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搬酒香虫

时间:2019-09-15 9:33:25 点击:

  核心提示:酒香虫 白露已过,天气转凉,偶有的晨雾,触动了我对五十年前的一段回忆。那时,我也就六岁。第一次去搬酒香虫,是在一个浓雾的早晨,邻居几个同龄的小孩邀我去长江的中坝上搬酒香虫。中坝里我们居住的老街不远,大约2里。大渡口镇地处长江南岸,离镇上5里的地方,长江拐了大弯,江水变缓,经年累月,形成了一条约6里长...

酒香虫

 

  白露已过,天气转凉,偶有的晨雾,触动了我对五十年前的一段回忆。

那时,我也就六岁。第一次去搬酒香虫,是在一个浓雾的早晨,邻居几个同龄的小孩邀我去长江的中坝上搬酒香虫。

中坝里我们居住的老街不远,大约里。大渡口镇地处长江南岸,离镇上5里的地方,长江拐了大弯,江水变缓,经年累月,形成了一条约6里长,半里宽的中坝。

虽说以前没有去搬过酒香虫,但中坝我还是很熟的:打蜞蚂儿、蚱蜢喂鸡,捡麦子、豌豆充饥,灌推屎爬儿烧来吃,开泥巴战……现在想来,那时虽说物质生活匮乏,但平日里并不觉得无聊,一年四季都有适合小屁孩儿玩的东西。

几个小孩一人手里拿一个竹筒,有说有笑的朝中坝走去。在中坝与河滩接壤处,是半湿半干的潮泥,上面几乎没有成片的鹅宝儿,当然也就没有了酒香虫。

逆流而上,到了中坝接近一半的地方,才开始陆续有成堆、成片的鹅宝儿出现。我学着他们的样子,把脚下的鹅宝儿翻开,偶尔会发现有的酒香虫附在鹅宝儿上,有的趴在泥沙上,有时是单个,有时是多个,我把他们捉来装进竹筒里。

时间不长,也有了经验,那就是酒香虫喜欢在鹅宝儿大小匀净的地下聚集,我也因此不再盲目的乱翻,而是站在一处巡视,看到哪儿的鹅宝儿是一片匀净的,就去那儿翻找。在大雾散开前,我虽说是第一次出来搬酒香虫,收获并不别人少。

我家里人不吃泥鳅、黄鳝,更不吃这类虫子。我们几个人的竹筒都集中到一个叫明贵的家里。夜饭后不久,大家来到明贵家。只见明贵的哥哥打来半盆清水,滴了几滴生菜油,用手在盆里搅了几下,将几个竹筒里的酒香虫陆续倒在盆里。

酒香虫在盆里挣扎,但不激烈,任人把它捉出来,挤去尿液,扯去翅膀,掐去脚脚,丢在小盆子里。

打整完后拿到拿到灶台上,将铁锅烧热后,把酒香虫倒进锅里,将水焙干,铲出,洗锅,放菜油少许(因为缺油)煎辣,把花椒、干海椒、大蒜、老姜依次放到油锅炒香,倒入酒香虫微火翻炒,起锅前放几瓢儿盐巴(不值钱)倒入小盆。

还在灶台上,一双双脏兮兮的小手就伸向了小盆。

四溢的酒香,一下就把左邻右舍的老少爷们吸引来了,我们几个出力的人只能从大人们腋下钻到桌子边,伸手去抓。虽然没有酒佐,但其乐融融。唉,这样的氛围只能留在记忆中了!

几十年后,我都以为只有大渡口的中坝才有酒香虫,也只有儿时的我们才把酒香虫吃得津津有味。

殊不知在云南的绥江,正在谋划每年十月举行一次“酒香虫”文化节。

位于金沙江畔的绥江有一个名叫钟碛坝的中坝,也盛产酒香虫,并且形成了产供销一条龙。每到金秋十月,周边的人齐聚绥江,就为品尝酒香虫,看那阵势,俨然有了“云南十九怪,酒香虫成了上等菜”的样子。

就是在贵州土城,这些年也把酒香虫捧上了天,市场价超过了300元一斤。当地人还穿凿附会地对游人说,这里的酒香虫因为以赤水河畔众多酒厂的酒糟为食,所以名叫酒香虫,吃酒香虫,等于是吃了贵州酒的精华。

其实,酒香虫在泸州及周边的俗名叫屁弹虫,又叫屁眼儿虫,它感到威胁的时候,就从屁股里放出一股奇臭难闻的气或尿。不知从何时起,人们把做了对不起别人事的人称之为屁眼儿虫,而一旦有人被周围的人都认为是屁眼儿虫,那人在当地就没有混头了。

屁眼儿虫名声不好,如果把它作为美食的名字,也不太雅,也不知从何时起,文人雅客就将“屁眼儿虫”的名字更名为“酒香虫”。

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都远远超过几十年前的当下,这样的例子何其多矣!

 

 

 

作者:牟亚林 录入:牟亚林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