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寻访泸县女石匠

时间:2019-05-01 18:08:27 点击:

  核心提示:寻访泸县女石匠曾佐然2018年,我和张云飞老师在拍摄奇峰渡槽、寻访建设故事时,深深地感到,由于相隔40多年,当年的参与建设的人物相继过世,对建设渡槽真正有感触的人一天一天减少。由于当时的条件,留下的文字和影像材料很少,基本失传。我们感到一咱种深深的担忧。我们能够为这些当年的建设者做些什么呢?县水务局...

寻访泸县女石匠

曾佐然

2018年,我和张云飞老师在拍摄奇峰渡槽、寻访建设故事时,深深地感到,由于相隔40多年,当年的参与建设的人物相继过世,对建设渡槽真正有感触的人一天一天减少。由于当时的条件,留下的文字和影像材料很少,基本失传。我们感到一咱种深深的担忧。我们能够为这些当年的建设者做些什么呢?

县水务局夏廷贵是一个摄影爱好者,得知我们拍摄渡槽,有如此担忧。他在整理水利志时,偶尔发现了几张珍贵的女石匠相片。他翻拍成电子相片,传给我们。一张是合影,一张是一个女石匠抡着大锤,在开石头。采石场的石壁上有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水利是农业的命脉等标语。一张是一个女石匠戴着红袖笼在修理石头。虽然是黑白照,但从相片上可以看出,工地上的女石匠同男人一样卖力,她们从不攀比,并且非常乐观,非常清晰记录着一个时代的集体记忆。

这些人还在吗?他们过得怎样,当年有哪些故事?虽然不是修建渡槽的女石匠,我们仍然有着采访的愿望。

虽然有了寻访的念头,但真正的寻访是十分困难的。相片没有说明是哪里的人,时间的久远,要想认出当事人,实在不容易。行政区划的调整,过去的村、社名大多变化。夏廷贵将相片发给各镇水利站的同志看,在石桥镇得到有女石匠的情况反馈。

消息获得了,但要成行,还真不容易。获知430石桥镇道林沟风景区活动周开幕,我觉得机会来了。便和张云飞老师商量,约请了夏廷贵和曾在石桥镇担任书记鲁世友一起到石桥镇,参加完开幕式后开始了我们的寻访。

在镇水利站相关同志的带领下,我们来到新屋咀村5组。寻访到的第一个人叫郑腾友,今年63岁。“当时家里7口人,父亲死得早,母亲身体不好,我是家里的老大,从来没有读过一天书。12岁就参加生产队的劳动,捡麦子、翻红薯藤等……”郑腾友回忆说,家里实在太穷,必须找事做,抢工分,补贴家里面。修建水库时,她16岁就上工地上了,虽然很辛苦,但能够吃饱饭,能多挣工分,补贴家里面。

“八个人抬石头,我是抬头扛。”郑腾友说起当时的情景,自豪之情溢于脸上。郑腾友还能回忆起她的师傅是周炳银,一起工作的伙伴易增富和马光素。她说,易增富就抡个大锤开石头,受了内伤吐血。

“烂草鞋,提起来;明晃晃,水凼凼。”郑腾友还能模糊记得一些抬石头的号子和要领。“为什么是烂草鞋,提起来?”我问,郑腾友说,那个时候生活艰苦,根本没有现在脱鞋和皮鞋,全是用稻草和麻绳编织的草鞋。条件好点的家庭,过年时可以做一双布鞋,那就是那时最好的鞋子了。

张云飞、鲁世友两个年龄大些同志,经历过70年代的生活,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说出了抬石头吼过的的号子:“摸到起,慢慢起,抬头望,把坡上。两脚硬,往上撑。越上越陡,上去就好走。斜坡坡,慢慢梭。前头硬起,后头蹬起。一踩一滚,各人走稳。幺二拐,两边甩。”

“石头大又重哟,嘿哟。眼睛盯到走哦,嘿哟。脚下莫打闪闪,嘿哟。腰杆要挺直哦,嘿哟。齐心要协力哟嘿哟,一步一步稳啰,嘿哟。”我们的眼前浮现出一群男女抬石头的的情景。

为什么要修建这么多的水库和渠沟,那时经常遭受干旱。郑腾友说,她的继父是生产队长,家里人必须带头干重活,否则安排不动人。她记得一年干旱,她车水七天七晚,那才叫艰苦。“不怕你们笑,我干活都当个强盗。见到路旁有红薯,用脚一登,把红薯洗干净带到伙食团煮了吃,将省下的米带回家里,让一家人改善伙食。”郑腾友坦诚地说,那里象现在什么都有,讲给孙子们听,他们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原元通乡一共修建有卷子沟水库、秧鸡寺水库、下松林水库三座水库,郑腾友都参加了,在下松林水库,郑腾友就干了2年。这些她们洒下汗水,奉献青春修建的水库,至今仍然发挥着作用,灌溉着他们的田地。

寻找到的第二个人是熊开莲,她今年64岁,是原和平大队现新屋咀5组人。“我们家6姊妹,前三个是女娃,后三个是男娃,妈妈生小兄弟时落下了病。我们一家人是劳弱户,为了补助工分,我10多岁就开始放学后割草、放牛、挑谷草等。”熊开莲说。

60年代至70年代初,全国的生活条件都很差,更别说在我们小山沟了,能吃上饱钣,那是很奢侈很令人向往的事。所以每到周六,我和姐、弟弟们就盼着老汉(父亲)从水库工地上带回一米或面或肉,娘煮熟了,分给我们吃,自然是弟弟多些,当姐姐的就少些。弟弟很快吃完,还会凑到老汉跟前,闻闻他的嘴,也算是解解馋。在水库工地那里干活能吃饱饭,盼望自己快点长大,跟老汉一样到水库那里干活就成了熊开莲那时的梦想。

“为了抢工分,我16岁就上水库修建工地了,打石头、抬石头,打槽子、抡大锤我都干过。还受过两次伤。” 熊开莲回忆起她的石匠生活,“男的一天评10分,半斤粮,节约的就带回家。女的评7分,只有3.5两。得个毛巾、奖状,但没有保存下来。”

开山时先打楔子,把一大块山石分解成几块,用钢钎撬下来,再打成条石。那时还没有汽车运输,山上也只有人能走的小路,石料全靠人工抬。有两人一起抬、四人一起抬、六人一起抬、八人一起抬、十六人一起抬,根据石头的轻重确定参与抬石头的人数。

工地上石匠很多,是热闹的,也是枯燥的。除了沉重的体力活,陪伴石匠们的只有叮叮当当的打石头声。好在有号子,累的时候喊两句,提神鼓劲;休息空闲的时候唱两句,自娱自乐。只要有人起头,手里拿着锤子的、肩上抬着条石的都唱合起来,“嘿着,嘿着……”工地成了舞台,每一个石匠都一展歌喉,顿时气力倍增、劲头十足。

人工开山取石已被机械化生产代替,昔日举锤喊号、你呼我应、响彻山林的石工号子正在逐渐消失。我们试着让熊开莲抡大锤,呼号子。熊开莲舞动着自己的手臂,当年的英姿回到了她的身上,也把我们仿佛带回上世纪七八十年代。

号子产生于劳动,来源于生活,其中不乏爱情生活:开山取石修水库,劳神哥哥来帮忙。莫得啥子招待你,苞谷麦粑蘸蜂糖。这不,马光素和蒋艳青就是在修建水库工地上互帮互助,最终走在一起夫妻。只可惜,由于时间关系,我们没有机会登门采访。听听他们的故事,就成了下一次的采访行渴望。

虽然采访了两位女石匠,但让她们在手机上辨认相片里面有没有她们,两人都说人老了,眼昏花,认不出来,也记不起他们是否照过相。因此,我们要寻找相片的上女石匠,还有很多的事要做,还有很远路要走。

 

 

作者:曾佐然 录入:清泉石上流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