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纪实.报告文学 >> 内容

一街区有个马儿童

时间:2019-12-15 9:40:49 点击:

  核心提示:一街区有个马儿童何民都江堰一街区紫荆园住着一位老帅哥,绰号马儿童,好多年了,小区内竟然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儿童文学作家,直到有一天我到紫荆园去找他,在楼下大喊:马主席!门卫问我,哪个马主席?我说,大名鼎鼎的都江堰作家协会主席,就是那个整天背着一个黄书包的老帅哥,你不知道啊!门卫哦了一声,大张着...

一街区有个马儿童

                 何民         

    都江堰一街区紫荆园住着一位老帅哥,绰号马儿童,好多年了,小区内竟然没有人知道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儿童文学作家,直到有一天我到紫荆园去找他,在楼下大喊:马主席!门卫问我,哪个马主席?我说,大名鼎鼎的都江堰作家协会主席,就是那个整天背着一个黄书包的老帅哥,你不知道啊!门卫哦了一声,大张着嘴,半天才惊讶地说,紫荆园藏龙卧虎,还有大人物啊!足见马主席低调。

马及时是中国著名儿童文学作家,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都江堰作家协会主席,在都江堰,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马主席。马主席在几十年的创作生涯中,创作了大量的儿童文学作品,特别是他创作的散文《王几何》选入人教版7年级语文教材后,更是影响了一代00后青少年学生。马及时发表作品除了使用马及时这个名字外,还用过小非、马小非等笔名,最近,羌族女诗人梅吉又给他取了一个笔名:马儿童,说他像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小娃娃。大家都觉得这个笔名非常好,三个字,从内到外,恰到好处地刻画了马及时这个人。

一张娃娃脸掩盖了他古稀之年的年龄,一年四季都背着一个有些泛黄的书包,就是以前中小学生背的那种书包,里面鼓鼓囊囊,也不知装了些啥子。这种书包现在在学生中几乎绝迹了,而马主席却当宝贝似的一直背着,并且是标准的小学生的斜背式,从左肩斜挎到右边,书包在屁股上一颠一颠的,当然,再配上他矮矮的个子,儿童式短发,胖乎乎的娃娃脸,和娃娃脸上一对忽闪忽闪的眼珠子,一晃眼,就是一个标准的“马儿童”。

当然,如果仅仅是从外表上说他像个“儿童”未必全面,我认为马主席之所以是个“儿童”,更主要的是他有一颗永远的童心,这从他创作的大量富有童趣的儿童文学作中可以看出来。

马及时最初是以儿童诗步入文坛的,198210月,上海《少年文艺》以头条位置编发了及时君的一组(六首)儿童诗《家乡啊,我美丽的川西平原》,这组充满了浓郁乡土气息的儿童诗一下子震动了儿童文学界。以诗歌发头条,无论是对一个综合性儿童文学刊物,还是对一个初出茅庐的业余作者都是十分罕见的。上海《少年文艺》的编辑刘崇善老师因为这组诗,不远千里从黄浦江边寻到都江堰,在杨柳河边马及时当年那间用报纸糊墙,四面通风漏光的破屋中促膝长谈,鼓励他在儿童文学这块寂寞的园地里努力耕耘。更为难得的是上海《少年文艺》杂志社、四川少儿出版社和都江堰市委破天荒地在市委大院为马及时举办作品研讨会,这在当时的儿童文学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以儿童诗《家乡啊,我美丽的川西平原》为突破口,自1984年至1988年,马及时先后在《诗刊》上发表了《晒辣椒》、《夏夜》、《建筑者群像》、《岩》;在《人民文学》上发表了《秋的乡野》、《古寺》;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了《雪原上》、《乡村的歌》、《有一棵树》、《漂木之歌》;在《星星》诗刊上发表了《绿色的田野》、《阳光》、《守门人的故事》等一大批诗歌佳作。特别是发表在《诗刊》19843月号上的儿童诗《晒辣椒》:太耀眼了!八月/金红金红的红辣椒啊/鲜红的火苗,窜红的火苗/舔在农家的屋檐下/映红了奶奶的手/映红了娃娃的脸/映红了院里雪白的鸡娃/乡村晴朗的日子/燃啦……诗人圣野在评价这首诗时写道:“我是完全陶醉在他所描绘的八月的色彩之中了……一股川西的辣味,冲诗而出使人啧啧称奇。”

此外,还有《没有钥匙的星期天》、《红草莓的夏天》、《红豆》等一大批深受少儿朋友们喜爱的诗作,其中《红豆》获上海《少年文艺》1986年度好作品奖,《星星谣》获《儿童文学》想象征文一等奖。应该说马及时是都江堰较早在人民文学、诗刊发表作品并产生较大影响的作家,大家欣喜地看到儿童文学界一颗新星冉冉升起。

作为儿童文学界的一颗新星,其时马及时并不年轻了,但他有一颗装着童年梦想的童心,他要把他的梦想变成美丽的文字送给像他的宝贝女儿马千金一样的孩子们,他不停地写啊写啊,从儿童诗到儿童故事到童话,他的笔触在儿童文学的海洋中畅游,作品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好。

在马及时成长为儿童文学作家的路上,有两个人不得不提,一个是一辈子关心扶持文学青年的都江堰文坛旗手陈道谟先生,一个是勇于改革,为文化强市不拘一格选人才的市委书记徐振汉。陈道谟先生为改变马及时的生活和写作条件四处奔走呼吁;徐书记则力排众议,破格将马及时从一个集体所有制企业的工人选 调到市委宣传部主办的《青城文汇》当编辑,后又调到《都江堰报》当编辑。须知,这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啊。

年龄增长了,工作条件变了,生活条件变了,但马及时的童心一直没变,他的童心仿佛穿越了时光,重新回到了童年。他用轻松的、幽默的、诙谐的、调侃的语言给小朋友们讲述了一个接一个的故事,《小丁和大灰狼的故事》(《幼儿文学》)198943日)、《光屁股的河滩》(《少年文艺》19943月)、《神猫》(《东方少年》19953月)、《童话岛》(《童话报》1996320日)、《渔夫和巨人孩子》(《童话报》199718日)等。其势头一发不可收拾,用他的话来说,儿童文学作品我还要一直写下去。

其实,马及时很早就具有编童话的天赋的,远在他成为诗人之前,我们就见识过他的“童话”了。那时朋友们相聚,有他在,大家便快活异常,因为他时不时会冒出许多梦幻语言,将谈话的主题引诱到现实之外神游一番,变成一个个玄龙门阵。如有小朋友在场,他一定将一个老掉牙的老公公拔大萝卜的故事演绎为一个面目全非的新故事,冷不防还会冒出猪八戒给生产队长擦屁股之类的,令我等大朋友也忍俊不禁,笑痛肚子。马及时的儿童文学作品越来越多地见诸报刊,并收入中国儿童文学作家成名作》《海峡两岸儿童文学作品选》《中国儿童文学新经典》《中国儿童文学精品文丛》《中国最佳儿童散文和诗歌》《当代儿童文学精品屋》《中国当代儿童文学精品库》《2006中国年度儿童文学》等全国五十余家选本,成为儿童文学园地中的一朵奇葩。

    从第一本诗集出版到现在,马及时已出版了十多本个人专集,主要有:散文诗集《金蝉唱晚》《最后一片树叶》,散文集《美女滥市》《童年旧事》《彩色的篱笆》《赤脚的童年》,诗集《树杈上的月亮》《中国孩子》等。

尤其特别要提到的是他那本专写童年趣事的散文集《童年旧事》,马及时将他机智、风趣、幽默的语言发挥到了极致,不仅小娃娃们爱读,成年人也喜欢,特别是老灌县的人,读到那些老灌县的陈年旧事,一个个眉飞色舞,读到精彩处,忍俊不禁,哈哈大笑。如他写的《偷棋柑》、《打水脑壳》、《杵鱼》、《采磨菇》、《逮屁斑虫的季节》等作品,从题目上大家都会看到一个当年虽然饿着肚子却不乏天真憨厚的二娃,在不停地吸收着童年的快乐时光,使他几十年后反刍为一个个快乐的童年故事。在《逮屁斑虫的季节》一文中,及时这样描写他逮到屁斑虫时的欣喜:小小年纪的我欣喜若狂,兴奋得用冻红的小手在石堆里乱刨着,梦一般,将一只又一只屁斑虫塞进衣兜,不一会儿便逮了满满一包包。喜悦的我跨进文庙山的家门就大嚷:哥、三弟、四弟,我逮到屁斑虫了。其快乐之情溢于言表。

这本书不仅奠定了马及时在儿童文学的地位和影响,书中收录的一篇《王几何》,更是引起了教育专家的关注,于2013年选入人教版7年级语言教材,每年数以千万计的学生都在学习这篇文章。这是都江堰历史上第一位作家作品编入教材,为都江堰的文学和教育事业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由于 《王几何》一文的影响,全国各地都有学校邀请马及时前往学校讲课。马及时讲课从来不按套路出牌,喜用机智、幽默、调侃之语言将本来平淡之事讲得生动有趣,常常引得学生哈哈大笑,有时连坐在旁边本来很严肃的年轻女教师也忍俊不禁,一起哈哈大笑。同学们则惊呼,终于见到活人了。

热情的同学们要马老师签字,年轻的女老师要和马老师合影,马老师的粉丝越来越多,甚至有女粉丝不远千里跑到都江堰来只求和马老师见上一面。都江堰的女粉丝当然更热情了,有女粉丝甚至公开喊出:我暗恋马老师三十多年了!

马老师则谦虚地说,我身体不好,但我会继续努力,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来报答大家的厚爱。

作者通联:何民,男,四川成都都江堰市人,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都江堰市作协副主席

身份证号码:519003195103010018

通讯地址:四川成都  都江堰市一街区问道西路65山茶园

邮政编码:611830

联系电话:13908194573

电子邮箱:[email protected]

作者:何民 录入:何民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