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血染征粮剿匪战场/吕玉发口述.罗学娅整理

时间:2019-08-15 13:58:12 点击:

  核心提示:血染征粮剿匪战场/吕玉发口述.罗学娅整理1949年12月5日隆昌解放,我们隆师的校生,自发组成宣传队,到县城去欢迎解放军,每天敲锣打鼓,扭秧歌、发传单,激情澎湃地投入到解放运动之中。1950年1月,刚刚成立的隆昌县人民政府在隆师校举办了300多人的第一期地方干部训练班(简称地干办),学员大部分都是我...

血染征粮剿匪战场/吕玉发口述.罗学娅整理

 

1949125日隆昌解放,我们隆师的校生,自发组成宣传队,到县城去欢迎解放军,每天敲锣打鼓,扭秧歌、发传单,激情澎湃地投入到解放运动之中。

19501月,刚刚成立的隆昌县人民政府在隆师校举办了300多人的第一期地方干部训练班(简称地干办),学员大部分都是我们的同学。集训10多天之后,就和解放军组成工作队,到各乡镇去开展解放运动。

我们这个工作队,由27名地干办班同学和一个警卫班的解放军组成的,二野张德芳为队长,于1月下旬到达离县城60多里的荣隆乡。当时,荣隆乡设了荣、隆二昌两个乡政府,社会情况复杂,土匪势力猖獗。工作组住在上街子隆昌县乡镇府,因我家就在上街子场边上,所以我住在家里。

我们分成若干个工作小组,第二天就开始到各保、甲去做宣传动员工作。每到一个地方,都是先唱歌跳舞,待围观的群众多了,就给他们发宣传单,然后宣讲解放后的新政策。我们还走村串户,访贫问苦,每天早出晚归,夜以继日。

没想到,我们才干了10多天,就遭到了土匪的血腥袭击。腊月十六(195022日)那天很冷,收队时,天已黑尽。我刚回到家,就听见乡公所那边枪声四起,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我非常担心同学和战友们,就叫三爷(父亲)赶快过去打听情况。

三爷悄悄摸到乡公所,看见到处都是乱枪留下的痕迹,满院子都是硝烟味和血腥味。张队长和两个渔箭乡赶来的救援兵正在抢救倒在血泊中的解放军战士,说其他的救援官兵都赶到石滩子去营救工作队员了。

我们工作组有4个女同学,我和吕玉簪、吕玉容、陈一英,我们都是后师6班的。吕玉簪和吕玉容是当地人,已经回家了,就是没看见陈一英。

我和三爷决定到石滩子去找她。刚出场不远,就看见有工作队员陆陆续续回来了,我一下子看见了15班的幺弟(彭文聪),急忙问他看到陈一英没有?他告诉我:大约是晚上7点钟左右,一帮便衣土匪突然冲进乡公所,他们乱枪四射,从楼上到楼下,看到解放军就开枪。把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学生队员,撵到院坝内,又是打又是骂,非要我们表态:不跟“帕克儿”(共产党)干了。

同学们宁愿被打骂,也不表这个态。土匪看陈一英是个女生,就抓住她的头发,喊她说。她咬紧牙关,坚决不说。土匪火了,把她按倒在床上,左一枪右一枪的乱打。不知她伤在哪里,被拉出去的时候,看见她满脸是血。渔箭乡的解放军赶来了,土匪抓起我们当掩护,撤离到场镇外三里地的石滩子。只听见匪头喊“拖两个到沟头去毙了”,接着又是一阵枪击声。直到救援兵逼近,土匪们才仓皇而逃。

我和三爷立马摸黑进沟去找陈一英,直到天快亮了才找到了奄奄一息的她。 我把她背回家放在床上,只见她衣服裤子上全是血迹、泥巴,还有好多枪眼。还好,真正的枪伤只在右边额角,没伤到颅骨。三爷抓了一把香炉灰按在伤口上止血,然后找了一块干净的布叫三娘给她包扎伤口,叫我用热水给她擦洗身子,再盖上两床被子,不一会儿她就醒了。

把陈一英安顿好,已是晌午,三爷到区公所去看,才知道张队长早上就奉命带领回到乡公所的工作队员们撤回隆昌了。

得知工作队撤走了,土匪气焰更加嚣张。为了保护好陈一英,我们白天把她藏在家里疗伤,晚上就由三娘陪着她到荒山上或菜籽地里躲藏。她们紧紧地抱在一起相互取暖,耳朵还得警觉地听着四面动静,遇到下雨,漫漫寒夜就更加难熬。好不容易熬到东方发白,冻得像冰棍的她们才又悄悄溜回到家中。

腊月二十六的傍晚,我们得到消息:有人向土匪告了密,说我家窝藏有共党伤员。三爷当机立断,叫三娘连夜把陈一英送走。三娘带着陈一英,在漆黑的腊月夜,不敢点灯火,不敢走大路,逢山爬山,逢坎跳坎,终于在腊月二十七的中午把陈一英安全送到了学校。

那时候,匪乱日益猖獗,就在荣隆乡毗邻的三区(普润),15班的谢守骏,正月十二被土匪残忍杀害,还被暴尸数日。15班的吴树金,也惨死在荣隆乡5保的征粮途中。文学天才戴天松,积劳成疾,病逝在征粮剿匪战场。

 “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我们这群20岁左右的隆师学子,化悲痛为力量,于元宵节的头一天,在隆昌县委的统一指挥下,奔赴更大规模的、更加严峻的征粮剿匪战场。

陈一英和很多受伤的同学,绷带上的血迹尚未干,就和大家一起又出发了。她去的石碾区,我到的城郊区。我们和解放军战士一起,艰苦奋战了4个多月,直到7月征粮剿匪工作结束,才返校复课。

就这样,我和我的同学们,合着新中国解放和社会主义建设的步伐,无怨无悔地奉献出了我们的青春和终身。如今虽至耄耋,但70年前那片血染征粮剿匪战场的风采,永远骄傲地驻扎在我们心中。

 

                                    

 

 

                                

作者:罗学娅 录入:罗学娅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