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学作品 >> 散文 随笔 杂文 >> 内容

人世间,有你足矣

时间:2020-01-12 11:30:03 点击:

  核心提示:你说你喜欢吃甜酒煮汤圆,我记在了心里。   这些食材是春天就备下了的,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想亲手给你做一碗喜欢的食物。   糯米粉是宁波水磨的,南方的汤圆比北方的元宵细腻软糯,吃在口里更加爽滑。我只买了一点,我怕时间长了变质变味。   汤圆也是宁波产的,放在冰箱的速冻层里。我等你,从春到夏,从夏到秋,...
       你说你喜欢吃甜酒煮汤圆,我记在了心里。
   这些食材是春天就备下了的,我知道你会来,所以想亲手给你做一碗喜欢的食物。
   糯米粉是宁波水磨的,南方的汤圆比北方的元宵细腻软糯,吃在口里更加爽滑。我只买了一点,我怕时间长了变质变味。
   汤圆也是宁波产的,放在冰箱的速冻层里。我等你,从春到夏,从夏到秋,又从秋到冬。
   汤圆吃完了,我又去买。糯米粉还在,我一个人真没兴趣去做甜酒疙瘩来吃,不完全是因为我懒,我只是想与你吃出一份甜蜜的味道。
   我是对付惯了的,半碗剩饭炒个鸡蛋,一碗面条加两片青菜就是一餐。真的,一个人的中餐,晚餐必定有些落寞,这你知道的。其实吧!哪个单身汪不是这样的呢!我已经很好啦!至少厨房里备有食材,油盐酱醋一样不少。
   从春到夏,从夏到秋,又从秋到冬,我已记不得你来过多少次。
   我说:“让我下厨为你作羹汤吧!”
   你说:“不用了,我就想看看你,听你说说话,饭,我们一会出去吃。”
   就这样,我备下的食材都是我和闺蜜在享用。
   我说:“你再不来吃,那些吃食就要吃光光了。”
   你笑着说:“你吃得高兴,我也高兴。”
   你这是什么逻辑,厨房里的灶具餐具一应俱全,打开冰箱,却经常空空如已。你看着我光洁的灶台,难得露面的锅具,你怀疑我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我是凡人,生在凡尘,怎么会不食人间烟火。
   快餐,外卖,速食制品确实经常在我的生活中出现,那些重口味的东西却不是我的最爱。只偶尔浅尝辄止,我不会傻到用自己的健康去挥霍青春。
   我有做饭的,只是以蒸煮炖为主,人懒就做些懒人菜,呵呵,是真的懒。一日三餐,蔬菜水果主食一样也没有落下。
   你好象忘记了你还喜欢吃甜酒汤圆,有几次你来时我竟然不对你提起。我难道也忘了吗?那会儿或许是忘了的。
   我说:“你来,我给你煮饺子吃。”
   你说:“我不吃速冻的,我要吃你包的。”
   我拉开冰箱,速冻层里整齐地码着我包的水饺。
   你问:“那真是你包的吗?”
   我说:“绝对亲力亲为,选材,剁馅,调味,都是。”我没有告诉你,饺子皮是买来的,其实,饺子皮我是会擀的,还不是因为一个懒字。我想将来,你负责擀面皮,我负责包就行。你说过体力活给你,擀面皮也要费劲的,所以我私自把它归为体力活一类。
   你窃笑:“改天我一定来吃你包的饺子。”
   我说:“含月牌的饺子可是要预订的,不然的话,我怕你来时没有。”
   你说:“肯定会预定,这么远白跑一趟我可不干。”
   今天收拾厨房时,发现春天里备下的米酒已经二次发酵,更加的香醇,酒精度肯定也在上涨。幸好,我装时放了白糖,不至于变味变质,比起新鲜时,味道肯定是不一样,米酒变老酒,汁液里泛着金黄。
   我捧着这一罐米酒,思绪万千,虽然你不属于我。但我的世界里有你,你的心里有我,这就够了。
   我是不喜欢吃甜食的,水果也喜欢那种甜中带酸的味道,觉得那才是人世间该有的味道,一味的甜反而失去了真。
   已经很久没有煮甜酒酿吃了,不如今天来一碗,我在甜酒的汁液中放了十几颗小汤圆,看着小汤圆滚滚如珍珠漂在那成团的米酒上,我嗅着水蒸汽里飘来的醇香:“你不来,我可要一个人享用了。”
   我习惯性地拿出两只碗,那黛青色花边的碗衬着碗里游曳的小汤圆。这仿佛不只是一份晚餐,更象是一件工艺品。
   突然间发现,这屋里就我一个人,不,还有我的影子。影子她是不会吃的:“好吧!我替你把那一份也吃掉。”
   爽滑的汤圆落在口里顺势溜进了喉咙,我的嘴唇遗留下甜酒里的糖汁。
   呃,可能喝多了,怎么头有些晕乎乎的,这颗小心脏忙着赶路似的砰砰跳个不停。
   至于吗?我忘了,我酒精过敏。
   唉!这甜酒怕是不能用来煮汤圆了。没关系,我还有招,可以用来做虎皮肘子,东坡肉,煎鱼炖汤也不错。
   身热,脸红心也跳,那本书上看到的词语,今晚竟全都蹦出来在我的身上体现。
   梳妆台前那羞红了脸的姑娘又在思念心中的少年郎了,羞,羞。
   拿起手机,要不要骚扰你一下。
   这样好吗?不太好吧!不如上陌陌,我偷笑。
   打开陌陌,各种各样的群,各种各样的人被乱七八糟地挤在了推荐界面。我点开那些红点点,圆圈圈。这个人,枪毙;这个,漠视;这个,凉着。
   哎呀!很久没有上陌陌了,陌陌上是不用加友就能聊天的,所以我不加友。翻看着附近的人,附近的动态,附近的热聊群。
   “90后相亲群”偶滴个天,九零后都需要用相亲来解决单身了。也是哈,我这个快奔三的人了,不也还单着吗。
   看看这九零后相亲群好玩不,进去瞧瞧,我的入群申请居然秒过。我把群链接分享去了微信朋友圈,因为我知道你并不玩陌陌。
   “叮咚,叮咚”这不是敲门声,是微信媒体提示音,一个红点点被推上屏幕。
   你说:“你是九零后,没错,你需要相亲吗?”
   我说:“我单身,为什么不能。”
   “给我滚出来。”你威胁我说。
   我知道你是叫我退出那个群,你说女孩子总是会被很多男人惦记。更何况那是相亲群,许多已婚者也可能打着单身的幌子四处招摇撞骗。
   我窃笑:“关你什么事了啊?”
   “速度的,给我滚出来。”隔着屏幕,我都感觉到你憋红的小脸,想着想着,嘴角便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
   我说:“相隔几十公里呢!我怎么滚,开车来喽!你。”
   你说:“我已经到你楼下了,快下来开门。”
   “唬谁呢?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鬼话。”我悠然自得地拿着,歪着脑袋想着你此刻的表情。
   你说:“人在几十公里外,心却在你的身边,乖,别闹了,睡觉吧!明天还要上班。”
   点到为止,我也没时间与他们瞎扯了,我说:“好吧!晚安”
   今夜,月明星疏,暖风微微,一轮明月被几颗星星拥着,正享受着天空的宁静。
   我退出了群聊,放下了手机,醉在自酿的蜜糖里。
        人生,有你足矣,来,我们再酿一罐幸福的甜蜜。

作者:月下疏影 录入:月下疏影 来源:原创
  • 上一篇:【随笔杂论】杞人忧天
  • 下一篇:年味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 网站地图 | 在线留言 | 信息交流 | 网站投稿说明
  • 泸州作家网(www.lzzjw.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管理登录
  • 主办:泸州市作家协会 站长:杨雪 总编:李盛全 名誉总编:剪风 副总编:周小平 罗志刚 总编室电话:(0830)2345791 法律顾问:刘先赋
    地址:泸州市连江路二段12号五楼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蜀ICP备108081号