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神秘水洞沟穿越大时空

时间:2019-06-23 10:32:10 点击:

  核心提示:5月19日,我们到达宁夏水洞沟。之前以为它不外乎就一处湿地公园,紧挨黄河,怎么说也算不得稀罕。可走近了才知道,这想法离真相隔着十万八千里!原来,这里既是我国最早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也是明代边塞非常完备的军事防御重地,竟然完美地实现了时间和空间的大穿越。水洞沟位于宁夏灵武市临河镇一片荒漠中,它带...

519日,我们到达宁夏水洞沟。之前以为它不外乎就一处湿地公园,紧挨黄河,怎么说也算不得稀罕。可走近了才知道,这想法离真相隔着十万八千里!原来,这里既是我国最早发掘的旧石器时代文化遗址,也是明代边塞非常完备的军事防御重地,竟然完美地实现了时间和空间的大穿越

水洞沟位于宁夏灵武市临河镇一片荒漠中,它带有雅丹地貌特征,漫漫黄沙,茫茫原野,备显荒凉!

景区共分三个区域,一是遗址区,对三万年前旧石器时代人类生活的情景再现。二是旅游区,以自然景观为主。三是军事防御区,展示了明代军事防御体系。

首先参观遗址博物院,了解水洞沟的前世今生。博物院的外观像旧石器时代的石叶,远看就像外星人遗落的飞碟,土黄色的墙面很应景,历史文化气息厚重,能一下子让游客产生远古之旅的真实感。

1923年,法国古生物学家德日进桑志华在这里发现史前文化遗址,通过发掘,出土了大量石器和动物化石,证明了水洞沟是三万年前人类繁衍生息的圣地。它的发现,开创了我国旧石器时代研究的先河,被誉为“中国旧石器时代考古学的文艺复兴”。

在博物院里,有原始人的生活方式介绍,有出土的石器和人头骨等众多物件。最吸引人的,要算270度实景体验厅,连好多城市的电影院都没有这样高科技的设备!

只见一群原始人顶着凛冽寒风艰难跋涉,他们翻过沙丘,绕过土林,来到水洞沟,看到眼前碧绿的草原湖泊,奔跑的羚羊野牛时,便放下行装开始了崭新的生活。

可是,不久灾难降临了!暴雨、洪水、地震破坏了他们的家园。于是,人们扶老携幼开始了痛苦的迁徙。可以设想,离开时水洞沟人多么不舍,多么悲伤!

我们来到水洞沟村景区。看上去,这儿就是一片了无生气的平地,只从一些残碎物品中,能够看出古人类生活的痕迹。那临时搭建起来的村口,手书的村牌,简陋得不可思议,也许只有这样才能显示出其悠远的过去。那时候人们的住所大部分都是半地下的,难怪在地面上看不出什么名堂。

穿过水洞沟村,就是长约一公里的芦花谷。大片的芦苇迎风摇曳,窸窣作响,令人陶醉流连。真可谓浅水之中潮湿地,婀娜芦苇一丛丛。迎风摇曳多姿态,质朴无华野趣浓。峡谷两岸是直立的峭壁,风蚀地貌,形态万千。原始风韵,奇妙无比。

不远处的红山湖,湖水澄澈、金光跃动。莺啼婉转,百鸟翔集。唯美的景致, 难得的清新,泛舟湖上,微风吹拂,凉爽舒适,自在惬意!

环绕红山湖的明长城,堪为神来之笔!它依山而建,就地取土,蜿蜒于岗峦层叠和山涧沟壑中,似巨龙起伏,如猛狮怒吼,蔚为壮观。其布局之合理,结构之完善,超过了过去任何一个朝代,使人抒怀古幽情,发鉴今感慨。无数戍边将士浴血奋战,不就是为了王朝贵族们更长久的安逸?

在明长城断壁残垣之下,我们骑着骡马车,骆驼车优哉游哉地欣赏大漠风情,体会着西部文化丰富的内涵。

觉得抛砖引玉的时候到了,我半生不熟地唱起西部民歌《达坂城的姑娘》,达坂城的石路硬又平呀,西瓜是大又甜呀”。估计驾车的干瘦老男人嗓子开始痒痒了,他明显看不起我,便很主动地说为大家唱一首《兰花花》。这可是正宗的西北民歌!30多年前,我就在师范学校唱过,也在风琴上弹过!于是,跟大家一起主动哼起歌词来,拍起节奏来!

“青线线那个蓝线线,蓝个英英的采,生下一个蓝花花,实实地爱死个人……”大家都像喝了中国郎,越发神采飞扬!

互动真不错,节奏真明快!一曲曲《阿哥的白牡丹》《眼泪花儿漂满了》也次第从他嘴里流泻出来,让人意犹未尽。这些歌儿也叫花儿,是民歌中最纯真、最优美的部分。它形式多样、曲调或舒缓或高亢,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高原风格。

之后,我记起不久前CCTV-6播出的电影《地道战》了。如果说抗战时期八路军和游击队的地道战让敌人闻风丧胆,那么我们可以进行推断,500年前明代的边塞守军凭借藏兵洞将侵略者阻挡在长城外,当是怎样的了得!

藏兵洞与长城、城堡共同构成一个完整、科学、协调的防御体系。它是红山堡守军由地上转入地下,埋设伏兵,隐蔽军队,保护自己,伺机出击的地道,是我国最早的地道战遗址和原型。

藏兵洞高出沟底10多米,曲折延伸于悬崖峭壁之上,上下相通,左右相连,里面更是九曲回肠,机关连着机关,岔路连着岔路,犹如迷宫久久不见尽头。洞内辟有居室、作战指挥室、会议室、粮食储藏室、水井、灶台、兵器库、火药库、炮台、陷阱、暗器孔道等设施。其在设计上的出人意料、功能上的灵巧隐蔽、结构上的玄妙复杂,体现得淋漓尽致,令人叹为观止!

我几乎窒息,无法想象,久远的文明史,大漠孤烟下恢弘藏兵洞,蕴藏着多少大勇气大智慧!滚滚黄沙中,当演绎着多少腥风血雨的故事,金戈铁马的战争场面何等残酷惨烈!

离开多时,我才渐渐从时空交错的讶异中回过神来。毛阿敏演唱的歌也慢慢在耳畔回响,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湮没了荒城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岁月啊……”

作者:毛锦波 录入:毛锦波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