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纪实.报告文学 >> 内容

寻访马溪河上的古石桥

时间:2019-12-18 11:01:31 点击:

  核心提示:寻访马溪河上的古石桥曾佐然马溪河从东北流入奇峰镇境内的曹市场后,与发源于观音场的流溪河漏孔溪汇合后,再向西流经得胜镇顺河场,最后在玉蟾街道大巫滩汇入濑溪河。有河就有桥。在马溪河上石板桥有小桥子、枷担桥、毛滩桥、破桥、杨湾桥。杨湾桥:断桥饮水成古韵沿着公路,我们来到马溪河流杨湾桥。由于交通发生变化,杨...

寻访马溪河上的古石桥

曾佐然

马溪河从东北流入奇峰镇境内的曹市场后,与发源于观音场的流溪河漏孔溪汇合后,再向西流经得胜镇顺河场,最后在玉蟾街道大巫滩汇入濑溪河。

有河就有桥。在马溪河上石板桥有小桥子、枷担桥、毛滩桥、破桥、杨湾桥。

杨湾桥:断桥饮水成古韵

沿着公路,我们来到马溪河流杨湾桥。由于交通发生变化,杨湾桥目前已经被遗弃。

马溪河两岸竹林众多,杨湾桥就掩映在翠竹林中。若没有知情人带路,一般人是不可能知道有桥的。

沿着小路,我们来到杨湾桥,桥已经残破不堪,完全不具备通行条件。虽然平桥残破地淹没在河水中,若隐若现,但过船改建的双拱,远远看去,似桂林山水的大象饮水,风韵尤在。

桥边的小庙宇已经关门大吉,石板路已经被破坏了。有诗赞叹:断桥饮水成古韵,修竹万竿入水流。

这正是:马溪河水破桥东,翠绿杨湾遗彩虹。伫立桥头思石匠,衔杯不忘祭苍龙。

破桥:破旧立新乡愁远

 走过杨湾桥,我们来到顺河场寻访破桥。在马溪河众多石桥中,形成了场镇的当数破桥。

民国《泸县志》载:顺江场,土名破桥,旧属泸县麟现乡。得胜镇顺河场,古叫顺江场。这条江这条河就是马溪河。

 破桥名字依然在,但桥已经在2016年的河道整治过程中被水泥桥所取代。

几公里长的马溪河河防洪堤上,青石板铺成的路面,漂亮的彩色栏杆,微波荡漾的马溪河,构成了别致的顺河场滨江景观。

 顺河场堤防工程不仅解决了防洪难题,还给当地增添了一条滨河路。每到傍晚或者节假日,居民都喜欢聚集到河边步道,散散步、健健身,生活过得舒心而又惬意。

 破桥留存在人们的记忆里,特别是从顺河场出走的人。这或许就叫乡愁吧。

 从小生长在顺江场的师弟陈宗华对破桥有着独特的情感。在他的诗中,我们能知道破桥拆除前的模样和场上人们的生活。“破桥头有一棵大榕树,遮了半边河。榕树上时常扎着红布条,挂着婴童服。不时有喊桥的父母,念叨着襁褓中的乳名,把睡梦弄醒。桥的一端是猪市。母亲一年的忙活,都是在这里挑选的。我们一家最大的收成,起于破桥,收于破挢。”

站在新桥上,宗华是这样想念破桥的:“桥非桥,场非场。河依旧是马溪河。破桥生,破桥场养,远走他乡。我站在新桥上,找不到新的破绽。我想等到一个喊桥的人,无缘。榕树不在。光凸凸的新,失去跳水的台,河浴再无玩伴。”

也许只有如宗华等生长在顺江场的人,才能理解这一份破桥的乡愁。这正是:破旧立新乡愁远,日新月异谱新篇。

毛滩桥:红色故事当流传

虽然交通条件变化了很多,马溪河上的毛滩桥,连接奇峰镇金鱼村和得胜镇顺民村,至今仍然是两个村村民生产生活往来的通道。

居住在毛滩桥头的陈先开老人,今年80岁,是奇峰镇金鱼村6社人。他给我们讲述了解放初期,发生在毛滩桥的故事。

桥自古就是交通要道,在交通要道就会形成集市。当时,毛滩桥是喻寺镇桐梓林到顺江场的要道,在桥头形成了毛滩场。

陈先开老人还清楚记得,当时的毛滩场有戏楼,有庙宇,有商铺,还有烟馆,是56年的大水淹没冲垮后衰落的。

上世纪40年代到解放初期,社会动荡,匪患严重,盘踞在桐梓林老蛮沟的土匪经常出来抢劫,危害乡邻。

当时,当地有个庄园叫皮匠王,四角有碉楼,给屈氏庄园类似。曾经遭受土匪的抢劫,土匪在此杀人,解放军也在此杀过土匪。毛滩场成了土匪歇脚的地方。

一次,土匪抢劫后,就到毛滩场烟馆吃鸦片烟。顺河民国时期保长叫欧子恒,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他带着解放军在毛滩桥将土匪剿灭,给乡民一个安宁的环境。

“他是唯一没有被枪毙的伪保长,在顺河学校教书终老。”陈先开老人说。

这正是:老蛮沟里新枝绿,马饮溪泉古渡横。乡长毛滩除匪患,顺江百姓享和平。

枷担桥: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在马溪河上众多的古石桥中,枷担桥算是一座名星桥。这种造型实在少见。不仅它的桥形奇特,桥面弯曲,呈弧形,恰似牛背上的枷担,更有一流传甚远的王巡案与阴阳的神秘故事。

因此,在我的心中,想去亲自看一看的想法是十分强烈的。2018年,跟随张云老师去看到一次。我在网上读过龙周富老先生的《枷担桥之恋》和梁天柱老先生的《枷担桥的传说》后,有一种“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有感慨。除了拍照,熟记下了诗句:“桥是弯弓塔是箭,箭箭射到王巡案,要得王巡案翻身,除非是桥倒塔崩。”时至今日没有留下文字。

当我再一次看见枷担桥时,我仍然心存敬意。在与自然作斗争过程中,我们祖先的聪明才智。修成枷担形状,绝不是追求美感,而是与河水斗争后的妥协。就如为了过船,将桥的平板改造成圆拱,弯曲的桥身,加上高昂的桥头,桥头庙宇,烟雾缭绕,两岸修竹掩映,河水潺潺,形如巨龙饮水的景致。

岁月的流逝,生活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枷担桥车水马龙的情形已经不在,桥头修建的砖混结构楼房,已经大门紧锁,人去楼空。运煤船早已销声匿迹,客运船也退出舞台,打渔船也是难得一见。不变的是两岸的竹林依然连绵不断密密麻麻地呵护着这条美丽的小河。

如何与自然和谐相处,枷担桥算是一个成功的案例。这正是:马溪河上枷担锁,巡案修桥已不鲜。马驮牛耕创业苦,如今生活谱新篇。

 

作者:曾佐然 录入:清泉石上流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