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小说 >> 内容

各自安好

时间:2020-01-02 15:06:27 点击:

  核心提示:“元旦节快乐!阖家安康!”莹在微信和QQ上群发。“陈老师,节日快乐!你有小孩了吗?”毅回复说。“还没。你结婚了吧?”莹问道。“正在准备中……”毅说。“恭喜恭喜!办喜事,过新年,双喜临门,值得庆祝!”莹连忙送上祝福。“谢谢!陈老师,你的文采是越来越好了。”毅有些夸张地说道。“?”莹有些惊讶。“说的好!...

“元旦节快乐!阖家安康!”莹在微信和QQ上群发。

“陈老师,节日快乐!你有小孩了吗?”毅回复说。

“还没。你结婚了吧?”莹问道。

“正在准备中……”毅说。

“恭喜恭喜!办喜事,过新年,双喜临门,值得庆祝!”莹连忙送上祝福。

“谢谢!陈老师,你的文采是越来越好了。”毅有些夸张地说道。

“?”莹有些惊讶。

“说的好!”毅解释到。

“这几年文字是有些进步。希望自己在工作之余可以成为一位作家。用文字告诉这个世界,我曾经来过。”莹一不小心说出了心里话。

“挺好的。”毅附和说。

“你继续忙吧!我不打扰了。看书去了,读读林徽因。”莹有些着急又自然地结束了对话。

“嗯嗯。”毅点头说道。

此情此景,看似故人相逢,却是恋人未满。曾经的莹和毅有过一段青春的记忆。那时的他们抱着走向婚姻殿堂的憧憬而来,抱着对美好新生活的向往而来,还一度生出了情愫,可惜最终还是缘分不够,草草结束。尽管已嫁作人妇,莹还是不明白自己当初为何被甩。倒不是说还爱着毅,只是心里种下了根刺,迫切地想要拔出来。

毅和莹相识于五年前的金秋。没有精巧的设计,没有意外的邂逅。他和她都是奔着相亲去的。聊着,聊着,发现还能聊下去,也就继续接触了。那时的莹因为工作的关系,每天都要加班到晚上12点左右,毅却风雨无阻地等着莹。或是问候一句“今天,你过的怎么样?”,或是说一声“累了一天了,早点休息。”,或是温馨地道一声“晚安。”无论白天的工作有多么辛苦,知道夜里有一个人在一直等你,等着和你说哪怕一句话,莹的心里就觉得无比温暖。毅虽然嘴上不说,但是行动上已经表明他对莹有好感。

“来我家过春节吧!我们可以增进了解。”毅提议说。

“不太好吧!春节有点特殊。”莹有些惊讶且不好意思的回复。

“看你吧!我难得回来一次,就想多和你相处,看看我们合适与否?”毅继续说道。

“既然你如此坦诚,我也就不绕弯子了。只要我父母同意,你父母没意见,我可以考虑一下。”莹真诚地说。

“期待与你一起跨年!”毅开心地说。

“我也是。”莹有礼貌地回答。

毅回家那天,莹放下所有的工作去接他。在等待了三个多小时后,毅出现了。莹有些欣喜,有些兴奋。说不清楚被什么牵引,反正就感觉毅身上有一股儒雅的书生气。莹恰巧喜欢这种书卷的味道。

莹履行了约定,去到了毅家里过新年,也见了毅的亲戚朋友。只是有一点,她只是被介绍成毅的朋友,而非女朋友。想来也不奇怪,毕竟两个人连表白都没有。只逛过一次公园,看过一场电影,爬过一次山,吃过一顿饭。这不能算是真正的约会,更别提恋爱了。因为大家都是农村人出身,老家风俗差不多,过年过节该张罗的事情只需一个眼神便能会意。莹和毅配合的很默契,外人看着也直说般配。然而,莹有个缺点。她毫无应酬技能,酒桌上只能以茶代酒,说不了场面话。毅却很擅长应酬,也喜欢觥筹交错。这一点上,他们有了分歧。

按农村习俗,年后要去女方家。莹便按着风俗邀请毅去了自己家,见了自己的叔叔婶婶和奶奶。不知是因为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还是因为单纯地习惯,毅总是离莹很近。这一点莹的奶奶看出来了,拉过莹来说道:“我觉得毅挺喜欢你的,总是靠你很近。”莹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在老家风俗中,男女双方互相到彼此家里见父母、过新年,就等同于两老家人默认儿女正式交往。如果交往顺利,下一个环节就是订婚。沉浸在新年的喜悦和相处的浪漫中,莹开始了小女生的遐想,一向不注重外表的她也开始关心起如何戴发夹,怎样梳发型了。

休完假,毅要返回工作单位了。临走那天,莹去送了毅。并为毅买了小礼物,写了首诗。字里行间尽是少女心思。身为理科生的毅也变得诗情画意起来,回赠了莹一段深情款款的话。这是表白吗?这是两情相悦吗?这是爱情的开始吗?莹来不及去细想。她只想抓住这从未有过的温暖与感动。

本以为莹和毅会这样一直走下去,成为恋人,成为夫妻。但是一场莫名其妙的静默结束了这一切。五年前的五月四日,是一个让莹永远铭记的日子。在这天之前,毅已经消失了一个星期。QQ不在线,短信不回复,电话也不接。起初莹单纯地以为他忙于工作,但是隐隐觉得不对劲,再怎么忙,打个电话的时间总有吧!莹的心中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毅变心了。做足心理准备之后,莹鼓足勇气给介绍人打了电话,说明了缘由。半个小时后,莹收到了毅的短信,毅说道:“陈老师,我们还是适合做兄妹。认识你我很高兴,希望以后我们是不错的朋友。祝你幸福!”强忍着泪水,莹回答说:“也祝你幸福!”

合上手机那一刻,莹终于哭了。不是嚎啕大哭那一种,而是无声地、静静地、安然地流泪。太意外了!除了之前一周的失联,完全没有任何征兆。毅没有给莹一个理由,也没有给她一个交代。就这样,毅和莹成了一组平行线,各自在发展却永远无交集了。莹还是太傻了,被表象迷惑了,看不清本质。如果一个男人爱你,为什么向别人介绍时不说明你是他女朋友?如果一个男人心里有你,为什么情人节不陪你一起过?如果一个男人真心在意你,为什么生日那天可以庆祝地如此敷衍?如果一个男人想要娶你为妻,为什么不能跨越山海的阻隔来到你身边?莹应该知道的,毅对自己有好感,顶多也就是喜欢,与爱一点儿不沾边。

伤心了好久,好久,莹重返大龄剩女的孤独生活。家里有亲戚介绍去相亲,她也完成任务似地去了。至少要让父母放心啊!

岁月对女人尤其无情,出于年龄的关系,出于自身状况的关系,也是为了给父母一个交代,莹后来相亲结婚了。尽管过得很拮据,但好在老公脾气好,总是迁就她。她从来也不去打听毅的情况,一是为自己留下最后一丝尊严,二是不想自己成为笑话,三是为人妻后单纯地不可以。喜欢也好,不喜欢也好,都已成为过去。不能去纠结,也不应该去纠结。  

如果不是群发拜年短信,毅和莹永远不可能再有对话。客套的寒暄中,着实横着好长一段距离。莹遇到了对的人,毅遇到了合适的人,这样的结局很美好。尽管存了遗憾,不能做恋人,但也留了祝福,成为了陌生的故人。

作者:崔小林 录入:崔小林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