间的砚山县盘龙公社,我们为14军某炮团修车时间最长。我老家附近有一个盘龙场,在千里之外的这里又遇到一个盘龙场,真是无巧不成书,由此“盘龙场”给我留下很深印象。砚山盘龙场和村子连在一起,显得很长。村边有一条干水沟,为我们修车提供了方便。我们把需拆卸发动机油底壳或需大修离合器、变速器的汽车,开去骑在干水沟上,将干水沟当保养沟使用,提高了修车效率。

就在砚山盘龙修车期间,有一天,我突然想起一年前住在分部招待所的那群华侨姑娘,还想起那个路遇我而脸红的团脸侨妹。她们在砚山华侨农场吗?我甚至暗自发问,怎么去年我没问一问那爱脸红的侨妹叫什么名字呢?随即,我摇了摇头,感觉自己这突然的想法太离谱

 

 

十多天后,我们回到开远驻地。我收到好几封信,其中一封是我大哥的。大哥问我回开远没有,说汽车27团也在云南参战,还说他所在的汽车27团修理连,临时驻扎在个旧市鸡街到蒙自之间的大屯公社。这时,我才知道大哥所在部队已入滇参战。

原来,早在214,中央军委命令在四川的50149师赴云南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为昆明军区预备队。成都军区研究后,向汽车27团和50149师下达开进命令,并确定先由铁路输送,再转为摩托化行军。16日,汽车27团从四川蒲江县出发。之后,南下行动按照汽车27 149师的447团、446 、师直、师炮团、445团的序列,沿成昆铁路输送。根据昆明军区15日下达的《陆军第149师、汽车第27团执行作战任务的命令》,149师应于226进至文山、砚山地域集结,配属第14军作战。19日上午昆明军区又命令149师在马关、木厂地域集结,但在同日傍晚总参作战部传达了邓小平副主席指示:14军那边问题不大,149师归13军指挥,下火车后不要停,要很快向前边机动。根据这一指示,昆明军区命令149师改在蒙自、屏边地域集结,归13军指挥。于是,149师在昆明下火车后,立即搭乘本师300多辆车和汽车27500多辆车转入摩托化行军,迅速向战场开进,于224全师进入越南,并以一部兵力占领龙金以西诸高地,保障1339师右翼安全。

我按大哥信上提供的电话号码,给他通了电话,他说星期天约宋阳木一起来看我。我认识我们县五坡公社的宋阳木,因为以前宋阳木探家时到过我们家,大哥探家时我曾陪同去过宋阳木家。

星期天,我大哥搭乘一辆路过大屯的军车到了开远。他知本团11连临时驻扎开远党校,就先去党校找老乡宋阳木。大哥一行4人步行到23分部机关,很快就找到了我们连队。与大哥和宋阳木一起来的另外二人,经大哥介绍我知道了是曾大成和刘云友,都是隆昌县的,同宋阳木在一个连队。

我用事先准备好的咖啡粉,冲了开水招待他们。通过摆谈,我才知宋阳木所在的11连是汽车27团唯一的油罐车连,现执行任务是从开远大塔油库装油料运往马关、屏边、金平等方向的参战部队。

我带他们参观我连布局和装备。当看到4辆高大的汽车修理工程车并排停在修车场,显得很有气势,大哥有点失落感,说他们修理连只有1辆这种工程车,还旧兮兮的。我就开玩笑说,你我所在连队虽然都是汽车修理连,但我连是总后序列23分部汽车修理1连,装备肯定比你们汽车27团修理连精良。他们听了,只好笑笑打哈哈。然后,我们几人边走边聊,去开远城里的红旗相馆照相留念。

 

 

6月,二排长朱建成又带领修车分队外出执行任务,前往建水、个旧、蒙自及屏边、河口、金平等市县,为参战部队修车。充满乐观主义精神的我们,说又一次“旅游”开始了。

这次的修车分队,以二排的四班和六班为主,三排派了车工、钳工、电工、焊工各1名战士参加。这次五班没机会参加,是因为五班还在鸡街车材库,忙着组装、修理从越南拉回来的一批自行车。由于我们是对战后车况进行检修,所以每到一处修车工作都很忙。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觉得不错,特别是对每一个初到之地,都感到新鲜而兴致勃勃。

我是第二次去建水、蒙自,已没多少新鲜感,但对另几个没去过的地方,总会发现一些新鲜之事或有趣之事。在屏边县城的那几天,我们修车分队吃饭在城南,修车和住宿在城北,在城南吃了饭,走完城里最长的街道到城北,只需抽一支香烟的时间。金平县城也很小,城小且街道坡度大,也算是当时金平县城一大特点。在河口县城,我抽空去看了看那座跨国大桥,就是三个月之前我和全班战友去越南时经过的那座大桥:中段桥梁又被炸毁。这座以前的友谊桥,两国交恶时炸坏,战中临时修复通车,战后又炸坏,这是战争的需要。

个旧市,当时是云南省第二大城市。我们到了个旧,为115兵站修车。修车的临时场地还算好找,但我们这些修车人员的临时营房却不好找。我们就在东风广场主席台的台阶上安营,白天修车,晚上就打开背包,以主席台的台阶当床睡觉。东风广场下面就是金湖,水涛拍岸,闹得我们久久不能入睡。这个广场在一个通道上,天不见亮,就有一些人从广场经过,闹得我们早早醒来,玩了多一会才到出早操时间。

在那东风广场主席台的台阶上,我们睡了三夜,也喂饱不少蚊子。但是,从另一个角度看,也挺有意思。我们20多号人,每人的“床”及两端约占长度3,每人睡觉和通行需上下两段台阶,所以产生的夜景是:人在下面广场,就着月光看到主席台上面睡了好多人。这种夜景,也算是个旧市民能看到的特别“风景”了。

 

 

 

 

作者:李盛全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